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痛過,所以明白傷痛的人

——回應如音《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zhuoyi_196b如音:
       你好﹗《舉目》編輯將你的信轉來給我。從你的8點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認真追求信仰的人。

讀了劉傳章牧師對您的回應,我的補充是:

一問:教會與社會的異同

       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信主初期,被教會弟兄姊妹的愛所感動、震撼,後來卻失望,想逃,怕受到傷害,甚至決定永遠離開教會。但就在我做出這決定的時候,聖靈光照我,將神對我的拯救和愛,一幕幕浮現出來。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有一個從嬰孩到成熟的過程。嬰孩時期,自然在搖籃中被百般呵護。我們當然很想停留在這享受中,不用面對困難,不需要經風雨。然而溫室裡的花朵,是沒有生命力的。

       我們不要將教會看成烏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和矛盾。而且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在基督裡裡,這些都會成為我們走出溫室、生命成長的契機。

       例如我,正因為經過了熬煉,對苦難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過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學習將基督捨己的愛實踐出來。

        我非常喜歡意大利中世紀聖法蘭西斯的禱文,願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讓我播撒愛心;在傷害的地方,讓我播撒寬恕;在懷疑的地方,讓我播撒信心;在絕望的地方,讓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讓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讓我播撒歡樂。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憐愛,但求能憐愛人。因為在施捨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他人時,我們也被寬恕;在喪失生命時,我們將復活而獲得永生!”

二問: 教會的組織方式為何與共產黨相像?

        要知道教會有2,000年的歷史,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倫敦以單行本問世。馬克思出生於猶太人的家庭,他的父親後來成 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聖經對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聖經的某些形式,表達共產主義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兩者的內容,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記》裡,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領袖的設立:“並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時代的初期教會,因為事工發展、人數增多,設立了長老(《徒》6:1-6),教會的管理架構和行政組織按需要而產生。

        按聖經所記,教會有不同的職分(《弗》4:11)。但目的是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為了掌握權力。聖經裡也提到選執事和監督的標準(《提前》3:1-13),這都成為教會設立領袖的重要根據。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神在創造的時候,已經將秩序的原則給了我們。保羅也說,“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為的是榮神益人。

三問:有過問題的人,為什麼被視為異類?

       “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我們如果確定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就不需要活在別人的眼光中,也不需要拿別人的價值觀,作為衡量自己的標準。

        人對自己過去的創傷都是很敏感的,只有經歷了主的醫治以後,才能從過去的傷害中完全釋放,並在主的愛裡毫無懼怕。這是我有過的經歷。

        在我所服事的金邊恩典堂,弟兄姊妹中有曾經是賭徒、妓女的。當他們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釋放和自由後,就不再忌違過去不光彩的歷史,因為生命的改變是聖靈內住 的一個憑據。教會其他的弟兄姊妹,都以歡欣、感恩的心,與他們一同讚美主奇妙的大愛。以前認識他們的人,對他們刮目相看,“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 稱他們為義了。”(《羅》8:33)
至於要在什麼場合分享自己的過往,教會應該尊重個人的選擇,重要的是“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四問:為什麼教會選同工時,要看這個人的過去?

        教會選同工,重要的不是他過去的背景,而是他是否已經悔改,並且有從神而來的呼召。
在聖經裡,被神大大使用的人中,有3次不認主的彼得,有迫害過基督徒的保羅……神要使用一個人,是沒有任何勢力可以攔阻的。

        我在去年一個聚會中,聽了袁幼軒弟兄(編者註)的分享。他曾是同性戀、毒販,現在仍然是艾滋病帶菌者。他重生之後,生命完全改變。目前他在慕迪神學院任教,神使用他影響了很多人,更帶領了很多年輕人歸主。

        我還有一位宣教士同工,當年從中國到了柬埔寨,從流行歌手淪落到流浪歌手,抽煙、賭博……信主後,他藉著禱告戒賭、戒煙,到神學院接受裝備,最後走上宣教之路,在服事中常以自己過去軟弱的經歷去扶持人。

         因為痛過,所以明白傷痛的人;因為軟弱過,所以能體恤跌倒的人;因為有了基督的愛,所以願意接納不可愛的人……

五問:為什麼沒有人敢去糾正強勢的人?

        在教會裡不應該有所謂強勢的人,聖經的教導是:大的要服事小的。服事主的人,首先要存心卑微。如果有誰高人一等,甚至高過教會,神必然管教他,因為愛他。

        如果你覺得在教會裡有這樣的人,你可以學習耶穌為門徒洗腳,用為對方禱告等方式幫助他。

        在別人眼中強勢的人,他們本人往往是不知道的,也許這就是他們的盲點。他們甚至可能是孤獨和脆弱的,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去關心他、與他配搭。

        主耶穌從來不怕得罪人,為什麼要遠遠避開呢?或許神要透過你,用憑愛心說誠實話來幫助他,實踐彼此相愛。

        人到無求品自高,一個敢為主豁出去的人,是沒有什麼好怕的。

六問:為什麼有個人崇拜?

