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為什麼選派哈比人?(王星然)2013.05.09

為什麼選派哈比人? 最近,在長途飛機上終於一償宿願,看了期待已久的《哈比人-意外之旅》,下面這一段電影中的對話,使最近疲於奔命的我,一顆忙碌的心安靜了下來。 葛拉卓瑞兒(精靈女王):“為什麼選派哈比人?” 甘道夫:“薩魯曼(當時功力最高的大法師)以為只有強大的力量才能抵禦邪惡,但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我發現細微的事物,平凡人物每天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簡單的行為,諸如恩慈與愛……就能使邪惡的勢力遠離。為什麼選Bilbo Baggins(哈比人)?也許因為我怕,而哈比人給了我勇氣。” 在成聖的道路上,很多時候,我們不免掉入薩魯曼的迷思,總認為自己要十八般武藝,三頭六臂,為主圖謀大事,轟轟烈烈地過一個得勝的生活,然後留下可歌可泣的見證故事……但我們多容易忘記?跟隨主,走祂的十架路,從不在乎我們有多少能力,祂已經付上了代價,且為我們得勝,祂的擔子是輕省的,祂的軛是容易的。在我們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裡,即使是面對看起來再平凡不過的小事,我們仍應專心倚靠祂,討祂的喜悅,在這個邪惡的世界裡,見證祂的恩典和慈愛。這就足以使仇敵羞愧。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第4章6節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青春無敵遇上老謀深算 ──90後事工的陣痛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王星然             “譚長老,我們想在教會裡成立一個專門作90後事工的學生團契。”            一群年輕同工,剛剛參加完美國華福主辦的校園創意聚會充電講座”,果然是電力飽滿、火力充沛,滿腦創意和點子,迫不及待想學以致用,“我們想……”            還沒等他們講完,譚長老聳了聳肩,打斷他們:“有必要嗎?我們己經有學生查經班了。雖然不叫團契,其實與團契也差不了多少。這20多年來,教會一向很重視學生事工,每週有查經、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對一的門徒栽培,還有小組、各樣的進深特會和神學講座。聚會還供應晚餐……難道做得還不夠嗎?”            身材魁武的譚長老,彷彿一座巍峨大山,又像一道銅牆鐵壁,堵在這群小輩前。同工們你看我,我看你,登時語塞。 這一關不過不行              其實來找譚長老之前,年輕同工們已經先見過教會黃牧師、薛執事,以及非常疼愛年輕人的Emma老姐妹。他們都很支持同工的想法。只是,年輕的黃牧師剛加入教會,一切以和為貴,因此特別叮囑熱血同工去和譚長老談談,因為譚長老才是學生事工的負責人,過去20年他忠心擺上做此事工,也為主大大所用。            同工們何嘗不知道應該去和譚長老談?但譚長老很有威望,脾氣又硬,而且學生查經班是他經營多年的事工,要動他的“地盤”,只怕不易……            雖然不太情願,但同工們也知道,這一關不過是不行的。於是,硬著頭皮去了。            郭弟兄是這群同工裡膽子最大的,且邏輯思維清晰。面對譚長老的反對,他率先回答:“長老,容我再解釋一下。我們的想法有兩個重點,一是專門針對90後的學生,用創意的教材、更生活化的陳述方式,引發他們學習的興趣。我們會注重引導而非指導,更多地和學生互動,讓他們有參與感。二是想建立一個真正的團契,落實關懷和聯絡的工作……”             見其他同工點頭如搗蒜,郭弟兄愈說愈溜:“現有的教會學生事工模式,以查經班為主。雖有紮實的聖經教導,但其實比較像主日學,也許適合年長的研究生和訪問學者,但對年輕一代行不通。長老你看,現在校園裡出現了大批來美唸本科的學生,他們大部分都沒來教會。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            譚長老靜靜地聽著。郭弟兄最後一句,“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戳進了他的痛處,讓他陷入了思考…… 想當年絕處逢生            還記得20多年前,譚長老在學校唸博士,不幸研究卡在瓶頸,和妻子的關係也水深火熱,幾乎要離婚。家裡5歲的女兒,又被診斷出亞斯伯格症(自閉症的一種)……排山倒海的壓力,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萬念俱灰,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時,一位同學領他去了附近的查經班。從此,上帝進入他的生命,也挽回他瀕臨破碎的家庭。上帝更賜給他平靜、安穩的心,使他有力量面對研究中的難題。後來他轉換了一個研究方向,順利畢業。            譚長老和妻子,都是80年代初期來美深造的。畢業後,譚長老在一家頗負盛名的藥廠擔任高級研究員,生物統計專業的太太則在學校任教。患有亞斯伯格症的老大Grace,大學畢業後在銀行任職;老二Jeremy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生物,準備朝醫科發展。譚長老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之餘,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教會服事。 那些輝煌的日子 […]

