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赴死(心漁)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不知道是誰曾說過,“人從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開始赴死。”乍聽之下,如此說法讓人覺得很誇張。但是,仔細思量,這句話敘述出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人從生下來那一剎那開始,就向死亡的墳塋邁進。然而,有些人往往活著彷彿自己擁有永恆的生命,沒有死亡,恣意揮霍生命;但有些人卻是營營擾擾地尋找自己生命的價值。我比較偏向後者。 生命的掙扎         我是個很認真的人,美滿的家庭、竭力地事奉、學業的成績、工作的成果似乎將我的人生編織成一幅美麗的圖畫,也肯定了我人生的價值。然而,這幅自以為很美的圖畫在好友得了重病的衝擊之下,瓦解為碎片。好友面對死亡的掙扎成為我生命的掙扎。        好友在面對癌細胞的侵蝕時,最大的掙扎之一是不想也不甘願面對生命就此結束的這個事實。他曾經說當他鼓起勇氣接受癌症的事實時,回頭看稚齡的兒女,心就弱。他的求學歷程極其順利,在國內是最高學府的高材生,出國讀書也是名校研究所的畢業生。還記得有一次我們聊天,他分享自己在某次的特別聚會已經奉獻自 己,為主所使用。但是,在這次的分享不久,他被診斷得了肺癌。他討厭人們用約伯的經歷安慰他,因為他根本不想做約伯。我無法安慰他,因為我既不想做約伯, 也不願意面對與他相同的處境。幾次我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哀哭,為好友生命即將結束掉淚,更為自己生命的軟弱及無奈悲慟。我觀察世事,不明白為何好人遭難、 惡人倒享福樂,天理何在? 生命的主權         我時常為好友禱告,也不斷地向主詢問心中的疑惑。有一天晨更,神開了我的眼,那天所讀的經文是《詩篇》73篇,詩人抱怨為何惡人享樂,而神的子民喝盡苦杯,他自覺徒然潔淨了自己的心。詩人的掙扎與埋怨正是我心中的吶喊。然而,詩人所尋找到的答案也打動了我的心。我看到自己的愚味無知及渺小,我看到神永生的應許及神的主權。當我開始尊重神的主權時,心 中的掙扎及懼怕消逝,對將來的昐望從內心湧出,也看到神的公義及慈愛。         得到答案之後,我並沒有向他分享。雖然我心裡很想一吐為快,巴不得他能有相同的領悟。但是,我知道他的聖經知識遠比我豐富。況且,自己從前也讀過幾次這段經文,卻毫無所獲。我決定靜默,繼續為他禱告,求神自己向他啟示。我知道神的啟示是大有能力的。        又為他與神的關係禱告了兩個月左右,一天當我又準備開口為他懇求主時,居然再也求不下去,心裡有感動就是神已經成就了大事,是讚美的時刻。於是,我就為神在他身上的作為讚美主。兩、三週後,我收到他的一封短簽,分享他出門旅遊時,由路過的一所教會主日崇拜信息中,領會到神的作為。這是他給我惟一的信函。由信中,我感受到他的平靜與安穩。 生命的價值         好友還曾經面對另一個掙扎,就是尋求自己生 命的價值,他要證明自己的生命沒有白走一遭。他在尋找自己患癌症的意義,認為自己患癌症的目的是為了要事奉神,領人信主。他的反思也是許多人所尋求及思考的問題。曾有一位在學術界工作的朋友告訴我﹐說:“我的研究成果有益社會,認真教學培植後進,這就是有意義的人生。”另一位在事業上極其成功的朋友則說: “能夠幫助我的手下員工由懶散無人生方向到積極進取,就是我的成功。”他們所說的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事業成功、有益人群、美滿家庭及有果效的事奉,似乎能夠肯定一個人的生命價值。        但是,我的心中隱隱約約地覺得不妥。因為有些人可能從來沒有機會接受教育,有些人境遇坎坷,出生在弱勢的環境中,有些人無辜地成為破碎家庭的犧牲者……然而,這一切不應該影響他的生命價值。況且,事奉的果效也不能夠做為一個人的生命價值。事奉全屬恩典,結果全在 神的手中,不管果效如何,它的目的是幫助我們能夠經歷他。我在探索,由永恆生命的角度來看,到底生命的價值何在?當我見天父時,他是如何看我的一生? 生命的根基         我在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找到答案。