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與人生──《詩篇》第104篇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conglinzm_435b      “創造”,是聖經中重要的主題,因為觸及人類的終極關懷。

      自古以來,人類仰觀天象,俯察地理,探究時間與空間,思索生命與死亡,因此追本溯源,包括萬有、生命以及人類的起源。《詩篇》第104篇就是對這問題的回應,作者讚美上帝創造萬有,並且供應所有生命的需要。

        大自然與人類關係密切,人類生於斯,長於斯,取於斯,歸於斯。大自然是人類的舞台,也是所有生物生存、活動的場所。對於大自然,人類歷來有許多不同的觀點。 科學家研究萬有的根源、自然的定律,這是追尋宇宙的真;哲學家探討天、人、物、我的和諧,以及人類終極的歸宿,這是追尋宇宙的善;文學家與藝術家,欣賞日 月山川的壯麗恆動、蟲魚鳥獸的生生不息,這是顯示宇宙的美。

       而聖經《詩篇》第104篇,則從信仰和文化等角度看這宇宙,不只追求真、善、美,更追求和宇宙創造主的連結。這是追尋宇宙的聖。

      《詩篇》第104篇與《詩篇》第103篇,像是一對雙胞胎。兩篇都是讚美詩,都以“我的心哪!你要讚美雅偉!”作為開頭與結束。兩篇也都有濃厚的個人色彩,又 都被用作團體敬拜、頌讚。兩篇都尊崇雅偉上帝是宇宙萬有的大君王(《詩》103:19-21,104:1-4)。(編者注:雅偉是《舊約》中神的名字,希 伯來語“יהוה‎”的音譯,英文為YHWH。《和合本》中耶和華的譯法,是源於早期譯者不瞭解猶太傳統的誤讀。)

        不過,這兩篇的主題不盡相同。《詩篇》第103篇講雅偉的赦罪之恩,《詩篇》第104篇的主題,則是神的創造大能。

          人往往從創造和救恩這兩個角度來認識神。《詩篇》第103篇從地上講到天上,《詩篇》第104篇則是從天上講到地上。《詩篇》第103篇以救恩歷史,特別是 出埃及的歷史為背景,帶出宣教。而《詩篇》第104篇,則像是《創世記》第1章的詩歌版,更針對古代近東創世神話的背景,進行護教。

        把《詩篇》第104篇與《創世記》第1章進行對照,發現兩段經文都是講神用6日創造天地,主題、內容及次序都相同,可參下表所示:

       《創世記》第1章 創造重點 《詩篇》第104篇

        第一日 3-5節 光 2節
        第二日 6-8節 把穹蒼和水分開 3-4節
        第三日 9-10節 地與海水分開 5-9節
        第三日 11-13節 蔬菜樹木 14-17(+18)節
        第四日 14-19節 光體定節令 19-23節
        第五日 20-23節 海裡與空中的動物 25-26節
        第六日 24-28節 動物與人類 21-23(+24)節
        第六日 29-31節 給所有生物食物 27-28(+29-30)節

      《創世記》第1章是敘述文,平鋪直敘,井井有條,每一日的結束,有一定的格式語言,幾乎不帶感情。相反的,《詩篇》第104篇是頌讚的詩歌,雖然也按照同樣的次序,卻更加生動活潑、熱情洋溢。

        《創世記》講到神用6日創造天地之後,就歇了祂一切的工,祂並賜福第7日,定為安息日。安息日是神設立的時間的聖所,祂要人與祂一起休息,欣賞祂的傑作,享受祂的創造,更向祂敬拜。這正是《詩篇》第104篇的作用:以神的創造為主題,帶領眾人來敬拜讚美祂。
《詩篇》第104篇可分為以下幾段:

        (1)開天闢地的威榮(1-9節)。
        (2)熱鬧活潑的大地(10-18節)。
       (3)寧靜安詳的夜晚(19-24節)。
       (4)廣闊豐富的海洋(25-30節)。
       (5)歡欣滿足的敬拜(31-35節)。

開天闢地的威榮(1-9節)

        第一段講開天闢地的威榮,又分為兩部分,先論到天上(1-4節),然後講到地上(5-9節)。作者首先對自己的心發出邀請:“我的心哪,你要稱頌雅偉” (1節),表示全人、全心頌讚神。“我的心”,直譯為“我的魂”,希臘文《七十士譯本》(LXX)則譯作“我的靈”。聖經中講到人,並不分靈、魂、體,而 是把人看作一個整體。心是人思想、情感、意志的所在,因此常用“心”來代表整個人。

