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給願意看的羊友》

王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看到初熟小羊的泣血文章,我相信他是一邊流淚,一邊寫出來的。雖然,我對他或他的教會不認識,但從他的痛苦描述中,可以看見此事件之嚴重性,也可想像,受傷的人大概不只他一位。         教會的諸般問題與難處常常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外來的逼迫與壓力,另方面是內部的分爭與腐化。        一般來說,外來的逼迫與壓力,有時反而使教會更為煉淨、堅強與團結;內部的分爭與腐化,卻是極大的傷害,好像毒瘡,越爛越大。         內部問題之起因又來自幾方面,如:個性、驕傲、自我、權位、罪惡、個人利益及神學立場等,而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不靠主恩典及時處理,則後果嚴重。         保羅於主後56年,第三次旅行佈道回到以弗所時,因他聽說在哥林多的教會中,有種種問題。所以,保羅寫信給他們。他的信中有問安,有鼓勵,也有責備。他也特別提醒他們中間有嫉妒分爭的事:        “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嗎?”(《林前》3:3)         其實,哥林多教會的問題,也是歷代教會的通病──屬肉體。所以,保羅曾勸勉羅馬的教會說:“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參《羅》8:5)         歸根結底,這仍舊是生命的問題。聽起來有點老套,但卻是不變的道理。我們信主之後,我們裡面的“老我”(老亞當)到底“死”了多少?保羅教導歌羅西的信徒們 “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西》3:5)。他並且向加拉太的教會作見證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 著。”(《加》2:20)        但願我們大家在主面前,不單追求福音的果子,引人歸主,建立教會等(參《約》15:1-5,《弗》4:11-12),同時也要追求聖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在工作與生命雙方面有均衡的成長。        如此,我們一方面得蒙神的喜悅,另一方面在人的面前,有美好的見證。阿們﹗ 作者為大使命中心創辦人。

No Picture
事奉篇

必也正名乎(許問正)

許問正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我是幾年前信主的一位大學教師。猶記得初到教會時,聽到莊嚴柔和的聖樂,竟忍不住淚流滿面。在我當時身為慕道友的心目中,教會簡直是人間淨土,是個真誠平等的大家庭。         等到入教越久,漸漸由“客人”成為“主人”(長執)以後,我也不知不覺地溶入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教會文化中。我發現華人教會中有很多美好的文化是值得發揚光大的,例如:照顧新留學生的愛心,帶職事奉的付出,佈道宣教的熱忱,學貫中西的教導等等。         但是,另有一些文化,在我看來,與世俗社會是大同小異的,例如:顧及面子,不問是非;不敢當面說實話,只在背後說閒話;推選長執時,不看其屬靈光景,只看其學歷背景。         其中一個最奇怪的,是介紹講員或互相稱呼時,偏愛社會上的頭銜,如李博士(科學學位,與神學無關)、王部長(二十年前出國時的官位)、黃醫師、吳校長(十年前早已退休)、錢經理等。若基督徒真的認為“職業無貴賤”,為何不在教會中也介紹:王理髮師、吳搬家工、趙褓姆呢?我並不反對在教會中因事工的需要稱呼牧師、長老、執事、傳道、老師。但是,主內肢体該如何彼此稱呼介紹,似乎只是小事一樁,卻不經意地反映了內在的價值觀和教會觀。         而這些價值觀符合聖經的教導嗎?主耶穌不是親近那些凡夫俗婦嗎?祂豈不是斥責法利賽人“互相受榮耀”嗎?《雅各書》不是說不可按貧富待人嗎?我們這些受洗歸入基督的 人,豈不都已是天父家裡的人,都是主內的弟兄姊妹嗎?在基督裡,豈非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嗎?我們能不能在教會中建造一種超越世俗的新文化呢?         基督改變我們,是改變我們的“老我”,洗刷我們千百年來在中西文化大醬缸中所受的浸泡;也改變我們從亞當遺留下來的習性,成為像基督的人。正如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追隨基督》一書中所說:“我們絕不能再在我們撇棄的地方重起爐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