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基督徒要經過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賀宗寧         我在高中的時候,接受了耶穌做我個人的救主。《羅馬書》8:1告訴我,“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 我非常高興,因為已經因信稱義了。         然而,不久,我就發現,我還是常常軟弱、不斷犯罪。雖然不敢說自己是“罪魁”,至少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不禁問:基督徒因信稱義後,就不需要承擔犯罪的後果了嗎?         屬靈前輩教導我,說,基督徒也要接受審判,但是,不是那可怕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而是“基督台前”的審判。甚至,還有前輩告訴我,基督台前,其實是基督徒“論功行賞”之處。如果是忠心的僕人,就會得到獎賞,還可能有冠冕。          什麼是“基督台前”?在什麼地方?基督徒什麼時候接受審判?聖經《哥林多後書》5:10說,“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羅馬書》14:10也說,“你這個人,為什麼論斷弟兄呢?又為什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這兩處的“台”,都是judgment seat,審判席。而且,每個人都要按著所行的“受報”。         這似乎與屬靈前輩的教導不太吻合。但因為先入為主,我就一直認為,基督徒接受審判,是在基督台前,而不是千禧年後的白色大寶座前。白色大寶座,是給不信的人預留的。至於我們在什麼時候受審判,大概是在教會被提、我們半空中與主相遇以後……         多年來,我在教會主日學及培訓的時候,多次教過《啟示錄》。每次教到《啟示錄》20章時,總會有些疑問。不過,我常常以老師的身分,囫圇吞棗,含糊帶過。 《啟示錄》20:11-15的經文是: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祂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        我的疑問是,如果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只給不信的人,為什麼要多此一舉,拿出生命冊?不信的人,他們的名字肯定沒有記載在生命冊上!         最近,我再仔細看這5節經文,發現這裡可能有兩次審判。一次是在12節,一次是在13節。在12節,海、死亡與陰間,都還沒有交出死人,到了13節才交出。13節開頭“於是”一詞,原文為kai,英文為and,表明是在12節之後,再有一批死人,從海裡、死亡與陰間交出來受審。         兩次審判的過程,都一樣——有“案卷”(books)展開,每一個人都按照他所行的受審判。這些案卷,當然是記載了人一生所行的事,人就像《哥林多後書》所記,“或善或惡受報”。就算我們到時記性不好,這些案卷也會提醒我們一生做了什麼。         奇妙的是,審判的過程,雖然是按照案卷所記的審判。但是,判決的標準卻非如此。15節說:“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這樣看來,第一,在白色大寶座前受審的,有人名字記在生命冊上,也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第二,雖然受審的過程中,每個人都看到自己是罪有應得的(包括信徒),但是,那坐在寶座上的上帝,卻用生命冊來宣判——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的,也就是被揀選、名字記在生命冊上的,就不被扔進火湖。因為,這些信徒雖然有罪,卻因信稱義了。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本篤16世的退位及教皇的歷史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賀宗寧            教皇(教宗)本篤16世於2013年2月28日辭去教皇之職,正式退位。這在西方國家引起不小的波瀾,因為教皇是終生制(上一次教皇退位是在1415年,距今近600年,是天主教內部鬥爭的結果)。 在天主教裡,教皇是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有權決定人靈魂的去處。天主教也稱耶穌的門徒彼得為第一任教皇。其實,這兩點都是有爭議的。            天主教根據的是新約聖經《馬太福音》16章的記載。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權柄:原文是門),不能勝過它。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6-19)            對這段聖經,天主教的理解是:            1. 耶穌說教會要建立在彼得這磐石上(“彼得”的意思是“石頭”)。            2. 彼得有權力決定一個人是否能上天堂。            3. 教會歷史上,彼得是第一任羅馬主教,也就是第一任的教皇。            