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來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天嬰

病來了       昨天中午LG說,現在電話上,朋友的名字越來越少,醫生的名字越來越多。

晚飯時老媽說,人過了75歲,就一天不如一天。

        昨天晚上,醫生也來電話,說B超顯示我有2顆膽結石。一顆1.4厘米,一顆1.8厘米。

       我問醫生:“為什麼呢?”

       醫生回答:“好問題,我也想知道”。

       過去的20年,我已經做過2個大的手術,難道這意味著要再來一下,起碼再鑽2個洞?我曾經嬉言最好給我肚子上裝個拉鏈,需要動刀的時候方便。

        電影《非誠勿擾 II》李香山得知自己患癌症時說:我的命來找我了。難道我的命也悄悄地來了?

       放下醫生的電話,我突然意識到我問了一個特傻的問題。讓我差一點跌進李香山的陷阱。
病,原本就是生活,就像死亡一樣,本來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病,遲早要來的。否則,保羅也不會說我們的身體是要一天比一天朽壞。

       帶著滿腦子對結石的無限想像,我在上帝的面前禱告:上帝,不要讓我成為病的奴隸。不要讓病的權勢俘虜我。

       人的一生好像旅途,好山好水看盡了,就進入了沙漠。但是,盧雲說沙漠是曠野也是天堂。

       沙漠是不毛之地,是魔鬼的地盤兒。天天寫著乾枯和饑渴的微博,時時發著死亡的短訊。但是,沙漠卻可以是天堂,在乾枯面前,人開始面對自己真實的靈魂。在饑渴裏,人開始審視那些自己以為可以解渴的東西。在死亡面前,人無法不問“我要去哪裡?”,“死亡,你有意義嗎?”。

       在荒漠裏,上帝把早已放在人心裏對永遠的宿求打開。讓人有機會在不高產,零效率的環境裡幡然悔悟,進入真正的安息而清心依靠上帝。在絕望的荒漠裡經歷“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昨夜,我坐在病的荒漠裏,上帝成為我唯一的專注,黑夜也無法顛倒我的思緒。愛,上帝的愛從天而降,我搭上通天的雲梯,逃出魔鬼掌權的荒漠。

      病是真實的,軟弱無需掩蓋。

      愛也是真實的,愛的大能曾經,並且還會改寫我前面的無數個“不能”。

       病來了,生命的花兒開了,人生的果子一天一天接近成熟。

       病來了,耶穌成為我的良人和閨密。

       軟弱中,天使帶我暢遊永生之城,上帝為我插上信心的翅膀,穿越荒蕪。

       人生,也許本來是這樣的:

       經歷霜雪,就結出甜美的果實。

       經歷痛苦,就成為他人的祝福。

作者來自西安市,現住加拿大多倫多市。

http://sc.chinaz.com/tupi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