No Picture
言與思

破碎變成美麗(王星然)2013.04.08

破碎變成美麗 離我住的地方只有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底特律,有可能成為美歷史上最大一起市政破產事件的主角(目前破產官司仍進行中)。密西根州長Rick Snyder已緊急任命破產專家Kevyn Orr接管底特律的財政危機。 底特律目前有3.27億美元的預算赤字,而長期債務規模達到140億美元,一座曾經輝煌的汽車工業重鎮,隨著三大車廠規模的縮減, 失業率的高居不下,許多人無力償債,搬離家園,留下一棟棟破舊的空屋、一片片廢棄的荒地。宣告破產的市府,早已無力整頓,只能任其凋零,成為危險的治安死角,底特律變成一座令人驚駭的沒落城市。 正當居民紛紛出走之際,2006年一位來自荷蘭的教會傳道人Riet Schumack帶著使命感和呼召,進駐底特律,她說她什麼都不懂,只會種花和帶領青少年。Schumack拿起了鋤頭,捲起袖子,起來帶著社區裡無所事事的孩子,綠化這座殘破醜陋的城市(Urban Farming),把一座座荒地開墾成農田和花園, Schumack說:基督信仰不就是把破碎變成美麗,把死亡變成生命嗎?現在,他們已經有50座農田或花園,數目仍在增加,孩子們種植的蔬果花卉則是送到農夫市集裡賣,賺的錢可貼補家用。他們正在做連政府都無力解決的事,而他們的解決方案很“有機”,靠的是上帝所賜的陽光、雨水、和基督的愛! Schumack說她的園藝工作裡有一個令人掙扎的功課,那就是要“面對不完美”,不完美的天氣、土壤、生長條件、病蟲害……如同我們的生命裡要面對各樣的苦難、試煉、和破碎,但她深深地盼望聖經裡預言的那一天,萬物得贖日子的來臨,到那時上帝要將一切都更新!

No Picture
言與思

美國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王星然)2013.03.11

美國教育界“去宗教化”的反思 美國教育界最近再度掀起宗教是否該進入學校的討論。公立學校為求信仰中立,在校園裡禁止宗教活動。但隨著瑜珈課程進駐校園,印度教的思想不知不覺滲入孩子心靈中,諸如有課程要求學生每天早晨面向太陽,感恩賜予光和溫暖;倒空思想,與靈界合一 …… 開始時,有家長向學校反映,瑜伽作為一門“全人身心健康(The Whole Wellness Program)”的課程,不該灌輸孩子宗教思想,但支持這個活動的基金會( K. P. Jois Foundation)答覆,瑜珈不可能脫離印度教的信仰而獨立;再加上,許多家長及老師認為早晨修習瑜珈課程,有助孩子集中注意力,可提昇一整天的學習效果。最後,這個爭議事件不了了之,瑜珈及印度教成了學校信仰中立的例外。 姑且不論校園信仰中立政策的對與錯,但如今碰上了時下流行的新紀元運動,立時見風轉舵,獨厚印度教,不免令人懷疑“中立”的政治正確,終究只是一個晃子。校園該去除宗教的影響嗎?校園有能力完全去除宗教的影響嗎?“去宗教”在執行的層面上可能嚴守中立的分際嗎?而“去宗教”的本身是否又成為另一種宗教?這些都值得深思啊!

