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痛罵老板

張戈口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資本主義制度就是可惡!”每次我精疲力盡地下班時,心裡就這麼痛罵。         這麼少的薪水,這麼重的工作,這麼刻薄的老板,不住地吩咐事下來,讓人無限期地加班,而且不按加班的標準付加班費,簡直是要榨乾人的血汗。若在中國,哪兒會有這種 事!哪個領導敢這麼對待我?記得有一次,我們處長非把不是我的活兒塞給我,讓我加班,卻准許他的老婆在上班時間去逛街,再加上對分房的不滿,我氣得在辦公室裡破口大罵,並沖著處長的一個“馬屁精”大叫:“告訴王成軍這個王八蛋,明兒早上十點鐘在這兒等我,我跟他單練!”結果,別說第二天早上十點鐘,一直到 下午下班,整整一天,處長都沒敢露面,據說他找了個藉口請假看病去了。         在美國,老板可就玩真的了,我敢不聽話,立刻就會被解雇--反正有的是失業的人。所以,儘管我在心裡已經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甚至咒他出門被車撞死、在家被老婆揍死、吃飯噎死、喝水嗆死……我還是得對他畢恭畢敬。          這種窩囊的日子過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受了洗,一個年長的弟兄知道了我的困擾,就來開導我。他叫我看《歌羅西書》3:22-25:“……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主並不偏待人。”         想到那是為神工作,我的心裡舒服多了。和老板的關係理順了,工作起來也由被動變為了主動,甚至有一天連老板都對我說:“你現在的工作做得很好!”這是我在為他工作的三年中第一次聽到。         我戰勝罪的秘訣是:找一個靈命深的基督徒,對自己起到提醒、指導、責備的作用。 口述者來自北京,現于美國華盛頓州工作。

