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獻身宣教的挑戰

李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女性——傳統社會的弱勢群体

        從傳統及普世的角度來看,一般而言,女人一直是被壓制、被輕視的弱勢群体。中國傳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並要女人“三從四德”(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亡從子;婦德、婦 言、婦容、婦功);生兒子是弄璋、生女兒就變成弄瓦;兒子是萬金、女兒則是千金……真是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雖然在今日中國,女人號稱“能頂半邊 天”,但大部分骨子裡仍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農村常有溺死女嬰的現像。

       傳統猶太人比中國人更加重男輕女,猶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與女人講話,甚至有一派連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時“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閉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臉腫,被稱為“鼻青臉腫”派。        東方社會重男輕女,西方社會也不例外,以致婦女們痛恨不平等之苦,極力鼓吹“男女平等”、高舉“女權主義”運動大旗。

        再從宗教方面來看:回教規定女人要把臉蓋起來,全身到腳也都要遮住,以免引起男人不正當的慾望;《可蘭經》中規定:在法律事件上,兩個女人才等于一個男人。 至于印度教和佛教,也都把女人壓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來世”投胎做男人。故此,歷世歷代、古今中外,女性在傳統社會中受壓、掙扎,為肯定自己的角色, 爭取自己的地位,必須不斷辛苦地奮鬥。

         根據2004年2月27日World Pulse(普世脈動)的報導:在全球“福音未及之民”及全世界“難民群体”中,百分之八十是婦女和孩童,其中每年有四百萬人被販賣為奴。婦女及女童被視 為世界上最沒價值、最不得溫飽、最沒機會受教育,也最常被拋棄、被凌虐、被遺忘的群体。又根據美國福音派2004年宣教手冊報導: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宣教機構專門針對這批最不幸的婦女為宣教的對像。

        女人,何等可憐、可悲的弱勢群体?

二、從神的創造,認識神心目中姊妹的角色

        根據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的記載,從神造女人的過程中,讓我們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

        1. 因為“男人獨居不好”(《創》2:18a),所以神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為使“不好”變成“甚好”(《創》1:31)的關鍵人物。

        2. 因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幫助”(《創》2:18b),所以在神創造的設計中,祂賦與男女的角色是“相幫、相配、互補、互助”的關係。

        再者,神造女人時,祂刻意地從男人最“貼心”之處,取出肋骨,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親密伴侶——女人。祂讓女人:

        1. 與男人有同樣尊貴的生命價值,因為,男與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創》
1:26、27)。

        2. 與男人一同蒙受神厚賜的福分(《創》1:28、29)。

        3. 與男人一同承擔神託付的使命(《創》1:28)。

        因此,根據聖經的啟示,在真神心目中,“男女地位平等,角色彼此互補”是明顯的。

、在神國度中,肯定姊妹的事奉

         從舊約時代起,神就在祂的國度中重用姊妹,她們包括:皇后以斯帖、外邦女子路得、女先知米利暗、女士師底波拉等人。耶穌基督降世,展開了新的時代。當時猶太 社會極其重男輕女,但耶穌一反傳統地接納姊妹的事奉(《路》8:1-2)、接受姊妹的奉獻(《路》8:3)、稱許姊妹的信心(《太》15:21-28)、 並託付姊妹們出去傳揚“祂已復活”的劃時代信息(《可》16:1-11)。

        耶穌升天後,在初期教會中,姊妹們熱心地參與教會中各種事奉, 包括:講道、禱告(《林前》11:5)、作執事(《提前》3:11)、行善(《提前》5:10、16)、教導(《多》2:3、4)等,其中有勤勞服事的馬 大(《約》12:2)、充滿愛心的多加(《徒》9:36)、恆心禱告的亞拿(《路》2:36-38)、善于教導的百基拉(《徒》18:24-28)等,她 們在第一世紀羅馬帝國時代,女人毫無社會地位的情況下,擺上事奉的見證,成為世世代代姊妹們的榜樣。

四、廿一世紀:普世宣教“全面總動員”的時代

        教會歷史的巨輪由初期教會時代,進入中世紀時代,又進入改教時代,直到目前的近代時期。每一個時代各有它的特色:初期教會五百年,可以用“苦難”來描寫, “殉道士”是這個時代被神重用的器皿;中世紀時代一千年,可以用“黑暗”來描寫當時的教會,神用一些真心跟隨基督的“修道士”,在那時代成為照耀在黑暗中 的明光;改教時代二百年,神重用一批不向教皇勢力低頭的“改教英雄”們,把一個扭曲、腐化的教會,恢復到初期教會的正統規模;我們身處的時代是教會歷史中 的近代時期,這三百年,是教會擴展、積極宣教、把福音傳到地極、等候主耶穌基督再來的時代,福音使者——“宣教士”是這時代神所要使用的人。

        進入廿一世紀,尖端科技突飛猛進、日新月異,網際網路無遠弗屆,有目共賭;“宣教士”類別與“宣教方式”不再局限于傳統的認知。因此,廿一世紀的普世宣教,成為“全面總動員”邁向“地極”的宣教時代。

