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

李光陵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世紀大災難
2004年,在聖誕的歡樂和迎接新年的氣氛中,突然傳來南亞的大地震及其引發的 海嘯。這個巨大的災難,奪走了超過二十萬條的生命,成為所謂的“世紀大災難”。其中以印尼、斯里蘭卡、印度、泰國的死傷最為嚴重,慘狀用橫屍遍野、慘不忍 睹來形容也不為過。從一些電視畫面來看,海嘯的可怕遠比“鐵達尼號”的船難事件,還讓人觸目驚心百倍。你可以看到一些急于逃難的人,在幾秒鐘內就消失在茫 茫的汪洋大水之中。當然有更多的人,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喪命了。

        每次有類似大災難的時候,就會引起我們對生命和對神的許多問題與聯 想。我們會想到生命的短暫,想到為什麼人這麼脆弱?想到世界為什麼會有這些災難?想到神這樣慈愛,為什麼卻容許這樣的災難臨到?這樣大的災難是否是因為人 罪惡滔天所遭致的天譴?這樣的災難會不會是基督徒沒有好好為這世界禱告的結果?或者,這樣的大災難,是不是神給基督徒一個機會來見證神的大恩與大能?…… 無疑,還有更多的問題,等待著解釋與回答。

        每次想到這些問題時,我總是覺得自己多麼的渺小,無法參透生命與苦難的最終答案。這些問題過于複雜,超過我所能徹悟與了解。任何的答案都有可能,但任何的答案也可能因為過于膚淺,而產生錯誤的判斷。

        我想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應該相互的鼓勵,藉此回想神讓我們存活在這世上的目的。如果我們能夠過神喜悅的生活,藉著我們的生命來榮耀神,生命就不在乎長短,而在于它是否有神的同在,有神的同行,有神的祝福。

       基督徒在世上所經歷的,也許與世人沒有太大的差別,別人要走的路我們也要走。但我們的路,有主同行,因而是一條永生的路。

        因此,我們的路,也必須是一條事奉主的路。但人生在世的光陰,就是這幾十年,扣除吃、喝、睡、工作,還有多少時間,真的可以用在事奉與靈命學習上呢?我們有 沒有想過神在我個人身上,有什麼期待,及要完成的計劃與旨意?我如何在神的國度與教會中,來與神同工呢?我真的相信神會使用我成為祂的器皿嗎?我應當怎樣 預備自己來為神所用呢?

        南亞的災情引起了全球的關注,救災無國界的思想,把全球人的愛心與力量結合了起來。大家都想要在這樣重大的事情 中,發揮最大的愛心與關懷。但對基督徒來說,這還不夠,我們還有更大的“災難救助”要去做,就是要“搶救失喪靈魂”。這失喪的靈魂的數字遠比南亞的災民大 得多,這些人若沒有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他們所失去的不只是身体的滅亡,更是永世的沉淪。

當頭一棒喝

        只有在神裡面才有永恆的意義,只有在神的真理裡,我們才能找到方向。但是今天,許多人不再相信有絕對性的真理,結果是“各人偏行己路”,道德價值觀淪喪。但感謝神,美國去年底總統選舉,反應出了大多數美國人的心理,即道德仍是社會的重要基礎。

        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的的確確帶給那些主張同性婚姻者一次重大的挫敗,也帶給政治家、國會議員一次反思──在現今的美國,道德價值觀仍可以是選舉勝敗的關鍵。
舊金山市長Gavin Newsom,在他上任後一星期,就簽署了一項法案,讓同性戀者可以合法成婚。結果有四千名同性戀者,正式登記成婚。Newsom市長一時成為明星人物。

        但在總統大選過後,傳統道德價值觀抬頭,有十一州投票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連加州議會也議決,Newsom市長所簽署的同性戀婚姻,違反加州法令而無效。這無疑地是給Newsom市長的當頭棒喝。

