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Šabbat“安息日”的意義:        (1)安息日主要是說人生與世界歷史一個永遠的目標:永世的祝福。        (2)第一個安息日,不是因為上帝工作疲累需要休息,而是創造工作順利完成,神感到非常滿意,停下來慶祝。因為祂看一切所造的都“非常好”(《創》1:31)。        (3)安息日是時間的聖所,神造人要把人帶入到安息敬拜中,而非巴比倫人所說的“凶日”。神造人是在第六日,祂雖然吩咐人要六日勞碌作工,第七日安息(《出》 20:9-10)。但是人受造以後,享受的第一個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日而是安息日。祂賜福給那日,定為聖日(《創》2:3)。顯示整個創造最重要的時 刻,就是安息日。        (4)這安息日預表新約,耶穌在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從死裡復活,引導所有信祂的人,一同進入永久全然的安息(《來》4:1-11)。 ——賴建國,《五經導論》(香港:天道,2011.10),p. 97。         我們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自然美景中散步時,往往嘴巴說個不停,錯過整個景致的色彩、聲音、氣味。甚至人可能身在大自然中,心卻還是留在自己的封閉、人工燈光下的起居室。         於是,大自然所教導的功課遺失了;沉浸在創造主前,寂靜無聲讚歎的機會,也流失了。 充滿恩典的宏偉壯麗世界,未曾擴展我們的心胸;上帝的創造,不曾安定我們困惑的心靈,也不曾恢復我們的洞察力,更不曾使我們喜愛自己的真我(註)。相反的,大自然提醒我們一堆世俗雜事:翻下一頁日曆,或該換輪胎了。         我們必須重新覺察恩典的福音和恩典的世界。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開啟我們,看見自己周遭處處有上帝神聖的作為,在滿有愛心的生命中,格外能看到上帝美好的作為。 註:Joan Puls, A Spirituality of Compassion (Mystic, