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途在何方? ——神學生的掙扎和感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嫣然

BH67-23-7410-圖1-談妮攝-DSC_0345.BH67R15      一眨眼又到了年底。收到了很多感恩、代禱信。弟兄姊妹們說起這一年來上帝的恩典,如數家珍。我看完,感覺有點失落——為什麼我居然想不起來,今年有什麼特別的恩典呢? 尤其是開始讀神學以後,我過得特別辛苦!

學業進展不妙

       看看自己2013年的計劃,進展不妙。學業從計劃2年完成,變成3年。

       我的大多數同學,不是牧師、就是宣教士的孩子,或者本身就是牧師或宣教士。他們多半在教會中長大,或在教會服事多年,對教會歷史和基本神學概念很清楚。

      老師上課,常常把一些人名、地名、事件名一掃而過。尤其是神學家,對他們,像隔壁鄰居一樣熟悉……但對我來講,大多數神學名詞,以前聽都沒聽過,更別提它們代表的意義了。

      我不僅沒有一點神學背景,連人文學科的背景都沒有。英文又不是母語,閱讀、寫作都要花很長時間。每門神學課都有很重的讀、寫作業,我好像總在趕交作業,對課程內容根本來不及消化。

      最誇張的是,有一次把閱讀材料打印下來,讀了一遍。等歸檔的時候,才發現以前已打印過一份,讀過,還用色筆標註過。我居然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原本計劃,每學期選3門課,一年4個學期,2年可以完成學業。現我決定,不能再這樣匆忙,要在每門課上多花一點時間。每學期只選2門課,晚一年畢業。

靈修大受影響

      因為太忙,靈修也受影響。

      在上神學院之前,特別羡慕屬靈長輩身上所散發出的馨香。尤其是那些清楚知道自己呼召的,更是充滿活力和幹勁,好像今天不極盡全力服事,明天就來不及了。

      在我心中,他們是已經過了約旦河、雙腳踏上了迦南美地的先驅。我還在約旦河東,心中嚮往約旦河的對岸。而上神學院,就是勇敢踏入約旦河的一步。

      剛成為神學生的那段日子,心中常常無比激動。聽著課堂上教授講教會歷史,或者自己在讀基督論的時候,動不動就會流淚。想想能在神學院裡專心學習,搞清楚到底信的是怎樣的一位上帝,祂的救恩有多偉大,這是多大的福分啊!

      沒想到一年之後,感動好像被學業壓力消耗掉了。我常常讀書、做功課到半夜,身體疲憊,第二天一大早艱難地趕去上課。幾乎沒有時間,也無力禱告。我覺得自己的靈命,比上神學院前,反而退步了。原來已經治愈的失眠、過分擔憂等問題,又回來了。

      以色列民不是一踏進約旦河,河水就分開了嗎?怎麼我踏進約旦河,河水不但沒停,反而把我往回沖呢?

呼召還是不清

      我進神學院前的另一個期望,是弄清楚上帝對我服事方向的呼召。為了尋求上帝的呼召,我參加了學校各種講座、專題禱告小組,看了種種書籍,用了所有的方式。

      神學院裡的呼召辨識(Vocational Discernment) 小組,每週聚會。或者大家討論,或者輪流分享,什麼是真正的呼召,自己的個性如何,從小喜歡做哪些事,從人生的經歷當中,是否可以看到上帝帶領的方向等等。不管多忙,我雷打不動,每週參加。

      聽了很多,說了很多,想了很多,但仍舊沒等到上帝在半夜叫醒我。每當有人問我,你畢業後準備在哪方面服事啊?我只能愣愣地,一臉窘迫,然後找藉口:我還有2年才畢業呢,有時間慢慢尋求。

      當然,在曠野中總是有鞋子沒爛、衣服沒破的恩典,但是我最關心的3件事:學業的完成,靈性的成長,清楚的呼召,好像一點沒進展 。

BH67-23-7410-圖2-談妮攝-DSC_0346R15真的只是曠野?

      這些天,我仔細思考:去年這一年,是否僅僅在曠野?上帝的火柱、雲柱,又在哪裡?我慢慢地發現,我需要調整眼光,才能對自己在神學院的經歷,做正確的評估。

      首先,在神學院多呆一年,不一定是壞事。我有個同學,有著跟我相似的商科背景。有一天她告訴我,我們信主太晚,在世界上混太久。讓埃及離開我們的心,比讓我們的身體離開埃及難得多。要把長歪的根矯正過來,不花時間不行。與其匆匆地在神學院走一遭,不如好好地花時間學透了、長扎實了,再出去。她甚至羡慕某宗派的修士,要進修7年才可以畢業。我覺得這番話,也是上帝對我的心意!

