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隱約的紅字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李東光        高新志徹底打消了去讀神學院的念頭。回想這一段時間,他彷彿乘過山車,忽而呼嘯直上飄到雲端,忽而飛速下墜跌入塵埃。現在,他又回到了原點,漸漸定下心來,開始新一輪找工作的努力。 失業的博士         這要從新志之前的失業經歷說起。新志所在的大學城裡,有一家七八十人的華人教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教會的陳牧師60出頭,來自台灣,是慈眉善目的老伯伯形象,但十分講原則,典型的“外圓內方”。新志原是鎮上那所著名大學物理系的助理教授,也是教會裡負責主日學事工的執事。         美國經濟的不景氣,已經持續好幾年了。一開始,學校還儘量保持科研隊伍的穩定,但是國家給的研究經費這兩年大幅度削減,特別是在理論物理的研究上,由於不是很快就能見到經濟效益,所以國家便將經費轉而投向另外幾所名牌大學。如此一來,新志失業了,而且是在他即將有資格轉為終身教授之際。         他們的研究組解散,負責人在跳槽去另一所大學時,沒有把他帶去。一開始,新志並沒有在乎失業,還是高高興興地在教會服事,並且還趁拿著EI的機會,修了幾門“愛學網”上的神學課程,覺得很有收穫。又在週間開了一個查經班,組織一些暫時沒有工作的人,和來美探親的老人學聖經。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誇新志是一個信心的榜樣,牧師也在講道時,對此表揚。         當然,新志同時也在網上不斷尋找工作機會,聯繫一些認識的同道。他本以為這段等待的時間不會長於3個月,畢竟自己是科技大學畢業的,又在美國讀了博士,還在工作的五六年裡,發表了幾篇論文。可是1個月過去了,3個月過去了,熟悉的同道紛紛表示“Sorry”,海發出去的求職信,回復率連10%都不到,並且無一不是“你的條件很好,可是我們暫時沒有opening,等有了再和你聯繫”這樣的話。        於是,新志把求職視野擴大到公司,可是他從博士、博士後、到教職,一路十幾年都是在學校,因此沒有一家公司對他伸出橄欖枝。新志心裡開始有點打鼓,思前想後,有點後悔:要是去年把那篇關鍵的論文好好改一改,能在《科學》雜誌上登出的話,現在就不會這麼難找工作了。那篇論文,雜誌社當時要求補一些實驗資料,把原始資料整理好附上,不是很複雜,只要花一些氣力和時間的。        當時正巧教會在籌備針對新生的福音營,新志被委派為總策劃。他需要聯繫營地,踩點協商價格,設計報名表和廣告,聯繫講員,召開推廣外展會,分配房間,組織交通膳食等等,忙得不亦樂乎。結果營會辦的很成功,大家都交口稱讚新志的擺上,但是他的論文被退了回來,原因是有一篇類似的論文,搶先發表了。雖然新志在禱告中,求上帝讓他看見,他是在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不要太介意這次的失誤,但是,新志的老闆卻顯然很介意。很快,研究組解散重組的決定出臺了,新志變成了一個失業的博士。        一晃1年多過去了,原來的教授朋友在課題忙的時候,偶爾會叫他去做幾天臨時工,但都沒有增加一個position的可能。新志漸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不完美的完美家庭        幸好,新志還有一個完美的家庭。太太婉儀來自台灣,是實驗室的一名實驗員。人雖然不是顯眼的漂亮,但胖乎乎的憨厚模樣,十分可愛。新志是在與婉儀結婚後,才深刻體會到,受沒受過家政教育原來有那麼大的區別。        婉儀總是把家整理得井井有條,窗明几淨,一塵不染。還能變著法兒作出各式各樣的台灣菜餚,讓新志這個從小吃“白菜燉粉條”長大的東北人,著實感受到了什麼叫幸福。新志是在讀博士時與婉儀相遇的。那時他偶爾會去教會吃免費大餐,結果認識了已經信主、服事飯食的婉儀。一打聽,原來兩人竟在同一辦公樓上班。那之後,幾經交往,心生愛慕,但婉儀明確表示,新志若不信主就免談。新志想,就衝著婉儀,信主也值!再說他對基督信仰並不反感,只是還不十分理解而已。於是新志信主、受洗,一氣呵成,二人遂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後兩情相悅,相敬如賓,一同去教會敬拜服事,新志也越信越有興趣,追求的心不斷增長。        這樣完美之家有什麼不完美呢?有。首先,他們結婚七八年了,卻一直沒能有小孩。不過兩人都沒有放棄,才近40歲,還有機會;就是實在沒有,“有我們倆在一起,也就夠了”,婉儀如此說。另外,還有一個不完美,就是他們兩人都是再婚。         婉儀的情況比較簡單,她是被拋棄的。剛來美國時,一個美國青年向她大獻殷勤,那時她太年輕,人生地疏地求學,也實在需要人照顧,沒想到就上了賊船。同居一段時間後,那人毫無憐憫地離開了她,不知所蹤。痛不欲生的婉儀就是在那時,由朋友帶進教會,開始了新的人生。         新志則是在來美國讀博士之前,有過一次婚姻。前妻是某幹部的女兒,十分漂亮,是通過朋友介紹主動與新志相會,並且一見鍾情。