No Picture
成長篇

貫于說謊

何綺口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曾生活在一個謊言的時代。那個時代,沒有人能不撒謊、不說違背良心的話。         我在“文革”中被送到親戚家,常常被表哥們虐待。為了保護自己,我學會了撒謊,久而久之,就成了習慣。        回到父母身邊後,撒謊的習慣未改。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要求我在每天早晨都有一段靈修時間。在靈修時,我看到了自己的罪,但那時卻無力改正。        1980年我上了大學,進一步發現自己不能經歷神的愛,有很多隱藏的罪,例如:埋怨、自以為義、對人的愛希望得回報等等。後來我不斷地禱告,求神光照,終於看到自己在神面前一無可取,聖靈的工作讓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經過長期不斷地禱告,單純地順服神的話,我的內心對神充滿感激和讚美。我漸漸地學會了用誠信去服事神,也用誠信去對待人。那種感覺非常美妙,猶如在天堂。        我戰勝罪的秘訣是:不斷禱告,讓神光照。 口述者來自湖南省,現于美國南部作醫生。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愛德華滋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美國偉大的清教徒神學佈道家,十八世紀美洲屬靈“大覺醒”(The Great Awakening)的領導者,曾任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是愛氏的一篇著名講道詞。據說愛氏講此佈道詞時,聽眾中哀哭之聲大作, 証道者不得不要求他們安靜,以便繼續講下去。這篇鏗鏘有聲的講章,二百年來一直在教會歷史的長廊中迴響,對當今之世尤其震聾發聵,本刊特此輯錄。 “他們失腳的時候近了”(《申》32:35)。         這可怕的題目,是為喚醒未悔改的人……那悽慘的世界,那燒著硫磺的火湖,正在你們的腳下展開。那裡有著神的忿怒熊熊燃燒的火坑;那裡有著地獄張開的大口;你是無所憑依,無法站立,你與地獄中間所隔的,只是空氣而已!只有神的權能與美意纔把你維護著。         對此也許你們並未察覺。你們暫時得免於下地獄,便以為並不見得是由於神的手,而是由於別的什麼東西……其實,這些東西都算不得什麼;若是神收回祂的手,它們就是一層薄薄的空氣而已,並不能扶持你們不跌倒。          你們的罪惡使你們沉重如鉛,向地獄下垂;神一旦放手,你們就立刻下沉,迅速墜入無底的深淵;你們所靠身体的健康,自己的智慮,上好的謀略,以及所有自己的 義,都不能扶持你們不下地獄,正如蛛網不能抗拒滾下的磐石一般。若不是因為神至上的旨意,地球不會托著你們一刻,因你們對世界是一重擔;萬物都因你們而嘆 息;萬物都不願伏在你們敗壞的捆綁之下;太陽不願給你們光輝去犯罪事奉魔鬼;地土也不樂意效力來滿足你們的情慾;世界也不願作你們表演惡行的舞台;當你們 浪費一生去事奉神的仇敵,連空氣也不願讓你們呼吸來維持生命。神所造的萬物,都是善的,是為人事奉神而造的,它們不願輔助別的目的,它們一旦被人濫用,違 反它們的本性與目的,就呻吟嘆息。若不是神權能之手使世界在指望中順服,它就要將你們吐出。如今有神忿怒的黑雲,浮在你們的頭上,充滿了暴風和迅雷;若不 是因為神伸手約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們的頭上。神權能的旨意暫時止住這狂風,不然,它會猛烈襲來。如是,你們的沉淪就如旋風臨到,你們就好像夏天打稻場上 的糠一般。神的忿怒好像洪水,暫為堤壩堵住;洪水繼續增長,逐漸高漲,直到最後堤潰。堤防一旦崩潰,洪水被堵住了越久,奔流也就越急。固然神對你們的惡 行,到如今尚未施行審判,神報復的洪流尚被堵住;但同時你們的罪孽不斷增加,你們每日繼續積蓄更多的忿怒;洪水繼續增高,越加兇猛。除神的善意外,再沒有 什麼來堵住那不願意被堵塞的奔放洪流。只要神把手從水閘收回,洪流就會立刻飛奔;神如洪流一般兇猛的忿怒,將以不可想像的暴怒,向前直衝,以無窮盡的權 能,臨到你們身上。即使你們的能力萬倍於現在所有,甚至萬倍於地獄中最兇猛最強暴的惡魔,也無法抵擋或忍受神的忿怒。         神忿怒之弓已拉緊 了,矢已在弦上,公義已將矢對準你們的心門。沒有別的,只有神的旨意,而且只有那對你們不受任何應許或責任所約束的忿怒之神的旨意,纔暫時不讓弦上的矢, 來飲你們的血。所以你們凡未被聖靈的大能將心靈大大改變的人,你們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從罪中的死活過來而進入嶄新生命和亮光的人,都落在忿怒的神手中。雖 然你們在許多的事上改變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熱忱,又在你們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這些都算不得什麼;只有神的美意,纔能叫你們此 刻不為永遠的沉淪所吞滅。或者你們目前不相信所聽的道理,但不久你們就要完全相信。那些原來與你們處於同樣情況的人,已經曉得了,因為他們正說著平安穩妥 的時候,毀滅就忽然臨到了他們,是他們所未曾預料的。如今他們看見,他們以前賴以得平安和穩妥的東西,都無非是稀薄的空氣和空虛的影子。         那將你們懸在地獄火坑上如將一個蜘蛛或其它可憎的蟲子懸在烈火上的神,惱怒你們,被你們大大地激怒了。祂對你們發怒,如同火燒一樣。祂看你們值不得什麼,只 配丟在火中。祂的眼睛太聖潔了,不願看你們。你們在神的眼中,比最可恨的毒蛇在我們的眼中,還要可憎萬倍。你們觸犯了神,比極頑強的叛徒觸犯他的君王,多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像神一樣