        在神的眼裡,絕對不存在“論功行賞”,神看的是我們的心。如果在教會裡,誰奉獻得最多,誰的影響力就最大、地位最高的話,那無疑是赤裸裸的功利主義。

        雖然教會是由不同背景的人所組成,但人並沒有高低之分,神不喜悅重富輕貧或按外貌待人。所以教會不該偏袒任何信徒,更不可以有個人崇拜。個人崇拜只能使人敗壞和跌倒。

        我相信在教會裡甘心樂意付出的人是不求回報的,更不會藉此要求人去跟隨他。在教會裡自然有團契生活,但不等同拉幫結派。雖然中國與台灣一直存在“國、共”之分,基督裡卻能除去這些門戶之爭,成為一家人。

         我認識不少來自台灣的基督徒,他們對真理的渴慕,以及生命中流露出來的愛,造就了很多大陸人。10幾年、20多年過去,他們仍在無怨無悔地為中國福音事工默默付出。

        “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不要貪圖虛名,彼此惹氣,互相嫉妒。”(《加》5:25-26)我們應該放下一切成見和不正確的心態,學習別人身上美好的品格。求主幫助我們突破狹窄的民族主義,建立合一的教會,將福音帶給萬邦萬族。

七問: 信徒是否必須絕對服從牧師?

         我們可以從摩西的身上,觀察神的僕人的特點:清楚和順服神的呼召(參《出》3:4);為了神子民的益處而棄絕自己(參《出》32:32);為人極其謙和(參《民》12:3);在神的家裡全然盡忠(參《民》12:7)。

         牧師的權柄是因上述特點而來,而且是靠著對神的愛來牧養教會,這是毫無置疑的。教會的牧者不是為了轄制別人或謀求私利,所以要避免一言堂、家長制,要彼此配搭、守望相助,也沒有高低之分,大家同是主的僕人。

         我們信徒則不可隨便論斷牧師。如果牧師在服事中違背了真理,或者犯罪了,在這種情況下,要有兩、三個人一同作證,指出他的錯處,為的是保護教會和挽救他。但如果僅是做事方法和觀點不同,可以通過禱告、個別坦誠交流等,讓神去帶領。

         如果到最後,牧師仍然堅持原來的決定,我們也應該順服,因為不能越位,“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羅》13:1)。

        萬一牧師確實做出錯誤的決定,神也必然有辦法。比如舊約中,掃羅對大衛手段卑鄙、狠毒,但大衛依然順服,結果,聖經記載:“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 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撒下》3:1)情願吃虧不出手的,神自然會出手;甘心默言不語的,神一定用事實為他說話;存心降卑的,神一定讓他榮上加 榮。

八問:牧師的權柄是否太大?

        牧師的權柄是用來保護會眾,引導會眾認識神和經歷神。這當然也包括監督的職責。
牧師也要受教會執事的監督,特別是在教會金錢運用、個人生活作風、服事是否殷勤等方面。而執事一般是由弟兄姊妹提名推選的。

        牧師教導弟兄姊妹,是根據聖經的真理,不可濫用權力去轄制人。

        如果牧師犯了錯誤,整個教會自然會受到牽連。看舊約中的以色列歷史,每個以色列王都給整個民族帶來影響,或好或壞,或正面或負面,這是必然的。況且,我們在 基督裡屬於一個身體,一個肢體軟弱了,其它的肢體也會受牽連。所以弟兄姊妹要多為牧者禱告、守望,“擊打牧人,羊就分散”(參《亞》13:7)。至於後果 如何,深信神仍然掌管著,“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詩》29:10)教會是屬神的,神掌管著教會的金燈檯,祂是唯一的審判者。

        當我們覺得教會、牧長有問題時,也要注意到一點:畢竟我們所知道、所瞭解的有限,所以,不要將相對的問題絕對化,不要將良好的關係對立化,不要將個別的問題 普遍化,“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3)在同心建造教會中,我們也能一同得到生命的祝福和成長。

作者來自廣州,畢業於加拿大維真學院。現為柬埔寨宣教士。
編者註:袁幼軒(christopher yuan)的博客地址�Ghttp://christopheryuan.blogspot.com/

回應文章:心意更新,靠信心得勝——回應《對教會的八個困惑》︱劉傳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