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在教會中作領袖 --從聖經看教會的領導模式

李守榮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前言        提到教會的領袖,毫無異議的,每個人都承認耶穌基督是教會獨一的領袖。可是在耶穌基督這位領袖之下,教會的領導模式應是如何,則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現今很多北美基督教會中的領導模式,基本上是像北美公司企業的領導模式。最常見的模式就是:教會好像公司,會員就像公司的股東。長執會好像董事會,是由會員 選出的。全職的傳道人則像公司的總裁或總經理,是向董事會負責的。董事會有權聘用或辭退總裁,所以總裁也相對地要求董事會必須給予相當的權柄。         這種管理方式,為北美基督徒在日常工作以及生活中所熟識。久而久之,也就認為教會裏也應當如此,而忽略了從聖經看教會的領導模式,因而教會中產生了相當多的問題。         其中之一,就是傳道人與長執的關係,不再是一同事奉主的同工關係,而是互相管轄的制衡關係。從而出現一些不應該有的現象,比如,不是長執在某些事上專權,就是傳道人在另一些方面獨裁。看似分工,其實是分立。         另外一個現象,是傳道人常有壓力,要有成績表現,就如美國的公司企業常常由業績來決定經理人的去留。這樣的壓力,常使得教會注重外在的增長,追求表面的速 效,甚至與世俗妥協,而忽略了內在屬靈的成長,違反了《以弗所書》4:13“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 的身量”的原則。結果常常是教會人數越多,屬肉体的表現也就越多,因而導致結黨或分裂的比比皆是。         另外一個在北美較少見,在東南亞華人基 督教會中可能較多見的模式是家長式。教會常是由一位年高德劭的傳道人來帶領。屬下有一群齊心的同工分頭負責。這樣的模式,常是由於當初是由一位傳道人或宣 教士開荒植堂,教會中大部分信徒都是由這位傳道人帶領,所以自然而然的這位傳道人也就成了“大家長”。         這個模式,有點像舊約裏神藉著摩西 或藉著大衛帶領以色列人的模式,似乎有些聖經根據。不過摩西或大衛是基督的預表,預表新約時代教會的獨一領袖是基督,不是來預表教會組織的樣式。家長式教 會模式的問題,與《舊約》裏以色列人的問題有些相像。若是這位單一領袖離世或是他去,繼任的領袖常常不能與前任的“大家長”相比,沒有同樣的靈命恩賜,或 無法得到同樣的向心力,以致教會的光景漸漸衰退。         本文的主題,是要說明《新約》聖經中給予教會的領導模式,是強調耶穌基督是教會的獨一領 袖,所以任何人為的領袖僅是教會中第二級的領袖。他們的功用是領受“主的指示”,多於作“人的決定”。既然如此,聖經暗示人為的領袖需要多數,這樣當他們 從主領受指示時,就可以互相補助改正。因此在教會中常有一群同等地位的領袖,通常被稱為“長老們”,由他們共同做方向性的決策,並由一群執事來管理教會的 運作。         《新約》聖經提到長老們有牧養和教導的責任。他們的恩賜雖有不同,事奉的方式可能也有不同(或許有些全職、有些帶職),但重要的是長老們的領導模式是團隊的,而不是單一的。 教會領導的兩面觀 --恩賜與職位         […]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牧和長執的定位如何調適?