魯益師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魯益師﹙C.S.Lewis,1889-1964﹚生於北愛爾蘭,牛津及劍橋大學英國文學講座教授。他所寫的神學、童話及文學作品均膾炙人口,卅多年來,以他的生平和作品為題材的書及電影,早已多過他自己的著作。        魯益師的作品著重“為核心的基督信仰辯明”,可說是廿世紀英文世界中闡述基督信仰最有力、最受歡迎的思想家和作家。         底下摘選的三段話中,魯益師剖析罪的核心,有助於我們認清罪的本質。         唯一能夠導至“墮落”的罪,是受造物僭越自己的受造地位任意而為。人類史上第一樁罪行,必定非常邪惡,否則不會產生如此恐怖的結果;此外,它必也是一種人在不受墮落者誘惑的情況下,亦能蹈犯的罪行。“遠離神轉向自己”可以滿足這兩項條件。        當受造物開始知覺到神就是神,自己就是自己時,它便開始面對一項恐怖的抉擇,以神或是以自己為中心?以自己為中心是每個人天天都在蹈犯的罪,其中包括幼年 的孩子、無知的農夫和飽經世故的人,包括獨處的人和群居的人;它是人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每一天都必然會陷入的墮落,是各種罪惡背後的基本罪惡。就是這一刻 間,你我要不正在蹈犯它,或者正要蹈犯它,便是正在為它感到懊悔。         撒但把一種意念擺進人類先祖的腦海裡,那就是他們可以“像神一 樣”--亦即能夠靠自己的力量成就大事,彷彿自己就是自己的創造者。亦即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在神之外,為自己發明某種快樂。構成人類歷史的一切事物 --金錢、貧窮、野心、戰爭、賣淫、階級、帝國、奴隸--都來自於這種無法實現的企圖。因此我們說,人類的歷史是一段漫長而恐怖的故事,敘述人類如何嘗試 在神之外尋找使自己快樂的事物。

No Picture
成長篇

驕傲,最根本的罪

魯益師         有一種惡是世上所有的人都不能避免的,但當在別人身上發現這種毛病時,任何人都會油然感到憎惡:除了基督徒之外,幾乎沒有人曾經想像過自己犯有這種罪。         最根本的罪,最至極的惡是驕傲。憤怒、貪心、酗酒,所有這些罪行與驕傲相比,立即顯得微不足道……魔鬼之所以變成魔鬼,是因為驕傲的緣故:驕傲導致其它的罪惡,它是一種與上帝完全對立的心靈狀態。        一個人如果生性驕傲,那麼,只要世界上有人比他能力強,比他富有或聰明,那人就是他的對手和敵人。         一個人只要具有驕傲的心態,就無法認識上帝,因為驕傲的人永遠瞧不起各種人和事,只要他瞧不起人和事,他就無法看見任何比他高超的事物……□ Pride C.S. Lewis There is one vice of which no man in the world is free; which every one in the world loathes when he sees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那本來就是我啊!

范學德        一個不懺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穌的面前。因耶穌來到世上,本是來召罪人的。        說我是罪人,這是我情感上最難接受的一個判斷,也是我反感基督教的重要原因。巧的是,我第一次參加查經,主題就是罪!基督徒引經據典地解釋:人人都有罪,人是罪人。他們雖沒說我是罪人,但我明白,我已經被圈在罪人的行列中了。        這是我第一次聽人說我有罪,是罪人。這話太離譜了,太不中聽了,我完全無法接受。我犯了什麼罪?怎麼好好的同你們基督徒剛打交道,一下子就變成了罪人?豈 有此理!於是,我告訴他們:講中文的人都明白,罪人就是流氓、惡棍、盜賊、兇手和社會渣滓。怎麼能說我們這些好人也是罪人呢?        我竭力為“人不是罪人”辯護。我迴避罪在我生命中的具體表現,而把目光集中在“罪”的字源學意義上,反覆強調罪在中文中意味着什麼。“罪,犯禁也。”《墨子·經說上》有罪就是作惡或犯法。罪人,就是被法官判刑的人,罪犯,該關進監牢。         我完全是按照我的文化背景和中文程度來理解罪。就字源學而論:我不願聽也不想明白在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聖經中,罪字的本義;也不懂譯成中文的罪字,在基督 教文化中有特殊的涵義;甚至也不知道在中文中,罪字也當錯誤,過失解,“王曰,此則寡人之罪也。”《孟子·公孫丑》反正我就是不承認我是罪人,基督徒怎麼 解釋,我也不願聽,聽不進去。        現在我明白了:當我不承認我是罪人時,我也就拒絕了耶穌。一個不懺悔罪的人,走不到耶穌的面前。因耶穌來到世上,本是來召罪人的。 人之罪,從何而來?        我漸漸地承認了:按照聖經,我是有罪的。但我不承認我是罪人。我認為:我雖有罪,但罪不在我。我之所以有罪是因我有罪性,而我的罪性雖內在於我,卻非始於 我,它源於人類始祖亞當的犯罪。所以,即便我有罪,也不過是亞當犯罪這個事件的一個無辜的受害者、牽連者。可亞當犯罪並沒有與我協商,我也根本沒選擇亞當 作我的祖先。所以,從根源上看,我對我的罪性沒有責任。         我的心憤憤不平:既然上帝你創造了人,為什麼允許他們背離你的意志,成為叛逆的人,你既知人要反叛你,為什麼還造他,並讓我吞下這罪孽的苦果呢?        基督徒常常援用奧古斯丁的原罪論來說服我。他認為,錯誤完全是亞當自己造成的,上帝沒有任何責任。一切錯誤都源於亞當的自由意志。這意志本是善的,但因為 是自由的,所以能作錯誤的選擇。由於亞當做了錯誤的選擇,因此,在他裡面的人,都一同與他犯罪。因為所有的人都來自他,每個人也因此由他分別承受了原罪。        這個解釋並不能說服我。我想,既然聖經說上帝所創造的一切十全十美,那麼,他創造的亞當也必然如此。一個完美的存在物,其自身不可能包含任何不完美的因 素,或任何能導致其轉化為不完美存在物的因素,否則他就不完美。並且,他不能在此時完美,彼時不完美,變幻無常,完美的存在只有持續其存在才是完美的。同 時,他只能存在於完美的環境之中,不然,他與環境的不諧和,也會造成他的不完美。         既然亞當已經犯了罪,他怎麼會是完美的呢?         把亞當的墜落歸結為蛇的誘惑,我覺得也難以自圓其說。因這等於承認環境的不完美。它存在着同樣的困難:第一,誰創造了蛇?或蛇怎可能變成邪惡的?這和問亞 當怎能犯罪是同一個問題。第二,人怎麼可能被蛇誘惑?如果亞當自身不存在被邪惡所誘惑的因素,即使邪惡引誘他,他也不可能犯罪。第三,上帝為什麼允許邪惡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救贖

