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隨想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常常在北美教會中聽到以下的說詞:“感謝上帝給我們自由敬拜的環境。”這沒有錯,“凡事……感謝”(《腓》4:6),禮拜天可以自由地在禮拜堂裡聚會敬拜,絕對應當感恩無疑。

        不過,迴響之餘,卻也常想起古今中外遭受各樣逼迫的聖徒們。這篇文章,其實寫在好幾年前,是因為,那日子有八位北美基督徒在阿富汗被綁架。感謝神,他們後 來全數獲釋。今天,二十多位韓國基督徒在阿富汗又被劫持,行文之際,其中兩位已經為他們所事奉的主獻身,其餘眾人,仍繫囹圄。

莫非自由是北美等地的教會獨有的特權?

         2000多年前,在古巴比倫,有一位希伯來人但以理。他曾轟轟烈烈地幹過一番大事業,為後世所稱道欣賞。然而,拜讀《但以理書》,發現但以理的一生,倒似是寧靜淡泊的日子居多。他的周遭,應無今日北美教會的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種可以自由安排的活動。

         不過,神的僕人但以理不怎麼在乎巴比倫的“大小氣候”如何,也不信奉“識時務者為俊傑”那一套聰明人的哲學。他在“伴君如伴虎”的日子裡,不畏強權,不畏 人言,不畏火窯,不畏獅子坑。他的信仰,不是股票、薪水、職位的函數,也不能被強權、人言、火窯、獅子坑所絆羈和摧毀。

後人讚美上帝,也心儀稱譽:好個但以理!

         流年似水,逝者如斯,人面桃花,星移物換。事過境遷2000多年,也敢動問:上帝的子民,今又如何?

         不需在古老的子曰詩云中查考。中國的王明道,他“發光如星”(《但》12:3)的一生,只不過在剛過去的上一世紀。王明道的境遇,似乎不同於但以理,他沒有被抬舉當官,也沒有服事帝王的份兒,倒是,為了基督的緣故,他被關到監牢裡去了,而且並不是含糊的一年半載了事。

        王明道的鐵窗半生,絕無今日北美教會的高朋滿座、錦上添花、升官炒股、添丁發財、長春藤、醫學院、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式熱鬧活兒,不過一 點兒也不須懷疑,王明道每天一定會數次朝著新耶路撒冷俯伏敬拜。正因如此,他可以把出獄通知書遞回去給獄卒,正氣凜然地轉身再步入牢房,為真理的緣故“把 牢底坐穿”。

         此“不戰而屈人之兵”也。高風亮節!筆者若是那獄卒,單是面對這千秋正氣,便可汗顏折服。信不信?被扔到獅子坑的但以理和自願再入牢房的王明道,比在高朋滿座、錦上添花、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各式熱鬧活兒中嘻嘻哈哈的我們,更懂得自由的真諦。

        今天,有許多主內的弟兄和姊妹,正在中國、中東和世界其它地區遭受拘押,以宣揚基督的罪名被控,受苦。然而,鐐銬、鐵窗,攔阻不住振翅的靈魂。又有誰可以 說,但以理、王明道、以及被囚禁受苦無數不知名的神的子民沒有自由?自由絕不是北美教會的特權。有基督同在的地方就有自由!自由,在於上帝的同在,在於能 自由地向世界的威逼利誘和個人的邪情私慾說“不”,在於有權柄和力量說:“撒但退去罷”(《太》4:10)。神的子民與主同行,有誰,有什麼地方,有什麼 力量,可以剝奪他們真正的的自由?沒有。

         這就是為什麼,使徒保羅能夠字字鏗鏘,向世界說出那驚天動地的宣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4:13)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自由”地區的基督徒,比較起北美的基督徒來,他們享有更大的自由。為什麼?因為在逼迫中,除了對神的完全信靠順服,他們甚至沒有“自由選擇”的餘地。然而,正是這樣的“不自由”,使他們得到了最大、最美的自由。

        回頭來看,北美的自由敬拜當然是賞心樂事,但除了自由敬拜之外,我們不可否認,自由的北美提供給基督徒太多其它的“自由”、“機會”,或者說明白點兒:引誘。大小機會、發財升官、各色名利等等,不知會不會把唯一上好的基督,把我們的眼目“自由地”遮掩住了?

        面對“機會”,聰明人有一個兩全其美聰明的作法:禮拜天花一小時、半天,甚至幾乎整天,為自由而“感恩”(也許還有禮拜三晚的祈禱會和禮拜五/六的團 契)。其它的時間,則“自由”地用來盯著電腦屏幕上的即時股票跌漲或是高職市場行情。若真如此,我們是把真正的自由,無價的自由,基督捨生為你我贖來的自 由,丟到了九霄雲外,換取這世界對閣下的捆鎖和剝奪。

        其實,在建築物內的感恩並不一定能說明什麼。你道“九一一”劫機的恐怖分子,不會在他們的寺堂裡,為他們的自由敬拜而感恩?看他們三跪九磕的虔敬,說不定比你的、我的、牧師的、師母的、執事長老的吟誦更動聽。

        但如果感恩、“自由”僅局限於建築物之內,那麼這掛在嘴上的自由,與上帝所定義而且賜予的自由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對自由敬拜的真正感恩,應激盪在建築物之 外,在嘴唇之外,在西裝筆挺之外,在禮拜天的兩個小時之外,在高朋滿座、錦上添花、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活動之外,在環境的順逆和世界的好惡 之外。

        請勿誤會,自由不是壞事,培靈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等等也不是壞事。相信但以理、王明道和古今中外許多基督徒弟兄姊妹,都曾參加過形式不一的“培靈 會、奮興會、佈道會、主日學”種種。不過,靈魂應當藉此好風沖霄而上、如鷹擊長空,而不是就此一輩子陶醉在宗教氣氛之中,舒舒服服地安度餘生、無所事事, 或只曉得清談屬靈上的“何不食肉糜”。

         金秋,又是感恩節了。讓感恩的禱告,飛越周遭的高牆罷。若我們能為了自由的緣故,在日常生活中,時刻以生命去敬拜那賜自由的基督,我們會發現,歐美的“自由”環境對我們的阻力,其實不會比但以理、王明道等等“不自由”的環境來得少。

        不過,同時我們也一定會發現,當自由地選擇摒棄掉股票、高職、“事多嘔不順”(stock option)等等花綠綠的引誘,而單親近基督,我們會開始在真正的自由中,無牽無掛、無憂無慮地翱翔,不管你是在巴比倫,中國,歐美,或是其它什麼地方。

        感謝神!雖然,我們的感謝,有時是流著淚的感謝。

作者來自廣東,現居美國德州。
作者保留版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