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野人獻曝─加爾文500年冥誕的幾點省思

莊祖鯤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在華人教會圈子裡,加爾文及其神學体系──即俗稱之“加爾文神 學”或“改革宗神學”,可謂如雷貫耳。然而同時,加爾文神學最近也在國內造成極大的論爭與裂痕。當我去國內時,常有國內同工小心翼翼地私下問我:“你對改 革宗神學有什麼看法?”後來我才知道,有些地區的教會分為“唐崇榮派”、“反唐崇榮派”,及“中間派”三大派,幾乎已經到了互不交通、互不合作、互不往來 的地步,可見其對立之嚴重。今年恰值加爾文500週年冥誕,也許是對其神學思想之爭論,作一反思的時機。          首先,我們必須確認,加爾文可能 是宗教改革500年以來,基督教(更正宗)最重要、最偉大的神學家,其地位可以與天主教所尊崇的阿奎那(Thomas Aquinas)相提並論。而加爾文的巨著《基督教原理》(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也足以與阿奎那的《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ae)相互輝映。因此,固然馬丁路德是登高一呼,舉起宗教改革大旗的先鋒,但是要論對更正教神學思想的影響,無論深度與廣度,加爾文無疑 是公認的第一號戰將。          其次,雖然在救恩論方面,加爾文的觀點與亞米念派有很大的爭論,但是救恩論只是整個加爾文神學体系的一部分。他的大部分神學思想,是普遍被更正教界(包括亞米念派)所接受的。所以我們不要因為一些局部的爭論,而拒斥整個加爾文神學。         至於有關救恩論的爭論,我不準備對這個已經爭吵400多年的神學議題,再提出我個人的淺見。因為我個人既不可能有超越前人的新見解,也解不開這個死結,反而會使問題失去焦點。我想指出的,卻是一般人在討論這個神學議題時,容易忽略的三個前題:         1. 所謂的“加爾文救恩論”,就是那五點式的神學論述(即所謂的TULIP)嗎?         2. 我們堅持聖經無誤,但是我們能主張任何一種神學体系是無誤的嗎?         3. 加爾文神學所強調的神之主權,與亞米念派所強調的人之責任,是不相容的嗎? 何謂“加爾文救恩論”?          今天大多數人提到加爾文救恩論,一定會提到有名的“五點式加爾文主義”(Five Points Calvinism),並且認為這就是加爾文救恩論的總綱。其實,這並不完全正確。 […]

No Picture
成長篇

書評:《聆聽──神學言說的開端》

陳路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聆聽──神學言說的開端》,是余達心牧師(現任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最新出版的一部系統神學專書。在這本書中,余牧師嘗試著從當代的神學處境出發,對系統神學做出新的適切的詮釋。         適切的關鍵,在於對處境的精準把握。余牧師對當代神學處境,特別是“非人化”危機,剖析得鞭辟入裡。所有文化都根植於人性,人性出現危機,自然就會導致文化 的異樣。然而,文化的扭曲與人性之間的張力,恰恰成為余牧師神學思想的著眼點。無怪乎閱讀他的神學著作時,我常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旋律找到了拍節,思緒竟 合著他筆鋒展開的意境遊走!         余牧師為當代的文化病態把脈,他指出:“在過去一個多世紀,‘人類中心主義’的破壞力量盡顯,其對大自然的摧毀,對道德人格生命的割裂,對客觀真理的否定,在人類歷史中相信是前所未見的。啟蒙運動所發啟動的文化,企圖將人塑造成‘自法的主体’,乃是問題根源的所在。”         人去看醫生,不僅僅是想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症,更重要的是想治好。余牧師進而為這種文化和人性的病症開了處方,他在書中明確地指出:“要走出現有的危機,人必須放棄現有的生命形態,反其道而行,放下‘自法主体’的虛妄,以愛作為自由的實質,以捨己作為生命成全的實現。”         “以愛作為自由的實質,以捨己作為生命成全的實現”,這正是世人以為愚拙的、卻是大能的十架神學。唯有這基督的十字架,才是病態人性和文化的靈丹妙藥。         這本書雖然是一本系統神學的書,卻與一般的系統神學論著有明顯的不同。這本書關注神學方法和啟示,更有一整章是討論詮釋學的。因此方法、啟示和詮釋,成為這本書的三個關鍵詞。         在對啟示的論述中,巴特神學的啟示觀令人印象深刻;在神學方法方面,特別是在處理文化現象的神學進路方面,田立克文化神學的影子若隱若現。         余牧師在與這些神學偉人的對話過程中,將他的神學洞見表現得清晰明辨。他既沒有像巴特那樣否認公共神學的作用和重要性,也沒有像田立克那樣使文化神學陷入人文之囿;反而從神聖的啟示開始,在上帝的道的光照下,從詮釋學的角度,為我們展示了上帝與人溝通互動的場景。         在這個場景中,余牧師為我們揭示了這樣一個真理:當人打開聖經的時候,他必須同時打開他的心靈,使自己有空間,讓上帝以他奧妙的方式,臨在於他的閱讀中。人 在閱讀聖經時,所領會到的,不僅僅是眼前的字句,更是上帝的道,及其對心靈的碰撞。在這樣的相遇中,人被上帝徹底地改變了。         這就是神學言說的動因。正如余牧師在書的封面所表白的:“神學,原是一種生命的學問,一種轉化生命的語言;當我們聆聽上帝在啟示中的深情呼喚時,生命的轉變也將同時開始。”         真希望華人神學界能有更多的像余牧師這樣的神學家,能幫助我們認清我們自己,認清上帝的道,並且在這相互促進的認識過程中,生命得以提升。這樣的書,我們需要。 作者生長於中國,現在新加坡聖公會教區擔當華文事工方面的特別助理。參與過牧會、神學教育和培訓等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