李潘燕        十字架的救贖,是基督教獨一無二的標誌,也是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它彰顯上帝的匠心獨運和上帝的愛之極至。要了解基督徒信仰,必須認識救贖的來龍去脈。本文無意從艱深的神學角度來論救贖,乃是用淺顯易明的方式,嘗試讓讀者了解聖經中這個重要的課題。        在新舊約聖經中,有幾個字彙都可表明救贖的意義。除了“救贖”(redemption)之外,還有“贖罪”(atonement),“挽回祭” (propitiation or expiation)或“和好”(reconciliation)。綜合以上幾個詞彙來看,救贖的意思就是“人因犯罪而與上帝隔絕,上帝採取主動,差遣耶 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代死,付出贖價,使人罪得赦免,重新與上帝和好。”        為什麼人需要救贖呢?因為世人都犯了罪,罪使我們與上帝隔絕(《羅》3:23;《賽》59:2;《箴》15:29)。罪人就是罪的奴僕(《約》8:34; 《羅》6:17),且必須受死的刑罰(《羅》6:23)。但是人靠自己絕對無法自救(《箴》20:9;《羅》3:20;《加》2:16),所以必須蒙救 贖。         救贖的計劃是上帝在創世前早已設定的,並非因人犯罪後,倉促之間所採取的補救之法(《以弗所》1:4~7)。         舊約時代,上帝吩咐摩西的獻祭制度,用羔羊的血來贖人的罪,便是一種明顯的表徵。按當時的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凈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來》9:22)。上帝也多次多方將救贖的應許曉諭以色列人的列祖。及至“時候滿足”,祂就差遣耶穌基督化身成人,宣告救恩的來臨,並且被釘在十字架 上,流血擔當了人一切的罪,完成了上帝救贖人類的目的“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里拯救出來”(《太》1:21)。         因此,我們可以說,整部新舊約聖經,從亞當直到基督,一切歷史的演變,在在都顯明上帝救贖的計劃,正按着祂特定的時間表,一步步地完成。         救贖基於: 1、基於上帝的恩典        上帝因愛世人,不願一人沉淪,所以為人設立救贖之恩。這恩典是白白賜給人的,不靠人的好行為(罪人無法靠行為換救恩)(《弗》2:8-9) 2、基於基督的代死        上帝是公義的,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人既犯了罪,則該受應得的刑罰,就是死。上帝便差遣耶穌基督,代替世人的罪受死的刑罰,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彼前》2:24;《羅》5:6-9;《提前》2:5-6)。 3、基於人的信心         救贖雖然是白白的禮物和恩典,人若不接受便對他無效。所以人必須憑信心來接受這恩典,他才能得着救贖(《約》3:16;《弗》2:8;《羅》3:27-28,4:5)。對人有深遠的影響,使人: (1)、從罪中得釋放         蒙救贖的人不再受罪的捆綁,蒙上帝保守,有不犯罪的自由,有行善拒惡的能力,(《約壹》5:18;《約》8:31-36;《加》5:1;《羅》6:18,22;《彼前》1:18)。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份偽造的成績

