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屬靈低潮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和別樣的私慾進來,把道擠住了,就不能結實。”(《可》4:19)         靈命低潮有兩種:一種是信心跟不上知識,知道神的旨意卻無法相信;另一種是行為跟不上信心,相信神的旨意卻不能行出來。這兩種靈命低潮都隱含著屬靈的自欺,因為真知識必定預設了信心,真信心必能結出行為的果子。        主耶穌講過四種土的比喻:路旁的土、淺石地的土、與荊棘同生的土、耕耘的好土(《可》4:1-20)。對那可耕耘的好土來說,他心裡存著的是神的道,眼前望 著的是神的國,他將過去的羞辱拋在深海,他專心致志地向前走,為要結出百倍的果實;因為心是田,道是穀,豐富的收成永遠只屬於專心耕耘的人。我相信路旁的 土與淺石地的土,是指的不信的人說的。荊棘同生的土是指著在靈命低潮裡的基督徒說的。         靈命低潮的發生經常是在基督徒對世界缺少防備才發生 的。我很喜歡主說“後來”(《可》4:19)這兩個字,因為“後來”是告訴我們,“本來”不應該是這樣的。當基督用自己的聖靈重生了我們,我們就成了新造 的人。我們“本來”該有的樣子,應該是一棵充滿生命力的種子,熱切地企望從肥沃的土壤裡鑽出來,成為茁壯結實的莊稼。但“後來”世界的誘惑來了,我們就放 棄了成長,怠惰地任憑荊棘纏住我們渴望向上抽芽的生命。        因此在基督徒的心裡,應當常常警醒“後來”這個字,因為在你不防備的時候,靈命低 潮就來了。你雖然悔改,靈命低潮仍然可能重複地發生,因為世界的誘惑,與肉体的情慾,在主再來之前是不會停止一天不攻擊我們的。主教導我們,要防備世上的 思慮、錢財的迷惑,和別樣的私慾;因為你若不積極地防備,這些事物就像外來的野草一樣,一旦落地生根,很快地就會將花園裡的牧草取代了。         “世 上的思慮”,並不在於思慮本身有什麼不對,而在於我們忘記了生命的優先次序,讓短暫優先於永恆。“錢財的迷惑”,並不在於錢財本身有什麼不好,而在於我們 不知道要有多少錢財才算足夠。“別樣的私慾”,並不是所有慾望都不聖潔,而是這些慾望使我們不能夠再專心地追求結實。神的兒女若耽溺於這三件“後來”的 事,有主的警戒說:“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2:5 )又說:“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啟》3:3)         走出靈命低潮並不難,只要我們願意“回想”當初神如 何將聖靈所賜給你的新生命與最初得救的喜樂;當你回到生命角落的深處,你會發現基督的救恩雖然曾經被你遺忘而蒙塵,重新擦拭之後仍然像從前一樣燦爛耀眼。 當我們好像浪子在豬圈裡吃豬吃的豆莢充飢,生命被罪惡的誘惑折磨地痛苦不堪時,讓我們回頭看,你會發現慈愛的天父仍然站在山丘頂上,伸出手來呼喚著我們歸 家。把世上的思慮從手中鬆開,重新投入救主充滿憐憫的懷抱,你會發現主的膀臂還是像從前那樣地溫暖。 作者來自台灣,曾獲西敏神學院道學碩士,現擔任台北信友堂傳道。本文摘自他的博客: http://blog.roodo.com/tsunenlu/ ,感謝作者惠允轉載。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真神是人千古保障 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以撒•華滋(Isaac Watts, 1674-1748) 周瑞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真神是人千古保障, 是人將來希望; 是人居所,抵禦風雨, 是人永久家鄉。 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 Our hope for years to come, Our shelter from the stormy blast, And our eternal home. 在主寶座蔭庇之下, 群聖一向安居; 惟賴神臂威權保護,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迎戰烏雲蓋頂的第二浪潮

迎戰烏雲蓋頂的第二浪潮 蔡少琪 漫長寒冬 金融海嘯的第二波浪潮,如期在新春後爆發。3月20至24日,金融論壇的主要話題,是美國是否會將主要的銀行都國有化。相信在一年前,沒有人想過美國會走到這個地步。 美國國務卿希拉蕊訪問中國,突顯了美國經濟的衰退程度。希拉蕊說:“中國繼續支持美國國債,意味中國肯定我們之間的聯繫。我們當真是興衰與共的(We are truly going to rise or fall together)。” 她又說:“如果美國無法振興經濟,將有礙於中國的利益(It would not be in China’s interest if we were unable to get our economy moving again)。”她臨別時,更敦促中國繼續購買美國國債。曾幾何時,我們聽見美國領袖這麼謙恭呢? 著名投資家索羅斯認為:“這次金融海嘯所引發的動蕩,實際要比1930年代的大恐慌更嚴重,與前蘇聯解体時情況差不多。” 前美聯儲主席沃爾克(Paul Volcker)也指出,就算在30年代大蕭條時期,也沒有像今日這樣,全球同步進入大衰退的困局。 面對這樣的危機,我們基督徒首先要有心理準備:這場海嘯會像一個漫長的寒冬,全球各地、各行各業都會深受打擊。我們的投資可能已經大大虧損了,並且我們被負 面情緒所侵襲。我們可能就如《路得記》中的拿俄米,埋怨神:“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滿滿的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的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得》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愛的團契

