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在海裡”——觸目驚心的警告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

文/劉志遠

BH75-36-7978-圖1-pippalou攝-DSCN5084 寬600

“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扔在海裡。”(《可》9:42)

這應該是主耶穌對人所發出最嚴厲的警告之一。假如我們往下看9:43-48,就更加看到主不是在開玩笑的——不是為了效果而隨便誇張一下。

使人跌倒的事是免不了;但是使人跌倒的人若不正面面對,就有禍了,難逃地獄的火。嘩!我們通常不太注意這樣的警告,直到有一天,這個警告突然像一把錘子,敲進我的心裡。

我這才發現,原來是警告我們不要使信主的一個小子(one of these little ones)跌倒。在這節的經文的前面,主耶穌正在教導門徒要接待小小孩——原來我們的主很看重我們的下一代。

馬太記載的同一段話裡還有一節,使我們這冥頑不靈的上一輩不得自恃:“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裡的一個; 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 (《太》18:10)

我們下一代的“無聲出走” 

我們心裡不免嘀咕:我們哪裡有使一個小子跌倒啊?我們這些基督徒父母不都很殷勤地、亦恭亦敬地從小就帶孩子上教會嗎?

但是,為什麼我們又聽到很多的資料,說我們的下一代(ABC)到了大學以後,都陸續離開教會,甚至離開了我們帶他們認識的上帝?

《無聲出走》(Silent Exodus)是2006年Helen Lee在Christianity Today發表文章的標題。講的就是亞裔基督徒下一代在信仰上的流失。

後來陸續有不少亞裔牧者、神學家、作家(Tim Tseng,Johnson Chiu,Victor Quon,Sharon Kim……)分別認證這問題的真確性, 資料從50%不等,直達80%,說明其嚴重性。

 Victor Quon,一名亞裔第二代青少年的牧者,在他的文章裡,把下一代的無聲出走列為亞裔教會的頭號議題(No.1 issue) (Tseng&Chuck,p.233)。

雖然對象不僅是ABC,但根據我個人在不同華人教會的觀察,很多教會的英文事工,明顯缺席了大學以後的年輕人。又根據我個人牧養的經歷,確實有很多弟兄姊妹的子女已經離開教會,甚至離開了基督信仰。

教會ABC流失率之高,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2014年,筆者在聖地牙哥參加使者協會主辦的宣教大會(CMC)中,就聽到戴繼宗牧師語重心長地說,“The Chinese churches are in danger of losing their second generation.”(華人教會正在面臨喪失他們第二代的危險)

這話並無誇張,是很多華人基督徒都曉得,而且痛苦經歷的事實。

當然,我們可以把這個現象歸咎於是文化差異的因素,我們也可以安慰自己,這些ABC可能去了美國白人的教會或亞裔的教會。但是,對下一代在信仰上的高流失率——如果我們真的慎重看待基督“扔在海裡”的警告——我們還敢漠視麼?

第一代華人信徒的反應

華人教會的反應大致有4類。

第一類是無奈。他們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對第一代華人教會與ABC文化的差距太大,倍感無力,只能盼望他們到白人教會,或是另立教會,不離開基督就好。

筆者相信大多數第一代的基督徒屬於這類。

第二類是消極對抗。我們下一代的流失,是他們靈命的問題,他們要好好檢討。第一代華人教會成長蓬勃,說明上帝喜悅我們,下一代的流失不是我們的問題。

這種想法沒有意識到第一代華人教會的蓬勃,是因為移民潮和留學潮的緣故,暫時把流失問題的嚴重性隱藏了,並非在下一代的流失上,沒有責任。屬於這類的信徒是存在的,卻是極少數的。

第三類是茫然無所知的。可能他們的孩子還小,或是沒有孩子,或是孩子成長後屬於少數留在教會的。當我們提到這個問題時,他們顯得很驚訝,不曉得這個現象的嚴重性,甚至覺得是小題大作。屬於這一類的基督徒也為數不少。

第四類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克服這個問題的難度。他們是少數中的少數,願意責無旁貸、探討第一代華人教會的責任和對策,因為這可能反映了第一代華人信徒的靈性問題。

