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

文/盧駿先

最近參加營會,又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中華文化原是不拜偶像的。北京天壇(明、清帝王祭天等的場所)上沒有偶像,就是證據。

其實,這說法既偏離了聖經真理,又有悖於歷史事實。

且不說天壇建於明朝永樂年間,那時中國的信仰文化已是偶像叢生。即使是往上推幾千年,中華文化也不是敬拜耶和華,那位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的。

我們祖宗把創造天地歸功於盤古、創造人類歸功於女媧。神仙體系中倒是有個天帝,卻只不過是被後羿射死的那幾隻烏鴉的父親,對手下的祝融、共工爭鬥毫無辦法,任憑天被共工撞得傾斜欲墜……

這樣的創造者,這樣的天帝,如果不是偶像,難道是那位自有永有的上帝嗎?

什麼是偶像?不少信徒以為,偶像就是廟裡的泥塑、神臺上的木偶、飾櫃裡的瓷尊等這些能看到的東西。這種概念是錯誤的。

《詩篇》16:4說:“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這就是說,凡是在我們心中取代了真神,成為我們敬拜、依靠、委身、服務的對象的,都是偶像。這不但指有形的東西,也包括無形的,如國家、主義、民族、理念,等等。

如果我們把任何東西放到與上帝及其真理同等、甚至更高的位置,那就成了我們的偶像。

主耶穌在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話時,說得更明白: “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要在(聖)靈裡按真理拜祂。”(《約》4:24)。所以,即使我們以為自己在敬拜真神,但如果不是按上帝的名(包括屬性)、在真理的指引下敬拜,其實我們只是在拜自己建立的偶像而已。

民族沙文主義

很多華人信徒對“中華文化不拜偶像”這說法很受用,民族自尊心得到滿足。

3年多前,我在某查經班講到世人都犯了罪。聽眾裡有人由此想到了地溝油,說現今國人道德淪亡。結果一位基督徒大為光火,厲聲質問:為什麼要把中國扯進去?並說自己是中國人,對一切有損中國聲譽的言論絕不容忍,要斬盡殺絕。

這例子說明,當今華人教會已受民族沙文主義的毒害。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民族沙文主義是撒但以民族為偶像,誘惑人驕傲、鼓動人瘋狂的毒藥,卻十分適合罪人的口味。因此,各民族都有沙文主義的表現。沙文主義這個詞,源自法國士兵沙文。此人認為法國什麼都好,法蘭西民族是世界上最優等的民族,主張用暴力建立大法蘭西帝國。

上世紀30年代的法西斯德國和日本,因民族沙文主義膨脹,發動二次大戰,給世界人民,也給本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這些前車之鑒,值得有民族沙文主義者,包括為數不少的基督徒引為警誡。

我們中華民族也曾深受民族沙文主義之害,驕傲、瘋狂得令人咋舌。

“屬靈的”更害人

對於明顯對抗上帝的世俗民族沙文主義,多數基督信徒還是能分辨的,不至於盲從。

然而,狡猾的撒但會給民族沙文主義戴上屬靈的光環。這種“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對教會和信徒的毒害,比屬世的沙文主義更危險。它會使信徒自我陶醉,偏離真理,向世界妥協,甚至跌落進撒但的陷阱還不自知。

自本世紀起,我們開始經常聽到:“福音的接力棒已傳到中國”,“中國信徒要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等說法。還有人認為,我們中國人從上帝得到特別的啟示,我們的祖宗文化表明,中華民族比其他民族更認識上帝。

近年來,更有基督徒名人,在大型講座上鼓吹中國崛起,說因中國人的功德,賺得主愛中華,以致主佑中華。不少基督徒聽後喝彩。由此,我們看到與“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這偶像爭戰的必要。

這些理論,錯在哪裡呢?

  • 福音接力棒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28:18-20所頒佈的大使命,是給所有信徒的,不是只給某個群體。不錯,在歷史上,曾經有某些國家、民族,因其教會順服了上帝的真理引領,靈命大復興,在執行主耶穌的大使命上有很大的付出,見證了福音的大能。

他們能如此行,是因他們從真理的根基上,認識了上帝的公義和恩典,而非拿到什麼“接力棒”。坦承地說,目前華人信徒總體上,還達不到這個層次。

我們可以自問:我們能認識並且傳講耶穌並祂釘十字架的道理嗎?我們敢於傳講基督是教會(包括我們個人)唯一的主嗎?當我們叫人信耶穌的時候,會告訴對方,信仰的真義是讓基督掌管我們的生命嗎?還是只告訴他,“信耶穌得永生”這樣類似買保險的東西?

