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選介

選擇與別無選擇 ──解讀《排斥與擁抱》

天靈        台灣校園出版社翻譯出版的沃弗教授(Miroslav Volf)著名專著《擁抱神學──有關身分認同、異己性與和解的神學探討》,如果按原文翻譯,書名應該是《排斥與擁抱──有關身分認同、異己性與和解的神學探討》。         我猜想,譯本之所以對題目做了修改,是為了突出該書的神學指向是“擁抱”。但是,去掉了“排斥”,其實也就是忽視了作者對現實的關照,忽視了作者從排斥現象出發、指向擁抱的願景。        並且,“擁抱神學”這一書名,不僅與副標題有重覆之處,也把“擁抱”限定在一個範圍內,因而忽視了更廣的,例如全人類對於擁抱的憧憬。         根據個人的理解,原書名應該包含了幾重含義:首先,“排斥”一詞,揭示了當今世界普遍存在的不接納與衝突現象。其次,身分認同和異己性,點出了導致這種現象 的原因,就是人為了確定自己身分,而對他者或威脅到自己的異己性,採取了拒斥與清除策略。最後,作者從神學視角,指明出路在於擁抱。 本書結構及思路         從邏輯上講,本書所要處理的問題是排斥,所要達成的目標是擁抱,這兩部分內容主要在第二章和第三章,體現從現實出發、向目標努力的寓意。        而距離與歸屬,既可以作為從排斥走向擁抱的過程,也可以作為視角,更清楚地審視個人及文化內包含的排斥異己之基因。作者把這內容,安排在第一章。         性別身分,作為人類身分的一種,以案例的方式,成為第四章的內容。        最後,作者用3章的篇幅,闡釋代表排斥的欺壓、欺騙與暴力,和代表擁抱的正義、真理與和平。這就是本書的整體思路與結構安排。         在這個大的框架之下,每一章,作者都採用了雙重視野:基督信仰者與不信者、學術界的局內人與局外人、人與神、正反向思維、學術問題與人生問題、現實問題和目標問題,以及現象與本質,對議題進行了縝密、細緻和全面的論證。 研究該問題的必要性        筆者認為,對排斥問題的探討,是極其必要的。        首先,排斥現象十分普遍。年齡、性別、容貌、職業、民族、地域、地位、教育程度、經濟能力等,都會引發歧視與排擠。可見,“排斥”是和我們每個人切身相關的問題。        其次,排斥現象由來已久。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人類的歷史塗滿了排斥的痕跡。        再次,沃弗教授以該隱弒兄為例,向我們說明,不僅排斥本身導致殺戮,而且以排斥對抗排斥所形成的排斥機制,會造成惡性循環,導致“無秩序深淵”和“空虛與混沌”,並終將導致人類的相互殘殺和同歸於盡的結局。         最後,不僅排斥導致混亂,各路學者、思想家,對排斥的思考與解決方案也五花八門,讓人六神無主。許多方法非但不能解決問題,甚至適得其反。因為各種流派無不 來自於有限時空下人的思想,屬於地上的“小學”(《西》2:20-21),但不明白神的全知與全能的人,卻視之為真理,奉之為圭臬。這必然導致“混戰”。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排斥與擁抱》--評米洛斯列夫.沃弗的“擁抱神學”

王湘琪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距離與隸屬         克羅西亞的神學 家沃弗(Miroslav Volf註1),根據九十年代他的國人在巴爾幹半島戰亂中所遭受的種族迫害,以及他個人對基督徒身份的理解和洞見,寫下著作《排斥與擁抱》 (Exclusion & Embrace註2)。在書中,沃弗引導讀者瞭解因本体自我認知的複雜化,導致種族間長期疏離,最終引發殘酷的排斥。聖經在《創世記》裡所記載的該隱殺兄 弟的殘暴,被沃弗引用以解釋排斥的意識型態。但透過基督信仰中那位饒恕、不記惡的神,沃弗在新約的救贖隱喻中,發現了通往和好的希望之路。         《路加福音》中的浪子,更觸發沃弗提出“擁抱神學”(Theology of Embrace),做為對排斥行為的回應。沃弗宣稱,藉著採取饒恕行動、打開心門、並且擁抱對方,受創的傷口將癒合,排斥會中止。         當筆者初讀此書時,“距離與隸屬”(Distance-and-Belonging)的觀念,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沃弗首先聲明:教會與所屬的文化,應“保 持與文化的距離”和“隸屬于其中”之間,有一份合宜的關係。但問題是,怎樣才算合宜呢?沃弗說,其核心在于忠誠感的全然轉變--從原本所處文化中的神祇轉 向所有民族都敬奉的獨一真神。         聖經上最顯著的例子便是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為了回應神的呼召,他離開本地、本族,開始過著遊牧的生活。因 此,沃弗力勸亞伯拉罕的屬靈後裔,要從既定的文化中“出走”(Exodus)。當然,作者不是要在廿一世紀的現代提倡遊牧生活,“出走”純粹是心靈上的。 因為,沃弗認為,耶穌已經為信徒提供了祂的身体做為新的家,所以,信徒可以從文化中脫離,卻不必在肉体上真的離開所處環境。          也就是說,基督徒在一方面與自己所處的文化保持距離,不再受到文化上特有的偏見影響,聖靈會幫助我們認清自己和所屬文化的自我欺騙和不公義,從而培養出悔悟的、合于福 音的人格;另一方面,基督徒仍隸屬于所處的文化,透過這種隸屬,我們可以因著差異而更加充實,並可投入去改變所處社會,使其成為合神心意的新世界。 分別與凝聚           與異教世界的分別,是聖經上常見的主題(《利》20:26,“你們要歸我為聖,因為我耶和華是聖的;並叫你們與萬民有分別,使你們作我的民。”)作者解釋, 出走乃是神“分別與凝聚”(Separating-and-Binding)的過程的開端。他之所以使用“分別與凝聚”一詞,是因為基督徒之間雖然有歧見 和異質性Heterogeneity,但我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神使我們與偶像崇拜分別出來、與主聯合成為一体。透過神的愛的凝聚,不同種族的人可以捐 棄成見與憎恨而合一。我們從耶穌身上可以看到,神自我犧牲的愛是包容的,無關乎種族、性別或社會階層。         筆者認為,這是特別值得深思之處。 我們常誤以為多元性和異質性應向同質性和單一性讓步,以至我們能夠純淨。我們卻忘記了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6告訴我們:“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