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新俠客行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捲毛燕           那幾天是我到美國以來,心情最沮喪,信心最不足的日子。從來沒有這麼傷心過,不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的聖經竟然遺失了。  記得幾個星期前,與男友到華人教會參加宣教特會。聚會前,我們坐在會堂後方聊天。一個弟兄,在我們前面的書架裡,焦急地翻找著。不一會兒,他興奮地對著我們說:“找到了﹗找到了﹗”他緊握著剛剛從書堆中找出的一本平凡的黑皮聖經,嘴角露著喜悅的笑容。原來,他上週把自己的聖經落在了教會。那本聖經對他有著特別的意義,是他10年前在德州受洗時的禮物,封頁裡寫著:某某弟兄於1995年某月某日,在德州某華人教會受洗,某某教會敬贈。            沒想到,一個星期後,我的聖經也遺失了。一開始,我以為是查經時遺失的,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去主日崇拜前,趕緊回到查經的地方去找。然而,找了好幾回,一點蹤影也沒有。接著,我在自己的車子裡、朋友的車子裡、我的家中、朋友的家中、負責查經的姊妹那兒,所有想得到的地方,仔仔細細地找了好幾遍。奇怪的是,那本聖經就是找不著﹗我由信心滿滿、相信上帝會讓我找著,最後變成了失望、埋怨上帝──上帝讓那個弟兄一週後回到教會,還能找回他的聖經,我隔天一大早回去找,為什麼反而找不著呢?  特別的收藏箱            我這本中英對照的聖經,是出國前,好不容易才存錢買的,在美國不容易再找到類似的版本。再則,紅色皮編的內頁裡,有著許多紀念性的照片、每日固定的禱告卡、友人贈的經文卡、一些具特別意義的小字條,及聚會的講道記錄,等等。            信主這些年,擁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聖經,不下6、7本。但真正陪我走過信仰路程的,有3本。這本中英對照的聖經,就是其中之一。它記錄著上帝的恩典與同在,以及我的成長與蛻變。在我求學美國的日子裡,它更擔任特別的角色──所有感恩與代禱的收藏箱。            我用卡片(索引卡),寫下自己及其他人需要禱告的事項,插在這本聖經中(每天靈修要讀的經文之處)。每次翻開聖經的同時,也看到代禱及感恩的內容。每一回需要加添代禱事項時,便在卡片上寫下新的日期、新的需要。當上帝成就時,便在代禱事項後面加注:感謝上帝﹗祂在某年某月某日成就了應許﹗             特別記得為未信主的男朋友代禱的日子,常常握著手中的代禱卡問上帝,男友何時才會信主呢?有時,我會信心不足地對上帝說,算了吧﹗把這個人放棄了吧﹗             就在我今年暑假回台灣的兩個月裡,留在美國的男友有了許多改變。牧師問他,是否要信耶穌時,他竟然點頭答應了,願意受洗。不過,他沒有向我透露任何消息。在我準備回美國前的一個星期,他告訴我,週五晚上他要去參加華人教會的特別聚會。我想,他去參加聚會,不過是去充人數罷了﹗於是說:“算了吧﹗現在油價那麼貴,去一趟華人教會,來回近2個鐘頭……”我們都還是學生,沒有什麼經濟能力,能省下一筆汽油錢,就省了吧﹗            豈知我從台灣回來,他就送了我一份非常特別的禮物──接受主耶穌成為他個人生命中的救主﹗並且在牧師及眾人的祝福下,受洗成為基督徒。            更重要的是,他決定成為基督徒是因為真正想要認識耶穌。我知道他沒有任何的矯情,因為我們為信仰問題有過許多爭執。出於對他的瞭解,我知道他改變的原因只有一個:聖靈在他的心中,動了奇妙的聖工。            當天,我翻開我的中英文聖經,在為男友代禱的卡片裡,“為信主禱告”一欄的後面,感動地加注:“9月4日受洗了﹗感謝主﹗” 又新又好寶劍             想著這本中英文聖經帶給我的許多的回憶,我焦急的心變得更煩躁。我埋怨上帝:失而復得的見証不勝枚舉,為什麼唯獨我的聖經找不著呢?            尋找了幾天,淚水幾乎流光了。我信心缺缺地說:“我想我的聖經是找不到了。”剛受洗的男友,竟然說出一句震撼我心的話:“不可以失去信心,要相信一定找得到﹗”我驚訝地望著他,他竟然比我這個信主多年的基督徒來得堅定。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仍將尋找聖經擺在禱告中。沒有那本中英文聖經,實在很不方便。我查考英文的查經資料時,只能利用一本舊版的英皇欽定本(King James)英文聖經。男友則有一本新欽定版的《麥加瑟研讀版聖經》(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最後的燈光