很不幸的,這3點解釋都是有問題的。            1. “彼得”這個名字,確是“石頭”的意思,但這是一個陽性的名詞,而接下來耶穌說的“磐石”,是陰性的名詞。所以,耶穌指的,應該不是彼得。            不少的解經家認為,耶穌所說的“磐石”,是指彼得說的“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太》16:16)。教會是建立於“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的真理上面。接受耶穌為基督,承認祂是上帝的獨生愛子,為世人的罪來到世上,在十字架上受死,這才是教會建立的磐石。           “基督”的意思,是“上帝所膏立的”,就是猶太人所盼望的彌賽亞。在猶太人習俗中,凡是君王或祭司都需要經過“膏立”。            2. 耶穌雖然在《馬太福音》19節說了“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好像是把人進天堂的權力交給了彼得(天主教甚至推演出,彼得的繼承人──所有的教皇,都有這樣的權力)。然而,就在《馬太福音》18章18節,他也對所有的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所以,明顯的,這個權力是給了所有的門徒,也就是整個的教會。            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教會若是能帶領人相信那建立教會的磐石真理,那信了的人就可以進天堂。不然,人就不能進入天堂。           3、教會歷史上,並沒有證據表示彼得是第一任羅馬主教。事實上,在第一世紀,教會根本沒有“主教”職位。在新約書信中,凡是提到教會領袖,用的都是複數。也就是說,教會在開始的時候,沒有教會是由一個“主教”來帶領的,而是好幾位領袖同工、一起帶領。            看教會歷史可知,彼得是在羅馬尼祿皇帝時被處死的。即使彼得是基督教教會的領袖,他也只是領袖之一。而那時的羅馬教會,也不在眾教會中最具影響力的。事實上,在彼得被殉道之後的主後70年,羅馬將軍提多攻破耶路撒冷、毀掉聖殿之前,耶路撒冷教會才是當時所有教會之首。那時,沒有所謂“教皇”這個職位。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家庭學校”的利弊

──對《舉目》55期兩篇“家庭學校”的回應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我在美國華人教會事奉多年,見過不少年輕夫婦決定將孩子留在家裡上學,而不送進公立學校。為此,他們花了許多的時間,大多數的妻子都放棄在外工作的機會,專心留在家裡教育子女。         這些家長之所以如此做,有他們的原則與理想,是非常值得欽佩的。《舉目》55期,即刊登了兩篇“家庭學校”的文章。一篇的作者是家長汪長如弟兄(編註:http://behold.oc.org/?p=2598),另外一篇是我在美國西方神學院的校友曾思瀚教授(編註:http://behold.oc.org/?p=2601)。         我想以我擔任公立學校教育委員16年的經歷,對這兩篇文章做點回應。特別是對基督徒家庭的孩子是否應當摒棄公立學校,做一些分析。         首先,我觀察到,家長選擇“家庭學校”有兩大主要原因:1. 信仰問題。因為公立學校不能教基督教信仰。2. 公立學校的教學程度問題。         公立學校在這兩方面,的確讓不少家長無法接受。但是,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也不盡如汪文所講的全然負面、一無可取。         誠然,公立學校的教育是偏向人文主義的,基本上也都是把進化論當作真理來教的。但是,從公立學校出來的,就沒有基督徒了嗎?我們這些基督徒,比如從大陸來的,當年受的不也是那樣的教育嗎?         所以,學校不能談信仰,不代表就會讓孩子離開上帝。更何況,在“家庭學校”畢業的孩子,將來也未必在信仰的路上有很好的追求。 美國的政教分離政策 美國的立國精神是政教分離。1792年的憲法修正案第一條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         從英文原文(註)中可以看到,這條文有兩個重要子句:         一、政府不得立法設立宗教。        二、政府不得立法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這兩個子句,在法律界一般簡稱為“設立”子句,及“自由行使”子句。這兩個子句相輔相成,構成美國憲法的“政教分離”的精神── 政府不得偏向任何一種宗教(或宗派),但是,也不得禁止人民的信仰自由。         我個人是贊成政教分離的。因為歷史上,不論是宗教控制了政治,還是政治利用了宗教,其結果都是悲劇。        1971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中所謂的“政府”,包括所有公立學校的成年教職員在內。他們都是政府的“膀臂”(延伸)。因此,在公立學校裡,教師不能傳講自己的信仰,學校也不可以帶領學生禱告。         […]

No Picture
成長篇

