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舉目

文章是怎樣編成的?(鄭期英)2016.09.23

鄭期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9.23

%e5%9b%be1-ilya-pavlov_%e5%89%af%e6%9c%ac

 

有位殷勤筆耕的老弟兄,每週都會投來一、兩篇稿。基本上,他的來稿我們都會退稿。可是這位老弟兄,卻是屢退屢投,編輯跟他溝通了數次,說明他的文風和內容不合適我們的雜誌,建議他改投其他雜誌,但他仍然不懈怠地投稿。

 

其實,每份雜誌都有它獨特的對象和宗旨。以《海外校園》來說,它是以中國背景的學生、學者為對象的福音性刊物;而《舉目》則是針對認真的基督徒,討論生活的方方面面(個人靈命、家庭生活、教會事奉、職場生活等)。我們強調的文風是:有理、有情、有靈。

 

每一篇在《舉目》或《海外校園》刊登的文章,都是經過嚴謹的編輯過程,平均每篇文章所花的時間,至少20小時以上。請讓我慢慢道來:

 

一、來稿、審稿

每篇來稿我們會先登記,然後由6位編輯審閱。審稿的原則是:

1.是否合乎雜誌的宗旨

2.是否合乎主題、內容、及本刊風格

3.可讀性(readable)如何

4.注意事項

       (1)就事論事,不受面子、人情、名氣影響。

       (2)內容重於文筆。

       (3)注意作者之潛力:有時為鼓勵而刊登。

     6位編輯批注意見後,最後由主編決定用、退,並決定放在哪份刊物,哪個平台。通常我們會在兩週內通知作者審稿結果,對有潛力但遭退稿的作者,會給予改進的建議。

 

二、編輯

  錄用的文章會按性質放在不同欄目或刊登月份的文件夾中。一篇文章編輯的過程,我們分成四個部驟:

  1.V1格式修改:我們有專門負責的同工將文章中的標點、數字、用字等,按照我們慣用的格式先修改。

     2.V2改稿:《海外校園》由各欄目編輯負責;《舉目》則由文字編輯改稿。

    我們認為改稿是編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編輯多花一點時間,將稿子改得通順易懂,可以省去讀者許多時間。因此,編輯會根據刊物宗旨,公正的立場,以及對讀者閱讀心態和理解力的深刻瞭解,對原稿進行盡心盡力的修改。

改稿時有幾處地方要注意:

(1) 幾不改

  1. 作者的立場、觀點不能改。
  2. 原稿的文字風格不能改。
  3. 原稿中描述的事實不能改。

 (2)幾改

  1. 改正錯字、別字。
  2. 刪除文中無關緊要的文句。
  3. 潤飾文字。
  4. 改正標點符號。
  5. 核對人地名、數位、以及所引用的詞句、資料。
  6. 如果需要,改寫文章的標題、文章的開頭及結尾。
  7. 分段、加小標題、劃出引句,等等。

  (3)改稿時特別注意的地方:

  1. 是文章的整體性。有任何文句段落,影響了文章的整體美感,即使其本身有精彩之處,也要處理掉。
  2. 原稿中如果有部分文意不明,或讀者不易理解之處,如果不能求得正確的意義加以修改、使其意思明確,寧可刪除。
  3. 原稿中如有個別神學、政治觀點與本刊立場不符、或易引發爭議,要和作者商議修改。許多時候,一篇文章要和作者來來往往好幾回。
  4. 改稿時要有特別的敏感度,刪除任何會冒犯、觸犯讀者之處。

3.V3再改:《海外校園》各欄編輯改過的稿,再由資深的文字編輯再修改;《舉目》則由執編再過目。

4.V4最後把關:所有文章最後再經主編審閱,看看是否有聖經或神學上的問題,也會將遺漏未改的錯字改正。

 

三、刊登或發文

1.經過四個步驟編輯過的文章,會配上圖在《海外校園》微信和《舉目》官網上發表。發表前負責的同工會讓眾編輯先預覽、提供意見,最後由福音部長拍板發佈。

2.經選入紙刊的文章,還會經過執編、專業校對及主編的最後校對,才印刷出刊。

 

雖然[海外校園機構]的出版品,都是經過嚴謹地編輯過程,然而我們仍偶爾會有疏漏之處。感謝一些認真的讀者指正,讓我們可以精益求精,更上一層樓。

 

盼望藉著這樣的說明,讓讀者能明白,我們的文章是怎樣編成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編者的話, 编者心

失去摯愛,何以得福?(鍾興政)2016.09.26

%e5%9c%961-by-mimzy-girl-1464038_1280

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9.26

牧會的這幾年間,上帝讓我有許許多多的機會學習和反省。如何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處理“失去感”,是其中很難學的一項。

我是一個天性樂觀的人,即使在各種壓力中,也不會失眠。然而,今年(2016)短短2個月中,教會有4位弟兄姊妹去世,我的心中十分難過。

尤其是有一次,和員警一起尋找和處理一位失蹤的弟兄,回到家後,種種細節歷歷在目。那幾夜輾轉難眠。

當我們失去親人、教會弟兄姊妹和朋友時,我們會有深深的失去感。我常常陪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經歷這種失去感。我們教會是個中型的教會,華語堂約有250人。然而僅僅去年,我們就有9個家庭失去所愛的家人。

除了失去感之外,我們心中也會產生一些疑問,像是:“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或是:“雖然我的家人現在都平安,但是會不會下一個就是我或我的家人?”

