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的疆場 ──驚奇之旅:天國大使的腳蹤(之三)

林秋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整裝待發、摩拳擦掌
基督徒從決志獻身服事主,經過裝備、尋找服事的領域、尋找同心事奉的配偶、到上場打仗,往往需要若干年的歲月。過程當中,望眼欲穿,幾多波折,計劃常趕不上變化,這段暖身的過程,已將我們帶入屬靈的戰場。

        神學院的文憑不能擔保一個畢業生成為好牧者或優秀的學者;飄洋過海,也不會讓人搖身一變成為好宣教士。差會不會訓練人打仗,我們所有的彈藥資源必須在出征前儲備好,免得出師未捷身先死。天國大使進入服事的戰場,通常會面臨七方面的挑戰。

一、文化衝突

        不論任何族群,都有讓他們感到自豪、敝帚自珍的文化。宣教士需要培養對異文化的敏感與尊重,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出於尊重別人,要約束自己的權利,有時甚至 得約束自己的言論自由,尤其是敏感的政治話題,避免禍從口出。優越感的流露,是讓人對我們避而遠之的最佳途徑。從一方面來說,耶穌基督從事的也是跨文化的 宣道,祂所展現的榜樣,是道成了肉身,不強求自己應得的權利,不抓著自己的權利不放。這也是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早期宣教士贏得中國人民愛戴的主因。

        在本地本國服事的雙職傳道,面臨的文化衝突是基督徒文化與世俗文化的衝突,是世界觀的衝突。天國大使當善用智慧打文化仗,知己知彼,對症下藥。

二、學習外語

        學習外語是對付心驕氣傲的最佳法寶。即使你有雄才大略,滿腹經綸,集瑜亮之才於一身,當你必須再一次牙牙學語,還錯誤百出,當眾鬧笑話時,真會覺得虎落平陽 被犬欺。道成肉身的耶穌,也按步就班學亞蘭文及道地的希伯來文化。嬰兒時期的耶穌,並沒有大顯神通,以語言神童的姿態出現。

        學語言是謙卑自己、向服事對象認同的一個過程。紮實學好語言,是忠心服事主的第一門功課,它需要紀律與毅力。學好語言,才能長期投入跨語言、跨文化的事奉,否則,因語言而導致的挫折感,會產生骨牌效應,打擊每一層面的生活與事奉,終致打退堂鼓。

        在本地本國服事的雙職傳道,若職場的工作語言不是我們的母語,我們同樣面臨語言的挑戰。若要在職場打文化仗、打福音的仗,勢必得將語言學得道地、流暢。

三、信心的操練

        在經濟上,全職宣教士需要仰望神的供應。雙職傳道的工作是否有保障、簽証能否延簽,年年都是未知數。事奉方面,需要仰望神開路,供應所需的人力、財力、及禱 告的資源。戴德生的名言“按神的方法作神的工作,必定不缺神的供應。”這句話也成了我服事二十多年來的經驗。神讓我一路走過驚奇之旅,活在神蹟中的喜悅, 使我在心靈的低谷,也能持守對祂的信靠,因祂從不誤事。

       神國的財務政策不是“有多少錢,作多少事”。屬靈戰場的局面,從來都不合邏輯。然 而,我們的神也常不按牌理出牌。當我們接招的時候,才深刻領悟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是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神。憑 信心定睛仰望耶和華,必要看見祂打開天上的窗戶,傾福於我們。

四、情緒的處理

1. 孤單

      海外宣教士所付的代價之一,是與親友的分離。宋朝詞人吳文英寫道:“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李清照的心情是:“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這兩首 詞可以用來貼切地形容宣教士的心境。單身的宣教士承受更深的煎熬。孤單是仇敵撒但打擊宣教士的戰略王牌。許多宣教士因孤單而落入試探,尋找婚外情或著急嫁 錯郎,都會鑄下一生的悔恨。這也更顯出團隊事奉的寶貴和必要性。

2. 缺乏成就感

        教會界往往看重量的增長過於質的增長。 宣教士面對這無形的壓力,常缺乏成就感。對滿腔熱血、躊躇滿志的宣教新兵,這是致命的打擊。海外基督使團(OMF)的宣教士Jim Morris到泰北傳福音的頭12年,沒有任何一位村民信主。他帶著全家人,堅持留在泰北,12年後才開始有人陸續信主。從開荒到建堂,教會增長到200 多人。12年的青春歲月,要忍受成績掛零的煎熬,這是徹底的捨己與忠心。

