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恐懼——豬流感的聯想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pic5708      朋友剛從台灣回北美,打電話來拉家常。她提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台灣機場,約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幾乎人人都戴口罩。於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國,在芝加哥轉機,她戴著口罩走下飛機,結果突然發現,自己是機場惟一戴口罩的。最後,在“同儕壓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為“稀有動物”,惹來大家觀看。

       這真是奇怪的現象。遠在亞洲的日本和台灣,嚴陣以待;而重疫區美國,已有幾萬確認的病例,卻人人一副安心的樣子——豬流感爆開時,美國的航空公司免費讓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輕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馬上出發,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這簡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讓採訪他們的記者都“欽佩”不已。

        我想亞洲和北美的反應那麼不一樣,是因為亞洲經歷過SARS(非典),從痛苦的經驗中,學習到了寶貴的預防功課。我們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響不像亞洲那麼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範意識。

       不過,預防意識一定要有,恐懼心理卻要克服。不然,恐怕還沒有患上豬流感,就先得抑鬱症了。

難纏的敵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時、因地而異。然而,預防並非意味著要活在恐懼中,草木皆兵。SARS傳染期間,有朋友來信,描述自己得了憂鬱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須上班,恐懼迎面襲來。還不敢坐公車,寧可走個把鐘頭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別人一聲咳嗽,也會嚇得膽戰心驚。

       其實,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下,人雖沒傳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輕則因此難眠;重則落入恐慌症、憂鬱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響,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連連……

       怎樣對付內心的恐懼呢?恐懼是很難纏的敵人,人愈是不想恐懼,愈是恐懼纏身。有人說轉移注意力就好了。問題是,忙碌過後,一不留神又是恐懼纏身,才曉得恐懼從未離開過。

感恩除恐懼

       大約八年前,我活在恐懼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陽光普照,內心也是一片陰霾。那一陣子,我連續生了好幾場病,時常進出急診室,病痛一樣接一樣。

        聖經上說,在上帝的愛中是沒有懼怕的,於是我開始懇求上帝的愛澆灌我,醫治我對生病的恐懼。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著禱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徹底除去對身体疾病的恐懼,是在一個冬日的早晨。那日,陽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領悟到,每一個日子都是上帝給的禮物。在這份領悟之下,我決定帶著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賜予的每一日。

       從那一天起,我發現自己長久以來纏身不去的恐懼消失了。原來,感恩的心,把我內心的恐懼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隨之愈來愈健康。

祈禱作用大

        細查自己,發現我懼怕的東西還真不少。於是我靠著上帝的恩典,一項項除去。我不敢說自己像無敵女金剛,但我儘可能把自己內心的每個恐懼都帶到上帝的面前,求他醫治。每除去一項,就彷彿打了一場人生勝仗。

        坐飛機就是一例。我沒有恐高症,卻害怕坐飛機。上飛機前一晚,一定徹夜不眠。每回搭飛機都會頭痛欲裂,總要休養二天,才能恢復正常。

       然而去年底到以色列,我獨自一人,通過以色列機場一關又一關的嚴密檢查,兩回被叫去從頭排隊,最後才得坐上飛機回加拿大。但是我內心隱蔽處有個地方是屬於上帝的,內心的喜樂連連是環境奪不走的。

        另一次在法國機場,遇法航機師罷工,航班取消。我不得不在機場過夜時,沒有看到任何其他女性,而我安安心心在硬椅子上入睡,感受到上帝的同在,知道朋友們為我祈禱,內心充滿感恩……

        這幾次經歷,讓我讚嘆上帝對我的醫治是何等完全!

       我坐飛機的恐懼,是怎麼得醫治的?答案很簡單,就是禱告!以前,我並不覺得自己需要為坐飛機禱告(已經習慣坐飛機的後遺症啦)。但五年前,我認識了一位加拿 大信徒,她告訴我,她很愛坐飛機,就算飛機誤了點,她也很快樂,飛機也是她傳福音的地方。於是,我請她為我坐飛機祝福禱告。在那次禱告之後,我發覺自己不 但脫離對飛機的緊張與恐懼,而且開始享受坐飛機的過程!

       可別小看禱告的功效喔!我有一位嚴重恐高症的朋友,也是禱告後,完全得了醫治。

向上帝求助

       我有一位摯友,八、九年前來自職場上的壓力,讓她得了嚴重的憂鬱恐慌症;服用抗鬱藥物和看心理醫師,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每天晚上,一想到第二天要上班,就痛苦萬分。上班成了酷刑,她甚至害怕與上司、同事講話,因為上司與同事說的話,都可能讓她覺得喘不過氣。

       儘管她專業能力很強,有傲人的學歷、工作經歷,但這樣的懼怕,讓她的專業能力難以發揮。

       她換了工作,但職場的壓力與人際問題,並沒有因而消失。

       她覺得抗鬱藥物和看心理醫師不能根治自己的問題,決定倚靠主。雖然她仍照醫師指示,服用抗鬱藥物,但是她開始花更多時間,默想上帝的話語,禱告,找出恐懼背 後的毒根,日日勉力靠主得勝。軟弱時,她就打電話找朋友一起禱告……這是一段很長的心路歷程。漸漸地,她從靠人禱告,學會了自己向上帝求助。

       在聖靈的光照下,她拔除了生命中的許多毒瘤,也學會了饒恕老闆、為自己內心的苦毒認罪、從恐懼中得釋放。她靠主對付負面思想,把職場安全感,建立在上帝身上。最終,她走出了憂鬱症。

       不久前,我接到她的電話,得知她離職的消息。儘管離職本身涉及不公平對待,但摯友的內心漫溢著喜樂,生命顯然已得著釋放和自由。要是從前,沒了工作,她會覺 得活不下去,因為工作是她的安全感。但現在,她不需要這樣的安全感了,她心裡對工作沒有恐懼,相信上帝會有美好的安排。

        她還告訴我,上班的最後一天,她還堅持做完手邊的工作,懷著饒恕與祝福的態度,向老闆告別。她的主管送了她禮物,向她解釋了自己的無奈與壓力,並且稱讚她誠實、正直的品 格,誇獎她在辦公室十分得人緣。離職前,老闆們還當著眾人的面表揚她,謝謝她在公司付出的努力。這真是榮耀神的一刻。

結語

       面對豬流感流行疫症,謹慎是必要的,但恐懼則是毋須有的。面對人生的問題,置之不理是愚昧的,謹慎也是必要的,但恐懼仍是需要對付的敵人。

       你的生命中是否也有恐懼呢?

       上帝除去我們內心恐懼的方式可能各有不同,但他是為我們生命恐懼解套的源頭。來,向上帝求助吧!

作者現居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