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曠野的呼喚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俗話說“路在腳下”,這話沒錯。但假如方向不對,我們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進死路。           記得十幾年前,有次去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講道。下了飛機,與接機的小弟兄通了電話。但不管怎麼溝通,我們就是沒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講員,哭著回教會,牧師告訴他,你走錯了機場。            聖經談人生,說:“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上帝知道,人走這一條藉著耶穌基督歸向祂的路,會有困難、攔阻、爭戰。所以,祂就在耶穌之前,派了開路先鋒施洗約翰,先“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這個“預備”工作,有4個具體內容:“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窪都要填滿          “山窪”是什麼?是峽谷,是兩山之間的凹地。山窪是幽暗的、潮濕的、隱藏的。施洗約翰講的山窪,指的是人心中隱藏的罪惡——人心中隱藏的罪惡,就是迎見耶穌的最大攔阻。          我們知道,人心中的罪惡常常是隱而未現的,猶如花圃中石頭底下的小蟲,平時看不見,但只要把石頭稍稍掀開,就會驚慌地四處奔逃。聖經說,耶穌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5)。那黑暗,就是人心裡頭的隱而未現的“山窪”。           有許多聽了福音很久卻仍不信的人,他們信仰上最大的掙扎,不在於受不了聖經的說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學的觀點,而是他生命中的“山窪”——那些惡習、那些隱藏的罪惡﹐阻擋了他認識耶穌、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後告訴我,他掙扎了那麼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穌要戴上“緊箍咒”,許多事情做起來不方便。這是真話。也有人告訴我:耶穌說不能離婚,那等我離了婚,再信主……           耶穌說得很明白:“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卻怎麼也長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窪”中隱藏的罪惡給掐死了。           記得我首次要打開家門、接待福音朋友前,聖靈突然提醒我,家裡有不潔之物——10盤從HBO錄下來的電視節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來禱告,隨後就把這些錄像帶扔進了垃圾桶。           不久之後的一個早晨,聖靈再次對我說:“家裡還有不潔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讀中國語言文學專業的,在中國時一直遺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刪節本。到美國後,去唐人街第一想要買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對此書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有興趣,我是對書中露骨的色情描寫有興趣……我隨即悔改。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該萬死?!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羅 3: 23》) “罪的工價乃是死。”(《羅 6: 23上》) 相信接觸過基督教的人,都知道聖經這兩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個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穌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國文化中長大的人聽到這個真理,都難免會覺得: 我不是聖人,當然偶爾會犯一些錯誤,但不致於嚴重到要下地獄。在這種心態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覺得自己不真的那麼需要耶穌。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為說明罪惡的真相與嚴重性。由於這個課題很大,而剛才所引用的話都是出自保羅所寫的《羅馬書》,我們只好為自己設限,只探討《羅馬書》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會的現象           在保羅的的時代,猶太人將全世界的人分為兩大類——猶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猶太人)。因此,保羅在《羅馬書》1:18-32,首先講的外邦人的罪,是指當時整個希臘羅馬社會的罪。這個社會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羅講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麼?保羅在《羅馬書》1:18使用的希臘文,直譯是“不義”,此名詞與1:17所提及的“上帝的義”相反。