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與華人文化中的謙卑(許宏度)2016.09.07

華人傳統文化中,有些概念與聖經的概念,相當接近(如對福分的重視,孝敬父母等),但也有些概念,與聖經不大相同(如對罪的定義)。
對華人信徒來說,“謙卑”並不陌生,因為華人傳統文化一向很重視“謙卑”。本文試從以下5方面,探討這個問題:(一)聖經中謙卑的經文。(二)聖經中謙卑的重點。(三)聖經中謙卑的重要性。(四)聖經與華人文化中謙卑的同、異。(五)信徒如何越來越謙卑
[…]

No Picture
事奉篇

個人主義不理解的——不可停止聚會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來》10:25)          為什麼“不可停止聚會”?我們需要從初代教會的聚會方式和聚會內涵來探討。 一、初代教會聚會的方式         有關初代教會的聚會,最重要的經文,大概就是《哥林多前書》11–14章了。保羅在此指責哥林多教會聚會有3個陋習:          首先,在聚會中,婦女“禱告”和“說預言”不蒙頭(參《林前》11:2-16,註1)。其次,教會在守聖餐時,“分門別類”——富裕的信徒自備飲食、大魚大肉,貧窮的信徒則因缺乏飲食而飢餓難耐(參《林前》 11:17-34)。需要注意的是,聖餐是初代教會聚餐的重要環節(註2)。           最後,哥林多教會在聚會時,高舉方言,貶低其他屬靈恩賜,包括說預言、唱詩歌、教訓、啟示等(參《林前》 12:1-14:40,特別是 14:1-6,23-33)。          當然,除了這4章的經文,保羅在《以弗所書》強調,信徒“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地讚美主”(《弗》5:19,參《西》3:16);在《提摩太前書》,鼓勵提摩太“以宣讀、勸勉、教導為念”(《提前》4:13。參《路》4:16-30,《徒》13:14-43,《來》13:22)。           綜合以上不同的經文,我們可以整理出,初代教會聚會的活動方式(註3): 初代教會聚會時的活動 相關經文 唱詩讚美主 《林前》 14:15,26,《弗》 5:19,《西》 3:16 禱告、感謝 《林前》 11:4-5,13,14:15 宣讀經文 《提前》 4:13,參《路》4:16-30,《徒》 […]

No Picture
成長篇

樂讀經、讀經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許宏度 可敬可靠的耶和華上帝         聖經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比耶和華上帝,更值得我們追求、認識的!(註1)摩西如此描述:“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         同樣的,大衛讚美上帝說:“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這代要對那代頌讚你的作為,也要傳揚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嚴的尊榮和你奇妙的作為。人要傳說你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傳揚你的大德。他們記念你的大恩就要傳出來,並要歌唱你的公義。”(《詩》145:3-7)         相對之下,保羅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羅》3:10-14)耶利米甚至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         我們在教會裡服事,有時會相當煩惱、心裡困惑:為什麼信徒對上帝的信心,常常是這麼小?其實,這跟上面最後的兩段經文,不無關係。筆者記得多年前,聽到一位講員說:“信徒為什麼不容易信任上帝,是因為我們的老爸過去也曾經欺騙過我們!”如果我們不能信任至親,還能夠信任什麼人呢?這實在是人類社會的悲劇!         先知以賽亞看見耶和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時,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參《賽》6:5)我們一出生,就是活在這種爾虞我詐、互相懷疑、互相欺騙的環境裡。         換言之,《創世記》雅各騙哥哥、騙爸爸、被伯父欺騙、被兒子們欺騙的故事,就是人類歷史的故事!既然我們不容易信任人,難怪我們也就不容易學會信任上帝!面對這個世界,父母要常常提醒孩子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以上種種,不都在說明“人是不可靠的,惟有耶和華上帝可敬可靠”嗎? 與人親近的耶和華上帝         萬幸,耶和華上帝不只可敬可靠,祂沒有高高在上、遠離敗壞詭詐的罪人,而是願意親近我們、被我們認識。這正是基督信仰的一個特色——上帝不單創天造地,祂也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詩人大衛讚嘆道:“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8:3-4)。        更奇妙的是,上帝不單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祂甚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參《約》1:14)。幾年前,筆者在芝加哥教學,順道探訪在三一神學院深造的華神校友。她們帶我參觀神學院時,我看到一位老師的門外,貼了2張卡片,一張卡片寫著“歷史充滿了想做神的人(History is crowded with men who would be gods)”,卡片內有不同人的像,包括亞歷山大大帝、凱撒大帝、希特勒、列寧、毛澤東等;另一張卡片寫著“但只有一位願意做人的上帝(But only one God who would be man)”,卡片內是約瑟、馬利亞和嬰孩耶穌的畫像。是的,基督教的一個特色,就是“上帝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祂得生”(參《約壹》4:9)! […]

