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韻悠揚聖誕情(傲潔)2023.12.23

本文原刊舉目官網2023.12.23

傲潔

 

在西方,過聖誕頗有濃重的儀式感。從組裝聖誕樹、佈置燈飾、寫聖誕卡、購物贈禮、學童排演耶穌誕生劇、子夜彌撒、聖誕派對、聖誕大餐、拆聖誕禮物;節禮日(Boxing Day)大減價採購過後,又是西曆除夕夜(New Year’s Eve)和倒數計時的煙火跨年狂歡。

只不過,年復一年,當人們為了過節而過節,聖誕儀式,反而像蜘蛛織起一張巨網,將人網住了。

初來乍到英國的幾年間,我們家清寒渡日。 家裡無彩燈無聖誕樹,也無禮物和大餐;儀式是在聖誕節翌日展開,舉家到百貨商場選購減價衣物和實用品,還有超市的半價應節食物。繼後家境好轉,我們買了棵小聖誕樹掛起燈飾、將禮物放置樹下,聖誕大餐的美食也逐年增色;近幾年,兒女且收到爸爸的“聖誕紅包”。

 

音樂屬於聖誕

一旦被層層儀式網住,好像要完成全部手續才算過聖誕節,全家對這普天同慶的節日反而產生負重感!成年子女越來越提不起勁組裝聖誕樹和掛燈飾,挑選聖誕禮物送親友成了各人年年無法豁免的例行差事,火雞和應節食品也變的索然無味。在經濟危機、漫天烽煙的當下,聖誕節對生活在貧困和戰火裡的百姓,或許是徒添愁痕罷了!

此刻,我好想從這張儀式巨網裡掙脫出來,用平常心看待聖誕節,真切感受“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祂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賽》9:6);我是多麼渴望聽見天兵與天使讚美上帝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給上帝!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路》2:14)這些頌辭湧入心中,腦際隨之奏響一首又一首悅耳動聽的聖誕樂章,在耳畔悠悠揚揚,儼如天兵天使在我眼前組成一支隱形樂隊,在獻奏佳音。

音樂,置身在儀式巨網之外,用最動人的方式傳達聖誕真義,我們曾被無數聖誕樂曲與頌歌吸引,度過了簡樸而真純的聖誕佳節。

音樂屬於聖誕,巴哈的《耶穌是眾人仰望的喜悅》猶如天使向世人宣佈大喜的信息,我聽韓德爾的《彌賽亞》會全身“哈利路亞”地興奮震動;《普世歡騰》、《齊來崇拜》、《聽啊!天使高聲唱》……無窮無盡歷久彌新的聖誕頌曲,全家都琅琅上口。

聖誕音樂讓家人的心靈貼近“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這最原始的聖誕場景。當享樂和商業化的應節儀式在各人裡頭日漸褪色,我們一家子只想投奔聖誕音樂的海洋,享受真正歡慶耶穌降生的聖誕節。

 

純美樂音動人心弦

英國注重音樂教育,中小學設有政府補助的樂器班,由專業教師到校授課;每年聖誕月,所有學樂器的學生會湊在一起,演出多場節慶音樂會,我們家幾乎全程捧場。

音樂會在教會場地、中學禮堂和社區中心舉行,由師生組成的詩班及管弦樂團聯袂演出,過場會穿插經文誦讀和禱告詞。

多年前,一批音樂導師在我住的區域領導當地少年管絃樂暨合唱團演出家喻戶曉的應節名曲《雪人》,並配搭1982年製作的同名純音樂動畫做大銀幕背景,由我家老麼彈奏鋼琴獨奏部分。這場演出掀起熱烈迴響,主辦方決定每年舉行一次,直到疫情才喊停。

每當兒子出場,走到鋼琴前正襟危坐,一股喜悅之情情不自禁湧進我的心;輕盈的琴音自他指尖緩緩流淌,掀開了《雪人》的序幕。聽眾邊聆賞邊觀看銀幕播放的動畫,雪人與小孩在平安夜晚,築起一段無言的友情,彼此舉手投足互動間,閃過詼諧逗趣的畫面。當雪人牽著男孩的小手往空中行走,合唱團隨即唱起純美清靈的主題曲Walking in the Air,我每聽一次都會落淚。

 

嬰孩蘊含強大力量

聖誕於我,是憐憫與恩慈的代名詞,是永生上帝對我不離不棄的愛和從不後悔的揀選。它蘊含了天地間最強大的力量,足以勝過罪惡與死亡!而這力量,竟源自生命弱小的“嬰孩”! 我想像著這嬰孩牽著我疲累的心,穿越紛雜的人間世,到達一處寧謐祥和的世外桃源,陪我安憩在銀白的雪地裡,一起對著蔚藍晴空歌頌天父的憐憫與恩慈。

