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默认分类

讀者來函 :牆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親愛的編輯:            感謝《舉目》第59期討論“牆”的問題,非常有啟發性。這個問題,正好觸及了我的教會最近所面臨的掙扎,那就是:我們到底要成為什麼樣的教會? 我們外展的努力,一直不很成功。我們的教會,正在縮減中。我們無法與教會所在的社區,建立真正的鄰舍關係;對美國所關心的重要議題,也覺得事不關己。你們的文章恰好反映出,像我們這種在北美,以工程師和醫生為主要成員的教會——有穩定的財務狀況、固定的生活形態、在文化上保守的思維傳統、以及追求內向的屬靈生活。             我們教會的教導,雖然強調傳福音的重要性,但事實上,我們不知道如何去接觸那些不同膚色、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群,更不知道如何融入美國的主流文化。            我希望你們能提供更多具體的步驟,說明華人教會如何去除文章中所提的“牆”。不知道還有沒有一些成功的故事,是華人教會克服障礙、履行上帝的呼召,把福音傳給社會中最有需要的人們?                                                                                               D. R.

No Picture
事奉篇

讀者對《舉目》51期的回應

       編按:從回應可見,《舉目》讀者都懇切而善用思考。限於篇幅,本期只選擇引發回應視角差異較大的文章,希望藉此激發更多的共鳴與反省。再次謝謝每位花寶貴時間讀、想、寫的回應者。 世俗化對教會的挑戰/陳宗清        有深度,切中要害, 非常有啟發性。——F.R.        當今時代,有太多的基督徒是沒有基督門徒的見證的。——P.J.       引用案例生動,分析問題準確。引言部分,對世俗化和世俗主義,沒能清楚解釋涵義和本質;第一部分的標題,似乎改為“世俗化對個人的影響”更準確;第三部分(文中序號為“二”)基督徒的回應,部分內容有些單薄,深度不夠。——Y.G.        知識性強的一片文章,只是讀來記住的是裏面的批評,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但是好的究竟是什麼?知道了這些主義對我們有什麼樣的警醒與啟示?         讀罷此篇,覺得80後與90後被深深地鄙視了,心裏裡的確有點不大舒服。我們是人,不是想當然地,被當做是被裝在蜜罐裏裡養大的。而且,不是每一個80後 90後都有個有錢的爹,中國最多的是農村裏裡出來的孩子。如果大家心中的80後90後,只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那真的不免偏頗。        我覺得批判主義是好的,但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群人。感覺筆者知識豐富,愛心待增。我們雖然年輕,但是我們也是在努力地活著,也為主而活。聖經上講,不可叫人小看你 年輕,我覺得我們80後90後實在是被人小看。其實,我們也沒有小看年老的人。在神的面前,我們能不能在基督裏裡和好呢? —— M.L.        我很喜歡此文的風格,因為它客觀,不是灌輸什麼,而是自然的流露。——Y.Z. “三化”/小剛        “這篇文章非常實際,所提出的幾個方法,都是教會所必須要強調的。希望作者也可以分享一下,他在牧會中是如何教導這個給信徒的。──F.R.        趙天恩的三化和今日教會的現狀的三化,好像沒有直接關係?張力不是一一對應的吧?──X.W.        有多少教會的牧師,能敢說、敢講、敢向人開炮,敢於做煩擾、叮咬會眾的“牛氓”?──Y.S.        讀這篇的時候,想起來前一段時間流行的“三俗”,也想起來中國人最喜歡的口號,都是這種工整的排比。的確,在口號中長起來的一代,哪裡都有口號相隨,口號滲 透到每一個細胞。不過,我喜歡這篇文章,感受得到筆者的心情,會隨著他的筆鋒轉換心情。有批判、有應對,沒有厚此薄彼,這樣比較容易造就人。能夠感受得到 裡面的那份愛心,十分珍貴。希望這份愛神愛人的心,能夠持續保持下去,不斷增長。──M.L.        既有聖經依據,又有生動事例,內容完整生動,分析有深度。──Y.G.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個80後《對教會的八個困惑》的回應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如音大姐:我是個80後基督徒。從您的文中感到您可能是經歷了毛時代的,所以這麼稱呼您,要是錯了,也請別見怪。我想,您一定是被教會中的一些人,一些事,傷了心。傷心,一定是因為您關心。相信上帝都知道。         我覺得,有時我們基督徒因為帶著對上帝的信任,對天堂的美好憧憬,也對教會和團契有很多期待。我自己就是這樣,但往往失望。憑心而論,教會和團契相對一般的社團,還是好了很多的。但教會畢竟也是罪人組成的,我們得調整期待。        《新約》中,保羅苦口婆心勸告警戒的一些教會,很明顯是在某方面出了問題的。         我自己讀《提摩太前後書》,覺得保羅講得很有道理:不是誰都能牧養/帶領主的羊,帶領的人是要經過考驗的,畢竟這責任實在重。        如果真是教會中有惡,那愛主的人是會有義憤的。不過,涉及到教會帶領者的事情,真是要謹慎再謹慎。         您還提到上帝的教會有些組織方式和黨的有類似。我想,這應該說,黨還是很善於學習好的組織方式的。=P 但我們想想就知道,共產主義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人性都是自私的,誰能任勞任怨的工作,還只拿自己需要的?想要迴避人類作為群體和個體的自私,這根本就是 謊言。上帝的兒女,首先就是承認自己是罪人,是需要救贖的。我想,只是我們很多時候忘記了這點了。但感謝主,當我們想起這點的時候,我們看自己、看人就能 合乎中道些。         親愛的大姐,相信您是個直率熱情的人。從您的信裡就能看出。對上帝真心的人,上帝絕對不虧待。        願上帝保守您的心,也保守您們教會。        一個小姊妹 =) 《對教會的八個困惑》,作者如音,見《舉目》50期頁30。

