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舊約五經中的環保基礎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賴建國         20多年前,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有一年夏天,父母來看望我們。我特地安排全家一起去遊覽美麗的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我們從芝加哥出發,經過拉什莫爾山(Mount Rushmore),瞻仰4位偉人的巨型雕像(華盛頓、傑弗遜、林肯與老羅斯福)。第三天抵達黃石公園。         一進入園區,就被阻住去路,原來有幾頭美洲野牛正在路旁漫步。眾人一面驚呼,一面從車內持照相機猛拍不已。         接下來3天,我們造訪各個景點,包括高達94公尺的黃石瀑布(Yellowstone Falls),每隔約90分鐘噴發一次的老忠實間歇泉(Old Faithful Geyser),世界上最大的石化森林,還有火山口形成的黃石湖。         孩子們最關心的,則是前一年(1988年)發生在黃石公園的山林大火。那場大火燒毀了園內近1/3面積的森林。我們在燒得焦黑的枯木前面為孩子們留影(開學後,孩子用照片向全班同學作了生動的報告,老師也趁機帶領全班學生討論自然生態的保護,幫助孩子們從小就建立環保的概念)。         黃石國家公園建立於1872年,是世界上第一個國家公園,佔地220萬英畝(8,983平方公里,超過半個大北京市的面積),目的是保護珍貴的自然地理及生態環境。         公園裡面有各種自然生態,包活湖泊、山脈、峽谷、森林、河流等,美不勝收。更保有北美各種野生動植物,是美國本土48個州中最好的大群野生動物棲息地。        以美洲野牛群為例,美洲野牛曾多達數千萬頭,奔跑在北美各地的大草原上。但是歷經多年的濫殺,已瀕臨絕種。黃石公園成為它們最後的保護地。1900年,公園裡有美洲野牛不到50頭,到21世紀初,已經繁殖增長到近5,000頭。其他保育類動物,狼、美洲熊、加拿大鹿等,也都在此得到庇護。         後來我們又造訪了另外幾個國家公園,包括大峽谷、錫安國家公園、拱門國家公園、紅木國家公園、峽谷國家公園等,皆是盡全力保護自然景觀、生態環境,免遭人類無情的濫用、無知的破壞。這都是生態環保的進步。 美學的愉悅,道德的善意          論及自然生態環保,當然要從上帝的創造說起。《創世記》1章記載,上帝用6日造天地萬有。地在受造開始時,是“空虛混沌”(Formless and Empty)。“混沌”是沒有秩序,“空虛”是沒有內容。         上帝用前3天建立秩序,後3天充滿內容。上帝把萬有作了分別:把光與暗分開,把空氣以上的水和空氣以下的水分開,把地和海分開。分開光與暗,定出晝與夜,使時間有了節奏。分開空氣上下的水,就有雨霧霜雪,四季循環。分開旱地與大海,更使地成了適合人類居住的美麗新世界。         祂看祂一切所造的,都是“好的(ṭôb)”(《創》1:4,10,18,21,25)。創造人類之後,祂更看祂一切所造的都“甚好(ṭôb mǝ‘ōd)”(《創》1:31)。其實,“好的(ṭôb)”這個詞,還有“質地良好,美麗迷人”的意思,顯示上帝創造天地萬有,深蘊美學的愉悅與道德的善意。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歷史與人生 ——《詩篇》78篇:從瑣安到錫安(賴建國)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聖經,不論舊約還是新約,都有一半的篇幅講歷史。許多人納悶,記載這些歷史,目的為何?我們現代信徒有必要讀嗎?         新約還好,四福音書講述耶穌的生平與事工,《使徒行傳》記載初期教會的建立與擴展,這都是基督徒信心的根基,能幫助信徒建立信仰。但是舊約呢﹖?五經和歷史 書裡面的人物、事蹟,都是年代久遠,國家和民族立場,以及個人色彩,都很濃厚。