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與華人文化中的謙卑(許宏度)2016.09.07

華人傳統文化中,有些概念與聖經的概念,相當接近(如對福分的重視,孝敬父母等),但也有些概念,與聖經不大相同(如對罪的定義)。
對華人信徒來說,“謙卑”並不陌生,因為華人傳統文化一向很重視“謙卑”。本文試從以下5方面,探討這個問題:(一)聖經中謙卑的經文。(二)聖經中謙卑的重點。(三)聖經中謙卑的重要性。(四)聖經與華人文化中謙卑的同、異。(五)信徒如何越來越謙卑
[…]

No Picture
透視篇

人際關係:華人文化與聖經教導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華人的文化,有時候和聖經的教導是一致的,有時候是分歧的。比方說,華人很喜歡講“福氣”或“福分”,而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就幾次提到上帝“賜福”給大地 (1﹕11)、安息日(2﹕3),和人類(1﹕28,5﹕2,9﹕1,12﹕2-3,17﹕16)。《詩篇》第一篇,講的也是 “有福”的人是誰。可見,華人文化和聖經,都非常看重“福氣”或“福分”。        然而,在人際關係上,華人文化和聖經教導,卻是有明顯分歧的。華人文化認為,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是父母與兒女之間的家庭關係,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而聖經則認為,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 一、婚姻關係至為重要         在聖經裡,關於婚姻的重要記載中(參《創》 1﹕27,2﹕18-25,《太》19﹕3-12,《可》 10﹕1-12,《林前》 7﹕1-40,和《弗》 5﹕22-33)(註1),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馬太福音》 19﹕3-12。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問祂“休妻”的問題。其實,這在法利賽人中,本來就有爭議──煞買學派(the school of Shammai)認為,只有在妻子犯姦淫時,丈夫才可以“休妻”。而希列學派(the school of Hillel)則認為,丈夫在很多情況下(包括妻子飯燒焦了,或丈夫另有新歡),都可以“休妻”!(註2)      我們要留意,法利賽人是引用《申命記》24﹕1-4,談“休妻的必要條件”(參《太》19﹕7);耶穌則是引用的《創世記》 1﹕27 和 2﹕24,其出發點是“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參《太》 19﹕4-5)。         換句話說,法利賽人接受摩西律法中“休妻”條例的合法性,他們只是要耶穌說明,妻子做了什麼“不合理的事”,丈夫便可以合法的休妻(參《申》 24﹕1)。耶穌卻回到上帝創造人的心意,申明上帝最初設立“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時的旨意。         從耶穌引用的《創世記 》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我們能明顯地看見聖經與華人文化的分歧。聖經的意思很清楚,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比父母與兒女的親子關係,更加優先(註3)。         […]

