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歸基督徒”與今日中國家庭教會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一、變化中的中國            自1978年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以來,在社會、經濟、思想、人文甚至政治等各方面的變化,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見的,主要表現在以下的四方面:            1. 經濟環境的轉型──自實行經濟上的對外改革開放政策以來,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有了長足的進步,國民生產總值(GDP)在不到30年中,增長了25倍以上,總体的經濟規模已超過德國,位居世界第三位(僅在美、日之後)。但同時,貧富兩級分化現象嚴重。            2. 教育環境的轉型──今日的中國,雖然大學教育更加普及,每年錄取和畢業的大學生都大幅增加,但實際上,教育卻面臨著空前的“商業化”和“產業化”的危機。           3. 價值觀念的轉型──人一切生活的中心,都開始圍繞著金錢和物質轉。傳統的社會道德、倫理價值,已不再被人看重,甚至受到嘲笑和唾棄。由此帶來了社會治安和家庭婚姻等方面的巨大問題和危機。           4. 人口分佈的轉型──今日中國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人口大遷移,有所謂的“三大漂”現象,即:一是大量農村人口向北京、天津等地移動,二是向以上海為中心的長江三角洲移動,三是向廣州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移動。 二、變化中的中國家庭教會           中國社會的巨大轉型,對中國教會的發展,產生了極大的挑戰。當中國社會向“都市化”突飛猛進時,中國教會也揭開了“城市宣教”的篇章。          今日中國的家庭教會,正發生著以下七個方面的深刻變化:           1. 從農村到城市──這是最顯著的、令人眼目一新的變化。許多城市家庭教會正以年輕化、高學歷,以及充滿活力的聚會方式,呈現出勃勃生機,並快速發展。這種情形,甚至在官方控制不太嚴密的三自教會中,也開始出現。            2. 從沿海到內陸──傳統上,沿海的家庭教會較發達,這和早期西方宣教士的活動區域有關。而今在中國許多內陸地區,甚至少數民族當中,福音的傳播以及教會的建立,也都有了極大的發展。            3. 從基層到多層──如今福音不再是文化程度不高、身處社會基層的平民的信仰,而成為了許多大學系統研究的課題,也是大學生、教授、白領階層等熱衷瞭解的信 仰。以知識分子為主的城市教會,紛紛在各城市建立,並且增長迅速。而許多“海歸”基督徒的融入,也對城市家庭教會的轉型和發展,產生了不小的作用。           4. 從單一到多元──過去中國教會在宗派方面,基本上是單一的(無宗派);在神學思想方面,基本上是保守的(以基要派為主導)。這樣的情形,正在發生變化。隨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迎接海歸時代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蘇文峰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歸”時代隨之來臨。        舉目望田,上帝在海外,已呼召了無數的中國學生、學者接受福音,並立志跟隨基督;當他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更新而變化後,對主委身、心繫神州,就成為眾多基督徒海歸回國的動因之一。        過去十年來,海外教會開始重視海歸事工,國內的海歸團契和小組,也隨著基督徒海歸的增加,逐漸興起。為了更有效的事奉這一個新的群体,不少中西教會或福音機 構,經常舉辦研討會,做宏觀性的研究和具体性的交流。本期四篇海歸的專文,就是海外校園在最近兩屆研討會中發表的報告。        第一篇的作者是美 國國際學生事工(ACMI)的資深同工。她從歷史的角度,探索150年來海歸對中國社會的貢獻,進而思考如何幫助今日的海歸,在當今的國內處境中,作光作鹽(http://behold.oc.org/?p=4041)。第二篇是美國東岸若歌教會參與海歸事工的經驗談,有許多具体的作法可供海外華人教會參考。此文與本刊40期31-34頁的採訪稿互相呼應(http://behold.oc.org/?p=4032)。第三篇的視 角由海外回歸國內,剖析了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三種典型模式,提出家庭教會對海歸的期待,提醒海歸應避免的錯誤(http://behold.oc.org/?p=4028)。第四篇是一位回歸者的自我審視。作者對自己 的文化身分、宗派身分、事工身分、機構身分作了坦誠深刻的剖析,並思想如何整合這些多元身分(http://behold.oc.org/?p=4021)。        這四篇文章是《舉目》過去一系列《海歸群像》的整合與歸納,也是本社過去幾年投注在海歸事工的努力,一個階段性的小結。未來的路還很長,歡迎參與海歸事工的教會或機構,或者是有親身經驗的眾海歸 們,繼續交流分享。讓我們謙卑地仰望上帝的帶領,在他所興起的這個浪潮中,與他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