No Picture
透視篇

人際關係:華人文化與聖經教導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華人的文化,有時候和聖經的教導是一致的,有時候是分歧的。比方說,華人很喜歡講“福氣”或“福分”,而聖經第一卷書《創世記》就幾次提到上帝“賜福”給大地 (1﹕11)、安息日(2﹕3),和人類(1﹕28,5﹕2,9﹕1,12﹕2-3,17﹕16)。《詩篇》第一篇,講的也是 “有福”的人是誰。可見,華人文化和聖經,都非常看重“福氣”或“福分”。        然而,在人際關係上,華人文化和聖經教導,卻是有明顯分歧的。華人文化認為,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是父母與兒女之間的家庭關係,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而聖經則認為,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 一、婚姻關係至為重要         在聖經裡,關於婚姻的重要記載中(參《創》 1﹕27,2﹕18-25,《太》19﹕3-12,《可》 10﹕1-12,《林前》 7﹕1-40,和《弗》 5﹕22-33)(註1),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馬太福音》 19﹕3-12。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問祂“休妻”的問題。其實,這在法利賽人中,本來就有爭議──煞買學派(the school of Shammai)認為,只有在妻子犯姦淫時,丈夫才可以“休妻”。而希列學派(the school of Hillel)則認為,丈夫在很多情況下(包括妻子飯燒焦了,或丈夫另有新歡),都可以“休妻”!(註2)      我們要留意,法利賽人是引用《申命記》24﹕1-4,談“休妻的必要條件”(參《太》19﹕7);耶穌則是引用的《創世記》 1﹕27 和 2﹕24,其出發點是“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參《太》 19﹕4-5)。         換句話說,法利賽人接受摩西律法中“休妻”條例的合法性,他們只是要耶穌說明,妻子做了什麼“不合理的事”,丈夫便可以合法的休妻(參《申》 24﹕1)。耶穌卻回到上帝創造人的心意,申明上帝最初設立“夫妻之間的親密關係”時的旨意。         從耶穌引用的《創世記 》2﹕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我們能明顯地看見聖經與華人文化的分歧。聖經的意思很清楚,夫妻之間的婚姻關係,比父母與兒女的親子關係,更加優先(註3)。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追求社會公義實際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許宏度         自2007年次貸危機(subprime mortgage crisis)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就不斷有人在問:華爾街是否需要更多的監管?西方社會的資本主義是否已經走偏了?已經出軌了?已經忘記中產階級的重要性了?        這些,都是大家非常關心的社會問題。不過,對今天的基督徒來說,在這些問題背後,還對應著一些更基本的話題,即:社會公義重要不重要?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        下面我們就從4個方面來進行討論。 社會公義的必要性        上面一連串的問題,看起來並不容易回答。不如我們先換一個方式來問: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能夠健康正常地運作嗎?         這時答案就顯而易見了:2010年12月回教國家發生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不正說明了社會不能長久沒有公義嗎?專制的政府,僵化的體制,貪污腐敗的政客,基本人權的被侵犯,國民經濟的衰退,失業率的居高不下,人民生活的困苦,這些必定導致平民百姓對政府激烈的抗議和唾棄!         美國的“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則是另外一個例子。2011年9月,接近1000名示威者,進入紐約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抗議,反對大銀行、大企業的貪婪腐敗,因為它們影響政府的財經政策,帶來社會貧富極度懸殊的不良後果,產生出所謂“1%的超級富豪”(1% super rich),卻造成了成千上萬的窮苦百姓。         這種貪婪腐敗的社會現象,使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12年11月中共18大開幕式的演講中,也不得不承認:腐敗的社會現象如果不被解決,就會對共產黨造成致命傷害,甚至“亡黨亡國”。        誠如《箴言》14:34所言:“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        這樣看來,一個沒有公義的社會,是不可能健康正常地運作的。換言之,真正的問題不是追求社會公義有用嗎?可行嗎?實際嗎?而是我們不能不追求社會公義!因為沒有社會公義,結果只會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社會大亂。 社會公義的聖經基礎        從聖經的角度看“社會公義”這個議題,就免不了要講到創造主的公義。因為人是上帝“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參《創》1:27),所以人類社會對公義的需求,根本上源自於創造人類的耶和華上帝。難怪摩西描述上帝時這樣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註1)         既然上帝是公義的,祂便要求以色列在“各城裡,按著各支派設立審判官和官長。他們必按公義的審判判斷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智慧人的眼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你要追求至公至義,好叫你存活,承受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參《申》16:18-19,《賽》11:3-5,58:3-9,《彌》6:8,《太》6:33)        可惜的是,以色列沒有理會上帝對他們維護社會公義的要求,以致先知彌迦指責那些有權有勢的領袖說:“雅各家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當聽我的話!