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奧古斯堡和平協議(賀宗寧)2017.09.29

公元1555年(明嘉靖34年)9月25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與支持路德宗的世馬克登邦聯(Schmalkaldic League)在奧古斯堡達成和平協議。自從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31日張貼95條論述之後,經過了38年的時間,路德宗與天主教終於達成和平共存的法律條約。 […]

成長篇

公元313年2月 《米蘭諭旨》(賀宗寧)2017.02.17

公元313年2月,當時控制羅馬帝國西半部的君斯坦丁,與控制巴爾幹半島的李欽紐,在米蘭相遇。兩個皇帝同意共同發佈一個在羅馬帝國境內,善意對待基督徒的宣告。

這個宣告在歷史上稱為《米蘭諭旨》(Edict of Milan),也是在基督教歷史上一個具有分水嶺的重要事件。這個諭旨將之前兩年羅馬皇帝迦勒流所公佈的容忍諭旨,更進一步地推進,正式結束了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

《米蘭諭旨》給了基督徒合法的地位,但是,君斯坦丁與李欽紐並沒有宣佈基督教為國教。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5:世界不配有的人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在主後70年攻陷耶路撒冷的提多(Titus)將軍,于79年繼承父親維斯帕先(Vespasian)之王位,成為羅馬皇帝。兩年之後駕崩,因無子繼承,由其弟竇米田(Domitian)出任羅馬皇帝。竇米田執掌此至高無上的皇 權,共15年之久。維斯帕先的功業彪柄,被尊封為“世界的重建者”,因他結束了尼祿死後內戰群雄割據的亂況。提多的才情出眾,廣得其臣民的敬愛,也被尊為 “人類的至愛”。他們兩位都是死後被其臣民尊封為神,如同凱撒、亞古士督、革老丟在死後也獲此殊榮。         然而,竇米田並未等到死後,才加入封 神榜,他認為自己在生前就應被封為神。他給自己加上的封號是“我們的主與神”。當然,這是他等不及死後,事實上他也等不到。因為在他死後,他的臣民拒絕讓 他加入封神榜。竇米田不像其父與兄廣得人緣,他的悶悶不樂個性,與提多的和藹親切,形成尖銳對比。他在任期後半段,猜忌之心越來越重;他知道在羅馬元老院 中有其敵人,就先下手除滅一些元老院中的反對黨。 竇米田的逼迫 在竇米田疑心之下誅滅的眾人中,有幾位值得特別注意。其中最傑出的,是他的堂兄弟克理門(Flavius Clemens),主後95年擔任羅馬執政官。克理門的妻子竇米提拉(Domitilla),是竇米田的外甥女。狄奧卡西(Dio Cassius)的《史記》書中記載:克理門與其妻,因“無神論”(指不信羅馬神明)的罪名被交付審判,也有許多人淪入猶太教而被以此罪名定罪。克理門與 一些人被處死;另有些人家產充公;竇米提拉被放逐海島。克理門與竇米提拉的案件,最惹人注目,因為他們與皇帝竇米田的關係,是如此親近;事實上,竇米田早 已指定他們的兩個兒子為王位繼承人。這兩個孩子的後來遭遇不詳,從歷史中消失了。         克理門與這些人被定罪的罪名,實在是耐人尋味:“猶太教與無神論”。竇米田鎮壓猶太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他抽猶太人重稅,對改信猶太教者課以重罰,防範猶太人可能的叛亂。但是,若說竇米田是以其對付猶太人的 政策,來對待他的親戚與其他貴族人士,則不太可能。其實,根據竇米田的“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曹操心態,很可能是擔心他們在政壇得勢,造成 威脅。竇米田深知要剷除這些有潛力的對手,必須找出罪名,以獲得元老院審理定罪。什麼罪名根據呢?是不是因為他們是“基督徒”呢? 克理門夫婦是基督徒 這是傳統的看法,可信度頗高。羅馬史家蘇東尼(Suetonius)在其《竇米田生平》書中,說到“克理門因其不積極參與政壇生活,而遭眾人的輕視”。克理 門的“不積極參與”,可能是指他迴避“執政官”公職有關的一些場合,那些應酬與其基督徒信仰不合。更強的證據是考古學的發現:在羅馬“亞得提納大道 (Via Adreatina)”上的“竇米提拉墳場(Cemetery of Domitilla)”,這是所找到最古的基督徒墓穴之一。墓穴內的刻文指明這是“竇米提拉及其家族”的墳場,在第二世紀起始就已經使用,而且持續擴大延伸,直到第四世紀,裡面有殉道者的墓地供人瞻仰。假如竇米拉提不是基督徒,就無法解釋。         在羅馬另有一很古老的基督徒墳場,名為“百居拉墳 場(Cemetery of Priscilla)”,座落在“撒拉瑞亞大道(Via Salaria)”,裡面有一羅馬貴族“格拉伯瑞(Acilius Glabrio)”家族的墓穴。格拉伯瑞在主後91年為羅馬執政官,也是在95年被竇米田處死,罪名也是“猶太教與無神論”。狄奧卡西記載說:格拉伯瑞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