        作者稱呼神是雅偉(YaHWeH),又稱“我的上帝” (或作“神”,Elohim)。這不是兩個神,而是同一個神、兩個不同稱呼。就如在新約中,我們稱呼耶穌為“主”或“基督”……舊約中使用“上帝” (神,Elohim)一詞時,一般是突出祂造物主的身分,而“雅偉”(YaHWeH)則是專指與以色列民立約的那位,強調祂與以色列民有特殊親密的關係。
        第1節後半提到,雅偉上帝“以尊榮威嚴為衣服”。這是用擬人的方式,描述上帝的榮耀。就好像我們看一個人,他身上的穿著打扮,顯示出這個人的身分與品味。就 像我們的肉眼不能夠直視太陽,只能看到太陽發出來的光,上帝的本體是人類看不到的,但我們能知道祂的尊榮與威嚴,懂得祂至高無上、統管萬有的地位。

        詩人講到上帝的權能彰顯於天,祂的旨意在天上通行無阻。諸天好像神的帳幕(2節),祂的宮殿立在水上(3節)。上帝出巡,有雲彩作車輦,乘風而行(3節)。祂的使者如風一樣聽命,像閃電一樣迅速(4節)。

        大地彰顯神的權能(5-9節)。上帝把水分開。本篇講到兩種水,第6節到第9節,是可怕的水;第10節到第13節,是可愛的水。

        第6節到第9節裡面講到:“你用深水遮蓋地面,猶如衣裳。”上帝創造天地的時候,一開始整個大地被水覆蓋,但是後來經過上帝斥責,水就聚集在一處,山嶺上升,旱地露出,聚在一起的水就變成大海洋。這是上帝施展權能,把地與海分開。

       在迦南神話故事裡面,海像可怕的妖怪。但在聖經裡面我們看到,水在上帝的創造裡,是被上帝限制的。《約伯記》第38章講,海洋就像初生的嬰孩一樣,用繈褓包裹起來。上帝更用沙作為海的界限,使得再狂傲洶湧的波浪,也要在這裡止住。

        上帝斥責大海,使海與地分開,令人聯想到以色列民出埃及、過大海,得著奇妙的拯救(《出埃及記》14)。以色列民的得救,正是上帝的新的創造。

        新約也提到,耶穌斥責風浪(《太》8:23-27;《可》4:35-41;《路》8:22-25)。這是證明耶穌有權能,連大自然的風浪都聽從祂的命令。

熱鬧活潑的大地(10-18節)

        與前一段論到的水不同,第10節到第13節,講到可愛的水,滋養各種動物的生命。“耶和華使泉源湧在山谷,流在山間;使野地的走獸有水喝,野驢得解其渴。天上的飛鳥在水旁住宿,在樹枝上啼叫。祂從樓閣中澆灌山嶺,因祂作為的功效,地就豐足。”(《詩》104:10-13)

        這是用詩歌的體裁,講上帝使水在山谷中流動,讓走獸和飛鳥都有水可飲用。上帝更使天上的雲,好像閣樓打開,降下雨水,澆灌大地,使地得滋潤,長出五穀,使牲畜得到飽足,安歇棲息。

        現代人談到神的創造,多從科學的角度切入:到底上帝是如何創造天地呢?我們生存的地球到底有多古遠呢?創造與進化有何關係呢?地球上的生物是如何來的呢?但 是《詩篇》第104篇,帶領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並且,提醒我們:上帝的創造,與祂對人的關心、眷顧、保護、治理,是緊緊連結在一起的。

        上帝的創造是時間的開始,是歷史的開端。祂不僅創造,更治理萬有,使自然界有秩序,人與動物得供應。上帝不是“盲眼的鐘錶匠”(英國進化論者道金斯提出此概 念,基本意思是:人並不需要假定宇宙中有一位設計師,才能理解宇宙,編註),更不會在造好世界以後,就任其自生自滅。相反的,祂一直在我們中間,供應我們 的需要,讓我們一無所缺。連人類所顧不到的野生動物,祂都給予足夠的食物。

        上帝不僅滿足人和動物的生理需求,更給人類心理的滿足。第14節“祂使草生長,給六畜吃;使菜蔬發長,供給人用,使人從地裡能得食物”,第15節:“又得酒能悅人心,得油能潤人面,得糧能養人心”。

        這裡提到3個方面:吃糧得飽足,是滿足人生理的基本需求;得油潤人面,是讓人感到舒適;得酒悅人心,更讓人進到享受的層面。上帝給人的恩典豐豐富富,從天賜下,上尖下流,連搖帶按,甚至多到無處可容。