保羅在《哥林多前書》3:8-15中描述人生像蓋房屋一樣,首先,房子的根基一定要打穩。房子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然後,每個人要謹慎在根基上蓋房屋。人可以用金銀寶石蓋房子,也可以用草木禾(禾皆)蓋房子。這兩種房子的不同之處在於大火(考驗)臨到時,金銀寶石 所建立的房子可以存得住,就得賞賜。而草木禾秸所蓋的房子,則是一片灰燼,只留下房角石。他仍會得救,只是在火燒的過程中,經歷極大的苦痛。        保羅的敘述帶給我幾點的啟發。首先,房子的根基要立穩,也就是我必須讓耶穌基督做我生命的根基。因為若沒有接受耶穌基督寶血的潔淨,人的罪把自己圈在永死之 中。不管我是否曾做過多少有益人群的事,我的罪在聖潔真神與我之間劃下一道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我唯一的倚靠是耶穌基督的救贖恩典。 […]

No Picture
成長篇

如何明白神的心意(陳濟民)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作為人,我們經常會体驗到人的有限。無論在大自然界,或在政治、社會與經濟環境中,都充滿了變數,所以華人在許多時候只得承認“人算不如天算”,然後無奈地說:“天意難測”。        作為基督徒,則加上了另一份煩惱,就是我們相信神的旨意美善,而且神恩浩大,因此願意活在神的旨意中。可是在實踐時,卻發現上帝的旨意好難明白,上帝好像將自己隱藏在五里雲霧中。           記得在我信了主耶穌以後,有一次在教會中聽到傳道人的勸勉,因而定意要在凡事上討祂的喜悅,遵祂的旨意而行。所以有一陣子,一踏出門,都要禱告求問上帝:今 天應該轉左或是轉右(因為那時無論是左轉或右轉,都可以抵達目的地)?可是,坦白說,上帝從來沒有回應!當然,結交女朋友時,問題更大了:我在戀愛中嗎? 我怎知眼前這一位就是上帝預備的終生伴侶呢?           這篇文章就是想從聖經中提供的一些線索,特別是從兩位人物──主耶穌和保羅──的生平事蹟,來思考這個課題。 一、主耶穌如何明白神的旨意?            《希伯來書》的作者講到主耶穌在世的生活特徵,借用了《詩篇》的話,在10章5-7節說,祂生命的最高指導原則,是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接著,作者在8-10節 加以解釋,指出上帝的旨意不僅涵蓋了耶穌基督的一生,也對信徒有一定的指示。根據四福音書的記載,主耶穌在世時的教導,確實認為人生最要緊的就是遵行神 旨。祂不僅教導門徒要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天上”(《太》6:10,《路》11:2),自己也順服神的旨意,死在十字架上(參《可》14:36, 《太》26:39,《路》22:42),並且認為祂遭世人拒絕,是出於上帝的“美意”(《太》11:26)。            有人問:耶穌怎知道十字架的 路是上帝的心意?顯然地,當時的人並不這麼想(參《約》12:16)。近代聖經學者指出,主耶穌這種獨特的理解,是根據上帝在祂受洗後所說的話:“你是我 的愛子,我喜悅你”(《可》1:11;參《太》3:17,《路》3:22)。這句話是結合了《詩篇》第2篇7節和《以賽亞書》42章1節而成,表示神應許 大衛的君王就是受苦的耶和華的僕人。換言之,主耶穌對自己生平使命的理解,是根據祂受洗時上帝特別的啟示,而上帝這個啟示又是在舊約經文中有記載的。           根據《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耶穌受洗後,就在曠野受試探。魔鬼在試探時所提出的挑戰,在世人眼中看來,其實都很有道理,而這場試探很快就變成一場引用 聖經的比賽。主耶穌能勝過魔鬼,做出合乎神心意的抉擇,全是因為祂正確地理解並遵行舊約的教訓(參《太》4:1-11,《路》4:1-14)。           約翰在他所寫的福音書中,更是進一步地顯示,主耶穌如何在祂的事奉中掌握上帝的心意,特別提到“時機”的問題。