這與21世紀的信徒,尤其是華人,有何關係呢﹖我們還需要讀嗎﹖         我們不妨以研讀《詩篇》78篇為例,來討論這個問題。        《詩篇》78篇是《詩篇》119篇以外,最長的一首詩,共有72節。這篇的小標題註明是“亞薩的訓誨詩”。亞薩是3千年前,大衛和所羅門時代,利未支派的領袖,受指派在耶路撒冷聖殿中,帶領眾人用詩歌敬拜神(參《代上》16;《代下》5:12)。        他擅長各種樂器,也會寫作不同類型的詩歌。當時與他同擔當此任的,還有利未的子孫希幔和以探(參《代上》15:17,25:1,以探可能又名耶杜頓)。亞薩 也被稱為“先見”。他的詩歌和大衛的詩歌,成為250年以後,希西家王帶領屬靈復興的重要動力(參《代下》29:30)。屬靈的復興,往往與偉大的詩歌密 不可分。《詩篇》第3三卷是以亞薩的詩歌為主(《詩》73-83),或許即是那時留下來的作品。         本篇被歸類為“詠史詩”,講述以色列建國早期的歷史,從以色列民出埃及開始,經歷各種神蹟奇事、曠野失敗、進入迦南,直到大衛作王的黃金時期,歷時約500年之久。 全篇可分為3大段:1.“引言”(1-8節);2. 出埃及、走曠野(9-39節);3. 入迦南和得地業的過程(40-72節)。        第2段、第3段的格式相同,都是講到以色列民如何犯罪、神的發怒責罰,及以色列民終得神恩福眷佑。兩段還有許多重複的字句,表明彼此的關聯。例如,神在埃及 地顯神蹟,在瑣安田施行奇事(12,43節),他們(以色列民)心中試探神/再三試探神(18,41,56節),不信祂奇妙的作為/不追念祂的能力 (32,42節),轉身退後/反倒退後(9,57節),耶和華/神聽見就發怒(21,31,59節),祂殺他們/將祂的百姓交予刀劍(34,62節)。 1. 引言:作詩的緣由與目的(1-8節)        《詩篇》中所有的“詠史詩”,都是藉歷史故事,傳講當代的信息。        大衛指定利未人帶領眾人唱歌感謝、頌讚耶和華。“唱歌”原文作“說預言”,也就是“傳信息”(參《代上》25)。利未人的領袖亞薩,在本篇中以“先見”的身 份傳講信息(1節),因此該篇被稱作“亞薩的訓誨詩”。亞薩像有智慧的教師,用各種的教學方法(包括“比喻”和“謎語”,2節)教誨百姓。本篇信息主題明 確,例證生動有力,原就是一篇優秀的講章。         亞薩稱以色列百姓為“我的民”(1節),這是耶和華初次提到以色列民的稱呼。那時以色列百姓在埃及地受迫害,他們的哀聲神聽見,他們的苦情神看見,他們的痛苦神知道,祂就“下來”施行拯救(參《出》3:8)。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悔罪與人生——《詩篇》51篇(賴建國)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中世紀偉大的聖伯納(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曾說:“認識神有多深,愛祂就有多深。”而一般基督徒對神最深的認識,往往在於深切痛悔己罪後,經歷十架赦罪大恩。《詩篇》第51篇就是最好的例証。        這首詩是3千年前,以色列的大衛王所寫的悔罪詩。開頭的說明,“當大衛與拔示巴同房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就作這詩,交給音樂總監”,清楚地交代了寫作的背景。         更詳細的背景故事,記載在《撒母耳記下》11-12章:大衛把有夫之婦拔示巴接入宮中,與她發生了關係。得知她懷孕之後,更命人設計殺害她的丈夫烏利亞。大衛淫人之妻,害人之命,不但借刀殺人,還一錯再錯,謊話連篇。結果使全國蒙羞,神名受辱,也成為大衛一生最大的污點。         因此,先知拿單奉耶和華的命令,前來斥責大衛。         有人竟敢當面指責君王犯罪,何等膽大!即使像大衛這樣一位明君,他能接受別人的當面指控嗎?他能夠悔改、並歸向神嗎?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呢?         