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ABC/CBC vs 90後——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高智浩、高至靈        以宣教的觀點來看,越是硬土,越有人辛苦耕耘:在食人族的長矛下,在荒漠的伊斯蘭世界中,在箝制思想的第三世界裡,有多少宣教勇士前仆後繼!然而有一個宣教工場,卻很容易被人遺忘,那就是次文化宣教工場。        今日的“90後”,就是一個有待開發的次文化宣教工場。        我們先來看看兩個關鍵詞的定義:         次文化:在主流文化之外的子文化,即,從主流文化中衍生出來的新興文化,或小眾文化。非主流文化:與主流文化已經脫節或正在脫節的次文化體系。         現今的“90後”,正處於次文化與非主流文化的接壤處,他們使用火星文、活在魔獸世界(“火星文”意指地球人看不懂的文字,包括了各種符號、同音字、音近字;“魔獸世界”是年輕人喜愛的網路游戲。編註)。而海外華人中,更產生了不同的90後部落。 1.5代的90後移民:White Wash         定義: 隨父母移民或居住西方已經一段時間,適應而且融入了西方社會與文化,有白人思維模式,稱White Wash,簡稱WW。         現象: 活潑,有信心,語言與文字表達佳,適應能力強、適應程度好,已經具備融入西方社會的條件。         具體表現: 以西方的思維模式為主要思維模式,以西方食物為主要飲食,語言溝通以英文為主、中文為輔。         同儕團體: 以同樣1.5代移民為主。西人朋友亦為其之主要交往對象。         困擾: 夾在中國傳統觀念與現存環境之中,心態產生不平衡。 與家人(尤其是上一代)漸漸產生疏離感。加上語言、文字比父母來得強,因此有優越感,瞧不起甚至鄙視父母。        心靈與肉體開放尺度都漸趨西方,面對著東方傳統的教導方式,會比較強烈地反彈,與父母、長輩間常有很大的張力,導致焦慮。極力想擺脫華人傳統,家庭糾紛四起。 在爭取同儕的同時,易沾染惡習——煙、酒、大麻、毒品與夜生活。 1.25代的移民:Fresh […]

No Picture
事奉篇

iTalk:我們可以飛很遠

──回應“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 蘇臻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編按:2011年6月 22-25日,於芝加哥惠頓學院舉行的“美歐華人校園福音策略大會”(CCOCE)是傳承1990年代中國學生學者“基督教熱”的浪潮之後,第一次針對 80後、90後這一波新一代留學生的校園事工研討會,由六個福音機構( 芝華宣道團、美國及加拿大華福會、基督工人訓練中心、基督使者協會、海外校園)分工合作,共同舉辦。         這次研討會的目標非常明確而實際,專 題內容包括:當今美歐校園事工的危與機,福音真理與90後心靈,解讀90後,當周杰倫與耶穌相遇,當相對論碰撞絕對真理,適合80後與90後的校園佈道與 聚會形式,當代校園門徒訓練,創意查經,教會與校園團契如何同心合作,Web2.0現象,網路副作用,如何參與歐洲校園事工,歐洲校園事工面面觀……等。         200 多位參加者來自美、加、英、德、俄、台,年齡老中青三代都有,約20位80後、90後的新一代留學生也亮麗登場。他們的現身說法,更添加了親切真實感。本 文為其中一位年輕人代表90後,公開對大會的研討做了精彩的即席回應。發言者將其整理成文字,正好與本期(p.26)高智浩牧師在大會講演後,整理成稿的 《ABC/CBC vs 90後──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相映成輝。         我是90後,非常高興在2011CCOCE上,看到有這麼多的牧師和教會同工關心我們90後。雖然我覺得,我們90後像珍稀動物一樣,被觀察、研究生態,但是我必須承認,大會講員的確非常理解我們90後,而且也有很好的辦法吸引我們到耶穌基督的面前。        我也驚訝地發現,通過這個大會,我更加瞭解自己了。我是在15歲移民到北美的,一下子成了高智浩牧師所說的FOB(Fresh Off the Boat)。 高牧師總結了我們這些90後FOB的特徵:        工作態度:有錢就行。 穿著打扮:日韓最好。 休閒方式:購物上網。 對人看法:我不鳥你。 朋友交談:QQ,MSN。否則免談。 使用東西:一定要最好的。 日常飲用:不喝酒,只喝珍珠奶茶。 […]

