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苏文峰)2020.11.05

委身的呼唤 ――《举目》新媒体及纸刊征稿

《举目》跟踪

《举目》分类

《举目》档案

透视篇

流行文化

戒掉脸书两年后(王以洁)2020.11.21

但如今停用FB届满两年再回首,脱离FB不仅没造成社交上重大的损失,反而更让我认清人与人的相处不在于社媒,而在于日常中酝酿的感情。对我来说,这个简朴的道理,是在真正脱离网络社群之后我才完全明白。 […]

事奉篇

事奉篇

中国教会史上不可不知的六位玛利亚(二之2)(亦文)2020.10.14

现今,青年人在教会所担任的事工面很窄,一方面因为教会觉得他们太年轻,不敢交棒,另一方面,青年人也自认太年轻而不敢接棒。台湾的郑家常长老,40岁时参加第一届青年宣道大会,被视作“年轻的长老”。他则举吴勇长老30岁成为长老的例子,激励当时在座的青年和长辈,重新审视教会与青年的问题。 […]

成长篇

成长篇

感恩节与清教徒(贺宗宁)2020.11.26

本文刊于举目官网2020.11.26 贺宗宁   公元1620年(明光宗泰昌元年)11月9日,五月花号抵达北美。 1620年,英国国教里的“分离份子”(Separatists)在伦敦成立组织,准备离开英国,横渡大西洋到新近发现不久的北美。他们找到了一位富有的商人预付船费。理论上拥有北美土地权的维吉尼亚公司,也允许他们在北美东岸北纬38度到41度之间可以建立一个殖民地(或农场)。英国国王特许他们脱离英国国教,唯一的条件是,他们彼此之间必须“和平”相处。 1620年8月5日,40位“圣徒”(他们自称)与另外62位“陌生人”(非基督徒的殖民探险者)搭乘两艘商船(五月花号与顺风号)从英国南方的普利茅斯港出发。但才一出港口,顺风号就漏水,两艘船不得不折返到达特茅斯港。顺风号在修理后,他们再次于8月21日出发,但航行了300英里,顺风号又再次漏水。他们只好再次折回。这次,他们决定放弃顺风号。 这102位船客只好挤到一艘船上。9月,五月花号第三度启程。但由于前两次的拖累,再出发时,已经是大西洋的风暴季节。因此,这两个月的旅程非常辛苦。在狂风大浪里,许多人都呕吐晕船。甚至有一个“陌生人”被海浪卷进海洋中淹死。   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 经过两个月的风浪之后,11月9日,他们终于到达北美。但登陆后,他们除了找到一个印第安人废弃的村落外,几乎没有任何人物的踪影。他们又发现,他们着陆的地点是北纬42度,比原先维吉尼亚公司允许他们可用的地方要更北。 其实,从英国的法律来看,他们无权拥有这块土地。他们将这块地命名为普利茅斯殖民地,以记念他们出发的港口。在这种言不正名不符的情况下,41 位“圣徒”与“陌生人”联合起来,起草了一份“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这份公约允诺建立一个“民间的政治体系”(Civil Body Politick),由选举出来的官员管理,他们并允诺施行“公正平等的法律”,而且效忠英国国王。 这些“圣徒”,后来被称为“朝圣者”(Pilgrims),是后来接续到北美的“清教徒”(Puritans)的一支。其实,在北美并没有什么“圣”可以朝见。英文的“朝圣者”真正的意义是“为宗教的理由走往远方的人”。这些“五月花号”的乘客是“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而到北美的人”。 1608年,在诺庭汉郡一个叫做思科卢比(Scrooby)小村子的整个教会,因为不愿意继续向英国国教效忠,他们举村离开英国搬到荷兰的雷敦。这些“分离份子”认为英国国教几乎与天主教一样的腐化与敬拜偶像,必须要取而代之。这些“分离份子”希望能在荷兰找到自由的敬拜方式。这些人与清教徒并不相同。清教徒同样反对英国国教的一些措施,但他们希望留在英国国教,从内部进行改革。 这些“分离份子”在荷兰确实找到了信仰自由,他们自称为“圣徒”。但他们在荷兰发现一些现实生活的问题。首先,他们发现在荷兰,所有的技术工作都是有组织的,他们这些外来者没有资格参与,因此,只能从事一些低阶的劳力工作。 但更糟糕的是荷兰松散的生活形态。这种生活对一些圣徒的孩子有无比的吸引力。他们的领袖布莱德福认为这些孩子被带坏,向往奢华,走上危险的道路。为了这个原因,虔诚的圣徒们决定再次搬迁,到一个没有政府干预及属世纷扰的地方。这就是他们后来在1620年,漂洋度海远走“新世界”的原因。   清教徒的起源与历史 “清教徒”是16到17世纪的英国改革宗基督徒。他们希望能“洗清”英国国教,因为他们认为英国国教并没有完全摆脱天主教的做法与信念,只能说是半吊子的新教。 从这个角度来看,清教徒运动是发自英国国教的内部。那些发起者是在信奉天主教的玛丽一世(史称“血腥玛丽”)时代被放逐到荷兰的一些牧者,直到1558年伊丽莎白一世即位后他们才回到英国。 清教徒最早时对英国国教信仰改革的范围不满,尤其是对在一些敬拜上保留天主教的仪式觉得需要改进。他们认为在敬拜与教义上,需要更为“纯洁与敬虔”。由于接受改革宗的神学,他们应该是加尔文主义的信徒。 至于在教会体制方面,有些清教徒认为应该完全摆脱宗派,自行结合成立独立的教会。1640年代,当长老会制度的支持者,无法成功的在西敏大会上组成一个新的英国国教后,这些要求与英国国教分裂另成立独立教会的信众,在清教徒当中明显的成为主力。 由于当时英国有关宗教方面的法律限制,清教徒想要从英国国教内部改革的企图,受到了阻止。但他们的信念却在被放逐到荷兰时,以及后来移民北美时得到实现。而在英国国内,剑桥大学的一些学院也引进了清教徒的教育系统,影响到平信徒。 逐渐的,清教徒与不断增长的商业世界,英国国会里反对皇室特权的在野势力,以及苏格兰长老会结成一种没有正式形式的联盟。他们在政治上积极参与,在1642年到1644年,克伦威尔的国会派与查理一世的保皇派之间的英国内战中,站在国会派的一边。 后来,在英国1660年代的恢复期(Restoration of 1660),几乎所有的清教徒牧师都正式的脱离英国国教,其有一部份成为所谓的非传统派的独立牧师(nonconformist ministers)。 清教徒从来没有正式成为一个宗派。且在18世纪后,就没有人再使用这个名词。有些清教徒的信念,像正式否定罗马天主教,后来被英国国教接受。但有些信念,像相信邪灵或污鬼附身,后来被主要的宗派否定。另外许多的信念都融入了17世纪末叶到18世纪初叶兴起的宗派里。   普利茅斯殖民地及第一次的感恩节 在到达北美后,这些新的殖民经过了一个严寒的冬天。他们中间将近一半的人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而未熬过这个冬天。原来“五月花”的乘客中只有53名存活,而船员里也只有一半平安度过这个冬季。五月花号在第二年4月启程返回英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