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未得之地——從約書亞到佛龕被拆(盧潔香)2023.07.0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3.07.03

盧潔香

 

“天,是耶和華的天;地,祂卻給了世人”。(《詩》115:16)

土地,是上主厚賜世人的一份禮物,使人對它滿了深切、激情與眷戀,而對於宣教士來說,土地是帶著使命與召命的神奇之地。

 

土地不老,人易老

那天靈修時,我讀到上帝對約書亞說的話,心中不禁一顫,如同聖靈耳語:“你年紀老邁了,還有許多未得之地。”(《書》13:1)平時這節經文好像對自己並沒有特別的意義,但在今天卻凸顯在面前。自己的白髮越來越多,從隱藏到顯露,才深深感觸到歲月不饒人。

當年的約書亞,雖然老態龍鍾,但他顯赫的戰績卻不可勝數,轉戰南北征服了迦南地31個王(參《書》12:24)。我實在震撼這位老人指揮並贏得這一場場的勝仗。不要說31個王,就算31只“小強”(蟑螂)也都讓自己大驚失色。

最近在金邊恩典堂辦公室時,為了打死一隻蟑螂自己竟摔倒在地上,被花盆磕傷了腰。這是我最近在一個月中第二次摔倒,感覺把持身體重心的平衡力越來越弱,說倒就倒。

因此,實在驚訝於那個時候的約書亞,年雖然80有多,但仍然精神霍鑠,目光炯炯。這一種“驥老伏櫪,志在千里”的豪邁氣概,不正是今天的宣教士所應該具備的特質嗎?

 

5個未得之地

就是這一位寶刀未老的約書亞,儘管年紀老邁,上帝仍然給他頒佈戰令:在你面前仍然有許多未得之地。

本想可以解甲歸田,安享天倫含飴弄孫的約書亞,此時又要披掛上陣了。上帝給約書亞的軍令再清楚不過:就是非利士人的全境和基述人的全地(參《書》13:4)。那裡有5個非利士的首領所管轄的5座重要城市,約書亞若要克敵制勝,不僅要本領高強,更重要的是有上帝同在的篤定。

非利士人5個首領所管之地,不僅在當時很難攻克,在今天也有其特別的“含義”:

迦薩”意為剛硬者:他們對上帝的心頑梗剛硬,如同埃及的法老硬著心抵擋上帝的命令;“亞實突”以掠奪為旗號,盜賊來無非是偷竊毀壞;“迦特”是以酒醡著稱,受當今世俗觀念的影響,人更喜歡追求刺激、感覺,情感上的放縱,以致帶來心靈上的麻醉與失控;“以革倫”是一片流離失所,隨波逐流,沒有了立場,失去了判斷是非的能力;“亞衛”以殺戮、毀滅,摧毀消滅為目標。

回顧70年代的柬埔寨在紅色高棉統治期間,將整個國家和民族完全摧毀,而現代化戰爭所潛伏的危機是將整個世界給摧毀。在迦南地這5座重要城堡,不正是今天世界的真實寫照嗎?

我們也常常在這些巨大的挑戰和災難面前,有一種時不我待又力不從心的感覺,因而脫口而出的,卻是:主啊,願你快來!

但此時的約書亞,他不僅領受了上主的吩咐,要得著非利士人的全境和基述人的全地,並進一步將這些地分給以色列人為業。(參《書》13:6-7)老邁的約書亞仍然以遵行上帝的吩咐和命令為己任,我們又有什麼理由鬆懈呢?

今天,上帝豈不是要完全得著我們,並讓我們以基督為業,在地極為祂作見證嗎?

 

佛像搬走了

在柬埔寨鄉村,坐落著一個孤兒院,葉弟兄有好幾次跟我特別提到這所孤兒院。他為孤兒院籌款,安裝了一個價值一萬美元的淨水系統。他說,在這所孤兒院短宣的張弟兄在多年前就認識我。

這孤兒院曾一次次與我相遇,而又一次次被我忽略了。直到有一天,這位張弟兄特意從鄉村來到金邊恩典堂,向我介紹孤兒院事工,邀請我進去看看他們。這為我心中,安放了一份深深的牽掛。第二天我放棄休息日,直奔這地。

孤兒院裡有65位孤兒。院長是一位中年人,原是一位在寺廟裡做了10年的和尚。他經營這所孤兒院已有20年,為的是幫助在柬埔寨中這些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的孩子。

他邀請我們,以耶穌基督的愛去幫助他們;我站在他們中間,向他們介紹耶穌基督的愛。課室對開是一個寺廟,供放著一個大大的鍍金佛像,此刻一種站在地極的使命感,油然而起。

一個月後,我們到他們當中舉行聖誕節佈道會,不僅一隻隻小手舉起來願意相信耶穌,坐在孩子們最前面的院長、副院長也舉起了手。我告訴他們,今天你們知道舉手意味著什麼嗎?我指著在外面的佛像說,意味著以後不能再去拜那些偶像,你們明白嗎?他們大聲回答:明白!

院長說,他一直在尋找神,一位真正能夠幫助柬埔寨人的神。他一直在觀察,在尋找,他說,佛教的神是幫助死人,而基督教的上帝是幫助活人的。

又過了兩個月,孤兒院裡的佛像被搬走了,佛龕被拆掉了。

我給孤兒院起了一個新名:確信之家。我告訴他們,上帝使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到豐盛之處。上帝的榮耀在這未得之地彰顯,如同當日約書亞得著迦南地一樣。

 

作者為金邊基督教會恩典堂宣教士,加神∙國際使命學院院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