No Picture
事奉篇

90後,需要關注的一代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一、前言           在2009年大陸春節晚會的小品《不差錢》裡,“丫蛋”表決心,要超過當文化站長的父親:“洪湖水浪打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把我爹拍在沙灘上。”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用這句笑話來形容時代的變遷,還真有點恰當。曾幾何時,社會上還在熱烈討論“80後”的問題,但如今80後就要被一群新 生的力量,“拍在沙灘上”了。這群新生力量,就是“90後”。據網友歸納,90後的特點之一,就是:“對80後不屑”。           對此,我這個80後由衷地慶幸——我認識了神,因而瞭解自己在永恆中的價值,不會被這樣的“不屑”打擊,反而可以用一種平和的心態,來面對身邊的90後,觀察他們的特點,瞭解他們的需要,為他們鮮明的時代特質,而向神感恩。同時也為他們心靈的缺乏和乾渴,而深深擔憂。            儘管關心,但我瞭解90後的途徑非常有限:日常工作生活中,我接觸到的90後不多;目前研究中國90後的學術論文,好像也不多。所幸這個群體,網上生活活 躍,網絡就成了我瞭解他們的主要平台。以下就是我的一些感受(雖然這樣研究得來的結論,從學術的嚴謹性來說,可能有些欠缺,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藉此呼籲一 下:這個群體至今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這種狀態若還不改變,無論對於家庭、學校、社會還是教會,都將帶來很嚴重的後果)。 一、90後的群體特徵            在閱讀了相當數量的資料後,我把網上關於90後的信息,歸納如下: (一)強調自我,集體觀念弱           普遍來講,90後比前輩更加強調自我和個性。這與他們獨生子女的成長背景,有一定的關係。在這點上,他們與父輩(70後及更早),是有較大區別的。          在父輩的觀念中,集體是凌駕在個人之上的,不冒尖、不拖大家後腿,是每個人謹守的原則。90後卻沒有這樣的概念。          90後也並不是沒有集體觀念,否則,也不會有“玉米群”(超級女聲李宇春的歌迷群體)之類的組織。但90後的概念中,個人是大於集體的,當兩者有衝突的時刻,首先放棄的是集體而不是個人。          應該指出,這種價值意識,在80後的一代中,已經初露端倪,但尚未形成“突破”。但到了90後這一代,似乎完成了這種價值觀轉型。          正是為了強調自我的個性,他們有人喜歡用“火星文”(即俗稱的“腦殘體”)。這種文字,圈外人是看不懂的。他們很多人喜愛表現自己的“非主流”,即在穿衣打扮上和行為方式上,追求另類、非大眾化,比如穿奇裝異服,留古怪的髮型等。           在口頭禪上,他們也常用“我只做我自己,並不為誰而改變”、“我不是人民幣,做不到讓每個人都喜歡我”等話語,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當然,等到他們真正步入社會後,心態和行為會有所調整。但與前輩相比,他們必然會在許多方面,表現出不一樣的“生態”,這又是後話了。 (二)自信爆棚,酷感十足            總體而言,90後比前輩們自信得多,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這是由於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他們成長於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一個時期,沒有太大的政治的動蕩和經濟波動,生活水平從溫飽走向小康,甚至富足。           從更廣的層面上講,他們成長於“經濟全球一體化”、“信息高速公路”如火如荼的時代,商品、文化、資訊交流爆炸性增長,多元文化盛行,中國人傳統的價值觀進一步瓦解…… […]

No Picture
事奉篇

當“相對主義”碰撞“絕對真理”

──如何解答90後的信仰問題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彭加榮         最近幾年,北美和歐洲的華人教會,湧進了大批的90後學生。基督徒想盡方法向他們傳福音,請他們吃飯,陪他們玩,和他們建立友誼……          和他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後,他們開始提出信仰上的問題。他們的問題,其實和80後,甚至70後的學生的問題很像——“神真的存在嗎?”“有證據嗎?”“那麼 其他的宗教呢?”“真的有來生嗎?”“為什麼聖經對罪的定義這麼嚴苛?”“和自己愛的人同居,真的有罪?”“我感覺不到有神!”等等         這些問題,都是基督教護教學必須處理的問題。在這有限的篇幅裡,我只能談一些最基本的護教理念,希望對傳福音的同工有一點幫助。 要系統化地瞭解         護教有兩個功能,首先是回答未信主的人的問題,另外就是堅定信徒的信心。面對未信者的問題,信徒們也需要知道,他們所信的是經得起考驗的。         護教學的根基是系統神學。信徒必須首先知道自己信什麼,然後才能知道如何“護”。如果人對自己所信的內容,沒有系統化地認識,他就無法有效維護。使徒保羅對 提摩太寫道:“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這裡的“按著正意”,原文是 orthotameo。按著“Ortho”(正統)來分割(tameo)真道,就是要提摩太用正統神學來分解神的話(參《提後》1:13-14)。可見, 護教絕不是只要知道常見問題的答案就行了,而是必須對基督信仰中對神、基督、救恩的定義,甚至末世的看法(即,神論、基督論、救恩論、末世論等),都有一定的瞭解。 古典式護教法重證據          在護教學裡面,又分為兩大方法,一是古典式護教法 (Classical apologetics),另外就是前提式護教(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古典式護教比較注重證據,或是證人。基督教傳到今天,基本上是靠當時見證耶穌基督復活的證人,及其證詞(福音書,新約書信等)。我們並沒有太多其他的證據。 我們沒有耶穌復活的直接證據,我們無法證明那空墳墓就是耶穌的墳墓。就算能證明,我們也沒有辦法證明耶穌是復活,而不是身體被移走了。我們有的只是一群目 擊證人,他們寧願為自己所見的事實犧牲生命,也不改變證詞(有關這方面的護教,在Lee Strobel的Case for Christ 有更詳細的解釋)。         所以,如果有人說:“你把神證明給我看,我就相信”,我們千萬別被這個不信的人拉著鼻子走。他要證據,我們就想辦法找給他,那我們就上當了。然後我們找來的證據,還是令他不滿意。所以比較好的方法,是質疑他要證據到底是否合理。這時候,就要使用前提式護教法了。 前提式護教法強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