BH75-36-7978-圖2-談妮攝-DSC_0738 寬600

下一代的觀點

基於對純粹華人下一代(ABC)的研究非常少,這裡所說的下一代的觀點,是泛指亞裔(Asian Americans)的下一代。

筆者認識到的亞裔當中,不同種族也有不少的差別,但是下一代對上一代基督徒和教會的反應,程度可能不同,但大致上可說非常類似。應該有參考價值。

簡單來說,亞裔的下一代成長之後,對第一代的信仰和教會都存在非常負面的評價。我們不一定都同意他們的評論,也不是每一個亞裔的下一代都有同樣的想法,但是我們應該知道,他們下列的想法(perceptions),是相當普遍的。

Sharon Kim在A Faith of Our Own中,表達了一般下一代韓裔(ABK)的年輕牧者對第一代教會的評價和觀感。這對第一代亞裔教會,提供很多反省之處:

“首先,年輕的牧者開始認為第一代的移民教會是假冒偽善,和喪失了她應有的屬靈功能的宗教機構,而且是第二代韓裔基督徒的負面靈性示範。

“第二,兩代之間常發生由文化差異而產生的領導哲學和風格的衝突。

“最後,年輕的下一代覺得他們在教會中被看為二等公民,因為他們的需要常被忽略。第一代的信徒常輕看他們。”(Kim,p.26。筆者譯)

在Kim的書裡頭,有更詳盡的具體例子來講明這3點,類似例子都可以在華人的教會中找到。

她說到韓國教會喪失屬靈應有功能的時候,舉了一些常見的例子:韓國基督徒父母不贊成、不支持他們的子女委身基督,做專職的傳道人;韓國教會的第一代基督徒,通常以服事的多寡來衡量自身或別人的屬靈生命——“服事、服事、又服事”成為屬靈成熟與否的潛意識。

這些都是我們第一代華人教會常見的例子。該書又指出,在洛杉磯的韓國教會常常分裂,超過60%的第二代韓裔基督徒至少經歷過一次的教會分裂。(Sharon Kim,pp.26-35) 

無怪乎Kim做出結論:“許多的第二代美國韓裔子女,對其父母的靈性評價非常負面:味同淡水,常常妥協。”(Kim,p.29)

從不是嚴謹調查所得的數字,我也聽過加州華人教會的建立,70%是由教會分裂而來。

Victor Quon更熟識第一代亞裔教會的屬靈問題。他提出所謂的“idolatry of academia”(把在校的成績,入名校成為偶像)(Tseng&Chuck,p.235)。在筆者的牧會經歷裡,長執把這些世俗價值觀帶進教會,是常見的事。

此外,在Tim Tseng訪問的6位亞裔女傳道人中,普遍都因為過往文化衝突和權威性的父母陰影,帶有強烈的反權威意識。(Tseng,p.26) 

靈性問題

前面所提的例子,只是一瞥,卻是造成下一代的信仰流失,或是離開他們成長的教會的部分主因。雖然他們在信仰上的流失,還有很多其他的原因,不在本文的探討範圍……

我們所認為的文化差異,在許多的我們下一代的眼中,都是靈命的問題。但願這些下一代對上一代的靈命評估,都是他們的偏見;然而筆者撫心自問,衝突的確不是純粹文化差異的問題——就算這些例子只有一半準確,我們都無法推卸責任。

我們不難讀出,主耶穌對小子(little ones)的重視。祂說,“凡為我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不是接待我,乃是接待那差我來的。” (《可》9:37)

若華人教會的“小子”,有一大部分離開教會,甚至離開他們從小的信仰。我們對自己的靈命,難道不需要謙虛的反省嗎?

接著“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扔在海裡。” (《可》9:42)主提到的是地獄的火,顯然主認為這是靈性的問題。

看到主這樣的警告,我們能不觸目驚心麼?

參考資料:

Helen Lee,“Silent Exodus”,Christianity Today, 8/12/1996.

Sharon Kim, A Faith of Our Own,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10.

Timothy Tseng, Asian American Religious Leaders Today:A Preliminary Inquiry,Pulpit & Pew Research Reports, 2005.

Timothy Tseng&James Chuck 2008 Report:Bay Area Chinese Churches Research Project Phase II, ISAAC, 2009.

作者來自香港,英國愛丁堡大學博士,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主任。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誤入“正途”:作育下一代的神學反思(劉志遠)2016.03.23 | 舉目 Behol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