No Picture
流行文化

偶像‧星光‧達人秀——基督徒參加選秀節目,教會怎麼看?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王星然 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           新一季的選秀節目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以下簡稱Idol)又開始了,今年的噱頭是天后Mariah Carrey加入了評委團。根據A.C. Neilson的收視調查,Idol是美國電視史上,唯一連續7年都是收視冠軍的節目,2002年,福斯電視台(Fox TV)向英國購買了流行偶像(Pop Idol)的版權,引入美國,把實境秀(reality show) 的概念融入歌唱競賽,在全球蔚為風潮,Idol可說是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之一。            還記得多年前的一天晚上,看完Idol,妻子和我 立馬拿起了各自的iPhone;我的另一隻手還趁著空檔使用重撥(redial)的功能打家裡的電話:我們透過線上投票,支持一個美國年輕歌手Kris Allen(註1)。因為電話投票的人太多,我們只好出動3台電話,搶攻只有兩小時的線上投票。Kris Allen是第8季美國偶像最後對決的二位選手之一,他的對手實力太強,是目前美國當紅的歌手Adam Lambert。            我和妻子都喜歡Kris,不只是因為他唱得好,我們更喜歡他的故事背景──Kris在教會主領年輕人的音樂敬拜,彈得一手好吉他和鋼琴。每次看到他,我們就想到自己教會裡的年輕人。他有著那種在教會長大的、鄰家男孩的氣質:純樸、清新、略帶羞澀,卻才氣縱橫。 一週前,節目裡還播出所屬教會牧師的訪問,以及會友的祝福。不難想像,這個教會不知動員多少人為他禱告和投票。那一場決賽投出的線上票,高達近1000萬,刷新當時所有美國選秀節目的投票記錄。Kris果然一舉拿下冠軍! 為主“發聲”還是貪愛世界?           這是我唯一參與過的選秀節目投票。當時我還來不及思考,這樣瘋有何意義?這是否符合我一貫的神學立場?我認識真的Kris,還是一個被媒體塑造、包裝過的Kris?我真的以為好萊塢有了他,世界將會更美好嗎?          這些好問題深入探討起來,都沒有簡單的答案。就好像在總統大選中,投票給信仰價值和我們相似的候選者,卻可能選出了令我們失望的人。          這幾年在美國教會中,出現了一股熱潮:把敬拜團裡培植多年的子弟兵,送進選秀節目,期待他們能前進好萊塢,為主“發聲”,Carrie Underwood(註2), Jordin Sparks, Chris Daughtry,Danny Gokey,Kris Allen……這些當今美國歌壇聲名大噪的藝人,全都經過Idol的洗禮,他們不是PK(牧師之子)、敬拜團主領,就是教會唱詩班成員。 […]