       再說,進神學院難道是為了快快得個學位嗎?我的好友曾對我說:非常羡慕我可以進這麼好的神學院讀書!那麼多愛主的弟兄姊妹,想讀神學都沒機會——他們或要工作,或家庭責任纏身,或身體、經濟狀況不允許……她說,我能這麼沒有牽絆地全職讀神學,是多麼幸福啊!

       她鼓勵我一定要好好讀,因為我不是為自己讀的,是為許多想讀而沒機會的人讀的!哪怕讀到一半,實在讀不下去了,哪怕拿不到學位,也沒什麼。我仍可以使用已經學到的,去祝福弟兄姊妹!

       這麼說來,我每看一頁書,每寫一頁文章,就是向前邁進了一步。何況,我學業上的確有進步。從做第一份作業一點都不會,枯坐電腦前半天寫不出一句話,到這學期末寫解經報告,洋洋灑灑寫了十幾頁都意猶未盡,而且拿出來一讀,簡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寫的。

       基督教如此博大精深,在神學院讀書,簡直如同直接從消防水龍頭接水喝,是故我雖常常覺得學業沉重、不勝負荷,但在不知不覺中,上帝的確訓練和裝備了我。

感覺未必可靠

      至於靈命成長,“感覺”不一定是可靠的。我曾覺得自己成長得一帆風順,卻被弟兄姊妹當頭棒喝,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現在雖然靈修時間不夠,感覺靈性低沉,但實際上,神學院裡對根本問題的教導,以及引發的思考,正有力地更新我的內心。

      最近我在紐約的好友生病,我想飛去看她,因為機票太貴只能作罷。換了以前,我一定會非常不爽(以我以前的收入,想去哪兒就去哪兒)。而且,還可能埋怨上帝虧待我:我不為自己掙錢了,你卻不幫我解決麼經濟上的壓力!

      現在我的價值觀已有很大程度的改變,感受完全不同了。人的存在依賴於上帝,我們一切的動作、存留,都在於上帝的供應。驕傲讓人不肯受限制,不肯接受上帝是上帝、人不過是人這樣的現實。承認上帝的主權,接受人的有限,不靠自己的財力、能力、地位隨心所欲,讓祂藉著各樣環境定規我的腳步,讓我學會等候、順服,不是很好嗎?耶穌為了救我們,把命都擺上了,上帝什麼都不欠我的,我憑什麼埋怨?這不是太可笑了嗎?

      價值觀的改變,對我靈命的成長極其關鍵。如同練武的一定要打通任督二脈,否則所有的一招一式,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上帝在神學院,給了我一段可以打通的時間。

人先修理整齊

       再看上帝的呼召。不一定要像撒母耳,才算呼召吧?尋找的必尋見,因為上帝會在尋找的過程中指引方向。學校開辦的講座,有各方面和各個領域的講員。看看我感興趣的,大多集中在扶貧(Poverty and Development)方面。當聽到每天的爛新聞,誰又搶劫了誰,哪裡又開戰了,感到天昏地暗的時候,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去尋找上帝仍在工作的痕跡。我會去一些網站,比如World Vision, Open Doors, 看他們在世界各地做的事情。他們的見證,是活生生的“……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路》4:18)。就像聽到耶穌復活那樣,讓人振奮。

      我還不能確認這就是我的呼召。接下來的幾個學期,我會再選一些相關的課,更多地瞭解。但是有一點,我是清楚的,就是人沒有修理好的時候,有呼召不一定是好事,因為很容易一心做事而忘了主,而且做著做著就變成馬大了。也許等上帝把我這個人修理整齊了,呼召就自然清楚了。

回頭仔細看看

      回頭仔細再看看這一年,真的很感恩。雖然從表面看起來,我好像在曠野裡轉了一年,離迦南不近反遠。但實際上,是上帝在前面領路,能在每件事上看到祂的指紋。

      2013年夏季,在我家裡,開始了中國同學的定期聚會。大家分享了讀書的辛苦。原來不只我一人,是看完一章書都不記得曾讀過的。不過,大家的結論是,上帝把以色列民帶進曠野的目的,不是讓他們倒斃在曠野。上帝把我們帶到神學院的目的,也不是讓我們倒斃在神學院。

      古時,照耀著亞伯拉罕走出吾珥的星星,今天同樣照耀著我們走在校園的小路上。昨天上帝對祂子民的心意,今天同樣要成就在祂兒女的身上。雖然有時候想不通,祂到底將如何成就,但不知不覺中,祂正在成就。這就夠了。

作者來自上海,目前在美國富勒神學院進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