當我們對這些基要真理都還糊裡糊塗時,接福音棒的說法就不但是驕傲自誇,而且是無知可笑了。

好在中國教會經歷試煉後,這種說法漸漸靜下來了。求上帝光照我們,能認識真理,也認識自己,看自己合乎中道,不再驕傲、自誇。

  • 特別啟示

BH75-32-7528-圖2-談妮攝-DSC_0799 寬400有人說,在我們祖先的什麼經裡,有與聖經類似的道理;有人說,某些漢字的成形,顯明了上帝的真理;有人說,古代中華拜的是昊天上帝,不是偶像。

諸如此類“中華民族得到特別啟示”、能令華人基督徒自豪的東西,說穿了,其實是對上帝的揀選不服氣,不認同聖經闡明的真理。說到底,還是民族沙文主義這偶像在作祟。

上帝在祂的普遍恩典中,向各民族賜下普遍啟示,包括人的良知。毫無疑問,普遍啟示顯明了上帝的存在。可是,任何人,包括中國人,絕不能通過這些普遍啟示認識上帝、靠良知稱義。《羅馬書》1:21對人的審判,中國人並不例外。

即使我們祖先的某些著作裡,或某幾個漢字,確實有與聖經教導相合之處,這頂多反映了上帝的普遍啟示,沒有、也不能引領我們認識、敬拜真神。

至於古代中國敬拜的昊天上帝,完全不是基督信仰所敬拜的真神。因為我們的祖先根本不認識上帝,更談不上按真理敬拜祂了。如前面所說,不能在聖靈裡按真理敬拜的,只能是偶像崇拜。。

  • 特殊囑託

既然人不能從上帝的普遍啟示中認識上帝,上帝因憐憫而施下恩典,以特殊啟示向人彰顯祂的榮耀,讓人認識祂。這特殊啟示,就是上帝的道,和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

在舊約時代,上帝以主權揀選了一個民族,與他們立約,向他們交託聖言。這個民族是以色列,不是中華民族(《羅》3:2)。主耶穌自己也說過,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約》4:22) 。

對此,我們不能不服氣,硬說我們也得到什麼特殊囑託。我們更不能因為以色列民族的失敗,就懷疑上帝揀選的正確性,甚至認為自己民族比以色列人強。

上帝與亞伯拉罕立約時說過,萬族都必因他的後裔得福。所以,救恩從猶太人出,本來就是上帝的旨意。以色列民族本就是上帝賜給萬族恩典的管道。

以色列人失敗的原因之一,是他們因得到上帝所賜給的律法而驕傲。在驕傲這點上,中華民族並無誇口的資本。中國人的驕傲(還有自卑,即反面的驕傲),是舉世聞名的。

不說別的,我們自稱“中國”,這“中”字所包含的驕傲,還少嗎?還有,認為祖宗即使沒有得到上帝的特殊啟示,也能認識、敬拜上帝,這不也是驕傲嗎?

被上帝揀選固然是恩典,同時也帶來責任。猶太人曾坦承,如果可以,他們寧願上帝揀選別的民族,因為責任實在沉重。華人信徒當為自己民族沒有擔負這重任而感謝上帝,為什麼反要自高自大、自以為是,去搶挑重擔,受更重的審判呢?這難道不是“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在作祟嗎?

  • 上帝佑中華

再看近年來甚囂塵上的“上帝佑中華”之一說法。

有人說,中國在二戰期間,收留、幫助過許多猶太人,躲避希特勒(編註)。所以,上帝就根據祂向亞伯拉罕承諾的“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創》12:3)而愛中國,幫助中國發展、強大。

中國的經濟起飛,就是這愛和幫助的證據。所以,華人基督徒要加入到這個能使中國崛起的潮流中去,在屬靈上也使中國崛起。

這是完全違反聖經真理教導的,卻賺得不少基督徒熱淚盈眶、高呼阿們、奔相走告。真是匪夷所思!由此可見,“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對華人教會的毒害是多麼可怕!