No Picture
言與思

宗教或信仰(王星然)2013.02.06

宗教或信仰 李安說:“我沒有宗教但是有信仰。”這在他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裡表露無遺。電影裡的主人公同時信奉天主教、印度教、和回教,許多人對這種見解非常讚賞,把有著絕對教義的宗教相對化,彼此包容,皆大歡喜,這更符合後現代追求多元的政治正確。真理的“排他性”早被我們這個時代描述成心胸狹窄和思想封建。 Tim Keller在《為何是祂》這本書裡,對這樣的思潮有非常深刻的回應:“當人說真理是大過任何人所能掌握的,這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很謙虛的,但如果以此來判定所有關於真理的宣告都是無效的,那麼這個宣稱本身就很傲慢…….我們必須問,你有什麼絶對優勢的根基,能讓你把不同聖典所作的絶對性宣告變成了相對性的?”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耶穌在YouTube上爆紅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在YouTube上一夕成名的例子實在太多,2012年這把火不免燒到了教會界……         開車回家的途中, NPR(美國國家廣播網)一個聳動的新聞標題突然鑽入耳中:“耶穌最近在YouTube上爆紅……”有點精神不濟的我,當下立刻醒來,聚精會神地把這則報導聽完。         新聞報導,美國西雅圖一個23歲的年輕人Jefferson Bethke,寫了一首詩“Why I hate religion, but love Jesus(為什麼我討厭宗教,但熱愛耶穌)”。2012年初,他和朋友把這首詩配上很酷的音樂,拍成MTV,放在YouTube上,給他帶領的團契學生看。        沒想到這支只有短短4分鐘的視頻,一出爐就造成轟動──第一天吸引了200萬人次觀看,隔天變成600萬,不到一個月累積1800萬的點擊率。接著,CNN、CBS、Wash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都跟進報導。         如果您是臉書的使用者,多半也看過這個年初在網上瘋狂轉發的視頻吧?而且,您有沒有注意到,轉發的多是年輕人?         美國教會界對這事件的看法頗為兩極:有人認為,這是基督信仰在主流社群媒體的一大勝利,為耶穌在YouTube上受歡迎而開心。但同時,也有許多牧者擔憂,因為這意味著任何一個沒有受過神學教育的人,只要略懂影片製作,就可能透過社群媒體,廣泛地影響社會。         這是不是挺可怕的──牧師、傳道人念了3年甚至更久的神學,每週絞盡腦汁地準備主日講章,也就影響幾十人或上百人,而這個23歲的毛頭小子一上 YouTube,幾千萬人都可能受他的神學觀點影響(知道這樣寫有些不厚道,而且影響力不能只看數量,也看質量,但姑且讓我用這樣的方式來突顯問題的嚴重 性)。         現在,Bethke已成為美國教會界炙手可熱的大會講員,許多青少年事工都邀請他主領專題。 “討厭宗教,但熱愛耶穌”        到底Bethke在饒舌歌裡唱了什麼,在年輕族群當中引起這樣廣泛的共鳴?讓我們來看看部分摘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周杰倫的驚歎號(王星然)