No Picture
事奉篇

讀者來函——《舉目》49期的讀者回應

編按:因限於篇幅,本欄只節錄部分讀者對上期《舉目》主題文章和雜誌整體的回應。讀者的回應都十分地誠懇用心,令人感動。歡迎您繼續來信批評、指教。謝謝。 反智主義/周學信 This issue has a very good topic. I enjoy the topic very much. I like  what Dr. Chow has to say. His article is excellent. it takes courage for  him to state his […]

No Picture
透視篇

無畏進入“最夯”的世界

無畏進入“最夯”的世界 蔡子欽        網路是現在最熱門的話題,華人教會界網路事工也正在萌芽。盼望您讀完拙作後,不是得到“別人在做,我也要跟著潮流搞一個”的結論,而是跟筆者一起重新思考網路事工,願意在浩瀚網路世界中“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而非重蹈“神的道怎麼 能透過那個黑黑的盒子傳出來呢?”(見下文)之覆轍。 人類的文明史上,有不少劃時代的發明,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例如電燈的發明,動搖了人類原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式的生活型態; 18世紀中葉,瓦特改良蒸汽機後,從前依賴人力與手工完成的工作被機械化生產取代,人類邁向了嶄新的時代…… 電腦和網路,是現代又一大發明,而且這個發明給人類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革——它衍生出來的新東西,之多,之快,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正在經歷歷史事件的人,常常無法為正在發生的事件下註腳,唯有在回顧時才能“蓋棺定論”。我們對待網絡也是如此。網絡對人類到底有何影響?對教會傳福音而言,到底有多大的助力,抑或反而是阻力?……我也沒有答案!但我們可以放慢腳步,去理出一條脈絡來。 新科技的迷思 網路的發展一日千里,已成為一門新“顯學”。從收發email,到使用搜索引擎,現代人無論老少都越來越離不開網路。它已經從冷冰冰的科技,進入到普羅大眾的生活。然而,人們,特別是基督徒,對網路仍然充滿了迷思。 迷思一:網路充滿不好的東西 面對環境的改變,有人抱有積極的態度,如“充滿希望”、 “處處是機會”等;也有些人不安、不習慣、擔心失控。記得高齡90歲的王永信牧師,在第一屆的網路宣教論壇上,提起一段往事: “我是北京人,11歲時,在宋尚節博士的奮興會上得救。我在王明道牧師的教會聚會。當我們教會增長到400人時,王明道牧師講道就很吃力,需要用喊的。夏天北京天氣很熱,王牧師講道之後滿頭大汗。 “……執事會為了裝擴音器有一些討論。有人不同意,理由是:神的道怎麼能透過那個黑黑的盒子傳出來呢? “等教會增加到500人以後,又討論幾次,才勉強通過,買了個擴音器。” 這個例子,對於現代習慣了話筒跟擴音器的人而言,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然而這正反映了人面對新興事物的不安或遲疑。一次又一次的討論開會,不是單純為了接受或反對,擁抱或抗拒,也許還牽涉到更深層的神學辯論。我們現在不也是如此嗎? 迷思二:網路是搞技術者的事情 教會牧者普遍不熟悉互聯網,所以對於網路事工的戰略價值不夠了解、不易認同。許多教會多是被動地使用網路。 舉個例子說,教會的網站多是由懂技術的弟兄姊妹主導,告訴牧者怎麼用;網站的設計,多從工程師的角度來規劃。做好一個網站後,網站上就不再有活動了。懂網路技術的,不太懂教會的牧養和管理;懂教會的,卻不太懂網路,導致教會的網絡事工沒有策略性的指導。 更有人認為,網路事工雖然有流量可供參考,但實際效果難以衡量。所以網路事工在教會的宣教年會或宣教預算中,常常不受重視。 迷思三:有決心就能實現理想 筆者在網路事工的領域事奉多年,常常聽到弟兄姊妹有這樣的抱負和理想: “基督徒已經在電視媒體這一塊失守了,現在網路上充斥色情、暴力等主不喜悅的東西。我們要去把這陣地搶回來。” “中國有4億網民!我要蓋一網站,向中國人傳福音!” “我要建造基督教界的 YouTube﹗” 網路的確可以做很多事,但不幸的是,我看到的基督徒網站,無論是面向慕道朋友的,或是造就基督徒的,多是少數人孤軍奮戰,一兩個人兼顧全網站的設計、維護。