上帝愛中國嗎?不錯,在普遍恩典上,中華民族和所有民族一樣,享受了上帝的陽光、雨露,得到上帝賜給的普遍啟示,並未被撇棄在外。然而,和所有民族一樣,中華民族沒有,也不能從上帝的普遍恩典和普遍啟示中認識上帝,憑良知稱義。

中國人拜偶像嗎?當然!孔子、老子都曾是偶像(孔子今天又被捧出來,樹為偶像),臆想出來的好皇帝是偶像,各政黨領導人都成為過偶像。直到今天,不少人還把經濟飛躍當作偶像!中國人哪能誇口呢?

那麼,中華民族應當被咒詛嗎?和其他民族一樣,按上帝的公義,本當如此。這不但因為中國人殺害過許多宣教士及其家人、幼兒,更因中國人沒有把上帝當作上帝看待,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不說遠的,中國因崇尚共產主義而經歷了大躍進的荒唐,餓死了4千多萬人。也曾把毛澤東神化,經歷了文化革命那場浩劫。現今又一切向“錢”看,人心、人性墮落,自然生態環境極大破壞,難道不都是因為拜偶像犯罪,而招致的咒詛嗎﹖

把今日中國的經濟發展,說成是上帝愛中國、幫助中國崛起,實在是褻瀆上帝,否定上帝的公義,蔑視上帝向人交託的文化使命。

那麼,上帝到底愛不愛中國?我認為,主基督在十字架上作代贖後,基督教會成了新以色列,承接了上帝話語的託付,傳揚基督十字架的福音,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包括中國。

儘管有仇敵撒下粺子,教會仍在上帝的保守下得以成長,彰顯上帝公義和恩典。這就是上帝對中國,也是對世界各民族的愛。所以,如果說上帝愛中國,那是上帝的恩典,讓中國人如同其他民族一樣,有人得到本不配的永生。

倘若我們認為,上帝對中國人的愛是自己賺取回來的,比如因為我們救了多少猶太人,我們就是被“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迷惑,從恩典上墜落了。

趙天恩牧師的“三化”

應該指出,大多數被“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迷惑的基督徒,是真誠相信基督,承認聖經無誤的。只是其生命還沒有成熟到能分辨上述是非,心裡還有偶像的陰影。

當民族沙文主義帶上屬靈光環時,我們可能就被那刺眼的光芒弄迷糊了,沒有看到光環後面撒但的猙獰面孔,擱置聖經所啟示的真理,附和了虛假。

撒但與“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爭戰,要揭露其迷人面紗後面隱藏的真面目,需要我們認識真理,認識上帝對國家、民族的旨意。對此,上帝忠心的僕人趙天恩牧師,提出的三化——教會國度化,中國福音化,文化基督化,給了我們很好的指引。

教會國度化,是讓教會不要只盯著自己的國家、民族,關起門來自吹自擂。要從上帝對人類的整個救贖計劃中,看到自己應當擔負的角色。這是說,我們基督徒不能愛國了嗎?當然不是。只是,我們的愛國情緒要受真理的規範,不要讓國家、民族成為我們的偶像。

中國福音化,是要中國在基督福音真理的指引下重建,而不是反過來讓福音中國化,扭曲福音真理以符合中國的國情(那是變質的福音,是異端)。

文化基督化,是要以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引領文化,包括中國文化,消除偶像崇拜,使人願意遵循上帝的意願,履行上帝給人的文化使命。

願上帝的兒女在聖靈引領下,認識聖經真理,並以此鑒破一切(屬世和“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的真面目,完成上帝託付的使命!

BH75-32-7528-圖3-何鳳山 宽400編註:二次大戰期間,到上海避難的猶太難民3萬,超過了加拿大、澳大利亞、印度、南非、新西蘭五國當時所接納猶太難民的總和。其中中華民國駐維也納領事,基督徒何鳳山(Ho Feng-Shan,1901-1997。湖南益陽人。德國慕尼黑大學政治經濟學博士),曾發放不計其數的“生命簽證”給猶太人(在兩年任內,僅半年就近2000)。甚至因此被外交部記過仍出錢出力,在所不惜。被譽為“中國的辛德勒”。

作者來自中國廣州。現在在加拿大溫哥華信友堂事奉。

4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4 Responses to 警惕“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

  1. Pingback: 警惕“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大雨头条

  2. Pingback: 薦文:警惕屬靈的民族沙文主義 | 信仰、真理與理性

  3. Pingback: “扔在海裡”——觸目驚心的警告-大雨头条

  4. Pingback: 模範生的“悲劇”-大雨头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