王星然       “我唱的歌詞要有點文化 因為隨時會被當教材        CNN能不能等英文好一點再訪 時代雜誌封面能不能重拍         隨時隨地注意形象 要控制飲食不然就跟杜莎夫人蠟像的我不像         好萊塢的中國戲院地上有很多手印腳印 何時才能看見我的手掌” 周杰倫《超人不會飛》 周杰倫——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        套句時下流行的網路用語“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周杰倫了。2000年出道的周杰倫,11張唱片張張熱賣、作品屢屢獲獎,超時代演唱會場場爆滿;具有明星人氣指 標意義的央視春晚,截至2011年,已4次邀請周杰倫鎮場面;自2003年起,《時代雜誌》曾數次報導他;2008年接受CNN邀約專訪;2010年他被 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評選為“全球最有創意100人”,去年年初更上一層樓,遠赴好萊塢,重拍李小龍的成名電影《青蜂俠》,全球票房2.2億美元!這些年,周杰 倫已經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教會查經班裡的80後和90後都在聽他的歌,看他演的電影,我們不得不問,周杰倫到底給了這個世代什 麼?使這麼多人對他產生共鳴?         乍看周杰倫實在不太有紅的條件,《時代雜誌》在介紹周的專文裡,形容他“上下排牙齒過度咬合、鷹勾鼻、下巴 內縮”,連綜藝天王吳宗憲都看走眼(起初吳發崛了周,但不認為他紅得起來,所以有2年之久,只讓他在幕後寫寫歌),憑心而論,愛耍帥裝酷的周杰倫實在長得 不算有明星臉;唱起歌來,嗓音也不是特優,咬字則是他最大的問題;剛出道時的他木訥寡言,不善媒體應對,上節目接受訪問時,常只回答一個字、一句話!有人 說蕭敬騰(編註)是“省話一哥”,殊不知周杰倫才是開“省話”之濫觴! 美國虎媽也培養不出的周杰倫        淡江中學音樂科畢業的周杰倫,沒有顯赫的學歷。他的高中英文老師回憶這個孩子,說他面部鮮有表情,還認為他有學習障礙;周杰倫在學校無法專注地學習數理,文 科表現也不突出,可是他的母親卻發現,這個安靜害羞的孩子,對音樂有相當敏銳的天賦,因此,4歲就安排兒子開始上鋼琴課,刻意培養他走音樂這條路。高中時 代的周杰倫,已經具備令人訝異的即興演奏能力!在《三年二班》這首歌裡,周杰倫毫無保留的渲洩他對升學競爭的厭惡,正當別的孩子在用功準備大學聯考,他則 花更多的時間埋首琴房練琴。         通常,在台灣走音樂這條路,家境一定要好(很花錢);一定要上大學,最好再出國唸個碩士、博士。如果能在國際 比賽中得個大獎,那就更有前途!可是像周杰倫這樣,連大學的關都過不了,是沒什麼希望的。從社會的眼光來看,他大概要在速食店或加油站打零工;運氣好一 點,也許去YAMAHA賣鋼琴!         這個社會定義成功的必要條件,也許周杰倫是一樣也沒有,但他有的是上帝給他的音樂天賦、滿腦子的音樂創意、還有一位默默栽培他、支持他、不放棄的母親。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Lady Gaga 和她的“救贖論”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王星然                “什麼?Lady Gaga也搞神學?”         沒錯!而且Lady Gaga,這位美國當紅女歌手,比當今任何一位神學家更具影響力! Gaga(以 下稱卡卡)擁有4千萬個臉書(Facebook)粉絲,1千萬個推特(Twitter)追隨者(她是推特現今的最大用戶,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谷歌 (Google)選卡卡為2011年度藝術家,《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譯為“福布斯”)2011年8月把卡卡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藝人。         在富士比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排行榜中,Lady Gaga亦排名11,也就是說,就算和當今最成功的企業家、體育明星和政治人物總評比,Lady Gaga也毫不遜色。2011年她為愛滋病防治登高一呼,輕易募到20億美元。這種募款能力,讓許多政治明星和慈善團體羨慕不已。         卡卡那 “不驚人死不休”的百變造型(包括身著冷凍生牛肉片織成的晚禮服參加頒獎),有人崇拜莫名,有人罵到要死,但她總能不斷創造時尚界的新話題,攫取新聞媒體 的關注。 從行銷包裝的角度來看,卡卡是毋庸置疑的超級成功。當這麼有影響力的人,提出一個救恩神學論述,身為基督徒的你,想不想關切一下? 卡卡:“我是一個很虔誠,但又對宗教很困惑的女人!”         卡卡自己形容,她2011年的“群魔亂舞”全球巡迴演唱會(Monster Ball concert),是一場大型的“宗教體驗”,一場“流行文化的教會洗禮”。她的新專輯“天生如此”,則充滿了宗教符號。卡卡在“猶大”這首歌裡告解: “耶穌是我的美德,但邪惡如猶大才是我心之所向”;在“血腥瑪麗”這首歌裡,卡卡化身成抹大拉的馬利亞,大談耶穌的受難和她內心的掙扎,但語意晦暗,讓人 丈二金剛、不知所云;在“黑色耶穌+流行阿們”(Black Jesus + Amen Fashion)這首歌裡,卡卡搖著時尚大旗,暗喻耶穌其實是時尚教主。         10多年前,瑪丹娜也在她的MV裡玩宗教元素,還記得她那首倍受爭議的排行榜冠軍曲“宛如祈禱”嗎?用整張唱片來包裝個人宗教信仰(又不是福音專輯),且大賣特賣的,大概就卡卡一人了。卡卡自己標榜:“‘天生如此’( Bor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