我們應該怎麼面對這種失去感?我們對上帝的信心,也常常在失去感當中產生懷疑:我們所信的上帝,真的可靠嗎?

 

為什麼要經歷這樣的痛苦?

“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

對此,有人答:“苦難是一種化妝的祝福”。問題是,苦難帶來的失落、痛苦,我們都不喜歡,特別是發生在我們所愛的人身上時。

前一陣子,L弟兄去世。另一位弟兄後來說:

“10多天了,我感情上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昨天帶L弟兄的大哥去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轉了一圈,可是大哥根本就沒心情,哭了一路。我們倆分享L弟兄的童年和昨天的故事,兩個大男人一路唏噓不已……

“幾天來,我仍在問30多年前問過的問題:真有上帝嗎?為什麼要把我們最親、最愛的人,這麼早從我們身邊奪走?看來上帝也知道誰是最好的。”

“為什麼上帝要讓我經歷這種失去的痛苦?”沒有人能給出完美的回答。只有見主面時,主耶穌可以告訴我們。

然而,我們不能因此陷在絕望當中。使徒保羅所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這節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包括苦難。

 

在失去中體會上帝的同在

%e5%9c%962-by-robertcheaib-eucharist-1591663_1280

為什麼說“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我不是感情敏銳、豐富的人,有時甚至可以說比較遲鈍。然而在這幾年牧會中,陪伴弟兄姊妹、家人好友離開人世,經歷這樣重大的情感失落,特別是傷心難過之後,我漸漸明白,在感情的失落中,上帝可以跟我們同在,上帝並非不關心我們。

教會弟兄姊妹在苦難中的陪伴,可以讓我們體會到:那位親自體嚐人間疾苦的主耶穌,豈不是更想陪伴我們嗎?

《希伯來書》2:17是這麼說主耶穌的:“所以祂必須在各方面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愛忠信的大祭司,為民眾獻上贖罪祭。”(漢語聖經版)

要注意“必須”和“各方面”這兩個詞:主耶穌的“必須”,是祂愛我們和在乎我們的表現。“各方面”則是表達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主耶穌都和我們認同,並且從我們的角度,先體會了我們的苦楚和失落。

這樣的一位主耶穌,你我真的認識祂了嗎?

 

帶我們認識永恆和無限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很難靠自己真正地認識上帝。“真正地認識上帝”,似乎也並非生活的必須——餓了,渴了,或是身體哪裡不舒服了,我們都想要趕緊解決,但“認識上帝”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行有餘力時才花些時間做的。

然而實際上,我們生活在有限的人生中,卻不能不明白無限的上帝的屬性和特質。上帝是無限的,因此祂希望祂所愛的兒女,也能理解無限的意義。

我們來到這世界時,原本是兩手空空的,什麼都沒有。隨著年紀增長,我們擁有的越來越多。我們擁有物質,也擁有感情。

就如我自己,來美國讀神學和服事滿了9年,決定2016年9月回台灣服事。最近準備搬家,每整理一樣東西,都引起許多感情和回憶。要扔掉一件物品,也好像要把許多年的感情和回憶割捨掉。

如果物品我們都捨不得割捨,何況我們所親愛的人!然而,上帝為什麼要我們經歷失去親愛的人的哀傷呢?

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有一句話:“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4)上帝為什麼說哀慟的人“有福”?有福,真的嗎?福氣在哪裡?我們寧可用全部財產,換我們所愛之人的生命,不是嗎?

%e5%9c%963-arieslu-200707042205462006年,我和鴻海(富士康)的一位高級主管在北京開會,突然,這位主管緊急離席回公司,因為富士康公司的總裁郭台銘的弟弟郭台成因血癌病危中,郭台銘希望不論花多少錢,多少努力,可以把弟弟救回來。但是過不了多久,郭台成還是去世了。

其實,我們沒有一個人在今生會不朽,我們都是會朽壞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因此,我們的一生必定要經歷不斷的“得”,也要經歷不斷的“失”。

“得”讓我們懂得欣賞並享受上帝所賜的美好,“失”則讓我們明白,在短暫有限的美好背後,有一位真正美好的上帝。

我們會一路學習“失去,再失去”,直到我們一無所有見主面的日子。但是,我們也一路學習“得著主”,在不斷的“得著主”中,面對每一天的生活。

我們很珍惜這世界許多短暫的美好,但是我們不應當只是緊緊抓住短暫的美好,卻沒有永恆的美好。因此,上帝讓我們學習“失去”。

每一件“失去”,上帝都會親自看顧,用祂的永恆的手來扶持我們。上帝希望在失去感中,我們可以更認識祂是至寶。正如使徒保羅說:“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3:8)

我們都在不捨中學習珍惜所擁有的,我們也在失落當中認識主耶穌,因為失去把我們帶到主的面前,讓我們去面對這位永恆的主。

 

默想和討論:

  1. 你是否曾經因個人或是家人的變故,而帶來很大的失落感?你有機會和他人分享過這樣的經歷嗎?如果你未曾和其他人分享過,可否分享當時和現在你心境的變化和學習?
  2. 在失落的經歷中,你曾經抱怨上帝為何如此對待你嗎?你後來有經歷從上帝來的安慰嗎?可否分享經歷失落之後你和上帝的關係有沒有不一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言與思