董良杰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不論天堂多麼美好,塵世上的訣別還是讓人傷感。因為離別是一種割捨,是生活網絡裡出現的一塊缺失。           周泊,一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主內姐妹,在與癌症搏鬥經年之後,於2010年2月19日的凌晨,悄然辭別她熱愛的家庭和朋友,像黎明前的晨星,消逝在天際。享年61歲。           周泊於1971年自台灣到美國,當過精算師、教會兒童部主任和老師,也是相夫教子的好主婦,勤懇的社區義工。她沒有顯赫的頭銜,沒有炫目的事業,平常得就像一塊石頭。           然而,這是一塊上帝揀選的石頭。1992年,當家庭需要她的時候,她毅然辭去報酬豐厚的工作,成為家庭的柱石和丈夫事業的墊腳石。她的丈夫明立中,能成為夏威夷大學的終身教授、學科領域的佼佼者,她功不可沒;她的兒子學業有成,並成為教區青年的領袖和榜樣,她的功勞也難以磨滅。           當教會的兒童事工需要她的時候,她毫不推辭,把自己變成一塊用信仰砥礪孩童的石頭。十幾年來,多少頑皮不拘、令人頭疼的孩子,在她的砥礪下發出光芒,長大、升學、就業,成為社會的棟樑之才。           特別是當年教會還沒有自己教堂的時候,她開放自己的家,成為“慕道友俱樂部”,自己則成為“全能”主婦——豐豐富富的飯菜,熱熱鬧鬧的聚會,快快樂樂的交流,成為了很多人美好的記憶。 不要英雄氣短          甘做墊腳石的人,有一種特殊的、真誠的、激勵人的力量。在周泊身上,就有這種品格和力量。在她生命的最後幾年,我有幸在她身邊受益良多。           2005年的時候,我還是夏威夷大學中,一個職位最低的初級研究員。因為看到飲水重金屬污染導致孟加拉-印度地區幾百萬人患上癌症,看到癌症病人掙扎的慘狀,我決心發明一種安全的過濾器,幫助數以千萬計受癌症威脅的人。           經過艱苦的努力,還真的做出了技術上的初步突破。可是,因為我職位低、課題的難度大,所以很少有人相信,像我這樣名不見經傳的人能做出這方面的成果來。我將我的煩惱和喜悅一併告訴明立中弟兄。明立中弟兄和周泊姐妹給了我熱情的鼓勵,並為我真誠地禱告。            明立中弟兄帶動另外幾個同事,無私地幫助我完善試驗、驗證結果。這項科研成果終於得到學校的認可,獲得了2006年夏威夷大學技術獎第一名和商業發展獎第一名。接著,技術又被美國工程院看中,進入治理砷污染的百萬大獎的決賽。            我信心百倍,覺得大獎已如囊中之物。可惜,決賽時一個小小的操作失誤,導致與大獎失之交臂。           消息傳來,研究團隊很失望。我自認為是一個堅強的、耐打擊的人,也心緒惡劣、常常嘆氣。周泊姐妹見我灰心的樣子,不斷鼓勵我。記得她對我說:“沒得大獎不等於失敗,上帝給你使命,豈是讓你去得獎?不要英雄氣短呀!”           我苦笑著說:“你真的這麼看重你老弟?我哪能是上帝看重的‘英雄’?我只不過是一個山東農民罷了。”她說:“不管你是一時得意還是失敗,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受上帝重用的人,定會大有作為。”她後來又不只一次地這樣鼓勵我。 […]

No Picture
默认分类