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彌》3:9-11)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應否參與社會關懷?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許宏度           自1974年洛桑世界福音會議,社會關懷成為當今基督教一大重要議題。《洛桑信約》(The Lausanne Covenant)第5條“基督徒的社會責任”,有這麼一段話:“我們在此表示懺悔,因我們忽略了社會關懷,有時認為佈道與社會關懷是互相排斥的。儘管與人和好並不等同於與上帝和好,社會關懷也不等同於佈道,政治解放也不等同於救恩,我們還是確信:福音佈道和社會政治關懷都是我們基督徒的責任。因為這兩方面是我們在神論和人論的教義上,以及我們對鄰舍的愛和對基督的順服的必要體現。”換言之,《洛桑信約》對“基督徒應否參與社會關懷”,持肯定的態度!        然而,社會關懷是一個相當複雜的議題,我們需要多方面探討。         本文從下面4個方面討論:(一) 什麼是社會關懷?(二)參與社會關懷的聖經基礎。(三)缺乏參與社會關懷的因由。(四)基督徒應如何參與社會關懷? 一、什麼是社會關懷?        社會關懷,基本上可以分為兩大類型:(1)社會服務(例如:幫助弱勢族群)。(2)社會行動(例如:參與示威遊行,反對墮胎、同性婚姻、種族歧視、環境污染等)。兩者之間的主要分別,可見下面的表格(註1)。 社會服務 社會行動 救濟人的需要 解除使人需要救濟的原因 慈善活動 政治與經濟活動 目標是照顧個人與家庭 目標是改變社會結構 好憐憫 行公義 參與社會關懷的聖經基礎        無論是舊約聖經,還是新約聖經,我們都很容易看到要上帝的子民參與社會關懷的經文。《以賽亞書》1:16-17這樣說,“你們要洗濯、自潔,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要止住作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        我們很熟悉的《彌迦書》6:8這樣寫,“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這些經文讓我們知道,上帝要求祂的子民既參與社會服務(學習行善,好憐憫),也要有社會行動(尋求公平,行公義)。       《馬太福音》這樣描述主耶穌在加利利的事奉:“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9:35-36)         使徒彼得回顧耶穌一生的事奉時,說:“上帝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祂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上帝與祂同在。”(《徒》10:38)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迷惑:華人信徒在西方社會面對的挑戰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在《啟示錄》,主耶穌提醒地上的7教會,撒但在末世會用3大技倆來攻擊祂的教會: (1) 透過羅馬帝國的皇帝、官員明目張膽的逼迫教會,而身受其害的有士每拿和別迦摩教會(《啟》2﹕:8-17); (2) 透過假使徒、假先知所散播的異端邪說來迷惑教會,而面對這種挑戰的包括以弗所、別迦摩、推雅推喇、和非拉鐵非教會(《啟》2﹕:1-7,12-29,3﹕:7-13); (3) 透過社會繁榮、金錢財富的引誘來迷惑教會,而缺乏儆醒的有撒狄和老底嘉教會(《啟》3﹕:1-6,14-22)。(註1)         我們看今天的東西方社會,撒但還是在使用這3大技倆來攻擊教會:在東方社會,一些獨裁專制的國家或回教國家明目張膽地逼迫教會;在西方社會,因為民主的政制 深入民心,撒但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金錢財富和社會繁榮來迷惑教會;而撒但異端邪說的技倆,更是充斥著全世界,不論是東方社會,還是西方社會!難怪,主耶 穌在耶路撒冷,面對十架試煉的來臨時,多次提醒使徒們:“要謹慎”,“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參《可》 13﹕:5-9,22-23,33-37,14﹕:38),可是他們當時沒有聽進去,以致在客西馬尼園都離開主逃跑去了。 撒但迷惑人心的6種主義        Stephen Eyre 多年前寫了一本很有洞察力的書(註2),書中指出西方信徒正面對著撒但6種迷惑人心的主義:(1)物質主義(materialism);(2)行動主義 (activism);(3)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4)順應主義(conformism);(5)相對主義 (relativism);和(6)世俗主義(secularism)。本文將討論這6種主義如何迷惑人心,而信徒又如何能靠主勝過它們。  (一)物質主義(materialism)         物質主義認為物質是宇宙裡面唯一僅存的元素,連人的思想意識也只不過是物質之間的化學作用而已。當然,不一定人人有這種極端的看法,但無可否認的,在西方很 多人認為物質是生活裡面最重要的元素,而這種的觀點在信徒中也是非常的普遍。本來,基督教的信仰和物質主義是格格不入的,因為兩者的世界觀是南轅北轍:基 督教相信有神、天使、屬靈世界的存在;而物質主義根本就不相信這些東西。         問題是不少信徒,雖然信的是基督教的教義,可是實際過的是物質或 拜金主義的生活!(註3)在福音書中,我們看見撒但先後以物質主義和拜金主義來試探主耶穌。首先,他對主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 物。”主的回答是:“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物質世界),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屬靈世界)。”(參《太》4﹕:3-4)其次,他對主說:“你若俯伏 拜我,我就把這一切(萬國的榮華)都賜給你。”(參《太》4﹕:9,《太》6﹕:19-34,《路》12﹕:15-21)信徒要勝過物質或拜金主義,就要 常常經歷神的實在、主的恩惠、和聖靈每天的同在(註4),也就是特別要看重我們每天的屬靈經歷(註5)。正因為主耶穌(參《約》16﹕:32)和使徒保羅 (參《林後》4﹕:16)看重這些屬靈經歷,所以他們能夠勝過撒但的引誘。 (二)行動主義(activis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