她喜歡新志的學識和即將赴美的機會,新志則喜歡她超群的美貌。新志剛來美國時,他們幾乎天天通電話。新志一肚子思戀,不知如何表達,而那一方卻常常直奔主題,問他什麼時候才能把她辦理出國。等了1年多,新志有了助教的資助,終於辦成這事。哪知道來後不久,二人就開始吵架。太太總是嫌他才賺那麼點錢,只能窩在小公寓裡。新志在博士後期,忙碌中有些怠慢,太太就大吵大鬧。一次新志實在忍不住了,大吵一架,甚至有點肢體接觸,太太在怒中報了警。雖然沒有被逮捕,但他們被判分居。剛一分開,太太那邊就有人趁火打劫,他們的婚姻便到了盡頭。離婚後,新志找到前面提到的大學教職,離開了傷心地。        只是,這場人生挫折後來依然影響著他。在和婉儀結婚時,新志已經受洗,希望能在教會舉辦婚禮,但陳牧師卻不同意。他說,教會傳統不為離過婚的人舉辦婚禮。再加上新志那時給人的印象是,信主就是為了找女朋友,有些人甚至說他們倆長不了。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在市政辦了手續,幾家朋友在一起吃了頓飯,就算是婚禮了。 獻身的資格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青春無敵遇上老謀深算 ──90後事工的陣痛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王星然             “譚長老,我們想在教會裡成立一個專門作90後事工的學生團契。”            一群年輕同工,剛剛參加完美國華福主辦的校園創意聚會充電講座”,果然是電力飽滿、火力充沛,滿腦創意和點子,迫不及待想學以致用,“我們想……”            還沒等他們講完,譚長老聳了聳肩,打斷他們:“有必要嗎?我們己經有學生查經班了。雖然不叫團契,其實與團契也差不了多少。這20多年來,教會一向很重視學生事工,每週有查經、慕道班、初信造就班、一對一的門徒栽培,還有小組、各樣的進深特會和神學講座。聚會還供應晚餐……難道做得還不夠嗎?”            身材魁武的譚長老,彷彿一座巍峨大山,又像一道銅牆鐵壁,堵在這群小輩前。同工們你看我,我看你,登時語塞。 這一關不過不行              其實來找譚長老之前,年輕同工們已經先見過教會黃牧師、薛執事,以及非常疼愛年輕人的Emma老姐妹。他們都很支持同工的想法。只是,年輕的黃牧師剛加入教會,一切以和為貴,因此特別叮囑熱血同工去和譚長老談談,因為譚長老才是學生事工的負責人,過去20年他忠心擺上做此事工,也為主大大所用。            同工們何嘗不知道應該去和譚長老談?但譚長老很有威望,脾氣又硬,而且學生查經班是他經營多年的事工,要動他的“地盤”,只怕不易……            雖然不太情願,但同工們也知道,這一關不過是不行的。於是,硬著頭皮去了。            郭弟兄是這群同工裡膽子最大的,且邏輯思維清晰。面對譚長老的反對,他率先回答:“長老,容我再解釋一下。我們的想法有兩個重點,一是專門針對90後的學生,用創意的教材、更生活化的陳述方式,引發他們學習的興趣。我們會注重引導而非指導,更多地和學生互動,讓他們有參與感。二是想建立一個真正的團契,落實關懷和聯絡的工作……”             見其他同工點頭如搗蒜,郭弟兄愈說愈溜:“現有的教會學生事工模式,以查經班為主。雖有紮實的聖經教導,但其實比較像主日學,也許適合年長的研究生和訪問學者,但對年輕一代行不通。長老你看,現在校園裡出現了大批來美唸本科的學生,他們大部分都沒來教會。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            譚長老靜靜地聽著。郭弟兄最後一句,“現在的事工模式,似乎已無法滿足他們的需要了”,戳進了他的痛處,讓他陷入了思考…… 想當年絕處逢生            還記得20多年前,譚長老在學校唸博士,不幸研究卡在瓶頸,和妻子的關係也水深火熱,幾乎要離婚。家裡5歲的女兒,又被診斷出亞斯伯格症(自閉症的一種)……排山倒海的壓力,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萬念俱灰,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時,一位同學領他去了附近的查經班。從此,上帝進入他的生命,也挽回他瀕臨破碎的家庭。上帝更賜給他平靜、安穩的心,使他有力量面對研究中的難題。後來他轉換了一個研究方向,順利畢業。            譚長老和妻子,都是80年代初期來美深造的。畢業後,譚長老在一家頗負盛名的藥廠擔任高級研究員,生物統計專業的太太則在學校任教。患有亞斯伯格症的老大Grace,大學畢業後在銀行任職;老二Jeremy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生物,準備朝醫科發展。譚長老和他的妻子在工作之餘,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教會服事。 那些輝煌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