五、姊妹在宣教工場上的貢獻

        在神的國度中,姊妹所扮演的角色隨著時代的改變,越來越顯得重要,尤其是在亞洲。全世界最大的教會是韓國漢城的純福音教會,擁有信徒七十萬人,有七百位牧 師,其中大部分是女性;教會分成五萬二千個細胞小組,幾乎全由姊妹帶領。中國的家庭教會蓬勃成長,據報導:五萬個家庭教會中,有四萬間的負責人是姊妹。真 是不可思議。

        更不簡單的是: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三分之二的宣教士是姊妹(包括單身姊妹與已婚姊妹),可見,在完成主的大使命,把福音傳到地極的天國大業中,姊妹們默默注入的力量是不容忽視的。

        多年與丈夫在非洲宣教的鮑爾姊妹(Joyce Bower)在她所寫的文章“Women’s Role in Mission: Where Are We Now”中指出:姊妹在她的母會和在海外宣教工場中的角色有著強烈的對比,她說:“一個姊妹在她自己的教會中,可能連收奉獻的工作都輪不到,但是在飢渴的 非洲宣教工場上,她可以忙碌地傳揚福音、為人施洗、設立教會、主持聖餐、甚至訓練弟兄……”

         美國有名的基督教雜誌Campus Life,其編輯史達福(Tim Stafford)在訪問非洲宣教工場後,寫了一篇文章“Single Women: Doing the Job in Mission”,他說:“單身姊妹在到達某一個年齡還未結婚時,在本國母會中,往往成為眾人同情、可憐的對像。沒想到,一踏上宣教之路,就變成‘十項全 能’的剛強女性,承擔起艱鉅的工作。”他親眼目睹單身姊妹宣教士在非洲默默耕耘,成績斐然卻不宣揚,令他由衷感佩。難怪宣教學者溫德博士(Dr. Ralph Winter)說:“當我看到姊妹們在宣教事工上超乎尋常的影響力時,真的讓弟兄們羞愧汗顏。”

六、姊妹宣教,天之驕女

         雖然在以“男性”掛帥的社會中,人們所強調的往往是“男人”的需要、“男人”的貢獻,忽略了“女人”的需要、“女人”的成就。然而,前文已經提及:在普世宣教工場中,女宣教士比男宣教士多一倍,因為在宣教事工上,姊妹們蒙神特選,在宣教工作上得天獨厚。

        例如:兒童工作在非洲非常重要,據統計,有些國家全國一半以上人口是十五歲以下,一般而言,姊妹們的個性適合作兒童工作,因此,推展起來很有果效。

        又如:在回教地區,傳福音非常困難,宣教士必須以“友誼宣教”的方式展開工作,而宣教的“切入點”往往是從婦女開始。例如成立婦女識字班、婦女烹飪班、教導兒童、衛生保健等課程。

        在“初步接觸”時,姊妹宣教士往往比弟兄宣教士更容易接觸到宣教對像。大致而言,在學習語言上,也是姊妹比弟兄學得快。加上“女人”與生俱來的“耐性、韌性”,使姊妹宣教士可以長期地、默默地留在偏遠的宣教工場。

        為此,蒙恩的姊妹們,起來吧!讓我們順服主的命令,結合成“傳好信息”的大群(《詩》68:11)。

七、姊妹在宣教事工上可以參與的角色

        何等有幸,我們這一代姊妹可以如此被神重用。在宣教事工上,姊妹們至少可以有以下八方面的參與:

        1. 獻上生命成為全職宣教士。

        2. 獻上禱告成為宣教士的代禱者。

        3. 獻上金錢成為宣教士的支持者。

        4. 獻上愛心成為宣教士及他的兒女和父母的關懷者。

        5. 獻上順服的心成為宣教士的賢內助。

        6. 獻上兒女成為宣教士的好母親。

        7. 獻上文筆成為宣教的文宣尖兵。

        8. 獻上時間及才幹成為宣教工場及宣教機構的義工。

八、姊妹參與宣教事工的挑戰

        姊妹要進入全職宣教,不管是以單身或已婚的身分,都不簡單,她必須面對靈命、体力、個性、生活、婚姻等各方面的挑戰。

        “蒙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是否每位姊妹都能被神選上?因此,有心獻身宣教的姊妹們,敬請審慎地、自我思量以下八個問題,願神親自把每一位姊妹,放在祂命定的宣教崗位上:

        1. 我是否真正愛主,願意無私地把自己獻在祭壇上?

        2. 我是否有受苦的心志,願意為福音的緣故放棄權利、過簡樸的生活?

        3. 我在意志上、個性上是否能面對孤單、危險、挫折、攻擊?

        4. 我在人際關係上是否有關懷、憐憫人的心腸?

        5. 我與同工配搭時,是否甘心謙卑、順服權柄?

        6. 我是否能“有恆地”鍛鍊身体,使身体保持健康、有力?

         7. 我的婚姻、家庭是否有榮神益人的見證?

         8. 我是單身姊妹,是否已把婚姻完全交託在主手中,願意為宣教遲婚或獨身?

        進入第一線宣教工場,尤其是在跨文化地區,真的不是一條易路,若沒有審慎計算代價,絕不可以冒然踏上。然而,姊妹若被神驗中,勇敢踏上宣教之路,必定是“蒙福之路”、“榮耀之路”!

作者為美國校園團契宣教部同工。
本文選自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從獻身到宣教》,可供自修及小組討論用。歡迎向本社、大使命及使者書房訂購。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