英國限定週日購物時間(裴重生)2016.04.29

/裴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29

240913224111--Cabot Circus Bristol shopping centre five years old today

英國福音派教會對英國最近對星期日購物時間設限的決定,大為稱讚。儘管教會的人數一直下滑,但那些使人瘋狂購物的大商店,不會在聚會時間開門了。

英國下議院(House Of Commons)投票通過,英格蘭(England)和威爾斯(Wales)的大型商店,在上午10 點到下午6點之間最多只能連續開店6小時;並且必須在復活節和聖誕節關門。小於3,000平方呎的商店可以全天開放。

英國福音聯盟(Evangelical Alliance UK簡EAUK)支持如此的限制,並指出地方小店必須被保護,工作人員可以有固定的日子休息。這項規定,沒有明確的以十誡中第四誡“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來解釋。

大衞∙藍瑞(Dave Landrum,EAUK支援主任)表示;這是擁護提倡家庭生活的勝利!英國福音聯盟同時要求組織內有投票權者,在最後國會(Parliament)投票前,對地方的國會議員(member  of parliament 簡稱MP)發聲。此項限制是為了保護工人、地方商業和超過我們能力所預知的耗損。

政府提案的目標是讓地方政府來決定購物時間,但有些議員以為放鬆購物時間,10年內會增加9%的工作和14億英鎊(20 億美金)的收入。教會領袖們的電報申明,根據牛津經濟預測(Oxford Economic Forecasts)的研究,只會對小型企業在持股上有損失,經濟上並沒有獲利。

這封有英國國教和威爾斯教會簽署的信件表明,星期日購物法將給予家庭生活重要的休閒時間,從事社交活動,保護小企業不受大企業壟斷!他們同時寫到,最重要的是我們顧慮到,放鬆星期日商業法會干擾社區生活完整的節奏,加速社交時間和活動的商業化,在人與人間健康互動的時間愈來愈少之際,沒有必要的延長星期日的購物時間,會加速此趨勢!

這並不是下議院第一次有此想法,去年秋季,當政府衡量反對的人超過贊成人數時,放棄了投票!

議員愛德華∙李(Edward Leigh)說:我聽到許多議員說要讓星期日成為特別的日子,為什麼店裡的員工和他們不同?坦白說,連上帝創造天地時,第七天也休息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瀟灑穿梭”於職場和使命(撒拉)2016.04.29

/撒拉

本文原刊於《舉目》2016.04.29

圖1-by cerocooldark20-flower-887834_1280

在職場的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參加過“團隊建設”的活動。目前流行的有好多種,戶外的,戶內的,體能的,性格的,心理的,等等。為了更好的建立團隊的信任度和合作精神,有時還會要求參加者介紹自己的一兩點隱私,使彼此更加親密。

我同大家一樣,參加過很多種類似的活動。遇到要求介紹自己的環節,我也通常同大家一樣,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小秘密來過關。

直到有一次,我們這個小小的團隊,關在一個小小的咖啡店裡,每個人都被要求講述一件“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事件”,我就不由自主地說了我信主的經歷,和信仰對我人生的改變。

每個人只有短短的3分鐘,而且因為知道同事都不信主,我並沒有絮絮叨叨,鋪展很多。但當我講完,我還是明顯地感受到,大家看我的眼光很微妙的不一樣了,包括我的老闆。

 

竟然有這樣的討論!

說到老闆,他剛剛來到中國,對目前團隊的向心力和合作精神不甚滿意,迫切地想改變。他極具人格魅力,自我介紹是天主教徒。不過我沒同他交流過信仰。所以這次,算是非常坦誠、也是很到位的介紹了。

在這次團隊活動後,我和老闆常規的“一對一談話”時間又如約而至。通常我們會從個人生活開聊,然後飛快地切入工作主題。

然而這次與以往不同,他一開始就對我說:“I did not realized that you are such a Christian”(意思是,我沒想到,你居然對信仰這麼認真,還真是基督徒)。

後來又過了一段日子,老闆交了女朋友。他很驕傲地告訴我們,她是一位心地善良,而且虔誠的基督徒。他們每週去教堂敬拜。

我也看到了他身上的變化。在後來又一次的“一對一談話”中,他問我:你說上帝給我們最大的使命是什麼?我震驚了,從沒想像過在辦公室裡,老闆居然問我這個問題!

看我沒吱聲,他就說:上帝給我們最大的命令,就是到萬國萬民中去傳揚祂的福音。但是,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應該在辦公室裡傳福音。我覺得這有悖於我們公司尊重員工信仰自由的原則,因為我們可能因職位上的權柄,而給員工帶來信仰上的壓力。

他問我:你是怎麼看的?

聽到這裡,我心裡真的高興:這一切怎麼能這麼神奇!我居然可以同老闆討論“如何在公司傳福音”!好感恩!