白添成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牧師長執團隊配搭的原則 一、要合乎聖經的管理原則          新舊約聖經中提供了重要的管理原則(《出》18章;《徒》6章;《尼希米記》;《弗》4:11-12;《提後》2:2)無論是摩西、尼希米、保羅等都是“能帶動別人以完成任務的領導者”(註1),屬於發展式的領導者,他們的管理原則可歸納如下(註2):         1.領袖都定出他們的優先工作任務。         2.領袖能成全訓練會眾,將責任分派給合適的人,並鼓勵一起承擔事工。         3.他們形成有組織的團隊,來應付當時的需要。         4.他們組織的型態與結構,是有機動性的,隨需要而調整。 二、要有健全的法規制度 1.法規制度的設立         建立法規制度對教會的功用,就像法律規章對於一個國家與社會一樣的重要。然而,徒法不能致行,必須依賴人的運用才能發揮功效。教會裡法規制度的設立更有其價 值,無論由廣泛的,長遠的教會角度來看,法規制度的建立,給予教會一條遵行的指導,遠比沒有法規的教會更能凡事規規距距地按著秩序行。 2.法規制度的運用         在教會裡,運用法規制度與企業界的方式有所分別。一般人對此常有不正確的看法,認為訂定法規與制度是沒有愛心,或是扼殺聖靈的工作。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若是教會具有健全的法規與制度,教會的穩定性遠較那些不注重的教會強,而且可以存留較長。 三、要調適牧者與長執間的關係         除了健全的法規和制度的設立和運用之外,牧者與長執之間關係的調適尤其重要,這是事奉成敗的關鍵因素,表現在合一事奉的團隊的建立上。蘇文隆牧師在其《教會 建造的藝術》一書中,對建立健康的事奉團隊有三方面很好的教導,即:動力方面,要確信教會的成長必須要有合一的團隊;協調方面,要保持溝通的管道暢通;態 度方面,要互相尊重,彼此忠誠,服從權柄,靈裡合一(註3)。         在這三個原則之下來思考牧者與長執之間關係的調適,實際上就是兩方面的問 題,角色的扮演和互動的關係。在事奉中不論是專職或是帶職,主導和協理的,互為同工是重要的,因為所事奉的是神,不可讓神的工受到虧損。而互為同工的基礎 在於建立良好的共同肢体生命的關係,這樣才能產生同心的事奉。         在角色方面,首先要確立鮮明帶領者,團隊合作以此為基礎(註4),而其他長執同工的職分則是協助的角色。但這絕非設立一個獨裁式的領袖,凡事由他一個人去主張和決斷,而是此領袖不過是個穿針引線者,決策一旦制訂,全隊就要在他的領導下來執行。         其次,要彼此尊重,相互信任,不論哪種形式的教會,教牧不可以同工為差役,“只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而長執也不要以監督自居,嚴格督導教牧同工,形成“僱傭關係”。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一) --牧者與長執、同工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人人皆祭司         在教會中,我們應有一個基本的認知,就是“人人皆祭司”。正如《彼前》2: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我 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在教會裡,人人都應當事奉,沒有什麼聖品人員和平信徒之分。但有些人很喜歡“在野”作意見領袖,卻不願意接受名份,表面上 好像很清高,其實是在逃避責任。         同工的責任之一就是要自己忠心的事奉,或是在教會的事工上被安排、受託付;或是主動的發掘,在整個教會的 配搭系統得到肯定、印證而開設的事奉。同工的另一個責任就是帶動其他的信徒一起參與事奉,這是很不容易,是要刻意培養的。自己能夠做的事情也要帶人一起來 作,做榜樣、教導到一個地步,能夠授托給他人,這樣就帶出同工來了。帶出同工的目的,並不是讓自己休息,而是使更多的同工投入參與事奉。 蒙恩罪人         事奉時要認識到,我們都是蒙了恩典的罪人。認識到自己的不完美,在面對別人的不完全時,才能夠互相激勵、接納及体諒,並一同追求,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當被批評時,不要太驚訝,因為你不完全,批評你的人也不完全,在兩個不完全的裡面,產生問題的機會是非常大的。         我遭到批評時,也會受到傷害,但我會檢討批評得對不對。如果是正確的,我知道是上帝用批評我的人,作我最好的督促。那就要感激,要謙卑地認錯。如果批評得不對,我不用去爭辯,要學習原諒,事實最終會獲得澄清的。         當我被批評時,也常會感謝主的恩典和憐憫,因為批評我的人並不真了解我,否則就會批評得更狠。神若究察罪孽,誰能夠站立得住呢?如果他用上帝的眼光來挑剔我,我就真無地自容了。         認識自己是蒙恩典的罪人,常存感恩的心,就不易有挫折感。學習不要用完美的標準去苛責對方,彼此接納体諒,坦誠而真實地相對;尋求別人成為我們的扶持和幫助,也樂意伸出援手來扶持和幫助別人。要學會《雅》5:16所說的“彼此認罪,互相代求。”         我們也要慎防把自己絕對化,認為我的東西絕對正確,只許別人聽我,而不聽別人。實際上,我們可能因不瞭解情況,而判斷錯誤,所以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其他人身上。         要允許看法意見的不同,學習彼此尊重。如果同工中不能夠達到共識,可能是神的時間沒有到。如果我們都能夠以謙卑束腰,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那麼,我們在一起配搭,就會有更好的效果。 牧養監督         牧者有責任來造就同工,同工也有責任造就牧者。長執、同工是群羊裡面重要的一群,如果牧者時間不夠分配,無法顧及全部的羊群,就應當優先照顧長執同工。反過 來,長執同工亦有責任幫助牧者成為合神心意的牧者。教會有好的傳道人,會幫助教會成長;同時,好的教會也會幫助傳道人成長。傳道人在教會裡面會成為怎樣的 人,他自己有責任,教會的同工也有責任。我切切盼望長執要做信徒的榜樣,不只帶領別人,更要身先士卒,與牧師組成事奉的核心團隊,同心奔走。         牧者不只是對全教會有牧養的責任,還要餵養、教導、帶領,裝備成全聖徒,為要做群羊的監督。監督不是消極的管束,而是像《徒》20章所說的,“聖靈立你們做全群的監督”。當有豺狼混入教會時,極需有真理的護衛者及分辨者,這就是牧者保護監督的重要責任。         而現在在教會裡,我們很少做、不敢做的,恰恰就是屬靈紀律方面的監督。當問題產生時,我們能不能在聖經真理、在神的愛裡,為著挽回信徒,為了教會免受更大的 傷害,執行適當的屬靈管教和紀律;或是像當年的哥林多教會,在小事上挑剔計較,在重大的罪惡上做濫好人,縱容、不敢處理?         […]