畢竟,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他犯了罪,但他也知罪,為罪痛悔。中國《論語》記載子貢說:“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大衛犯罪,眾人都知道。而他悔罪,以及罪得赦免,眾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衛把這一段經歷,做成一首詩,交給聖殿負責敬拜的人,叫他譜上曲,帶領眾人一起唱頌。         這首詩歌,也成為歷世歷代信徒最喜歡的詩歌之一,因為在這首詩裡面,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憶起自己內心的掙扎。同時我們明白,大衛怎樣得到上帝的赦免,我們這些人也照樣可以得到上帝的赦免。 懇求罪得赦免(1-5節)        大衛一開頭就懇求神:“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1節)他禱告、認罪的對象是神,他求赦罪的根基是神永恆不變的慈悲憐 憫。他沒有掩飾自己的過錯,更不提過去的豐功偉業、忠誠事主,以及他未來還想建造聖殿。人任何的善行,都不足以成為神赦罪的基礎。         他用3個名詞講自己的罪過:         “過犯”(希伯來文pesha,英文transgression),又常譯作“悖逆”,是明知故犯,違背神的心意,破壞神的規定。        “罪孽”(awon,iniquity),原意是“彎曲、詭詐”,扭曲事實,顛倒是非。        “罪”(chattath,sin),原意是“車行出軌,箭不中的”,指未達到神所定的標準,不符合神的心意。         這3個詞 […]

No Picture
成長篇

創造與人生──《詩篇》第104篇(賴建國)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創造”,是聖經中重要的主題,因為觸及人類的終極關懷。       自古以來,人類仰觀天象,俯察地理,探究時間與空間,思索生命與死亡,因此追本溯源,包括萬有、生命以及人類的起源。《詩篇》第104篇就是對這問題的回應,作者讚美上帝創造萬有,並且供應所有生命的需要。         大自然與人類關係密切,人類生於斯,長於斯,取於斯,歸於斯。大自然是人類的舞台,也是所有生物生存、活動的場所。對於大自然,人類歷來有許多不同的觀點。 科學家研究萬有的根源、自然的定律,這是追尋宇宙的真;哲學家探討天、人、物、我的和諧,以及人類終極的歸宿,這是追尋宇宙的善;文學家與藝術家,欣賞日 月山川的壯麗恆動、蟲魚鳥獸的生生不息,這是顯示宇宙的美。        而聖經《詩篇》第104篇,則從信仰和文化等角度看這宇宙,不只追求真、善、美,更追求和宇宙創造主的連結。這是追尋宇宙的聖。       《詩篇》第104篇與《詩篇》第103篇,像是一對雙胞胎。兩篇都是讚美詩,都以“我的心哪!你要讚美雅偉!”作為開頭與結束。兩篇也都有濃厚的個人色彩,又 都被用作團體敬拜、頌讚。兩篇都尊崇雅偉上帝是宇宙萬有的大君王(《詩》103:19-21,104:1-4)。(編者注:雅偉是《舊約》中神的名字,希 伯來語“יהוה‎”的音譯,英文為YHWH。《和合本》中耶和華的譯法,是源於早期譯者不瞭解猶太傳統的誤讀。)         不過,這兩篇的主題不盡相同。《詩篇》第103篇講雅偉的赦罪之恩,《詩篇》第104篇的主題,則是神的創造大能。           人往往從創造和救恩這兩個角度來認識神。《詩篇》第103篇從地上講到天上,《詩篇》第104篇則是從天上講到地上。《詩篇》第103篇以救恩歷史,特別是 出埃及的歷史為背景,帶出宣教。而《詩篇》第104篇,則像是《創世記》第1章的詩歌版,更針對古代近東創世神話的背景,進行護教。         把《詩篇》第104篇與《創世記》第1章進行對照,發現兩段經文都是講神用6日創造天地,主題、內容及次序都相同,可參下表所示:        《創世記》第1章 創造重點 《詩篇》第104篇         第一日 3-5節 光 2節 第二日 6-8節 把穹蒼和水分開 […]