心靈之約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新生命 1. 【信心】 因為她心裡說:“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癒。”(《太》9:21) 生命的出口處 渴望,形成了祈求的手 摸你的衣裳 一根繸子 繫住十二年的血漏 感覺心被你撫摸 從此不再有痛 2. 【鍛造】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23:10) 如鐵 一次次被你鍛打 劍的刃 在痛苦中鋒利 現在骸骨站起成軍隊 出鞘,金戈鐵馬 生命的疆場 將成為王者的榮耀 3. 【奉獻】 耶穌叫門徒來,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可》12:43) 有一種高貴很隱秘 父在暗處 察看你的舉手投足 委身 要像窮寡婦一樣 用生命的小錢 捐出大愛 4. 【生命連線】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冒險家(沈鍾嵐)

沈鍾嵐            有人說,在社會上,基督徒給別人的印象是扁平的,是溫良恭儉讓,沒有脾氣,沒有個性,沒有聲音。言下之意,就是基督徒的人生是平淡無味的,沒有色彩,沒有刺激,沒有高潮。果真是這樣嗎? 聖經中的冒險家            打開聖經一看,裡面記載了很多人物,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仔細讀讀正面人物的記載,您會發覺他們大都是冒險家,而聖經記下了他們的冒險故事。            先看舊約。亞伯拉罕以75歲的高齡,帶了妻子和侄兒,離開了他的老家。要去什麼地方?不知道!走了再說!            要知道當時不比今日,有地圖清楚可考,有各種代步的工具。亞伯拉罕的出行,和哥倫布航海離開西班牙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只有一個信念——哥倫布相信地球是圓的,所以他只要往西航行就可以到達印度;而亞伯拉罕相信神的應許,他就勇敢出發。            接下來,摩西,單身一人從西乃曠野回到埃及,只帶了他哥哥亞倫,就敢與當時勢力最雄厚,兵力最強,也最頑固的埃及法老王對抗,要把當時做奴隸的一百多萬以色列人帶走。            大衛,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不穿鎧甲,不戴頭盔,不拿兵器,只帶了五塊小石子,就與一位比姚明更高、比日本的相撲力士更大塊頭的迦特人歌利亞,一對一地比武。(《撒上》17)            先知以利亞,一個人對抗450位拜巴力的(假)先知。(《王上》18)           再下來,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冒了被丟進火坑的危險,拒絕了敬拜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立的金像。(《但》3)           王后以斯帖,冒死向波斯王控訴惡人哈曼,保下了所有猶大人的生命。           再看新約。一開始我們就看見,一個未婚少女馬利亞,已經許配了人,但天使加百列卻告訴她:她會未婚先孕,生下一個男孩子。這也就意味著,她有著被丈夫休棄、被同族唾棄的危險。她的回答是:“……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1:38)! 去哪裡並不重要           很多基督徒,大概會糾正筆者:這些聖經人物不是冒險。他們所做的是憑信心!說他們冒險是不尊敬!           說得好!我沒有說他們不是憑信心。就是因為他們有信心,他們做出的是信心的行為,其中也包括了冒險。冒險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我也不知道後果是怎樣,很有可能我會受傷,受損,甚至喪命。但我相信這是神要我做的,神也願意為我所做的負責,我就去做了。           因此基督徒的冒險,是憑信心的冒險。每一個憑信心的冒險,都是使人經歷神的機會。這些經歷不單讓我們認識信實的神,也為我們的人生添上色彩,讓我們有緊張,有刺激,更是讓我們學習、認識,什麼是神所賜的出人意外的平安。           再看看每一位信心人物的冒險,是神把他們從自己習慣的、覺得舒適的環境裡帶出來,把他們放入新的,陌生的環境中,以致他們頓失所靠,不得不全然仰望神的帶 領、倚靠神的供應。在這過程中,他們發現了神的確又真又活,而且全然信實。在這新的環境裡,他們漸漸地對神有了更多的認識。            當我讀亞伯拉 罕的故事時,我起初理解為,他的故鄉吾珥是偶像充斥、罪惡極大之處,所以神要把他帶出來,到一個更好地方。照此推論,迦南地一定是禮義之邦,人人敬拜真 […]