圖2-by Unsplash-walking-690734_1280

於是我們開始了認真地討論。最後我們都認為,目前最好的方法,是藉著各樣的事情,把上帝的話傳遞給大家,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價值觀,從而被上帝所吸引。這樣就能自然地把福音傳出去了。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基督徒老闆,或者基督徒下屬,如果有的話,大家又是如何處理這樣的工作關係的。

記得我先生有一次回家說,他的一位基督徒老闆來上海出差,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最近的靈命很不好,讀經、禱告都沒有,請為我禱告。”他當時被震住了,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在職場團契通過弟兄姐妹的分享,看到有些公司實在蒙福,最大的老闆是基督徒,各層的領導團隊裡也充滿了基督徒。公司裡有例行的高層早禱會,經常有主管為主做生命的見證。舉辦定期的職場佈道會,週間在公司的會議室查經。

我在羡慕的同時,也很好奇:他們平時是怎樣在工作和信仰之間“瀟灑穿梭”的?怎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完全和諧?想必有很多可感恩的地方,但也竊竊認為,可能很多不一樣的“酸爽”。

我很感謝主,雖然沒有賜給我一個基督教主流的公司,但這公司尊重員工的信仰自由,也遵守各種法律,以及規章制度。相比有些弟兄姐妹在有道德衝突的行業,或不太規範的公司工作,他們遇到的挑戰,很多都是針尖對麥芒般的直接。

 

全方位展現在同事面前

在老闆同我談如何把傳福音給同事之前,我確實思考過,也嘗試過。

最開始的時候很難,工作的高節奏讓人精疲力盡,信仰又不是一個隨意的話題,我不知道如何在工作的短暫間隙,把話題切換到信仰上。不要說同事沒心理準備,其實我自己也沒準備好。

於是每年的聖誕節,成了我大大發揮的時候。

在午飯或加班晚餐時,我會主動問大家節日的安排,然後把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介紹給大家。如果遇到有興趣的同事,就多聊聊。如果一片寂靜,我就知道,也許可以換個話題了。

在沒有微信的年代,我用群發短信,把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以及和我們每一個人的關係,發給大家。每次發完短信,我就默默地等待大家的反應。通常是沒有回覆的。有時也會有一個或兩個好心的同事,給我回郵件:謝謝你的介紹,很有幫助。

不想給大家帶來壓力,所以我不常在辦公室裡直接談福音。不過我會把基督教的世界觀、價值觀,分享給大家。

我和同事的關係越來越融洽,上帝就給我越來越多的機會,宣揚祂的話語。

有同事遇到家庭、婚姻問題非常難過,我藉著一起出差的機會同他談心,用上帝的話安慰他,為他療傷,甚至一起禱告。年輕同事邀請我做證婚人,我就把上帝對婚姻的心意,向新人和所有來賓講述。

閒聊中,大家談到週末去算命,我就告訴大家,這是不合上帝心意的,要遠離。大家討論同居可以降低租房成本,我就告訴大家,婚前性行為對人有很大的傷害,社會的潮流不等於對的……

因這些話題都是大家日常遇到的,所有談論起來很自然,也沒有壓力感。事後我再把相關經文發給大家,大家都很喜歡。因為聖經上的話是可以清潔人心靈的,是可以安慰、撫平傷口的。

圖3-by Unsplash-laptop-1209008_1280

很多弟兄姐妹把經文掛在辦公室,也把經文放在電子郵件的簽名欄裡,甚至把聖經放在辦公室很顯眼的位置。我們的行為,更是一個不說話的福音播放器,讓別人看到我們不一樣的生命。

我們每天在辦公室,少則停留8小時,多則通宵達旦。出差時,還會和同事泡在一起,吃喝、休息、娛樂。

我們的舉止、行為,都展現在同事面前。如果大家看到我們嬉笑、愁苦、狡黠、貪婪、籌算,一如他人,那他們就很難看到我們生命中的寶貝,繼而去尋求上帝。

如果他們能看到我們天天為主做見證,這見證不是虛偽的,裝模作樣的,而是真實的、全然敞開的,看到我們在工作中與主同行,看到我們的生命蒙祝福、得益處,看到上帝的恩典、奇妙的作為,羡慕我們身上的“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就認出了我們是屬基督耶穌的,他們就會被基督吸引。

 

如何積極、主動地“Yes”

參加過N個職場研討會,聽到了很多弟兄姐妹分享如何在職場為主做見證。比如財務不做假賬,銷售在有指標壓力的情況下,也不隨意誇大產品的特性,不做帶有欺騙性或誤導的銷售,當醫生的不收紅包,主日不加班,主日不開店營業,等等。

我聽了都很感動。

我們在職場上,能勇敢地說“No”(比如對不良風氣),但同時,我們應當如何更積極、主動地說或做“Yes”呢?

也許,是在別人互相推諉時,我們主動請纓;也許,是在遇到不合理的待遇時,我們不隨意吐槽,而是心平氣和地據理力爭;也許是,在老闆不在辦公室時,我們一如既往地工作;也許是在大家背後議論某人某事時,我們不說虛妄的話。

但,僅此而已嗎?