        更有人說,身為民主黨黨員的Newsom,因為簽署同性戀婚姻合法,而成為共和黨的超級助選員。如果不是他這個驚人之舉,許多保守傳統的選民,還會是“沉默 的大眾”。但因為他這個大膽的舉動,這些人都出來投票,導致共和黨的勝選。也因此,他受到許多民主黨人士的批評,認為他的主張傷害到民主黨。

       面對這些強大的反對與批評,Newsom市長在一次談話中說:“你可以愛我,也可以恨我……不管你是因為我對同性戀的婚姻的主張,或是其它的法案而 恨我,至少我可以這樣說,我夜晚睡得安穩,因為我做我認為對的事情。”(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anuary 2, 2005)

        Newsom的話正反應了後現代人的思想,我做“我認為對”的事情。但什麼是對?標準在哪裡?誰來告訴我們所認為是對的就是對?聖經不是告訴我們,“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14:12)?這是不是說,人自己認為對、認為正的,有可能是條毀滅之途?

       筆者認為,正是如此。如果人棄絕了神的話作為絕對真理的判定,那麼人必將活在自我膨脹與自我毀滅的命運之中。

        筆者絕對不敢說每次災難的受難者,都是因為他們自己犯了罪的緣故,但是人類整体性道德上的敗壞,會帶來神的審判,卻是聖經裡講得很清楚的。舊約中,挪亞時代 的人被洪水所滅,不就是因為“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嗎?(《創》6:5)所多瑪與蛾摩拉被火毀滅,不也是因為罪惡深重、多行 不義嗎?(《創》18:20-21)

這樣問自己

        對基督徒來說,一次又一次的災難,是在警戒我們人的罪惡,提醒我們主再來的日子已近了。主耶穌說:“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地震、饑荒。這都是災難的起頭。”(《可》13:8)這些災難是會有的,這個世界是有結局的。

        但“在那些日子,那災難以後,日頭要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他們(地上的萬族)要看見人子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他要差遣天使,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地極直到天邊,都招聚了來。”(《可》13:24-27)

        對我們基督徒來說,面對災難我們不必驚慌,但卻不能不謹慎、儆醒與祈禱,因為雖不知道主再來的確切日子,但我們相信這個日子一定會來到(《可》13:32-33)。
印尼亞齊省的十二萬人口,在這次災難中死了四萬多人,佔該省人口的三分之一。這樣可怕的災難,也讓我想起聖經《啟示錄》中的預言與警告──當第七印被揭開,天使開始吹號的時候,情形是多麼的可怕(《啟》8-9)。

        值得注意的是,聖經提到第六位天使吹號的時候:“我就聽見有聲音從神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吩咐那吹號的第六位天使,說:‘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 了。’那四個使者就被釋放;他們原是預備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要殺人的三分之一。馬軍有二萬萬;他們的數目我聽見了。

        “我在異象中看見那些馬和騎馬的,騎馬的胸前有甲如火,與紫瑪瑙並硫磺。馬的頭好像獅子頭,有火、有煙、有硫磺從馬的口中出來。口中所出來的火與煙並硫磺,這三樣災殺了人的三分之一。”(《啟》9:13-18)

        亞齊省三分之一人口的死亡,是局部性的災難,但《啟示錄》的三分之一恐怕是全球性的災難。聖經記載這些事都是要叫我們儆醒,當靠著主敬虔度日。不要因為今日 的安定而忘記了神的審判,當記住主耶穌所說的話:“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 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37-39)

        南亞災難的慘狀,至今還在許多人的腦海中盤旋不去。筆者恰在海嘯發生前三個星期,到緬甸短宣,聚會點就在緬甸靠近印度洋的海邊。海嘯的發生讓我不禁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海嘯早三個星期發生,如果我也被海嘯吞沒 了,我的人生突然劃下句點,我對我所過的一生滿意嗎?那位為我捨身贖罪的主,對我這一生會給什麼樣的評語?我可以坦然無懼地面對我的恩主嗎?

        願我們都時時這樣問自己。

作者曾獲伊州三一神學院教牧學博士,現任加州聖荷西中華歸主教會主任牧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