No Picture
成長篇

遠方的電話

王琨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遠方的電話         在過去的幾年裡,每年的聖誕節,我都會收到他從遠方打來的電話:有時是從西雅圖,有時是從紐約上州,有時是從加拿大。多半是一個簡單的問候,報個平安,並謝謝我們過去對他的幫助。他是在餐館打工的,哪裡有工就往哪裡去。但不管到了哪裡,聖誕節的時候,總記著打個電話來,報個平安,說聲謝謝。        每次接到他的電話,我心裡總是百感交集。一方面為他的平安和健康高興,為我們的友誼高興,另一方面,他又像一面鏡子,照到了我生命中隱藏的部分,讓我時時自慚、自省。我想,是神把他帶到我的生命中,讓我從中看到自己信仰上的欠缺,有一個悔改的起點。 誰肯接待他?        那是1997年的早春。樹葉剛剛冒芽,花兒剛剛綻開。空氣和草坪,處處散發著春的氣息。人們的臉上也都帶著春天的陽光,因為春假就要來了。那幾年又是網絡科技蓬勃興起的日子,大家兜裡都不缺錢,於是都忙著準備帶孩子出去遊玩。         在一片歌舞昇平的快樂氣氛中,教會的Ronald弟兄帶來一個消息:“他需要幫助!”Ronald在附近的JFK醫院工作。幾天前,醫院接到一個從Trenton(新澤西州的首府)轉來的危重病人。會診的結果,是需要儘快進行一個很大的心臟手術。         因為病人不懂英文,Ronald就被請去當翻譯。病人姓張,來自中國大陸。在餐館工作時發病,被救護車送進了Trenton的醫院。醫院診斷之後,覺得這個心臟手術太複雜,於是把他轉到了JFK醫院。         儘管病人沒有醫療保險,JFK醫院還是決定救人要緊,要給他免費動手術。但有一個要求:因為術後病情可能反復,如有意外發生,會危及生命,所以病人在手術後,必須有半年的時間,住在醫院附近,以便觀察、治療。        小張在美國沒有親人或朋友。JFK醫院不願意、也不可能再提供費用,讓小張住在他們的康復中心。        Ronald說:“他需要幫助,需要有人向他提供半年的住宿,以及飲食和日常的需用。”        聽了這話,大廳裡靜悄悄的。我們教會不大,不過也有二百多人,在場的都是教會的骨幹。我不知是靜悄悄的氣氛讓人心跳加快,還是我自己的盤算讓心跳加快,總之我的心砰砰直跳。        一陣沉默之後,有一個人說話了:“角聲(一個基督教的福音機構)在紐約有一棟樓。最開始的時候是幫助一個有需要的人,讓他暫時住幾天。後來那人怎麼也不肯搬走。最後整棟樓都被無家可歸的人占了。”        這是一個墮落了的世界,連做好事都有風險。但這個墮落的世界同時又渴望愛和幫助。人們對愛的渴望,就像久旱的大地,張著乾裂的大口期待春雨一樣。        我強烈地感覺到自己的掙扎,一種在信仰與現實之間的掙扎。 “風險”給了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讓我逃避該做的事,不去接受信仰對自己原有生活体系的挑戰,不去實踐自己在耶穌面前愛的承諾。        記得剛剛接觸基督信仰的時候,有個美國人牧師帶領我們讀聖經,讀“一個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參《路》10:25-37)。我提了一個問題:“假如這個被‘好撒瑪利亞人’救了的人,回家之後,因身体的傷殘,經濟上需要接濟,牧師,你會把你的錢和他分享嗎?”        “供養我的家庭,是上帝交給我的最優先的責任。在我做到這點後,我會幫助他的。”牧師回答。       當時我很不滿意他的回答,覺得此人非常“偽善”,因為看來他的行為,和他所信的不大一致。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晴