壽國平        來自中國大陸,雖然受的是無神論的教育,但從小打心眼裡希望有個上帝。記得12歲那年,外婆病得很重,家裡人甚至開始料理後事。我跟外婆感情很深,無法接 受這一切,常常一個人淚流滿面地跪着禱告。雖然也不知向誰求,但真的希望有個老天爺什麼的幫上一把(後來外婆沒有死,現在還活着,且信了主)。以後一直對 上帝有種敬畏之心。至於有一位超越一切的上帝,理性上還是不能接受的。後來到了美國,去參加查經班,對聖經中的一些神跡奇事更是抱持懷疑的態度。以前的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個有點宗教情懷的人。         唐詩里有一首《渡桑乾》,是賈島作的:“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更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詩人在并州這個地方待了10年,非常想念家 鄉咸陽,然而卻不得踏上歸途,在往北渡桑乾河時,回頭望并州,卻油然生出思鄉之情。我想我們在海外生活多年之後,這種體會應該更強烈。我們的人生不也是這 樣嗎?我們追求許多東西,但追求到手之後,又覺得失去了什麼,那樣一種無法排解的愁悵,時時伴隨着我們。在剛來美國的         頭幾年,各種壓力加重了這種沉悶感。那時常常在想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我出了車禍,手沒了,腳沒了,那麼,有沒有什麼力量支持我繼續活下去?”許多的見 證講述了人信了耶穌之後,如何對生命有了新的希望。雖然理性上,我還一時無法接受一些神跡奇事,但感性上,卻為此所震撼,使我無法拒絕認識這位奇妙的上帝。         大約是在一個感恩節前後的深夜,月光透過紗窗照在床上,心裡記起一段聖經,“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 生。”當時一感動就流下了眼淚,整個心向主敞開,當然接下來就是決志、受浸、作見證。那段時間,心中特別喜樂,對聖經的話語也特別渴慕。許多以前不明白 的,也漸漸明白了。各種特會、聚會都特別想參加。常常唱着詩歌,就止不住流淚。         雖然有這樣一些感受,但心裡好像還是不太滿足,覺得自己行為上,也沒有比從前好多少。有一回讀到《詩篇》139:23-24:“上帝啊!求你鑒察我,知道 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我學着用這兩句詩禱告了一個星期,就有件事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就是 1989年事件剛過,我正在準備出國聯絡學校,因為我曾參與了天安門事件,我的許多證件也曾遺失在廣場。事後北京公安局的人,還曾發函去我們家鄉的公安局調查,因此我那段時間幾乎是足不出戶。我去信到母校要求他們幫忙寄一份成績單,但兩次去信均不見迴音。這樣就自己作了一份成績單,找朋友刻了個公章,蓋上印,就來到美國了。         這幾年幾乎把這件事給忘了,但這一個星期的禱告,上帝卻把這件事提了出來,我當時一下就傻了,向上帝說:“這個罪要對付起來太難了!我一生的前途就在裡 面,如果去交待,後果不堪設想。”因此我開始與上帝討價還價:“可不可以等我畢業之後再來對付?我可以幫學校做許多的義工、捐錢給學校,等等。”但上帝一 次次給否決了。我甚至想逃避上帝,但那樣一個強烈的念頭揮之不去,無論做什麼事,總離不開它,更不用說是讀經、禱告時。我也曾試圖從聖經中,找一些經節來支持我,至少暫時不必去對付,但找不到。相反地,那些嚴厲的話語,每每讓我更加心跳、面部充血,像一根根鋼針扎在臉上。因此,我跟上帝講:“我順服你,但你要負全責,否則我一切就完了。”          終於我順服下來。有一節經文給我很大的安慰,《詩篇》51:16-17:“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上帝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上帝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很奇妙,一順服下來,馬上那巨大的平安與喜樂就充滿了全身。而且去找系主任(也是我的指導教授)談的時候,一點也不緊張。後來學校組 織了一個由研究院院長負責的審理團,來處理這件事。當他們問我為何要這樣做時,我說:“是主耶穌讓我看到我裡面的罪,並賜給我勇氣來認罪。”他們又問說: “如果我們校方拒絕你的解釋,你將會被移民局遣送回國,那你怎麼辦?”我說:“上帝要我來對付這個罪,如果祂把我在美國的門關起來,祂一定會為我在中國開門,而且我堅信祂的安排是最好的,這便是信靠。我要作的也就是信靠順服,這就是我的信仰。”這件事最後結局很好,學校沒有作什麼處分,讓我一直到畢業。        有一點我要強調一下,我不是一個膽大的人。當年在天安門,我也想出出風頭,但我不敢。後來找工作,每次面談都挺緊張的。但那些日子,我天天仰望主,把主抱 得緊緊的,反而覺得很安全。這就好比父母對孩子,沒有太大危險時,父母讓孩子摔些跟斗。但當真危險來臨時,他們會保護孩子。主對我們,更是這樣。有了第一 手的經歷,你一下子就明白了聖經說的,“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着。”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佛羅里達州大學博士,現在中國。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根本之道