這嬰孩融化我的心,我何等愛慕祂做我的主。實難想像:這新生兒懷擁無比寬廣的心,可以無條件包容我衰敗殘破的軟弱人性,聆聽我靈深處痛苦不堪的肺腑之言。聖誕節奏響的,是我與這“有一嬰孩”最真摯無偽的友誼之歌!我與祂,可以無言無語、默默相偎;也可以傾心吐意、無話不談。

世界連續爆響危機,民攻打民、國攻打國、饑荒、地震,這不過是“災難的起頭”!人們冀望從軍事專家口裡窺見戰局端倪,有心人士積極分析國際情勢,資訊因此泛濫成災,孰真孰假不可分。今年10月爆發以巴衝突以來,教會界雖努力回應及提出中肯看法,多少基督徒卻仍處在“選邊站”的困惑裡,一片混亂。這一切顯示:“世人需要救贖!”

救贖,只來自“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這位全然純潔無暇的嬰孩,擔當世間一切苦難。救贖,是與祂相遇而有的生命力,祂能賜下穿透現世的信心與盼望,領我們從永恆界察看紛亂的世情,自能一目了然這地和其上的一切終要過去,《啟示錄》所預言的新天新地必將來臨。到那日,聖城新耶路撒冷會從天而降,眾聖徒與這“嬰孩”在榮耀裡相遇,永不分離。

安撫受傷的靈魂每回唱起“榮耀歸與新生王”、“基督生於伯利恆”等歌詞,我恰似在迫害裡引頸渴盼彌賽亞拯救的猶太弱女子,終於等到祂的降臨!這份喜樂筆墨無法形容,只有源源不絕的聖誕頌歌為我道出愉悅心境和感激之情。聖誕節是我年終感恩與敬拜的高潮,聽著聖樂與新生王獨處,猶如置身天堂;天父以豐盛的心靈樂宴滿足我,勝過美酒佳餚。

隨著生活的繁榮富裕,記念基督降世的聖誕節也變的多姿多彩,但很多漸漸走上世俗化的路。我們家在聖誕儀式的巨網裡,當了好幾年網中人,對購物、派對、大餐益感“虛空的虛空”,唯剩聖誕音樂可以滋潤我們的心。

一直以來,天父用詩歌觸摸我,使我真切體嚐祂的厚愛。一對兒女在生活拮据之日學習鋼琴和小提琴,我想方設法省吃儉用購買樂器,夢想他們有朝一日能用音樂事奉上帝。多年之後,美夢成真;兒子投入敬拜團,脖子夾著一支小提琴,跟電子琴輪流交替地現場演奏聖詩,十分可愛。他音感甚好,對優美動人的詩歌分外敏銳,教會我何謂優質宗教音樂。

在每一個心力交瘁的時刻,我氣若遊絲地喪失開口禱告的能力,心裡自然而然會播出曾深深觸動我的詩歌;我跟著音樂旋律哼著唱著,與耶穌愈來愈靠近,可以坦然無懼敞開自己,向祂直言真心。滿有慈憐的主,明白我的無助與痛苦,透過感人樂音安撫我受傷的靈魂。

事奉,是對上帝最真誠的敬拜,我的心在敬拜裡與主合而為一。少年的我,是敬拜讚美的淚人兒,身側姐妹會未雨綢繆,塞來一包面紙;怎會有那麼多眼淚?都因“有一嬰孩為我而生”,且在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死,如此全備的愛與接納,令我淚千行。

聖誕節在即,我滿懷“返璞歸真”的赤誠,每晨醒起點亮一首聖誕頌歌,沉澱心靈,讓音樂濾淨思想意念裡的紛擾雜蕪,單純地靠近伯利恆馬槽裡為我而生的嬰孩。

此際間,大學時代唱過的《活著為耶穌,只望能單純》,在耳畔涓涓細流出副歌的歌詞:

                耶穌我主,我救主

                我將自己給你

                因你為我代死時

                給的是你自己

                從此,我無別的主

                我心是你寶座

                我的一生一世,基督

                只要為你生活。

我赫然發現:每首聖詩都是聖誕頌歌!

 

作者畢業於神學院,參與大陸及臺灣本土宣教事工。曾任基督教報社主編。現居英國,為自由撰稿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