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焉知生

張慶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當季路問孔子關於死的事時,孔子的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我想孔子的意思 是:我連生的事都不知道,怎麼會知道死的事呢?中國人常引用孔子這句話,少談或不談死的事。在對死不談和不知的情況下,人對怎麼活就可能只注目在今世,也 就是活著的幾十年。有人存較高的生活目標,不願虛度一生,希望留下什麼,而有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之想;有人但憑良心行事,只求無愧無怍;有人及時行樂,有人悲觀無奈,也有人犧牲他人來滿足自己。這樣的人生觀和幾千年來不談死和不知死的作法大概有很大的關係。

        假如我們把人生推長一些, 把死後的時間和可能發生的事一併考慮,一個人的人生觀就可能很不一樣。如果我相信人不是死了就完了,不是死了就一切結束,也不是不須為此生所作所為負責, 我們就會心生警惕,至少不敢胡作非為。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一生有特殊意義,不論家世,職業如何,不論是智是愚,將來都要為今生交賬;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人 生品質能不斷提昇,向著比我們能想像的真善美的極致還更好的層次改善,我們的人生觀會完全不同。我們會常常提醒及檢點自己的行為和想法;遇到和人利害衝突 時,能退一步為對方想;我們在挫敗,沮喪,乃至親離朋棄之時,因為著眼於永恆而有盼望,得以重新站起活下去,甚而為此生出感謝之心,我們的一生不再悲觀, 而能活出人生的真正意義。我們會樂意過簡樸生活,因為知道世上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不知道死,就不知道怎麼活。基督徒對生、死的看法是:未知死,焉知生。

作者在美國獲化學博士,曾在紐約IBM研究中心多年,現於台灣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