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的職場上,如何有一個“福音心志” (晉達)2024.02.12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4.02.12 

晉達 

 

某天晚上,我拖著一身疲憊回家,驚覺家附近竟然開了一家 Kebab 的外賣小攤(註1)。 

Kebab 在東京街頭隨處可見,其攤主們多是土生土長的中東人。在傳統的印象裡,日本因為是亞洲最先西化的國家,且整體的文化氛圍不那麼接納中東一帶的外來者,所以中東人尤為少見。然而,他們的身影似乎在提醒並安慰筆者,即便是東京這座充滿緊縛感的城市裡,仍有著竭盡全力創造生活的外國客旅——其實我並不孤單。 

我住在東京偏遠地帶,這樣的地方突然有了一家 Kebab,不由得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在攤主熱情而熟練的日語吆喝聲中,我欲拒還迎地點了一份 kebab 卷。不同於日本人精打細算的計量方式,這位元元攤主把每一份顧客的餐食都打包得滿滿當當,售價卻低到彷彿身處20年前,並且附贈一罐飲料,著實讓我驚歎攤主的熱情好客。 

我也非常佩服他們,願意在這個秩序已經分化到天衣無縫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將自己的文化和熱情打包成一個個“禮物”送給顧客。 

日本的職場文化大部分是習慣於分工合作,並且隨時笑臉相迎、彼此習慣說敬語、不給人添麻煩,甚至時不時會互相替同事加班,多做一點工作。我不禁反思,自己作為在日本職場的基督徒,身處如此的工作環境下,自己還能為大家帶來什麼? 

 

絞盡腦汁vs上帝的帶領 

我感謝上帝在我剛入行時,就給了我一個嚴苛的職場,這使我的職業技能在短時間內獲得了飛速的提升。但我更感謝上帝帶領我進入了現在的職場,使我不用再被高壓的環境困擾,可以專心在業務、語言學習和人際關係上長進。 

然而,對於一直以來接受福音派教導的我來說,這樣寬鬆的環境時不時讓我坐立不安。因為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想,如何才能“見縫插針”地把福音傳給身邊的人,就像保羅一樣定意將福音傳到地極。 

或是性格因素,或是因為日本職場獨有的“空氣”(註2),使得我遲遲無法對身邊的人開口,這讓我苦惱了好一陣子,也為此禱告過。然而過了不久,我就不再對這件事糾結了。 

不管是戰國群雄割據的時代,還是從明治維新的“脫亞入歐”到對“八紘一宇”(註3)的幻滅,再到騰飛的紙醉金迷,日本已經經歷了無數的災難和變遷,就像一個經歷了無數磨難的人,對新鮮的事物和未來已然麻木,只想安於現狀,得過且過。 

至於上帝的福音,在他們看來不過就像其他大大小小的宗教一樣,無非是宣傳一些似是而非的教義,獲得的無非是:內心平安、人生意義、和諧社群……親自試一試,或許真的有效,或許也沒什麼用。 

因此我自己判斷,舊時代的“敲開家門傳福音”(註4)的形式,在我的周圍已不再奏效。真正的福音不應該僅在話語上,更在於我們生命的樣式當中。正如聖經所說:“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裡,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 (《帖前》1:5) 

 

忙碌vs安息 

我所在的行業,加班是常有的事(儘管政策法律使得加班逐年減少)。熟知我的親友,大概都知道我是比較痛恨加班的那一種人。然而在文化的裹挾下,甚至教會有時都會鼓勵信徒們加班,在那當頭我時常感覺自己是孤身奮戰的。 

或許正是這樣的孤獨,給了我一種“孤勇”,我格外堅持人需要“安息”這一點。儘管總是被現實“打臉”,我常常因為任務不得不加班,但只要有休假的可能,或者但凡任務完成時,我就會“趁人不備”,背上包,在沒有人注意的一瞬間迅速離開。 

剛開始,我會有一些忌憚於周圍同事們對我的看法,但時間久了卻發現並沒有人在意,大家都專注在自己要忙碌的事。 

對於“安息”的堅持,我不想獨在自己的身上實現,也希望能惠及身邊的同事。 

作為專案的管理人員,為了節省時間,我思考如何在不影響工作品質的同時,優化一些繁瑣的步驟,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且為了同事們可以在週末正常休假,我小心翼翼地安排每一天的工作量,甚至有的同事身體條件不足以熬夜,我也非常爽快地答應,並尋找替代人手,甚至不惜自己補上(儘管有時我會懷疑這位同事只是單純想偷懶)。 

由於我的項目可以按時完成,大家的加班也比較少,老闆因此十分欣賞並信任我。然而為了能達到這樣的業務能力,我花了快兩年時間,經歷了太多的辛酸、不解。但雖然表面上得到的,或許只是普通的雙休,然而實際上卻是更多可以放鬆心情、自我提升,以及和家人相處的時間。 

 

福音的心志 

或許,只有經歷過忙碌,甚至為奴的苦痛之後,才能真正體會到安息是一種如何重要的能力。 

放眼世界,不僅是東亞國家難以安息,整個世界都有逐漸失去安息的趨勢。我用裸辭拒絕了前公司的加班要求,卻進入到更好的平臺、一個能夠不那麼困難拒絕加班的環境。這一切不可不謂上帝的憐憫和饋贈。 

對於我是如此,對於那些不能拒絕996的弟兄姐妹們來說,又如何呢? 

我想起自己以前加班到快崩潰時,在禱告中向上帝呼喊:主啊,求你看顧僕人的苦情,救我脫離這樣的勞苦!如同在埃及為奴之地的以色列人一樣。上帝應允了我的禱告,因此我盼望上帝也應允在這樣苦難中禱告的弟兄姐妹。 

至今為止,我仍然在尋找一個可以向同事們講出自己信仰的機會,儘管目前來看機會渺茫。然而在職場中,比起話語的傳講,更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手上的工作正在體現著上帝的護理之工,並學會用自己的處境去思想上帝的律法和祂的心意,以及用基督的眼光去看待周圍的一切。 

 

 

1.土耳其烤肉,北美多稱為 Kabob。 

2.“空氣”一詞來自日語,譯作氛圍;日本職場特有的氛圍則是大家都習慣於保持一種疏遠的距離,員工之間除了工作的事之外,基本很少提及個人的私事或者表露自己,處於一種有限度的相互合作但隨時提防的狀態。 

3. 字面意思為:世界八方人民和諧生活在一個屋簷下。被日本皇室和軍國政府用作極端民族主義宣傳,以及發動侵略戰爭的合理化口號。 

4. 指不用建立親密關係而口傳福音的方式。 

 

作者為帶著宣教心進入日本職場服侍的動畫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