馬建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午後的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雨點輕輕拍打著窗櫺,將沉迷在書本中的我喚起。放下書,心卻仍被那一個個鮮活的信主見証感動著,激盪著,澎湃著,久久不能平靜。         是啊,與神親近的日子總是那麼美好,充滿了幸福、平安和喜樂。即使是經歷信心的考驗,也似品嚐哥倫比亞咖啡──初入嘴是苦澀的,但細細地品味之後,就會齒頰留香,有一種甜美的感覺。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漸漸在天地間織起了一道雨簾。我的思緒也彷彿追尋著那雨聲,穿過雨簾,飄回到遙遠的過去,那段經歷神同在的日子。 一路奇怪事         那是星期一的下午,我接到電話,從某公司打來,通知我第二天去面試,職位是電氣工程師。無論從該公司的知名度,還是工作的性質,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我興奮得幾乎在電話裡就要唱哈利路亞了。         放下電話,我不住地感恩禱告。我信心十足地認定,這就是神為我安排的,再沒有比這工作更適合我的專業背景的了。         第二天,為防止意外,原本半小時綽綽有餘的路程,我提前一小時就出發了。到了地鐵站,看見大批的人往外走,一種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拉住從我身邊經過的女士,急切地詢問發生什麼情況了。她說警方在地鐵站裡發現了一個小盒子,懷疑是炸彈,正在檢查。         我急忙走到一個警員面前,問他什麼時候可以通行,他說最早也要45分鐘之後。我的第一反應是趕快去坐公車,因為地鐵站門口有一路車,正好到那個公司門口。我費力地擠過人群,來到巴士站,隊伍已成了長龍。         等了10分鐘,生命中一次最漫長的等待。我不知在心中喊了多少聲:“主啊,救我。”汽車終於來了!可司機一看這麼多人在等,就徑直地開走了。         我幾乎失去了冷靜,但我知道必須想別的辦法,只有去打計程車了。奇怪的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我往前走,穿過兩三個街區,終於攔到了一輛。         司機似乎也想幫我,車子開得飛快。突然,車子停下來了,司機哭喪著臉對我說:“我闖紅燈了!”警員過來拿走他的証件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車裡,遲遲沒有露面。 我讓司機去催催警員。他說,“天哪,這是什麼時代?還有去催警員的!”我感到無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不住地禱告,“主啊,救我!”         車子終於可以上路了,轉過一個街區後又停了下來。前面一輛垃圾車擋住了去路,原來垃圾車司機想倒車,卻怎麼也倒不出來。我崩潰了,也徹底地放棄了禱告。我想這一切都是神允許的,不然不可能發生。我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無奈。         不知道司機怎麼把我送到了公司,也不知怎麼開始的面試。在回答了幾個問題後,我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面試官緊張地問我:“你要喝點水嗎?”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直覺已經告訴我面試最終的結果,我也不想再繼續下去。面試重新開始之後,我就不禮貌地打斷了面試官的問題,告訴他我很累,想回家,就飛也似地逃走了。 萬語說不出          不知怎麼回的家,我坐在床上,許久沒有回過神來。我無法面對、也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過了很久,我噙著淚水抬起頭來,看見了牆上的十字架,心裡突然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我憤怒地站起來,衝著十字架大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本於信以致於信 ──海外基督使團簡介