宋尚節         宋尚節(1901-1944)生於福建興化,1919年赴美留學,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博士。1927年2月10日,他經歷了靈命的復興,“那晚,我祈禱,我不但誠懇、迫切地禱告,我真是撲滅了自我的心直求,我淌着懺悔之淚,捧着求救的心,一聲聲求告主的血來遮蔽我,使我不再為自己活。”接下去聖靈讓他 看見大大小小的罪;他彷佛看見耶穌高懸十架,兩手鮮血淋漓。他非常傷心,最後謙卑地跪在十架底下,求主用寶血洗凈一切的不義。他又彷佛聽到主的聲音說: “小子,你的罪赦了!”         這次經歷,使他立志回國佈道。1931年在福建南昌地區的佈道會中,經長夜禱告,上帝啟示他要向罪惡攻擊;清除罪惡後,便講聖靈充滿,信徒才有能力為主作 見證。此後,他在全中國及南洋各地主領佈道會,特別注重徹底認罪悔改之道,要人“打開棺材”,謙卑認罪。他講道時聲嘶力竭,跳上跳下,大汗淋漓;聽眾則被 聖靈光照,流淚悔改,紛紛上前跪在台前。上帝藉着他及許多佈道隊,在中國八年抗戰前後點燃復興之火,果效極其深遠。特摘選三小段宋尚節論罪的話,與讀者共享。         ·我深深體會:主來非為教訓人或給人作模範,特來醫罪為罪人死。追思我以前不注意認罪與救恩,故講道沒有效果,實自慚愧,今後必得人如魚矣!為主傳正道 者,主方榮耀其所傳者,如傳不正之道,實助其人犯罪也……以前亦知主來醫罪,但不知主專來醫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個真正重生的人,知道什麼是罪而且 容易發現罪、悔罪,另外一定會關心周圍的人的靈魂得救問題。         ·撒但使用最巧的一個計策:令人不覺得自己有罪,視犯罪為無關緊要。另外撒但用百般方法攔阻傳道人講罪與救恩。         ·只有真正徹底悔改的人,在信仰上才有鞏固的根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不再犯罪