圖4-by Unsplash-painter-931711_1280

聽過一個見證:一位剛進入律師行的小姐妹,老闆給她佈置了一個任務,工作內容具有欺騙性質。她沒有簡單地對老闆說“No”,而是在充分準備後,給老闆分析了可能的風險,提出了另外一個解決方案,還主動請纓負責實施。

老闆雖然不滿意她沒有接受那個任務,但也被她的分析所打動,同意她的方案,最終順利地解決了問題。

這個小姐妹很有智慧。她沒有簡單地停留在“我不做”,而是積極、主動地為部門、為公司著想,獻計獻策。

這需要什麼?需要的不止是我們對真理的把握,更需要我們專業上的知識和見識。

我參加過的職場研討,大家的目光無一例外地聚焦在職場福音。難道傳福音是職場的我們唯一可做的嗎?這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大問號。

每個人在職場都有上帝的心意。公司雇用我們並不因為我們是基督徒,而是需要我們的智慧和能力為公司實現目標。如果我們只是把公司看成福音的平臺,是不是太過功利了?這真的是上帝的心意嗎?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我心裡,直到我參加了一節課,主題是“基督徒的世界觀”。老師問我們:是否也陷在世俗兩分的生活中?我們都會心一笑。

確實,我們沒有做到讓生活的每一個層面都與信仰有關。似乎有些工作比較屬上帝,有些工作比較屬世界。如果我們“不幸”處在比較屬世的崗位上,那我們除了可以傳傳福音,是不是就只剩下被壓迫、擔勞苦重擔的份了?

老師告訴我們,我們需要拓寬眼界,用上帝的救贖來看待生活的每一個層面。上帝救贖的範圍,是以祂的創造為邊界的。我們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祂的創造——儘管因罪的污染,墮落和扭曲了。

我們的責任,不光是在教堂裡學道,上帝還差派我們在各自的工作和社會崗位上,為主做光做鹽,讓每個領域都看到上帝的救贖,讓每個領域裡都看到上帝原本創造的心意。

老師說,如果你去圖書館找進化論的書,能找到好多。找創造論的書,卻少得可憐。

除了福音,各行各業的我們,可以,也完全需要為主在專業上進深,成為所在領域的專家、學者、行業領頭人,給這個行業帶來上帝國度的眼光,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學術觀點,看到不一樣的行業風氣,看到不一樣的行為規範,在萬國中把上帝的律法和心意彰顯出來。

隨著目光的調整,我心中的問題仿佛一下子就解開了,無比興奮,也充滿了動力。

 

作者上海人,在上海家庭教會聚會。現在公益領域的諮詢公司擔任顧問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

自牧師離開後(張帆)2016.04.28

/張帆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4.28

圖1-by Unsplash-church-828640_1280

我們教會,是北美一個不大不小的華人教會。

自從牧師離開去了另外一個禾場,教會半年以來發生的變化,讓人心中難過。

表面上看,一切都正常運轉,但私下裡,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姐妹對教會的決策者表示不理解。而且因為越來越感到牧養不夠,一些弟兄姐妹想離開,去別的教會。

 

為何不積極聘牧?

既然沒有牧師,為何不積極聘牧?教會不是沒有想聘牧,也的確如火如荼地進行過一輪——對眾多應聘者進行層層篩選後,長老團選出了兩位候選人。

一位是來自加州、牧會多年的傳道人,另外一位是在我們當中服事多年、剛剛拿到神學學位的弟兄。他們二位在教會中,展現了一台又一台精彩的分享和面試。

之後的會眾投票,以及長老團決策中,自然有意見分歧,少數支持一邊,多數支持另一邊。

長久僵持不下之後,由於沒有一方讓步,長老團做出了令所有會眾都大吃一驚的決定:這二人都淘汰了!

在緊接著的會員大會中,不只一位弟兄姐妹,提出了對這次聘牧結果的疑惑,以及對牧師的迫切需要。

令人難過的是,長老團的回應中,沒有顯露一絲難過的情緒。哪怕是為了安慰人心的回應,都沒有。反而更強調:你可以去看看,我們周圍的華人教會,一多半都沒有牧師,也運轉得很好。

對此,大家嘩然。

既然主日講道已經如此乾癟,為何不能承認自己的有限?既然團契以及小組查經時,不滿的聲音此起彼伏,為何教會的負責人不站出來給一個答覆?

教會的領袖啊,我們並沒有視你們為上帝,你們可以犯錯誤的!而且,如果你們坦誠自己的失誤和掙扎,會讓我們的信仰更真實可鑒啊!

目前,長老團已經不再提聘牧之事。可推測,短時間內,我們教會不會聘到一位牧者。

 

在兩種情況以外

不打算聘牧或傳道人的教會,常是兩種情況:一是真的以上帝為中心,不需要牧者。如此一群人,足以去各處宣教了。另一種情況是,這是俱樂部,大家開心就好。找一位牧師來,豈不是自尋煩惱?

顯然,我們教會不是第一種情況。我們沒有剛強到可以維持現狀,更不用說為主披荊斬棘、受苦奔跑。

我們教會也不是“俱樂部”式的。同時,我們教會也不屬於任何宗派的。

因此,如果有人問信仰問題,有些會員會用一般福音派的觀點解答,有人卻用改革宗特有的觀點回答,還有人用衛斯理的神學角度……總之大家缺少統一性的認識,根源是長期以來沒能形成系統的教會傳統。所以一有事情,大家無法形成共識。

在聘牧這件事上,就淋漓盡致地體現了出來。

新的牧師或傳道人的到來,確實會給當前的教會架構以及服事,帶來張力和挑戰。但,不能因為害怕而拒絕磨合。“鐵磨鐵,磨出刃來;朋友相感也是如此。”(《箴》27:17)

如果說我們教會實在無法聘到一位僕人般心腸的牧者,我只能說,我們不配擁有這樣一位牧者,因為我們不願被牧養。要怎樣謙卑的牧者,才能像耶穌一般,死活在我們當中,與我們同甘苦、共患難呢?
近年,大批北美的牧師,因為看到神州大地對於福音的渴求,趕赴大陸。我向這些牧者致敬!然而同時,隨著新的簽證政策——旅遊簽證可以有效至10年,更大批的中國人湧入北美。誰來牧養北美的華人教會?