文╱馮浩鎏,譯╱王凱琪,朱家慧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5期 1.知難而進 在19世紀初,西方人要到中國,絕非輕鬆容易的事。1807年,馬禮遜到達中國,往後50年間,超過214位宣教士前赴中國,其中44位男宣教士和51位女宣教士,還有許多宣教士的兒女,都葬身於中國。 工業革命帶來進步,然而在19世紀從英國乘船到中國,仍需時5到7個月。航程中風高浪急,以致中國內地會勸諭同工在行裝中帶一罐餅乾,以備暈船時可以止吐。 這一切艱難險阻,卻攔不住一位英國青年火熱的心,他定意追隨馬禮遜的腳步,把福音傳給中國人。年方21歲的戴德生,年少未艾,缺乏經濟支持,就毅然踏足中國。 經過6年“短宣”,戴德生抱病返回英國,但他心中仍惦記著中國內地的屬靈需要。1865年,他創辦中國內地會,以10英鎊開了一個銀行戶口。1866年5月 26日,17位成人和4位孩童,與戴德生夫婦一起啟程,前往中國。就這樣,中國內地會正式投入工作。到1930年,內地會在中國的宣教同工幾達1,300 人。 信心,無比的信心,注目神的應許 專一仰望主 輕看難成的事 宣告:“祂必成全!” 1965 年,中國內地會成立100週年,賴恩融(Leslie Lyall)著成《知難而進》(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一書,記述中國內地會在戴德生離世後,如何繼續延展。在書的扉頁,他寫下這首短詩,表明宣教事奉不能單憑一腔熱血,更需要有根有基 的信心。中國內地會以致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團致力追求,甚至甘願擺上生命的目標,就是叫主名得著當得的榮耀! 去年,我們慶祝中國內地會成立 140週年,為神的信實獻上感恩。面對悠久的歷史,隱藏著兩極的危機:一個極端是高舉差會的先賢,而忘卻了歸榮耀給神;另一極端是,抹去以前宣教士的一切 屬靈功課,好像丟棄歷史是唯一開創新路的方法。“以便以謝”: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撒上》7:12);“耶和華以勒”:耶和華必預備(《創》 22:4)。從戴德生開始,直到如今,這兩個應許仍是我們所持定的。 所有的差會,包括海外基督使團,不僅要從歷史學習,亦要與這一代、甚或下一代接軌,向年青人發出挑戰,激動他們的良知,建立他們的信心,開闊他們的眼界。正如在1885年,劍橋七傑回應神的呼召,獻身中國,我們也同樣地為新生代禱告。 2.追求聖潔 “迫切地把福音傳遍東亞,叫主名得榮耀!”是海外基督使團的宗旨。使團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榮耀神。我們所作的一切都不能離開榮耀神,若偏離這目標,使團就再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們迫切地傳揚福音、建立教會,是因為我們深切盼望主的名被高舉、得榮耀。 在使團最近的領袖會議中,同工一致認定神給使團最大的挑戰,就是追求聖潔。也許有人要問為什麼?追求聖潔跟榮耀神有什麼關係呢? 尊崇神的聖潔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民》20:12) 在 舊約裡,神的榮耀和神的聖潔是經常並列的。《詩篇》的作者提出,以聖潔的裝飾,歸榮耀於神。將榮耀歸於神,就是承認祂是全然聖潔,祂的公義、純潔無與倫 比,祂滿有權能、慈愛與憐憫。“耶和華啊,眾神之中,誰能像你?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承認和高舉神的聖潔,是非常重要的。摩西和亞倫因為沒有尊崇“神的聖潔”,被神責備。他們沒有在以色列人眼前信靠神,尊神為聖,結果只能遠遠地觀看應許之地,卻不得進去(《申》32:52)。 尊崇神的聖潔就需要以信心信靠神。擺在我們面前的挑戰不是要更大發熱心,而是要追求更深厚的信心,當然,作工的熱忱也不可或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兩種生命的消長爭戰 ──靈命成長之道

