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歐洲人權法庭將聽審德國強制將家庭自學的孩子送往公立學校案(俞安至)2017.06.09

ADF在維也納辦公室的克拉克表示:“文德理夫婦僅僅是按照自己的思想與宗教信仰來行使他們作為父母的權利。他們認為在家裡教導孩子是最佳的方式。父母選擇教導孩子的方式應該是最基本的人權。也是國際條約所保護的人權。德國政府在這些條約都簽了字,卻有意的忽略這些條約的要求。”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家庭學校”的利弊

──對《舉目》55期兩篇“家庭學校”的回應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我在美國華人教會事奉多年,見過不少年輕夫婦決定將孩子留在家裡上學,而不送進公立學校。為此,他們花了許多的時間,大多數的妻子都放棄在外工作的機會,專心留在家裡教育子女。         這些家長之所以如此做,有他們的原則與理想,是非常值得欽佩的。《舉目》55期,即刊登了兩篇“家庭學校”的文章。一篇的作者是家長汪長如弟兄(編註:http://behold.oc.org/?p=2598),另外一篇是我在美國西方神學院的校友曾思瀚教授(編註:http://behold.oc.org/?p=2601)。         我想以我擔任公立學校教育委員16年的經歷,對這兩篇文章做點回應。特別是對基督徒家庭的孩子是否應當摒棄公立學校,做一些分析。         首先,我觀察到,家長選擇“家庭學校”有兩大主要原因:1. 信仰問題。因為公立學校不能教基督教信仰。2. 公立學校的教學程度問題。         公立學校在這兩方面,的確讓不少家長無法接受。但是,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也不盡如汪文所講的全然負面、一無可取。         誠然,公立學校的教育是偏向人文主義的,基本上也都是把進化論當作真理來教的。但是,從公立學校出來的,就沒有基督徒了嗎?我們這些基督徒,比如從大陸來的,當年受的不也是那樣的教育嗎?         所以,學校不能談信仰,不代表就會讓孩子離開上帝。更何況,在“家庭學校”畢業的孩子,將來也未必在信仰的路上有很好的追求。 美國的政教分離政策 美國的立國精神是政教分離。1792年的憲法修正案第一條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         從英文原文(註)中可以看到,這條文有兩個重要子句:         一、政府不得立法設立宗教。        二、政府不得立法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這兩個子句,在法律界一般簡稱為“設立”子句,及“自由行使”子句。這兩個子句相輔相成,構成美國憲法的“政教分離”的精神── 政府不得偏向任何一種宗教(或宗派),但是,也不得禁止人民的信仰自由。         我個人是贊成政教分離的。因為歷史上,不論是宗教控制了政治,還是政治利用了宗教,其結果都是悲劇。        1971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中所謂的“政府”,包括所有公立學校的成年教職員在內。他們都是政府的“膀臂”(延伸)。因此,在公立學校裡,教師不能傳講自己的信仰,學校也不可以帶領學生禱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當我5歲的大兒子經過了好幾輪的面試後,我緊張的心弦終於放鬆了。我問老師:“我兒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兒園(Kindergarten)可以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很驕傲:“你兒子早超過幼兒園的水平了!”         回到家後,我非常興奮,覺得說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機會終於來了(編註:homeschooling ,“家庭學校”,意即讓孩子以在家上學,替代正式的學校教育。在美國,政府設定課程要求與學力鑑定管道,以允許父母採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問太太:“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送他去學校呢?他在幼兒園裡學什麼呢?”         看著太太答不上來,我就央求和鼓勵她:“請嘗試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兒子什麼沒學到,他也不會落後於同齡小孩。” 最後,太太終於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條件是我要多承擔家務,多照顧另外兩個年幼的兒子。         這一嘗試就是8年的“家庭學校”。剛開始,我們遇到了父母的反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會的不支持。父母反對的理由是,美國的公立學校是免費的,在家教學要花錢不說,這更意味著太太要放棄工作,我們家的收入會減少一半。我們必須省吃儉用,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親朋好友聽說我們的決定後,一方面勸說我們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開始為我們小孩的未來擔憂,“他們的社交能力怎麼培養?誰來教他們英文?將來他們上大學,誰給寫推薦信?”         還有一些好心的人給我們出主意:“如果你們嫌學區不夠好,可以多花些錢,在較好的區買個小房子,讓孩子去上那裡的學校。”         說句實話,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擔心和憂慮的,也懷疑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明智。 但是當我們認識神越多,越明白神給我們的託付後,我們就越堅信,是神感動我們選擇這種教育方式,也是神攙扶著我們一路走下來。8年來,我們靠著神的恩典, 克服了許多的挑戰;雖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從沒後悔過。 拒絕上帝的教育系統         我們不送小孩去公立學校,不僅是因為公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好,也不僅因為公立學校有日益泛濫和嚴重的吸毒、淫亂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敵基督的,是與聖經相違背的。         在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詳細介紹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的由來,以及這個系統對基督教的衝擊、對我們下一代心靈和信仰的危害。從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學校,都在使用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與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是送小孩去公立學校,還是homeschooling, 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選擇,更是一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是爭奪我們的下一代。         現代人文主義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聖經。現今的公立學校,已經把上帝從課堂裡趕走了──學校不允許老師教導創造論和聖經真理,禁止老師向學生傳福音,也不允許學生奉耶穌的名禱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成為理念清明的“見證人”——回應《家庭學校》

在學術界,我每天接觸不同種族、神學立場、宗教,甚至不同性向的人。它是我們孩子將要面對的世界的縮影。為了面 對各式各樣的人,我們必須對他們所知道的有真正的認識。在我所處的這個狗咬狗的世界裡,理念是很重要的。任何人對他人理念的諷嘲或曲解,都是不智的。輕則 是讓人皺眉,而最糟,會毀了一個正在起步的事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