有人可能會說,美國有那麼深厚的基督信仰文化底蘊,那麼多的名牧,還缺少資源嗎?我不得不說,確實缺少。

我在國內信主。到美國留學後,我向上帝的擺上反而越來越少,遠不及在國內時的靈命火熱。與我有相同背景的弟兄姐妹,也有同感。

我心裡常常因此而憂傷、流淚。千百次地問,我當如何剛強地站起來,回應上帝的呼召,說“我在這裡”呢?

 

每一個信徒都需要牧者

圖2-by cocoparisienne-drip-591752_1280

每一個信徒都需要牧者,每一個信徒也都可以成為牧者。

不論我們的生命是否足夠成熟,我們都需要承認自身的有限,和對真理的渴慕。不僅僅是國內的教會需要牧者,我們在北美的教會,也不要太自以為剛強吧!耶穌啊,我們的大牧人,求你憐憫,除去我們驕傲的心!

上帝的確在上一輩的北美華人中,興起了一大批美好的奮興佈道家,把福音傳了出去。在當今的時代,我求上帝在北美華人中,興起一批願意為主忠心牧會的牧者:無名的僕人,無名的傳道人,上帝的無名代言人!

 

作者現在美國攻讀博士。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福音派是否要熱烈擁抱川普?(臨風)2016.04.26

/臨風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2016.04.26

圖1-evangelicals and Trump

福音派對川普的兩極化態度

在這次共和黨總統初選中,川普得到大量所謂“福音派”選民的支持,特別是在美國南方“聖經帶”的白人,只有克魯茲參議員的大本營德克薩斯州以及隔鄰的奧克拉荷馬州除外。

川普很早就開始經營“福音派”的選票。去年,在接受基督徒廣播網(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簡稱CBN)的大衛·布羅迪(David Brody)訪問時,川普說:

“基督徒受到非常惡劣的對待,因為沒有人代表他們。相信我,如果競選勝利,我將是基督徒長久以來最偉大的代表。”

川普曾不只一次說到:“我熱愛福音派,他們也愛我!”除了CBN以外,他也受到一批福音派領袖強烈地支持。其中包括“自由大學”的校長小法威爾,超大型教會達拉斯第一浸信會資深牧師羅伯特·傑夫理斯(Robert Jeffress)以及葛培理佈道團的主席葛福臨牧師。

Jerry Falwell, Jr., left, president of Liberty University, guides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to his seat during a campaign event at the Orpheum Theatre in Sioux City, Iowa, Sunday, Jan. 31, 2016. (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話雖如此,福音派並不全都支持川普。

美南浸信會的“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羅素·摩爾(Russell Moore)認為,用基督教的標準,川普是不道德的:

圖8-15176195

他擁有賭場和脫衣舞館,吹噓與眾多美女上過床;雖然川普自稱信仰基督教,但是從來不感到需要“上帝的饒恕”;他奉行強者道德,只看重財富與成功,並經常侮辱對手為“失敗者”;他一向唯我獨尊,狂傲自是,明顯的與基督教所注重的美德背道而馳。

摩爾懷疑,那些投票給川普的信徒是“失去了信仰的核心價值”。女記者科斯滕·鮑爾斯(Kirsten Powers,《今日基督教》曾介紹其信仰見證)更公開批評川普為“利用福音派的騙徒”(evangelical scam artist)。

 

到底什麼是福音派

以下面皮優這個民調為例,“福音派”這個名詞被媒體廣泛使用。因此,第一個該澄清的就是,媒體心目中的“福音派”到底是什麼?

皮優(以及其他主要媒體)的調查,是根據受詢者對“你是福音派,或已經重生了嗎?”這個簡單問題的回答。至於受詢者是否清楚“上教堂”、“重生”、“福音派”這些名詞的意義,還是只把它們當作一種文化認同,我們無法得知。

因此用這個區分來對“福音派”的投票行為做分析,稍嫌粗糙。相對而言,巴拿研究所對“福音派”所作的調查就比較仔細,他們根據受詢者對9個問題的回答來做判斷。

     *福音派在歷史上的定義

歷史上,福音派(evangelical)這個詞源于希臘文的“好消息”。

改教時期,馬丁路德用這個詞的拉丁字描述離開天主教的新教教會。在18世紀的“大覺醒”運動中,這個英文詞用來描述接受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衛斯理(John Wesley)和喬治·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的佈道而奮興的人們。到了19世紀以後,這個傳承“大覺醒”傳統的福音派,逐漸成為美國基督教會的主力。

圖5-698px-Jonathan_Edwards

史學家馬斯登(George Marsden)曾經半打趣地說,50-60年代,“福音派”就是“喜歡葛培理牧師的人”。不過,80年代,當有人請教葛培理什麼是“福音派”的時候,他說:“連我都想知道它的答案。”可見,當名詞氾濫以後,它原來的意思反而模糊了。