史耳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高峰到低谷       我在無神論背景下生長,近六年前來美國才接觸基督教。在教會基督徒幫助下和許多書刊啟迪下,經過激烈痛苦的掙扎而受洗信主。         信主後一段時間,仍如痴如醉地閱讀聖經和有關書刊,勤作心得筆記,積極參加教會活動,也作過幾次見證;回大陸時也排除障礙,利用機會傳福音。我一直自以為盡了基督徒的責任,感到人生有了正確方向,心裡充滿極大喜樂。         然而隨著時間一年年過去,當我反思自己受洗前後的情況,發現除了相信有神,和對基督教有濃厚興趣外,其它並無多少改變。照樣生活、做事、應酬;照樣與人聊天 時牢騷滿腹或義憤填膺,照樣少不了論斷他人,在家裡照樣與妻子因事爭執……久而久之,讀經也少了,除了遇到麻煩事,也不禱告了,參加教會活動也如履行公事 一般。我不禁暗自納悶:當基督徒就是這樣的嗎?        有次因一件小事與妻子爭吵動怒,她脫口而出:“你哪像個基督徒!?”當時聽了如雷轟頂,真有些氣急敗壞。我說:“你自己不信主,哪有資格來評論基督徒?”說後自感理由不足,又補上一句:“我像不像基督徒只有上帝才能評判,不由你說了算!”         話雖如此,我心裡卻非常沮喪──不是怪她不理解我,恰恰是因為她與我處得最近、看得最清楚。捫心自問,我的確不像個合格的基督徒!        另有一次,有位弟兄說到:基督徒如果沒有靈命上的成長,也不能進入天國,主也會把不結果的樹枝砍去。他走後我立即去查聖經,果然經上寫著:“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太》3:10)        我想,自己結了什麼好果子呢?靈命有什麼長進呢?不但說不上,而且這個問題連想也沒想過。也就是說,在我的概念中,連有靈命成長這回事都不知道。相反地,卻認為受洗成了基督徒,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這兩件事讓我從喜樂的頂峰,跌到困惑徬徨的窪地,又墜入了心靈頹喪的低谷。我感到非常懊惱痛苦:靈命成長,怎樣成長?為什麼還要有什麼靈命成長?不是說得明明白白的,得永生是“本乎恩,在于信”嗎?我信神一直不動搖,怎麼還不行呢?        不久,我參加一次特會,發現自己有許多思想誤區。在突破重重的誤區後,終于走出心靈的低谷,下面就是我的若干反省。 生命要成長        我本來認為,既然信主受洗,就等于拿到了天堂的入門卷。這是第一個思想誤區。        後來我逐漸明白:受洗只是新生命的起點,靈命成長的過程則是一生的事。如果靈命不能長進,思想、性情與未受洗前大同小異,甚至還多種可以進入天堂的優越感, 和處處高人一等的驕傲,那麼反而會離主越來越遠。主耶穌清楚地告誡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太》7:21)         如果受洗後沒有脫離犯罪的常態,也必受懲。“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惡死亡。”(《結》18:24)         而且,明知當行的路而又偏行己路,結果會比原來更壞。聖經嚴厲警告:“倘若他們因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制伏,他們末 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他們曉得義路,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倒不如不曉得為妙。”(《彼後》2:20-21)這是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 架,明明地羞辱他。”(《來》6:6)主說“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

No Picture
成長篇

在愛中重拾歡樂(心漁)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還記得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已經落入心靈低谷,奮力靠主的恩典爬出來之後,曾暗暗地下決心,不要再落入心靈的低谷。回首看那時的我,實在太天真了。走入心靈低谷本是人生的一部分。然而,我同時也体驗到,每回的心靈低谷之旅,都是等候上帝施恩的時刻。          我的孩子一出生,就發現身体先天有些問題。並且由于她出生十天就開刀,發育比其他的孩子慢很多,她又特別沒安全感,常常哭鬧個不停。甚至別人多看她一眼也嚎咷大哭。