假如今天發現了另一本書信──淺介新約正典的形成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有人問,基督徒生活與信仰的準則來自聖經,但是聖經是如何形成的?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為什麼這些書卷會被選入聖經?憑什麼資格?當初是誰做的決定?哪些人有這資格做決定?            另外也有一些人問,如果今天突然發現了一本遺失多年的保羅書信(如《老底家書》),我們應如何面對呢?            還有一些人問,難道聖靈感動,到聖經成書後就停止了嗎?難道今天神就不再說話了嗎?若神仍在說話,難道神今天的話不應該與聖經有同樣的分量嗎?也就是說,聖經的篇幅可以再增加嗎?               在回答這些問題前,讓我們先看看今天的聖經正典是如何形成的(由於主耶穌承認猶太人的舊約,所以本文的重點將限於新約正典)。 正典是什麼意思?             “正典”(Canon),在希臘原文的意思是“衡量的尺度”。在主後350年左右,亞歷山大的教父亞他那修,第一次將這名詞用於聖經,意思是說,聖經是我們信仰的衡量標準。 正典是如何決定的?            首先,我們要明白:正典的確定不是出於人,而是出於神。神在感動作者的同時,決定了哪些書是正典。一本書不是因為人接受了,才成為神的話語,乃是因為它是神 的話語才被人接受。人只有在認識到那本書是神的話語、神的啟示後,才接受它為正典。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正典不是某一個由人所組成的大公會議所確定 的,也不是經過多年的演變才逐漸形成的,而是神帶領人發現祂自己所寫成的書卷。 正典收集的過程              聖經的每本書在歷史上都經過4個步驟,才被收入正典。              1.神的默示:神感動先知寫出聖經的書卷。所有被神所默示的書卷,都有其先知預言的特性(《來》1:1-2,《彼後》1:19-20)。             2.被屬神的人所体認接受:聖經的書卷在寫成之後,即被教會承認有先知的權威(雖然其中幾本書在後來有些爭議)。            3.收集與保存:我們今日公認的新約聖經書卷,都經歷過早期教會的收集保存。早期的教會需要這些書卷。當時,教會需要宣教、反駁異端。使徒新植的教會需要教導,而被逼迫的教會也需要這些書來扶持。           4. 翻譯成其它語言:新約在成書以後約100年,又開始被翻譯成其它的語言,其中包括敘利亞文(主後200年),古拉丁文(主後200年),埃及科普特文(主 後300年),及拉丁文(主後400年)。因為當時,只有被認為是有先知權威的書,才會翻譯成許多其它的語言,所以翻譯成其它語言,對決定新約的書卷,也 是一重要的步驟。 新約正典的確認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美國公立學校與基督教信仰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很多人認為,美國是一個以基督教信仰立國的國家,但今天卻不允許在公立學校裡傳講基督教信仰,實在是不可思議。            這種看法在基督徒家長中尤以為最,有些家長因而不願意將子女送到公立學校念書,以免孩子在公立學校的環境中失去了信仰。            其實,美國是否是以基督教立國,以及在公立學校是否絕對不可談基督教信仰,這兩個問題,都是有商榷之處的。             首先,讓我們看看美國建國時的情形。美國在1776年宣布獨立,在1789年通過憲法,選出第一位總統華盛頓。在同年,國會又通過十條憲法修訂案,稱為人權 法案(Bill of Rights),這十條修訂案于三年後(1792年)生效。雖然美國建國的領袖大多都是基督徒,但是,如果從人權法案來看,與其說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不 如說美國的立國精神,是在于保護人民不會在宗教上受到政府的迫害。 人權法案與政教分離             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的條文是:“國會不得制定關于下列事項的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            從英文原文(註1)中可以看到,這條文有兩個重要子句: 一、政府不得立法設立宗教。 二、政府不得立法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這兩個子句,在法律界一般簡稱為“設立”子句,及“自由行使”子句。這兩個子句的合成,就是美國憲法“政教分離”的精神。之間看似互相矛盾,卻是相輔相成。             有關“設立”子句,美國的法院一般都以“勒蒙與柯茲曼”(Lemon vs. Kurtzman, 1971)一案的判例為原則,以以下的三點(註2)來決定政府(包括公立學校),是否違反了政教分離的原則: 1.任何法律必須有其世俗,非宗教的目的。 2.其主要效果必須不得促進或限制宗教。 3.該法律不得促成“政府與宗教的過度糾纏”。             這三條測試標準,又稱為“檸檬測試驗”(Lemon Test),因為本案的原告“勒蒙”的英文意思就是檸檬。當時美國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波格,即以此為這三點命名。 而“自由行使”子句,則可以以下的三點來分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