慕安德烈         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1828-1917),生長於南非的荷蘭人社區,在蘇格蘭和荷蘭受神學教育。他在南非牧養教會,並去蠻荒地區宣教。慕安德烈一生寫過240 冊書及許多單張,以15種語言出版,其中有關“住在基督里”、“與主連合”的信息,一百年來對無數信徒的靈命有深遠的影響。 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約壹3:5-6)          “你們知道,”使徒說:“主曾顯現,為要除掉人的罪。”(《約壹》3:5)這句話指出,上帝的兒子道成肉身,為成就罪的救贖這偉大的目的。從上下文中,我 們清楚看見,所謂“除去”不僅是指從罪中得贖、得自由,而且是從罪的權勢中得釋放,所以信主的人必不再犯罪,因為基督的聖潔帶給他力量實現這個目的。祂允 許罪人擁有與祂合一的生命,結果他們的生命變成像祂的一樣。“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一旦主住進信徒的心中,而且住的時間愈長久,他 必不再犯罪。我們生活的聖潔乃紮根在基督自身的聖潔上。“根若是聖潔的,樹枝也必是聖潔的。”         問題立刻生成了:這如何能和聖經所教訓我們–人性是敗壞的,或和約翰所說的:“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相一致呢?(參看《約壹》1:8、10)如 果我們仔細看這節聖經,將會幫助我們正確地了解全文。注意“我們若說自己無罪”(8節)和“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10節)兩者的不同。這兩個說法是 不同等的;否則後者將會變成前者無意義的重複。第8節的有罪和第10節的犯罪並不相同。有罪是指充滿罪惡的本性。即使最成聖的信徒也必須每時每刻承認在他 裡面有罪性–他有肉體,凡住在它裡面的沒有一樣是好的。而罪或犯罪卻是非常不同的東西:它向住在裡面的罪性低頭,而且陷入實際的犯罪行動。因此,每一個信徒都必須承認兩件事。一是承認在他裡面仍然有罪(8節),二是承認罪在往昔已經生成實際的行動(10節),沒有一個信徒能說:“在我裡面沒有罪”或“過去 我從來沒有犯過罪”。若說我們現在沒有罪,或說我們過去沒有犯過罪,這是自欺。雖然我們現在仍有罪,但並不是說我們現在也在犯罪:實際的犯罪乃成過去。像 2:2所言,罪現在可能仍存在,但我們可以期望不再去犯它。所以,我們固然沉痛地承認過去所犯的罪(像保羅曾是迫害信主之人的),並坦白承認自己在當前仍 有污穢、敗壞的本性,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對那從顛躓中扶持我們的上帝發出謙卑的、但卻是由衷的讚美。         但一個信徒既然裡面有罪–活生生的罪和可怕的肉慾–怎麼可能不犯罪呢?答案是:“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當基督住在我們裡面,且與我 們的關係密切又牢不可破,以致靈魂每時每刻均以完全的合一和主耶穌住在一起時,祂必會鎮壓我們舊有的罪性,使它在靈魂里不再掌權。但是各人住在主里的情形 仍有程度之別。對大部份的基督徒而言,他們住在主里的情況是如此的軟弱和斷續,以致於罪仍繼續不斷地掌權,而且使靈魂成為它的奴僕。主給信徒的應許是: “罪將不會在你身上掌權”。但隨着諾言而來的是這樣的命令:“不要讓罪在你的肉身做主。”一個信徒若對主的應許有完全的信心,必有力量服從主的命令,因此 罪也就無法掌權了。對主的應許懵懂無知,不相信,或不留心,等於為罪開了侵佔之門。因此,許多信徒的生活就由不斷的跌倒和犯罪串成。但是當信徒能完全的進 入、並永遠的居住在基督里,那麼,無罪者–基督–的生命,便會使他脫離實際的犯罪行動。“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基督確曾從罪中拯救 他–不是除去他犯罪的天性,而是使他不向此天性低頭。         我曾聽說過一個故事:有一頭年輕的獅子,除了它的主人外,沒有一樣東西能威嚇它,或使它低頭。若有主人在旁邊,你可以走近它,而它會蹲在你旁邊顫抖着。只 要主人一直和你在一起,你甚至可以把腳放在它的頸子上。但若沒有主人同在,你接近它必定立即死亡。同樣的,信徒雖然在祂裡面有罪,卻可以不犯罪。罪惡的天 性–即肉體,仍然和上帝為敵,但住在裡面的基督卻把它鎮壓下去。信徒存着信心,把自己交託給神子,使神子住在他裡面,除去他犯罪的天性;他不但住在祂裡 面,而且是靠着基督住在祂裡面。這種合一的相交乃是過神聖生活的訣竅。“在祂並沒有罪。凡住在祂裡面的,就不犯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