頭幾年,看到同齡健康的孩子,我心裡總是酸酸的,不忍多看。然而,一路上,我學習拋棄自憐,仰望上帝,學習去愛、去祝福其他健康的孩子,也就慢慢走出這個低谷。         從而,我看見上帝常有特別的恩典在她的身上,体驗到上帝比我還愛她,並且上帝也深愛我。         還記得一歲多的她,愛哭程度到了讓我們受不了的地步。于是,我們向上帝懇求更有愛心,並且一直為她禱告。沒有多久,她的愛哭就明顯減少。等她三歲上幼稚園時,她的老師大大稱讚她,讚美我真會教育孩子,因為她是班上惟一初次上學不哭的孩子。         有兩年多的日子,我的身体不是這裡有毛病,就是那裡出問題。一度還因左半身麻痺上急診室。我身邊的朋友也是這個得癌症,那個得癌症的。後來,我母親也診斷出癌症。我的心情真可說是愈來愈灰暗。         然而,在那段時間,我雖學習得很緩慢,但一步一步,我更深學習到上帝是愛我的,祂從未撇下我。我拒絕活在病痛的恐懼中,決心活在上帝的大愛中。這是意志力的決定。我知祂是我的主,我身体的主,我靈魂的主。我領悟到每一天都是祂賜予我的禮物,我學習去珍惜每一個日子。           從十多歲開始上教會到現在,內心最常發生的衝突,就是在面對教會中的紛爭、不合,或是發現自己背後被人插刀,或是被誤會時。廿歲時,曾想遠離是非,尋找一片淨土;幾年後,斷了這種念頭,懇求主給我足夠的恩典,讓我一輩子不要因人的緣故離開祂。           然而,經過多年來,一件又一件事發生,今日的我才明白,教會是我學習愛的場所。愛可愛的人,何其容易;愛不可愛、甚至傷害自己的人,才是學習“愛的真諦”。           當被人背後不實地批評,我努力學習去祝福對方,看對方的好處。于是,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不知何時已痊癒,自義自憐早已跑到九霄雲外。也不想解釋,事情就過了。不在乎別人怎樣看我,只在乎主怎麼看我。          曾聽過鮑勃‧瓊斯(Bob Jones)的見證,他在1975年因車禍重傷──醫生說從未看過受傷那麼嚴重的人。他拒絕上醫院,決心要死的話,就死在家中。于是,他被送回家。他躺在床上,突然大嘔血,身体十分疼痛。突然在最痛的那一剎那,他發現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身体,並且也不再有疼痛感。          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他穿過一個光的隧道,到了一個地方。那裡有兩排人,一排是通向地獄。那些人的眼睛充滿空洞與訝異。原來他們在世時,以什麼為主,就受他們在世時的偶像綑綁,一同進入地獄。          另一排則是面對耶穌。等他排到前頭時,他看見一個八十九歲的黑人婦女,身旁有好多天使陪伴她。他問為什麼?聖靈回答他,她在世的時候是忠心的僕人,為上帝大 大使用。他聽到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那婦人張開雙手,回答:“是的!”于是,耶穌親吻她,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接下來,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她一生殘廢,四五歲起就只能躺在床上,但她常常祈禱。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那孩子回答:“是的!”于是,耶穌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第三位是一個九十三歲的婦人,一生有五十年受關節炎之苦。耶穌問:“女兒,你學習去愛了嗎?”她回答:“主啊!你是知道的。我年輕時,心裡充滿苦毒。我每週上教會,但我常用言語攻擊人,批評人。”耶穌對她說:“靠著救贖的恩典,你可以進來。”于是,耶穌打開自己的心門,讓她走進去。          接著,輪到鮑勃。耶穌問他同一個問題,他回答:“是的!”然而,耶穌對他說:“我要你回去!”他不肯,說:“我身体好痛喲!並且,在教會我常受中傷、批評。”耶穌說:“你看看身邊另一排人,若是你看了他們之後,仍想進來,那你就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