     *福音派的4個特質

1989年,蘇格蘭歷史學家大衛·貝賓頓(David Bebbington)定義“福音派”有4個特質:強調悔改、聖經的權威、注重耶穌的十字架、傳福音並關懷社會。雖然不盡完備,但這個定義廣泛被學者引用。

美國“福音派協會”(NAE)測定“福音派”的問卷,也是根據這個定義擴充的。

他們的調查發現,美國有大約30%的人是福音派。其中,黑種人中有44%,白種人中有29%,拉美裔中有30%。(Leith Anderson & Ed Stetzer, “Defining Evangelicals in Election Year,” March 2, 2016, Christianity Today)

圖4-chart

     *世俗媒體對福音派的定義

然而,一般世俗媒體(包括社交網站)觀念中的“福音派”卻是:主張聖經無誤、字面解經,反對同性戀、反對墮胎,反對進化論,男女不同權,支持以色列國,認為建國理念和憲法緣自基督教,等等。

這個“福音派”更像是“宗教右派”。相對而言,“福音派協會”的定義超越了政治上的分割,包容了更大的群體。

由此可見,福音派群體並不是個統一的票倉,就連白人福音群體也不是。如果粗略地劃分,在這次選舉中:“宗教右派”多支持克魯茲;認同葛培理牧師的偏向支持魯比歐(天主教);“成功神學”以及靈恩派則多支持川普。

倒是很少聽到有支持凱西奇州長的福音派,雖然他是幾位候選人中最實在,最有行政經驗,表現得最像“成年人”的一位。或許他過分溫和吧?

 

 川普為什麼被選民擁抱?

     *不再關心價值觀

雖然許多福音界領袖指出川普的價值觀與基督教的不協調,但是他們或許沒有意識到,選民對川普的支持並非建立在川普的價值觀上。

2月初,彭博社曾在南卡州做了一個民調。南卡屬於“聖經帶”,自稱“福音派”的占投票選民的72%。

在問道,哪個候選人最能代表你的價值觀?川普排在最後。但是當問到,哪個候選人最能向當權者(國會和聯邦政府)挑戰、讓美國更安全、以及最能振興經濟這些問題的時候,川普都排在第一名,他毫無行政經驗反而是個優點。

可見,在這次初選中,選民(包括所謂“福音派”)所關心的問題不是價值觀。川普捕捉到,並且利用了憤怒與恐懼的情緒。

許多保守選民對華府的政客不滿,關心移民會搶去工作機會,恐懼伊斯蘭極端主義,更擔心槍支管制。這說明,他們對共和黨的當權派失望,也說明,宗教右派已經式微。共和黨的選民對未來充滿焦慮。

     *全是空頭支票

《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迪翁(E.J. Dionne, Jr.)最近出版了一本書《為什麼右派出了問題?》(Why the Right Went Wrong: Conservatism from Goldwater to the Tea Party and Beyond)。

圖6

他基本的觀點是,美國的保守主義遭遇了麻煩:“當代美國保守主義的歷史,就是一個失望與背叛的故事”。

茶黨的興起雖然是近年來的現象,但迪翁認為,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4年高華德競選總統的時代。那時“自由意志主義”的思想盛行,約翰·伯奇協會(John Birch Society)抬頭。

數十年來,共和黨的總統競選人都向選民保證,要縮小聯邦政府功能、減縮聯邦開支、平衡聯邦預算、推翻墮胎判案,然而當選後全是空頭支票。政客們在競選時把選民的期望值拉向極右,但是上任後又無法兌現。迪翁引用美國保守陣營一位戰將埃理克·埃理克森(Erick Erickson)的話說:“共和黨創造了川普,因為數十年來他們對基本盤的選民做了許多承諾,但都沒有兌現。”

     *意見領袖的鼓動

其次,保守陣營的媒體領頭羊,如福克斯電臺,脫口秀大咖如林博(Rush Limbaugh)、葛蘭·貝克(Glen Beck)、馬克·萊文(Mark Levin),這批意見領袖的聲音是南方和鄉鎮地區民眾聆聽,以及形成意見的主要來源。

圖7-rush-limbaugh-white-shirt-hands-up-600

大咖們多年來用煽情的方式,大力鼓動兩極化,這批媒體對保守陣營的極端化應負上很大的責任。

右派立場逐漸走向極端,使得一批本來比較溫和與中間的選民出走,離開了共和黨,共和黨的基本盤變得更加靠右。

川普現象和克魯茲現象,就是這批向來支持共和黨的保守派(包括許多白人福音派)對當權者抗議的表現。其中,克魯茲的支持者是對共和黨失望的宗教右派。川普的支持者則是對改善生活絕望的人,不論宗教信仰。

其實,美國中產階級的衰退,藍領工作機會流失,貧富差距增大,以及國際情勢日趨複雜,其中原因很多。如果政客與大咖們不斷煽動、醜化對方,把一切問題歸罪於對手,製造出一種單單從派性出發的輿論,最終不過毒化了選民的心態。

 

對福音派的反思

     *兩種現象

達拉斯的羅伯特·傑夫理斯牧師自己承認,擁護川普並非因為他的價值觀,這批福音派心知肚明,川普的行徑和立場違反了他們的價值觀。然而他們認為,他有領導能力、有魄力,敢與華盛頓抗衡,可以“使得美國重新偉大”。