寧靜安詳的夜晚(19-24節)

       以上講到地的豐足,人畜得糧供養,各得其所,說明上帝掌管空間。接下來詩人更講到神安置月亮,管理太陽,管理夜晚,百獸都活動,獅子求食物,人白天做工……這是講到上帝治理時間。

       《約伯記》38章,描述上帝的創造,以及祂掌管大自然。太陽就像上帝家裡的小狗,每天定時牽出來,帶著它從天的這一邊到天的那一邊,到傍晚就帶回家。太陽沉落,其實是上帝帶著它,每天按時出來,按時回去。

        西元前14世紀,埃及法老亞肯亞頓(Akenaten)時代,有一首太陽頌歌,內容與《詩篇》第104篇相似,但是二者的神學完全不同。在埃及的太陽頌歌 裡,稱頌太陽是創造的神,萬有都是從太陽創造而來,受造物與創造者的本質並無不同。可是《詩篇》第104篇講到,連天上的太陽也是神所造,萬有都因上帝而 存在。

       《詩篇》第104篇,就是針對像埃及這種泛神的思想,作嚴厲的批判。太陽不是創造者,更不是人敬拜的對象。創造宇宙萬有的上帝,才是我們敬拜的唯一對象。

       《詩篇》第104篇和《約伯記》第38至39章,都講到上帝的創造與眷顧。在上帝的眼光裡,萬有都是祂所造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上帝不只關切人,祂關心所有的 受造物,包括人認為可怕的動物。人並不是一切的中心,至少不是神唯一關心的。這能讓人謙卑,知道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

廣闊豐富的海洋(25-30節)

        詩人說:“那裡有海,又大又廣,其中有無數的動物,大小活物都有。”(25節)今天地球上最大的動物在海裡,最小的動物也在海裡。海裡的生物至少有幾百萬 種,比陸地上的物種還要多。有好多深海的物種,都是我們以往未曾見過,未曾聽過的。見到電視節目介紹,真是大開眼界、歎為觀止。這些物種,在過去千萬年 裡,無人知道其存在,更不會瞭解或關心它們,可是上帝卻一直眷顧它們,讓它們繁衍到今日。

         不但如此,詩人還說,那裡有船隻往來航行(26節)。海是人類往來交流的途徑之一,但是海裡也有人所害怕的海怪(Leviatan,《伯》3:8,41:25,及《賽》27:1,都曾提到)。

        不管是陸地還是海洋,大自然或是靈界,白天還是夜晚,都有許多令人害怕的東西,像林中的獅子,海中的怪獸。但是《詩篇》104:28講到,“你給他們,他們 便拾起來;你張手,他們飽得美食。”在上帝的眼中,兇猛的獅子就好像家中的寵物,依靠主人餵食。人所害怕的海怪,也只不過是上帝所創造、養在池塘中的小魚 而已。

        第29節更講到:“你掩面,他們便驚惶;你收回他們的氣,他們就死亡,歸於塵土。”人與動物都是神用地上的塵土所造的。出於塵土,也歸回塵土。

歡欣滿足的敬拜(31-35節)。

         觀察宇宙萬物,讓人對神有更深的敬拜。詩人許願:

        第一,願主喜悅祂的創造(31節)。正如上帝完成六日創造之後,就“看祂所造的一切都甚好”(《創》1:31)。願神喜悅祂所造的,包括詩人在內,而且繼續眷顧、供應、保護。

         第二,願主彰顯祂的權能(32節)。正如在西奈山立約時,地動天搖,群山冒煙,現在也求雅偉從天降臨,彰顯權能,施行慈愛。

        第三,願主得著頌讚(33節)。惟有創造萬有、施行拯救的上帝,配得稱頌與讚美。人的一生更因頌讚神而有意義,豐富多彩,充滿喜悅。

        第四,願主享受詩人的默念(34節),喜悅詩人以頌讚為祭獻上的詩篇。

        第五,願主顯出公義(35節)。惡人和罪人與神的創造不相稱,他們不能來頌讚獨一的神。但是他們存在這世界上,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唯有懇求上帝親自決定如何處置他們。

        上帝的創造,顯出祂的智慧與大能,更顯出祂對萬有的愛護、對人的慈愛。上帝的創造,讓我們明白祂是掌管宇宙萬有的神,讓我們心存感謝來敬畏祂、頌讚祂﹗

作者來自台灣,原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現為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客座教授。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