No Picture
事奉篇

順服,對愛的回應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順服”是聖經中重視的一個事奉者的基本品質。當它在聖經中出現時,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人對神的順服;第二類是信徒對世上執政掌權者的順服;第三類是信徒彼此之間的順服。這三種順服都是必要的,也沒有一樣是容易做到的,彼此之間也都有關係。但在筆者本人的經驗中,第三類信徒彼此間的順服,似乎是華人文化背景的信徒特別需要注意的。因此本文將從這個角度分享筆者的一些觀察和心得。 順服的基本困難——文化背景      常覺得,每當聽到“順服”這個名詞時,腦海中會立即將它譯為“聽話”,跟著就聯想到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權威人物。因此,“順服”這個名詞也就被等同為“蠻橫無理”的權威,與“自由”、“平等”、“民主”這些現代價值對立,不能接受。      一個相當特別的現象是:根據一些對華人文化有研究的學者的觀點,華人傳統文化中最重要的倫理主軸是父子關係,在同儕間原也沒有所謂平等關係,而必須“稱兄道弟”,以維持“長幼有序”。這樣一個文化特質,實際上導致了“自由”、“平等”難以實現。西方“自由”與“平等”的觀念原就是反對僵化的“長幼有序”的倫理制度,而所發展出來的民主制度本身所假設的基本運作法則是“彼此順服”的觀念。因為人人平等、自由,所以沒有人可以終生做總統,而總統任滿之後,就必須服從另一位總統的決策。換句話說,沒有順服,自由、平等與民主的社會便沒有實現的可能。沒有順服的社會,事實上是一個無政府主義的“亂”的社會。      在教會中,順服之難,許多時候原因不是信徒不知道順服的重要,而是不順服的人常會搬出“順服神,不順服人,是應當的”這個聖經教訓(《徒》5:29)。若是有人打起“上帝的真理”或“聖靈的啟示”的旗號,結果當然也是“只有你聽我的、絕無我聽你的,因為我的意見不是我的,而是上帝的”。所以教會史上基督教充滿分裂的史例。而強調聖靈啟示的教會,也有同樣的現象。許多時候,這其實是頗嚴重的自高自大,更是曲解、誤用聖經的教訓,是我們基督教要檢討、悔改的。 順服的基本環境——愛的團契      談到順從,我們常想到主耶穌基督在世的榜樣,以聖子對聖父的順從為最高的榜樣。但是,我們卻往往忽略了經文中另一個重要的真理,聖父與聖子之間不是單方面的關係。在《約翰福音》中,我們看到的不僅是子對父的順服,也是聖父對聖子的愛(《約》5:20-23; 17:26)。同樣,當使徒保羅要求妻子順服時,也同樣要求男人愛妻子,如同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一樣(《弗》5:25),而且在這段經文中基督是先為教會捨己,不是教會先順服基督,正如《約翰福音》也說是聖父在創世之前就愛子一樣。今日的教會與事奉神的人若要解除順服的困難,聖經這個明訓是極值得注意的。在沒有愛的環境中,除了對立之外,我們還能期望什麼呢?     事奉神的人常經歷的一個困難,是覺得信徒、長執或同工有時並不順服。在這種情形下,希望別人順服的人,特別是年輕的傳道人常會“要求”人順服。從權柄的角度看,這是對的,因為聖經確實要人順服權柄。但是在實際生活中,由於人心性中原有的自高自大和權力普遍被濫用,“要求”給人的感覺往往是等同“霸道”。因此,期望他人順服的人唯一可行之道,就是愛心的犧牲與事奉。 順服的基本條件——自知與信心      聖經中的聽話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愛心的回應。這是耶穌基督對聖父的順服留給我們的榜樣。《約翰福音》中耶穌順服的典範就是祂走上十架的路。約翰也告訴我們,祂“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中”,所以祂做僕人為門徒洗腳(《約》13:1)。在聖經中,順服、謙卑與愛心都不是弱者被欺凌、被逼迫的無奈的行動,而是一個富有者,有權力者,對自己滿有把握的人所做的事;所以也是自動、出於自願的行為。在沒有愛的人世間,若要等待愛的環境出現才順服,我們恐怕就看不到順服了。但是耶穌基督基於神對祂的愛所產生的認知,卻能接受人世間最不公道的冤案。這是我們值得注意的。     在《約翰福音》十七章,耶穌基督上十架前向聖父提出工作報告。在禱告中,公義的父這名詞突然出現(《約》17:25)。從世人的角度看十架,它是全面否定了人生一切的工作。耶穌基督怎能知道祂的順服不是失去一切呢?因為祂知道、也深信公義的父會在祂離世後繼續工作,而工作原是聖父自己差聖子降世的目的!神要完成的事,絕不會因為我們的順服而不能完成,反而是要藉著我們的順服來完成。 結語     順服有著飽受扭曲、誤用的價值,且是聖經所重視的價值。在一個扭曲的世代,事奉神的人手中握有權柄時,需要建立愛的團契嬴得人的信任與順從;而所有希望嬴得他人順從的人,也一樣要建立愛的團契。面對順服而困惑的人,則必須記得耶穌基督留給我們的榜樣:要對神的愛和公義有把握。 作者為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本文由該神學院《院訊》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