圖3-praying for Trump

至於川普立場的前後矛盾,對國事毫無具體方案,藐視國際遊戲規則,這些他們一概忽視,無條件支持。幾乎可以說,川普已經成為他們的救世主。

從宗教右派冀望推出一個回歸“基督教的美國”的總統,到川普的支持者冀望推出一個世俗的救世主,這兩種現象對福音派的衝擊說明了,福音派需要重新思考對民主政治的期望。

前面提到美南浸信會的羅素·摩爾,因著這些現象,他對“福音派”的身份極度不安。他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宣佈拋棄“福音派”這個標籤,改稱自己是個“福音基督徒”(Gospel Christian)!

除了改變名稱以外,還有什麼可做的嗎?面對這些史無前例的怪現象,筆者謹在此提出幾點想法,供大家參考:

     *幾點想法

1美國這個國家是由移民建立的,總統是所有公民的總統。他必須衷心接納所有的種族、宗教、性向。他要能為各類族群謀福利,不論貧富、出身背景。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各種不同價值觀的族群的福利和權利,同樣要受到保護和尊重。

因此,單向的黨派思維,用分化族群的方式達到政治目的的領袖不可取,他們訴諸人類的陰暗面,而非光明面。只有願意凝聚不同力量,與各種族群溝通、合作的人,才是做全民領袖的人選。

2關於社會公平與正義的原則,除了關注未出生胎兒的生存權以外,還有各種受到歧視,或是被社會忽略的族群權益,需要維護與重視。

這不是政治正確的問題,而是基本價值觀的問題。領袖不能一面說尊重人權,一方面贊成虐待囚犯,或是支持濫殺無辜。用這個眼光來看,宗教右派常常失焦,並不真正關心弱勢族群。例如,有多少保守人士支持“黑人生命重要”運動?

3領袖的治國理念、可信賴度(誠信)、奉行的價值觀、行政經驗、視野和氣度,這些素質同等重要,不要只看宗教信仰。例如,卡特總統可能是美國所有總統中宗教信仰最真實的一位,可是,他可能也是最不稱職的總統之一。

因此,關鍵並不在於川普是否是基督徒,而是,他是否合適做總統?他最喜愛聖經,沒有人讀聖經比他多,這些話是否真實?

4總統競選過程十分重要,在這整個過程中,競選人幾乎是活在金魚缸裡,選民對他一覽無遺。特別從辯論中,我們能看出一個領袖的素質、眼光、機智和應變能力。

選民要用自己的眼睛與耳朵做判斷比較,不要輕信大咖。任何政治人物一定有他的限度和缺陷,最後的決定就在:我信不信得過他來領導國家?

 

結語

圖9-by PDPics-fish-390121_1280

但願這次的選舉能夠選出最稱職的總統出來。

由於政治家的炒作,我認為宗教信仰不能作為石蕊試紙。但是另一方面,我深知中心信仰對於一個人的重要性,它可以幫助人們有所不為。

我個人更盼望有真實宗教信仰的領袖出線,他能在作重要決策時,帶著敬畏的心,知道自己的有限。他不但能夠謙卑接納雅言,也能謙卑祈求從上面來的智慧。

這次選舉過程能否產生這樣的總統?從這幾個角度來看,川普真的合適做總統嗎?真值得福音派擁抱嗎?還有幾個月,這些問題都會有答案。只是,作為福音派的選民,我們學習到了什麼教訓?

作者為本刊特約編輯。

 

4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45萬伊朗人加入家庭教會(漁夫)2016.04.22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22

bible-candle

自從1979年伊朗革命以來,這37年中,伊朗人成為基督徒的人數遠超過過去1,300年。(註:即伊斯蘭教佔領伊朗以來的1,300年)上帝在這個地區傾倒祂的恩典,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在迫害中蓬勃發展的家庭教會。

成千上萬的基督徒秘密地加入了在信徒家中的聚會活動。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極度需要培育教會領袖與發展神學教育。

iran-map

伊朗政府認為基督教是對伊斯蘭教的威脅。但是,美國的“敞開之門”(Open Doors USA)組織估計,在伊朗可能有45萬的基督徒。其他組織估計伊朗有超過100萬的基督徒。

 

根據《基督徒郵報》的報導,在倫敦的帕斯神學中心(Pars Theological Centre)是伊朗人自己辦的神學訓練中心。他們用伊朗語(Farsi)教學。現在他們正在積極地培訓大約200名伊朗的基督徒領袖。 

 

該中心的人員表示:“帕斯認為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訓練出能轉變伊朗社會的人員。他們從下而上的、以草根性的方式,發展出伊朗式的基督徒價值。” 

Pars mission

“這不是反伊朗,而是一個伊朗本土性的運動。有大量的穆斯林在伊朗成為基督徒。”

 

每個家庭教會只有四到五位基督徒。他們不停的在不同的家庭聚會。

 

“如果他們想要唱詩,就必須非常低聲的唱。要不,就乾脆不唱。”

 

帕斯的課程需要三年才能完成。這些課程包括:受苦的教會,釋經學,基督徒輔導學,基督的事工與教導,基督徒倫理學,三位一體的真神,及護教學。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