        Amy Carmichael到日本宣教,由於學不好日語,又加上体弱多病,為期一年的服事就夭折了。轉到上海,因健康不佳,被內地會拒絕留在中國服事。她帶著失 敗的戰績與挫折感回到英國。然而她沒有懷疑神的呼召,繼續尋求到亞洲服事的機會。至終落腳在印度,拯救廟妓孤兒。她的生命、事奉與詩集,成為無數信徒的激 勵和榜樣。面對挫折與失敗的秘訣,在於忠心地跟隨,不看環境,只看呼召我們的主。

3. 壓力指數過高

        完美主義往往更凸顯我們的不完美。事奉主的人常落入自我要求過高、及取悅於人的陷阱,結果就造成身心靈不平衡的病態。培養有紀律的作息、有彈性的工作哲學、有興趣的休閒習慣及幽默感,會幫助我們作自己的好朋友,作別人的好同工。

五、婚姻與家庭的調適

        丈夫如果事事專美於前,導致配偶落後於事奉或語言的學習,往往會亮起婚姻的紅燈。夫婦若不同心同行,在服事的環境裡,很容易落入試探,使魔鬼有機可乘。婦女在宣道工場可發揮驚人的影響力,丈夫應有惜才的胸襟,鼓勵妻子積極投入事奉。

        生活在美國社會的基督徒,充分享受隱私權。然而天國大使必須犧牲這自私的權利,慷慨開放家庭。開放家庭是一種開放生命的動作,邀請人進入你的生命,認識真實 的你,認識你裡面的基督,認識你家真正的主人。別人看不見耶穌和教會,但從我們的家,別人可以窺見天堂的角落,可以聞到基督的馨香之氣。

六、溝通的藝術

        團隊事奉中,最具挑戰性的一環,大概是處理人際的衝突。以恩慈相待,是人際關係的潤滑劑。批判、論斷的高姿態,往往使破鏡難圓。掌握溝通藝術的秘訣,在於透視性格的特質與差異,瞭解個体成員獨特的表達方式,才能正確解讀別人的內心世界,採取恰如其分的溝通模式。

         天國大使不僅要與前線的同工並肩作戰,同時必須與後勤的支援系統保持活潑有效的溝通,使差會與教會充分瞭解我們的生活與事奉,以掃除猜忌與誤會,建立情緒成熟及高效率的事奉網絡。

七、事奉哲學

        宣教史上令人氣餒的黑暗面,是看到神的僕人致力於建立自己的地盤,而不是建造神的國。神的僕人當有國度的眼光與胸襟,以神國為念,以開放的態度,樂意與人合 作。當基督徒領袖彼此競爭、交相攻訐,無異親手拆毀神的聖工。唯有讓世人目睹基督徒彼此相愛、彼此欣賞、彼此建造、彼此成全,才能吸引人來跟隨基督。

         神呼召我們去使萬民作祂的門徒。而宣教事工裡最大的失敗,是領人歸信基督卻不紮實地培育門徒。主耶穌的宣教哲學在《約翰福音》17章昭然若揭。祂述職的成績 單,就是那幾位寶貝的門徒。祂所培育的門徒,成為祂的榮耀。每當我們開始一處的事工,必定要設想我們要在怎樣的光景離開?我的接棒人在哪裡?

結語

         Philip Brook 說過這樣一段話:“不要求神使你過安逸的生活,而應求神使你成為更堅強的人。不要求與能力相等的使命,應求那與使命相等的能力。如此,不是你所做的工成為奇蹟,你本身就是個奇蹟。每一天,因神而來的豐富生命,必會令你驚奇不已。”

        《相約星期二》(Tuesdays with Morrie)那本書裡的Morrie教授說:“你要懂得怎麼死,才知道怎麼活。”主耶穌懂得怎麼死,祂也朝那目標設計祂的生活和工作。潘霍華說:“當耶 穌基督呼召一個人來跟從祂,祂是呼召他來死。”在你的追思禮拜,你希望別人如何懷念你?當你見耶穌的那一刻,祂以什麼表情迎接你?面對人生下半場,願我們 都學會怎麼死,把這下半場活得精彩,活得漂亮。

作者曾任台灣校園團契全職傳道同工,OMF宣教士,現住千橡城,為一教會師母。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