愛的團契        萬物的結局近了,信徒要受苦,所以弟兄姐妹要特別謹慎自守,儆醒禱告,切實地彼此相愛,並按恩賜事奉。        我們要謹慎自守,不要做糊塗人,浪費光陰。        我們要儆醒禱告,為眾弟兄姐妹懇切代求,因他們都要受苦。求主堅定他們,讓他們受磨煉時能站立得住,不至於妥協,不至於喪失信心。        “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愛能遮掩許多的罪。”彼此相愛是“最要緊的”,而且能避免或防範許多的罪(參《箴》10:12;《雅》5:20)。         愛要切實。何謂切實?就是要懇切。懇切的愛必定有具体的行動。有一位姐妹當會計,因不肯妥協做假帳,所以一連三次被開除。在她換工作的期間,弟兄姐妹給她鼓勵,而且給她經濟上的支持,這種行動就是切實相愛。          …… 有時候教會要幫助一位在苦難中的人,必須教會總動員,各信徒按自己的恩賜事奉,並拿出神所賜的財產。教會要學習關心弟兄姐妹生活上實際的需要,並且要花人 力、物力和時間來幫助他們,不必花太多時間來維持形式化的聚會。信徒聚集在一起是美事,但除了顧到大聚會外,也要顧到個人的需要。譬如說,幾位同工決心在 一年之內,每禮拜花一個晚上來幫助一個人或一家人。他們不再能花所有的空餘時間來維持大聚會,以致沒有時間去幫助人,所以只可找更多同工,或者是簡化大聚 會。           基督徒在末世必須受苦,但不要懼怕,因為有美好的應許:“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 (《彼前》4:14)被聖靈充滿時,心裡充滿愛與平安,這比一切名譽、地位、金銀財富都好。一位姐妹告訴她不信主的哥哥說,因她是基督徒,所以不能在一件 欺騙的事上與他合作。她會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但榮耀的靈因此停留在她身上。主是信實的。對主忠心的人要受苦,但受苦時會被聖靈充滿,就是被愛充滿。若眾弟 兄姐妹都這樣行,愛的團契就實現。教會也成為被世人所羡慕的“新社會”。 (摘自:周功和著,《信望愛:基督徒的倫理》,1993,華神,196-198頁。)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只要像你!(方周)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方周        有一位老師叫Sandra,她讀了一篇文章,得知在某個國家,有一個學校,急需她這個專業的老師。Sandra一直盼望到外國傳播福音,因此,她申請了那個職位。        Sandra到那個學校的第一天,就與校長見了面,校長說願意和她簽兩年的合同。當她拿起筆來填表的時候,校長又說:“在你簽字之前,我要問你一個私人問題:你信什麼教?”她回答:“我是重生的基督徒。”         他說:“我們這兒沒有基督徒。只要你在學校,就請你不要提任何和基督有關的事。”她回答:“謝謝你讓我知道你的要求。如果這是你們學校的政策的話,那麼我不能簽這個合同。我今天就回國。”        校長一下子楞住了。然而她決心已下,不願意接受挾制。校長懇求她再考慮一下,隔天再給他一個答覆。        她答應了。那天晚上,在旅館,她禱告了大半夜,求神向她的心說話。她這樣跟神說:“主啊,我花了一大筆錢到這兒來,目的是見証你的救恩。現在,我沒法做這個見証了。”         她覺得她的心都碎了。主卻對她說:“以前你在自己的國家,用語言傳福音;現在在這個國家,你要讓我的生命通過你的生活而發出光來。活出福音的代價,比口頭傳講福音的代價更大。記得,我來是要服事人,而不是受人服事。做他們的僕人,向他們做出福音的榜樣來!”          第二天早上,Sandra回到校長那裡,簽了一紙合同。          Sandra自願當了全校“差生”的教師。這些孩子本來個個出名地懶惰、沒教養、不愛學習。然而,她的愛,使得這些孩子由最壞的學生,一點點變成了最好的。           Sandra的本事傳遍了學校,越來越多的家長請她家訪並輔導孩子。她成了深受全校師生和家長喜愛的老師。          當兩年合同期滿的時候,Sandra去見校長,為她有機會在學校工作兩年而表示感謝,並且要回“保存”在他那兒的護照(這是當地政府的要求),因為明天她就要回國了。           出乎意料,校長竟然拒絕把護照還給她。原因嘛,家長們舉行了一次特別會議,要求校長不要將護照歸還給Sandra,藉此強行留下Sandra(儘管這是違反慣例的)。           Sandra對校長說:“我保証六個月後一定回來。但是現在我必須回去,探望我的家人。”           她這樣保証了,校長也就將護照還給了她。她接著大膽地向校長請求:“既然這是我在學校的最後一天了,你是否准許我講講我的耶穌呢?”           “噢!你講一整天都行!”            她興奮極了,跑回住處,放下課本,拿起聖經,回到學校。            那一整天,她從《創世記》一直講到《啟示錄》,毫無阻攔地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