能夠守成就很不容易了,哪還能奢求營運、推廣? 這樣的網站,沒有團隊在後面支持,沒有足夠的資源,結果就是:網站流量一加增,或是網友來信如雪花飄來,網站就不能滿足需求,最後只能黯然地將網站關閉。實為可惜! 再思網路的本質 地鐵網不僅是鐵軌與車站而已,連接的是一個地點與另一個地點;電話網不僅是交換機與電纜而已,而是能把電話兩端的人連繫在一起。回顧新約時代,使徒保羅在巡迴佈道的旅途中,除了親自到各個城市中與弟兄姊妹見面外,也使用書信,用神的愛將彼此連結起來。 現代“最夯”(the hottest,最熱門)的網路世界,更是一種連結。成功的例子有:Google 的搜索引擎,能快速地將“找答案的人”,與“答案”連結在一起;eBay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對三條忠告的強烈共鳴——回應《守望中國城市教會的未來》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舉目》35期,路百加的《守望中國城市教會的未來》一 文,寫得非常精闢深刻,尤其是三條忠告,最引起本人的共鳴。本人覺得近年華人教會很強調信徒職場呼召,這雖然對於糾正教會傳統中的聖俗二分化頗有貢獻,但 對基督教文化以及信徒職場專業能起的作用,過於樂觀和誇大,也就是失去了 “清醒的末世觀”。所以本人非常同意作者的話,“教會在世俗世界中的角色,不是努力挽回末日將近的定居,更不是用基督信仰來裝飾這個世界,使之看起來更美 好、更溫情,而是搶救靈魂”(即文中的“忠告一”)。         文中的第二條、第三條忠告還提出,各行各業的信徒應當以福音為核心,以生命生活的聖潔、仁愛發揮影響力,而不是過多寄望於政治体制、文化環境、經濟資源,以及個人在社會職場中的地位。這實在是一語中的、振聾發聵。         但願我們華人信徒,都能回到聖經,回到福音的核心,建立正確的工作觀和世界觀。更願上帝如作者所言所求,在這個時代,興起更多“持守真道、獻身門訓、忠心守望、聖潔堅強”的聖徒。讓我們一起為此奉獻自己!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澳洲悉尼牧養國語堂會。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基督徒寫博客》一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我是個基督徒,也有自己的博客。我開博客的目的原本是為了讓大陸的親友可以看到我在國外華人報刊上發表 的文章。目的倒不是為了炫耀,雖然很容易被人如此誤會。為此我選擇了一個普通的,在大陸也可以收看到的網站,並以博客的形式轉載所發表的文章。後來也即興 地寫一些感想,因此認識了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博友。        上一期(34期,2008年11月號)的《舉目》雜誌中,郭弟兄的文章說基督徒 寫博客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討主的喜悅,為祂的國度做見證。此話很對,我也很讚賞。然而換了我,如果在開始給自己立下這樣的標準,便可能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因為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我是個軟弱的人,用筆記錄自己在這個主所安排的環境和世界裡所看到、聽到、所經歷、所感受的一切。好日子也罷,壞日子也罷, 我都如實地捕捉和記錄下來。它們不會和別的人一樣,只是一些屬於我自己觀察和体會到的腳步和印跡。這些腳步和印跡或快或慢,或對或錯,都体現了一個事實, 就是我生命的成長過程和自己與主的距離。         我所寫的是我生命的隨筆。通過它們,我認識到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不一樣,現在和將來也會不一樣;認識到在現實當中,一個基督徒的生命不會直線向上,而是曲線向上。從寫作中我得到反省,也從反省當中讓自己看到有主所賜下的平安和憐憫,保守和引領。        這是作為基督徒的我,對於寫博客的心態。自知很不成熟,僅以此參與讀者回應。 祝編安! 穆紫荊於朗潤園,2008-11-25。 作者來自上海,現定居德國。