No Picture
事奉篇

領導的藝術(上) ──訪陳國安牧師

陳國安/楊鳳崗採訪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1997年秋,我在研究華人教會時,兩次採訪了曉士頓中國教會的主任牧師陳國安。我覺得兩次所談的內容,或許對北美華人教會的牧師和信徒領袖有參考價值,所以現整理出採訪的部份內容,希望和大家分享。(編者按:此採訪搞將分三次刊登。) 領導民主制         楊鳳崗(以下簡稱“楊”):陳牧師可否先請您談一談貴教會的組織結構?         陳國安牧師(以下簡稱“陳”):我們教會的組織,我稱它為“領導民主制”(Leadership Democracy)。你知道在教會行政組織上,總的說來有幾種:一種是“主教制”,主教從上而下帶領教會,上面的人做了決定,把決定告訴大家,大家就跟 進,決定權在高層的幾個人手上;另一種是“民主制”,會員大會具有最高的決定權,每樣事情都要經過會員大會去討論決定。         我們教會是第三 種,“領導民主制”,即通過民主的程序產生領導者,領導者尋求神旨意來帶領教會。我深深地相信,Leadership must not be assumed. Leadership must be recognized。意即作為一個領導者,之所以能領導,是因為民眾把這個領導權交給他。他不能說我要領導就領導。所以,所有的領導者都要經過民主的程 序產生。          這個原則也合乎聖經。因為從聖經裡面我們看見是“神主”,不是“民主”。教會是神的,耶穌基督是教會的頭。但是,某人是否是神興起來替他帶領教會的,需要會眾的印証和承認,不是自己說了算。 領袖影響力         楊:所以,教會的每一個 Lay Leader(信徒領袖),都是通過選舉產生的?         陳: 是的,包括牧師在內。所有的牧師都要經過會友大會投票,才可以來當牧師。牧師是經過會眾投票,承認是神興起來帶領這個教會的。長老、執事也都是這樣經過民 主的程序而產生的。產生以後呢,我們就鼓勵弟兄姐妹順從他們的帶領。因為,既然大家都認為這些人是神所興起來帶領教會的,是走在教會的前頭的,所以就應該 順從他們的領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