No Picture
成長篇

蹣跚中的恩手

張敏 “曾有一雙手使盲者復明 生命見光煥然一新, 祂奇妙的手常撫慰著我, 領我走向光明……”         幾年前,在莫斯科阿爾巴特街湧動的人群中,主耶穌伸出奇妙的手,把快要被黑暗凶險吞沒的我救拔出來,引向光明之路。兩年多以後,我進入神學院。         回望走過的路上,留下點點印記,記下學步的艱難,蹣跚中恩手的扶持,也記下“葡萄入醡”所經歷的痛徹和痛徹之後那無價的喜樂歡欣。 家信和家的故事        還記得剛進神學院時有多麼高興。當一個疲憊追尋了三十年的“老三屇”一旦聽見“至聖真道”,那份珍惜與期待,國人同胞大概能夠理解。那時候我心目中的神學院,差不多該是“準天國”的樣子:不是昨天的傳道人,就是明天的牧師,聚集在一起,只管享受平安喜樂就是了。           知入學不久,就遇到一連串出我意料的事,又因地域背景差異,加重了誤解和受傷。心中郁積的失望抱怨,拖著我要走回頭路。想到為讀神學院離開溫哥華的家,真是何苦!不如守著先生兒子,躲進安靜避人的角落。冒出這些念頭,自己也驚恐:莫不是要離棄主耶穌的帶領?一天晚上,向兩位作過多年牧師的同學吐露了心事。 他們鼓勵我,與我同禱告求主幫助,直到夜深。         安頓好我的心,投入課業之中。期末來臨,報告、考試多,時間不夠用。        正忙著,接到家裡先生和兒子打來的電話,父子間起了摩擦,各說各話。兒子已成年,兩個大男人居然趕在期末大忙的時候一起來煩我!心中生氣,電話裡講不清。我推開正趕寫的學期報告,抽出紙寫家信。足足花了兩個多小時,給先生兒子各寫一信,封好貼上郵票。         門口就是郵箱,手拿著信卻不由自主收住腳步,重又坐回書桌前。信中那些發洩怒氣責怪埋怨的話語墜住我的手。心裡有聲音說:“不輕易發怒”、“污穢的話一句不 可以出口”……想必這是聖靈的提醒。“實在沒有時間,一閉眼寄出去就算了……”我的心在抗拒。明知應該除去信中那些不討神喜悅的話語,卻無法想像剛才寫信 所花的時間全部報廢,導致直接後果是耽誤必交的學期報告。內心雖有掙扎,手還是拿起了剪刀,剪開封好的信重寫,剔除所有“不該說的話”。前後足足折騰了四 五個小時,終於把信寄出,心裡得著異乎尋常的平安。         經歷了許多回合,才知道神如何看顧我的家庭。最初,我從加拿大申請洛杉磯台福神學 院,神用各種方法攔阻,直到過了一年半,才讓我入學。實在沒有想到,開學第一天,恰恰是我兒子十八歲生日。我恍然大悟:對於一個母親來說,還有比兒子成年了再離開更合宜的嗎?我因此明白了基督徒常說的“神有神的時間表”千真萬確。如神所說:“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神藉著我離家上學,讓我先生和兒子這 對分離了五年的父子有机會在彼此相依相處中重建關係。假期全家團聚,看見他們的關係比以前和諧了許多,由衷感謝神賦予一件事情多重的美意,超過我們所求所 想。         往前看,仰望交託給神;回首時,方知神的美意。 難忘嚴父管教          在神學院有很多机會聽道,卻常常忘記聖經裡說:“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雅》1:22)鑒察人的神,每見我硬著頸項不遵行祂的話,必施管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