No Picture
事奉篇

“叩請四問”與回應

小子、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編按:讀者來信問了四個很好的問題。本刊特地邀請牧長為之解答。 “叩請四問” 小子(美國,堪薩斯州)         在舊約時代,神興起先知,他們奮不顧身傳神那“難聽”的信息。在新約時代,神興起使徒奮不顧身傳那“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的信息。在歷史的行程中,他們的信息代表了神對祂的兒女的引領。請問:         一、在洶湧的世俗潮流中,為什麼老百姓難而又難聽見有名望的大型、巨型教會的帶領人,用聖經真理作中流砥柱的吶喊?(盼望多有幾個王永信牧師)         二、從全局上說,講台的信息要成為普遍的社會成果,這需要時間。很可能是5-10年,或更長的時間。今天,信徒在“作光作鹽”問題上虧欠了神的榮耀,是我們要即刻悔改的。但這是否與若干時間之前的信息有關呢?如果有關,這是否可成為歷史的教訓呢?         三、信徒一直被教導怎樣正確地讀聖經。這是必不可少,十分寶貴的。但遇到了“後現代思潮”所造成的所謂“灰色問題”,就沉默了。我們是否還是心中“字句”雖有,但“精意”不多呢?         四、現在,幾乎可以說“中國人遍滿了全地”。可是在美國的中國人後代中,不少人羞於彰顯自己民族的文化語言,更不用說去“保持”了。反而,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急切地要學中文,儘管目的各種各樣。 但在眾多的華人教會看不到中文在福音中的戰略地位,而無視福音的民族責任感教育。只想到找英文好的青少年事工工作者,也不管中文通不通。當有一天,那些受到 良好中文教育的外國青年人在與中國的青年人談笑風生時,我們有傳福音負擔的青年人卻對自己的骨肉同胞有口難開。不知這是否有辱主名?我們這上一輩的人,如 何向主交待?中國人那麼多,福音的使命非要代代相傳不可。讓我們的後代幾乎成為局外人嗎?再也不能“百年一貫制”地只有洋化了的傳道人在中國了! 回應“叩請四問” 陳濟民         老編把“四問”送了過來,要我回應。         看了“小子”弟兄提出的四個問題,第一個感覺是:“都是大問題”。跟著的反應是:感謝神,有這種有敏銳的觀察力,而又有負擔的弟兄,真是難得。         這四問都問得好,其中有些問題在目前其實也還有些爭論性。篇幅所限,讓我簡單分享一點個人的反省。 一、先知性信息         筆者覺得,第一與第二兩個問題都是與先知性信息有關,所以就綜合在一起回應。         感謝神,讓我們的弟兄看到了聖經有“先知性”信息的這一面。最近再次讀《耶利米書》,看到這位先知在國家危機中傳講上帝的信息,被政府定為“反革命”,“通敵叛國”,差點喪命。自己也得到提醒:不能只是講人喜歡聽的信息,走上假先知的路。         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許多人都注意到,新約的信息,特別是主耶穌和使徒保羅的信息,與舊約一些先知的信息不大一樣,似乎缺少了舊約先知們政治性和社會性的面 向。有人認為,主耶穌在世時根本沒有計劃建立一個地上的帝國來代替當時的羅馬帝國。也是因為這樣,有些人便認為教會不應當傳講”社會福音”。這一種看法在 華人教會中相當有影響力,也是我們很少參與社會或政治運動的主因。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回應:《對話,進入BBS──公共論壇》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作為一名網絡論壇的潛水員,讀了《舉目》第18期健新弟兄的〈對話,進入BBS──公共論壇〉一文深有感觸,因此整理了幾點個人關于參與網絡論壇的想法,願與眾“網上基督徒”們分享與探討。       