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到了時候,種子就會發芽(奇瑞)2020.12.08

神不僅啟示雅各,也藉著應許點破了他內心的恐懼。雅各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他習慣將自己內心的想法隱藏起來,他希望看清別人,卻不願意讓別人看清自己。然而神一語道破雅各那缺乏安全感的內心,使他意識到,原來神看透了他,自己並不是那麼了不起。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絲瓜,和我的終身大事(郝大衛)

大學期間,我雖也被一些女孩子吸引,但總是被當年的誓約所提醒:我要找一個真正認識上帝、能委身的基督徒為伴侶。她必須從小信主(因為我不懂得流行歌曲、不懂得打扮、不懂得車子、不看電視、不看電影……若非從小信主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像木頭)…… […]

No Picture
成長篇

綜合考試日(葉子)

可別輕看這場考試,它涵蓋3年研究生的全部課程,題目刁鑽艱澀,多年來及格率從未超過四成。每個學生最多有兩次機會,若都沒有通過,所修學分全部作廢,研究 院生涯以零分終審判決。而且這兩次機會,註明是lifetime的,意思是,閣下此生只能問鼎兩回,若有失手,對不起,這輩子與本校學位帽無緣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聽,小草在歌唱

小草詩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城市。兩歲時,我的父親就因“右派”身分,死在勞改農場。從此,我就開始經歷家破人亡、凄苦漂泊的人生。         母親“下放”,姐姐“上山下鄉”,哥哥被送給了叔叔和伯伯(不幸的是,他們當時也是“反革命”)。我留守在城裡,寄人籬下。哥哥只念了三年書,姐姐初中沒畢業。後來,母親又改嫁了。         就這樣,我從小飽嘗人間的辛酸,感受到世態的冷漠,心靈脆弱又敏感,常常想到死,不知道這世界為什麼要多一個沒人愛的我。         我12歲時由於營養不良,嚴重貧血。家人不在身邊,自己也不懂得生病了。到母親放春假回來時,看到我臉色不好,帶我到醫院一查,才知道我身上流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由於從小得不到家人的愛和看顧,心裡也就特別渴望人間的愛和溫暖。小時家裡很窮,吃了不少苦,但我知道,人生最大的苦,莫過於沒有愛! 外婆給我的鼓勵         外婆從農村來,看到可憐巴巴的我,便對我說:“出生的窩自己無法選擇,但將來的窩自己可以去造!”這句話就成了我生活的動力,我一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高中畢業時,“文革”還沒結束,沒有大學可上,便被分配到工廠,當了3年紡織女工。高考恢復後,我就邊工作,邊準備參加考試。考了兩年,終於上了大學。         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邊遠山區工作。我又拚命準備考研究生,也是考了兩年後才考上。我從南方到東北去,念了兩年研究生,又獲得出國留學的機會。         記得當時寫信告訴母親,她回信說:“不要異想天開了。我們家一沒有錢,二沒有人在國外,沒有人可以支持、幫助你的。”她不知道,我已拿到了加拿大國家全額獎學金,我的導師甚至連機票都給我預備好了。         那時能出國留學的人非常少,能拿到國外獎學金的人就更少了。在我學校裡,我是唯一的幸運兒!命運好像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可以去創造,去改變!想想自己一 個弱女子,從中國的南方到北方,從世界的東方到西方,為自己開創未來;從一個不起眼的紡織女工,考上研究生,出國深造,成為人上人,真的是很自豪。         然而,生命中沒有關愛,仍是我心靈深處的痛;家庭背景,仍是我心底自卑的源頭。        1986年初,我獨自飛到了加拿大,心想,從此可以為自己開創更幸福、更美好的未來了。         接下來的幾年,我從加國的東部搬到西部,再從西部搬到東部,拿學位,找工作,又戀愛、結婚、生子。1995年.又舉家搬到了美國。1997年,在美國買了很 漂亮的房子。這期間雖然也經歷了風風雨雨,有著數不盡的辛酸苦辣,但終於還是實現了“美國夢”——有了帽子、票子、車子、兒子和房子,總算給自己造了一個 不錯的“窩”。 沒有人瞭解我的苦楚        1988年,我在加拿大看了電影《耶穌傳》,電影很感人,我看到末尾就跟著禱告,接受了耶穌做我生命的主。但那時學習忙,沒有時間和願望多瞭解神。一直到了1993年,我才開始去教會,1997年受洗。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星期六的凝眝(譚德儀)

回眸那黑暗星期六,天使可曾閃現蹤影?
那年,春末之際,我先生即將畢業,國際學生諮詢顧問卻通知他,學校因疏忽,未將他的學生簽證效期延長一年。因此,他畢業後,只剩三個月合法居留期限,可在美國找工作。 […]

No Picture
成長篇

領悟,在寂聊中(心漁)

雖然搞不清楚自己當初為甚麼要出國,但是我確定這是神在我身上美好的計劃。祂以慈繩愛索牽引我來到北美,讓我在寂寥中領悟到自己生命的虛空,起了追求的心。然後,祂按著自己所應許的“叩門就給開門”,領我認識祂。認識祂是我今生最大的祝福,並且更認識祂是我今生的目標。 […]

No Picture
成長篇

快樂清潔工(陳正德)

在我們朋友當中,有人或稱我陳弟兄,或呼我陳伯父,也有人叫我陳老師。其實,現在的我,只是一間食品公司的普通員工——一名職位卑微的清潔工。“老師”只是我從前在上海的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