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商榷的所謂“聖樂”──對黃安倫〈漫談“現代敬拜讚美”〉的一點回應

吳國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2911682134,2963208232&fm=24&gp=0

     讀了《舉目》第17期(2005年3月號)上,黃安倫〈漫談“現代敬拜讚美”〉一文,筆者有些感受。

        聖樂,在教會歷史過程中所起的作用,是無可爭辯的。它同時也是歷代每一位基督徒,從心靈深處對慈愛天父、救主耶穌基督的情感表達。

        然而,今天許多華人基督教會的聖歌,開始受到嚴重影響。其中有不少的新歌曲,越來越世俗化,把許多流行音樂曲調引入聖歌,甚至把一些搖滾樂曲也引進來。這是相當可怕的。

       唱讚美詩,早已成為一種叫作“現代敬拜讚美”,且份量越占越大,越拉越長;又唱又跳又舞,甚至又哭又笑;一遍又一遍,重復一段又一段,一次又一次,沒完沒 了;不是一個人領唱,而是幾個人一起領唱。這種“現代敬拜讚美”之風,大有占領聚會所有時間之勢,大有在教會裡開辦電影院、戲院、卡拉OK和各種娛樂俱樂 部之勢,甚至有點像街頭巷尾賣藝的傾向。

       眾所周知,不少搖滾樂、土著音樂,甚至一些民樂曲調,是直接描寫交鬼、拜鬼、祭鬼,或者與邪靈活動有關聯的故事。搖滾樂的節奏起因,最初的目的是為了摧毀家庭。

        在一些極端靈恩派教會裡,筆者親眼見過、親耳聽過如此作品。他們故意把樂器彈奏敲打得特別大聲,讓人根本聽不清楚唱什麼。有人聽了這種音樂,產生了很怪異的動作、行為和言語,有的無法控制。這是筆者親眼見過的。是多麼危險啊!

        可見,人不單唱唱歌曲就罷了,歌曲本身還可以帶出靈界背景來,這是非常嚴肅的大事。這些歌曲不但世俗化、沒什麼內容,而且庸俗、淺薄,根本談不上音樂本應有的內涵和哲理。與教會聖歌在神面前所要表達的靈意,更是相差一萬八千里。

        新時代,增添新聖歌,這是值得肯定的。但絕對不可以是胡鬧。每一個音符,每一段曲調,都應有所代表,都應有其特定的豐富哲理和靈意之內涵──這需要在聖靈的 感動、帶領下,有譜曲天賦的弟兄姊妹發揮從神而來的真才能。且每一個詞,每一個句子,都應有靈命上的供應──這需要在神面前有屬靈經歷的弟兄姊妹作詞方 可。

        音樂對人有許多影響,當然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有聽了之後讓人回味無窮的,也有聽了即刻就忘記的。音樂對人的身体生理等有重大影 響;音樂對人的情感、情操、個性、思維能力、想像能力、分辨能力、創造能力等有重大影響;音樂對人的靈性生命有重大影響──而這一點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深 刻的。

        所以,每一首聖歌都有它的靈意,即曲和詞的靈性生命部分。我們唱的人,不但能和作曲作詞者在神的面前同感這一靈,其他聽的人也能在神的面前感受、沉浸、陶醉、享受這一靈所帶出來的生命力。

        我們唱這些屬靈的聖歌,不只是口腔、喉腔、鼻腔、腦腔、胸腔、腹腔發音和共鳴了就算完事;我們聽這些屬靈的聖歌,也不只是耳朵享受了一陣歌唱技巧,最重要的乃是我們靈性生命長大,我們心靈深處與神更靠近,以至我們的言行更降服在聖靈的管教和引導中,從而榮耀神的聖名。

        許多神賜福的聖歌之靈意及所發放出來的生命力,常常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甚至深深地影響著人一生的生活。這些聖歌,有的已經過了幾代人了,然而直到今天,神還常常藉著這些聖歌對我們繼續說話。

        就如約翰‧牛頓(John Newton, 1725-1807,英國人),他早年曾販賣奴隸。信主之後他的生活徹底改變了。他所寫的《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感動過每一個時代的基督徒。到今天,感動約翰‧牛頓弟兄的靈,照樣感動我們: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 今得看見……

        因此我們要提醒自己,我們不但需要用屬地的知識和學問看待聖樂,我們更需要屬天的真知識和真學問鑒賞今天的聖樂。

作者來自中國福建省,現居澳大利亞墨爾本,從事醫療臨床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