那“義”又是什麼呢?聖經中“義”的基本字義是盡一己的義務,合乎常規。因此中文和合本將18節這個“不義”譯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國一位神學家以淺白的話表達,說罪就是“不該發生的事”。         “不該發生的事”在具體上,又是那些呢? 保羅在《羅馬書》這段經文中所講的,涵蓋了幾個層面。         根據聖經,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創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羅馬書》1:21也同樣指出,世人最基本的問題是知道有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保羅更說,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點。這是整段經文的重點。         一開始,保羅就特別用了8節經文講這件事,而且跟著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換句話說,根據聖經的教導,我們要談人倫,就必需先講神人之倫。但是,在儒家文化傳統中,由於我們避談神人的關係,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們根本不覺得不敬拜創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許有人會問: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是我的錯!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失去了標準之後          在2013年的中國福音大會上,聽著名的新約神學家D. A. Carson講道。他說,這些年他去過許多美國大學校園傳講福音,發現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兩點:耶穌基督是唯一救主與罪。對於後者,現代人認為,罪是相對的。          我大吃一驚——,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許多美國人”竟然認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觀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麼,我們呢?我們這些來自中華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國人更甚!記得20多年前參加查經班,我第一次聽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個都是罪人”,真是氣壞了!這簡直是羞辱人,胡說八道!我犯了什麼罪?怎麼成了罪人?瞎扯!          中華文化中,沒有基督教意義上的罪的觀念。我們說有過、有失、有錯、有不足,但這都是就人與法律的關係或道德的關係而言的,而非人與上帝的關係。而這後一點,正是基督教對罪的觀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爾凱格爾的話說,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華人不是沒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論語•學而》)但是,為何要忠?為何要信?何謂忠,何謂不忠?何謂信,何謂不信?對此,連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來。結果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說這是忠信,這就是忠信;我說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經墮落了——每一個人都在墮落中,雖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沒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墮落。人會在自覺與不自覺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過錯;即使看到了,也會用各種理由自我辯護。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後往往就會變成自我辯解與自我原諒。          我上小學的時候,中國正鬧騰文化大革命。於是,連自省都沒了——自省成了封建主義的破爛貨,要大力批判、徹底拋棄。取而代之的是“批評與自我批評”,這是從延安時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寶之一。          “自我批評”,又被稱為“自我檢討”。根據什麼檢討呢?當然是根據偉大領袖的教導、黨以及領導的指示!在此隱含的前提是,黨和領袖是真理的化身,他們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時候,我也進行過自我批評,一般都是在班級或團支部、黨支部的會議上進行的。誰都不能不自我批評,因為這是上級的指示,是佈置下來的工作。因此,這所謂的自我批評,其實是在巨大的壓力下進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領導要聽到什麼話,你就要說什麼話,要據此自我批評。          文革結束,毛澤東被請下神壇。就連官方,也說他犯了嚴重的錯誤(這是最輕描淡寫的說法了)。