1. 有正確動機:信仰是很嚴謹的話題,也是爭議很多的話題。因此,在網絡論壇中“百家爭鳴”是很普遍的現象。許多人喜歡標新立異,自立門派,導致信息過量,令 讀者(特別是初信主的朋友)常常迷失在眾家之言當中,不知所措。因此,“網上基督徒”首先要明確上網發帖的目的,是在網絡上傳純正的福音,而不是標新立 異、大擺迷魂陣。在這一點上,基督徒一定要常常省查自己的心、服事的動機是否純正。         2. 筆與行一致:就像健新弟兄所說的那樣,在網絡上,大家都帶著面具。隔著屏幕,你可以說的、寫的天花亂墜,條條是道,但是在你的真正生活中,你的真正面目到 底怎樣,卻無人知曉,但卻可能有人關心(更確切地說是好奇)。而基督徒的身分要求我們一定要言行一致,無論是在人前還是在人後。如果言行不一致,你可能幫 助了別人,卻不一定能救你自己;如果在現實生活中自己不嚴格追求敬虔的生活,不去完善自己、對付自己,那麼你在神的事工上是不可能取得真正且長久的成功 的。         3. 有責任心:信仰中很多的問題是沒有明確答案的。因此,“網上基督徒”在發帖時要首先保證自己觀點的可靠性,做到有理有據,以免誤導讀者。切記:不要為發帖 而發帖,不要為了在網上出名而發帖。另外,“網上基督徒”在轉帖時,要確定出處,並且檢查帖子內容的可靠性,以免製造無謂的爭執。        4. 謹防傳社會福音:為了能引起眾多網友的興趣,而選擇討論一些熱門話題,難免會陷入傳社會福音的誤區。基督的救恩是福音的中心,也是基督徒所應傳講的唯一福 音。因此,只要是傳福音,傳基督救恩的福音才是正題,而討論社會問題只是副產品而已。所以,“網上基督徒”在網絡上不應為吸引眾多的跟隨者(或者是響應 者),而捨本逐末,少談救恩福音或是根本不談。如此,定會引起誤解。許多人會誤認為基督教信仰和福音只是解決社會問題的一些大道理而已,和其它宗教所宣揚 的與人為善、淨化社會風氣沒有什麼不同。我相信,只要是傳正確的基督救恩福音,就會有人響應,即使是真的沒有人響應,那又怎麼樣?別忘了,基督徒是在為神 做工,而不是為人。        5. 合理分配時間:在網絡上漫游很消耗時間,不知不覺中幾個小時可能就沒了,這一點網蟲們也都深有体會。作為“網上基督徒”,在網絡上傳福音是好事,消耗時間 是不可避免的,但若因此影響了工作(全職傳道人除外)或家庭生活,我想那一定不是神所喜悅的。因此,合理安排時間,在能力範圍內從事這項事工,才是明智之 舉。切記:在工作中我們同樣可以傳福音、榮耀神;營造一個幸福的家庭,為基督作見證,更是神所希望的。          以上只我個人的幾點看法,如有不當,敬請指正。願更多的基督徒投身于神的事工當中,實現榮耀神,造就自己,有益于人的目的。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美國維吉尼亞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The Mystery of Suffering

Chuang Tsu Kung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Suffering is a universal issue faced by all people, from ancient times down to today, Chinese and foreign. All religions try to provide a solution to this reality of hum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