在《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時候”對主耶穌 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一句名言是:“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約》7:6)這句話提醒讀者,主耶穌在世行事有祂的時間表,這 時間表不是根據祂自己的方便,而是根據上帝的時間。            在《約翰福音》中,特別可以看到,主耶穌的死有祂的“時候”。雖然猶太人早就想要殺耶 穌(參《約》5:18,7:44,10:31-39),但是時候未到,所以始終未能得逞。約翰甚至記載,有一次猶太人要捉拿耶穌,耶穌“卻逃出他們的手走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大地震動鴻雁飛

林鹿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512”大地震後,从成都刚来到美国不久的我,收到了许多来自震区的电子信,字里行间传递著亲朋好友们心灵的颤栗,令我这四川的女儿每每泪下。在此,我节选他们信中的部分段落,并自己的一点回应,与海内外同感哀痛的人分享。李老师的来信∶         地震了。我裹著被子就跑出门,站在一块草地上。感觉有五六分钟之久,我眼睛看著七层楼在眼前左右摇摆。那一刻,我觉得末日到了!自己今天要死了。我什麽也没有带出来,没有带电脑、没有带钱┅┅         有人手提著裤子就跑出来了。另一个人,光著膀子带著一个黑色提包,大概里边装的就是他最重要的东西了。         现在帐篷是买不到了。再贵,也买不到!我们没有帐篷,就睡在车里,已经四天了。地震第二天,我们开车出了高楼林立的城市,一家人在车子里,才觉得安全。但很多加油站突然都加不到油,很恐慌。汽车没有油,那不成了废铁?┅┅以前,我们对电信通讯多麽信任啊!可是,地震後,正需要联络的时候,手机全部联系不上了。电脑也不工作了。          哎呀,又(震了)──         哦,不是,是风在吹,街上的人都是正常的,那就不是馀震。我现在经不起开玩笑了。有一次,孩子把吉他放在我腿上摇了摇,把我吓得赶快逃跑。真是惊弓之鸟。有人住在高楼,一地震,门打不开,就跳楼了。我能理解。一个婆婆说,孙子在睡梦中会大声喊∶地震了!快跑!         地震後,在人民公园,几万人在那里。WY他们四家人在一起,祷告唱诗∶“大地虽会改变,高山虽会摇动,大海翻腾大浪颤抖,但我们也不害怕┅┅”信仰的力量支持他们,但我做不到像他们那样。         (李老师,某大学副教授。我的老朋友。5月15日我打电话过去问候,给了朋友一个倾述的出口。         我一直倾听著,没有打断他,後来他说,哎呀,电话都打了1个小时30分钟了。其实,这就是我所能做的,在倾听中分担他所有的惊恐,在他言语倾泄的河流中疏导压力。鼓励他表达出来,不打断他的话语,没有一丝嘲笑,这样的电话就是一种支持,一种抚慰。         这个时候,孤独地面对灾难,会加重灾难阴影,几家人在一起聚会、唱诗,互相扶持,彼此坚固,是积极扶持的好方法。) 海上花下的来信∶          地震之後,我觉得自己也有点心理疾患了。地震的当时,我不是很害怕,但接下来的一周,每天都会接到几个强震谣言。随时做突围的准备,并常常从楼上冲到空地。一直在提心吊胆中,我的心理防线不是在地震中衰落的,而是在持续五天的每一天的谣言之中。我大概瘦了六斤,常常觉得晃动,心里害怕。        (她是个诗人,是我的文友,有个尚在喂乳期的女婴。她一直坚持在博客上写震中日记。我曾惊讶她在地震中的第一反应∶为自己的罪、为族群的罪,向神做认罪祷告。但是,当时间推移,她也在各样的谣言中失去了平安。         生活在人群中,信息源各种各样,恐慌会像传染病般蔓延,滚雪球一样变得庞大,在最容易被影响的时候,定力在哪里?地上的一切都不确定,变来变去,怎样保持稳定?在各样信息中选择多倾听立定在天的神的话语吧,你会发现定力不从自己产生。) 思思的来信∶ 亲爱的老师∶         离5月12日已经13天整了,大家逐渐平复的心,又被今天下午两点多,6.4级的馀震吓坏了。这是最大的一次馀震,我一个人在宿舍,第一想到的就是打开门,可是突然却不想往楼下冲了,傻傻地立在楼道里,不见一个熟人,电话又打不通。比起12号那天的8级大地震,我反而更加恐慌,因为那天还有宿舍的朋友一起,今天只有我一个人面对,我觉得当时我是绝望的。        (思思是我的学生,正在读大学四年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