No Picture
成長篇

音樂與人生——從《詩篇》150篇談音樂敬拜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音樂是基督教會的特色,讚美詩歌展露信徒靈性的經驗,闡明信仰的精髓。聚會中,每當天籟般的樂聲響起,不論男女老幼,都全心投入,熱忱唱和,甚至離座而起,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許多人初到教會,不明白聚會的儀式,也聽不懂所講的內容,卻被詩歌深深吸引。有的詩歌像是節慶歡唱,令人神魂飛揚,激發人對造物主的感恩;有的詩歌似空谷足音,撫慰受創心靈,重建向上心志。         有的詩歌古老沈穩,有的詩歌現代活潑;有的詩歌充滿異國風味,有的詩歌像是中國小調;有的詩歌耳熟能詳,原來電台常常播放;有的詩歌令人驚喜,原來是大師作品……         基督教的詩歌,就像各地的教堂建築,形式千千百百。能夠傳唱至各地的詩歌,總有打動人心、引發共鳴之處。 讚美自始至終         舊約的《詩篇》,總共150篇,其中多篇有音樂標記,甚至用何曲調、何種樂器,都標明得清清楚楚。        《詩篇》第150篇,是《詩篇》的末篇,很適合作為全卷的總結。該篇提到了各種樂器,包括號角、琴瑟、簫、鼓和各種的鈸。有管樂,有弦樂,還有打擊樂器,甚至還有舞蹈,對現代教會的敬拜帶來莫大的啟發。         這篇詩歌以“哈利路亞”開始,又以“哈利路亞”結束。“哈利路亞”就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全篇一共6節,“讚美”就出現了13次。“讚美”(或是“頌 贊”),原意是大聲歡呼──至深的情感,需要至情至性的表達。這就如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前行後隨的人,都喊著說:‘和撒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 的!”(《可》11:9)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中的“要讚美”,乃是命令與邀請。第一,這是必須做的事。有人責備耶穌的門徒,因為他們跟隨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大聲讚美神。對此,耶穌回答:“我告訴你們,若是他們閉口不說,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路》19:40)         再者,“你們要讚美”是邀請眾人同來讚美。許多個人內心深處的情感,往往在聚會中才被引導抒發,才會真情流露。“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聖經中,唯有耶和華是“讚美”的受詞──在宇宙萬有中,唯有耶和華配受崇敬、讚美。 地點、內容、理由         《詩篇》第150篇在第1節,提到讚美的地點:         首先,是神的聖所,因為讚美由神的家開始。正如天上的聖所,有天使撒拉弗在主寶座周圍侍立,呼喊:“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6:3)         其次是宇宙穹蒼,包括神創造的大自然。本篇詩歌不僅呼籲以色列民前來敬拜,更邀請天上的天使天軍、太陽、月亮、星宿,甚至地上的一切,包括大魚和深洋、風霜雨霧、山川樹木、蟲魚鳥獸、君王領袖、男女老幼,都來敬拜、頌讚神(《詩》148)。         本篇的第2節,表明讚美應該有具體的內容、充分的理由。要因上帝的恩典作為來讚美祂,更要因上帝的榮耀美德來讚美祂。         其實不僅本篇,《詩篇》全篇都以神為敬拜的對象,以祂為讚美的中心。不論是感恩或抱怨、祈求或讚美、信靠與智慧,皆因對神有豐富的經歷,對神的大恩大德有深刻的體認,而油然發出真誠的贊嘆。 樂器豐富多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