於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話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評,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證,是2013年底大陸媒體紛紛報導,領導們在生活會上批評與自我批評。估計劇中、劇外的人都不會當真,大家都是在演戲。最後,變成了“表揚與自我表揚”、“吹捧與自我吹捧”! 第一個原生家庭         人都是說謊的,聖經中有這麼一個判斷。當然這不是說,每一個人都一直在說謊。而是說,無論何人都說過謊。         最普遍的一個謊言是:“不是我的錯!”就是推脫自己的罪責!我之所以做了什麼,不是我的錯,而是由什麼什麼引起的、造成的。         當代最流行的一個說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問題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氣暴躁,是因為我老爹脾氣不好;我自卑,是因為我老媽從小老批評我,等等。這麼說吧,我的每一個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錯。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落在忿怒之上帝手中的罪人

愛德華滋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美國偉大的清教徒神學佈道家,18世紀美洲屬靈“大覺醒”(The Great Awakening)的領導者,曾任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落在忿怒之上帝手中的罪人》是愛氏的一篇著名講道詞。據說愛氏講此佈道詞時,聽眾中哀哭之聲大 作,證道者不得不要求他們安靜,以便繼續講下去。這篇鏗鏘有聲的講章,二百年來一直在教會歷史的長廊中迴響,對當今之世尤其震聾發聵,本刊特此輯錄。 “他們失腳的時候近了”(《申》32:35)。        這可怕的題目,是為喚醒未悔改的人……那凄慘的世界,那燒着硫磺的火湖,正在你們的腳下展開。那裡有着上帝的忿怒熊熊燃燒的火坑;那裡有着地獄張開的大口;你是無所憑依,無法站立,你與地獄中間所隔的,只是空氣而已!只有上帝的權能與美意才把你維護着。         對此也許你們並未察覺。你們暫時得免於下地獄,便以為並不見得是由於上帝的手,而是由於別的什麼東西……其實,這些東西都算不得什麼;若是上帝收回祂的手,它們就是一層薄薄的空氣而已,並不能扶持你們不跌倒。         你們的罪惡使你們沉重如鉛,向地獄下垂;上帝一旦放手,你們就立刻下沉,迅速墜入無底的深淵;你們所靠身體的健康,自己的智慮,上好的謀略,以及所有自己 的義,都不能扶持你們不下地獄,正如蛛網不能抗拒滾下的磐石一般。若不是因為上帝至上的旨意,地球不會托着你們一刻,因你們對世界是一重擔;萬物都因你們 而嘆息;萬物都不願伏在你們敗壞的捆綁之下;太陽不願給你們光輝去犯罪事奉魔鬼;地土也不樂意效力來滿足你們的情慾;世界也不願作你們表演惡行的舞台;當 你們浪費一生去事奉上帝的仇敵,連空氣也不願讓你們呼吸來維持生命。上帝所造的萬物,都是善的,是為人事奉上帝而造的,它們不願輔助別的目的,它們一旦被 人濫用,違反它們的本性與目的,就呻吟嘆息。若不是上帝權能之手使世界在指望中順服,它就要將你們吐出。如今有上帝忿怒的黑雲,浮在你們的頭上,充滿了暴 風和迅雷;若不是因為上帝伸手約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們的頭上。上帝權能的旨意暫時止住這狂風,不然,它會猛烈襲來。如是,你們的沉淪就如旋風臨到,你們 就好像夏天打稻場上的糠一般。上帝的忿怒好像洪水,暫為堤壩堵住;洪水繼續增長,逐漸高漲,直到最後堤潰。堤防一旦崩潰,洪水被堵住了越久,奔流也就越 急。固然上帝對你們的惡行,到如今尚未施行審判,上帝報復的洪流尚被堵住;但同時你們的罪孽不斷增加,你們每日繼續積蓄更多的忿怒;洪水繼續增高,越加兇 猛。除上帝的善意外,再沒有什麼來堵住那不願意被堵塞的奔放洪流。只要上帝把手從水閘收回,洪流就會立刻飛奔;上帝如洪流一般兇猛的忿怒,將以不可想像的 暴怒,向前直衝,以無窮盡的權能,臨到你們身上。即使你們的能力萬倍於現在所有,甚至萬倍於地獄中最兇猛最強暴的惡魔,也無法抵擋或忍受上帝的忿怒。        上帝忿怒之弓已拉緊了,矢已在弦上,公義已將矢對準你們的心門。沒有別的,只有上帝的旨意,而且只有那對你們不受任何應許或責任所約束的忿怒之上帝的旨 意,才暫時不讓弦上的矢,來飲你們的血。所以你們凡未被聖靈的大能將心靈大大改變的人,你們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從罪中的死活過來而進入嶄新生命和亮光的 人,都落在忿怒的上帝手中。雖然你們在許多的事上改變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熱忱,又在你們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這些都算不得什 麼;只有上帝的美意,才能叫你們此刻不為永遠的沉淪所吞滅。或者你們當前不相信所聽的道理,但不久你們就要完全相信。那些原來與你們處於同樣情況的人,已 經曉得了,因為他們正說著平安穩妥的時候,毀滅就忽然臨到了他們,是他們所未曾預料的。如今他們看見,他們以前賴以得平安和穩妥的東西,都無非是稀薄的空 氣和空虛的影子。        那將你們懸在地獄火坑上如將一個蜘蛛或其它可憎的蟲子懸在烈火上的上帝,惱怒你們,被你們大大地激怒了。祂對你們發怒,如同火燒一樣。祂看你們值不得什 麼,只配丟在火中。祂的眼睛太聖潔了,不願看你們。你們在上帝的眼中,比最可恨的毒蛇在我們的眼中,還要可憎萬倍。你們觸犯了上帝,比極頑強的叛徒觸犯他 的君王,多過無窮倍。然而,那每一瞬刻使你們不至墜入火中的,乃是上帝的手。你們昨夜未下地獄,你們閉目入睡後,還再在世上醒來,都不是因着別的緣故。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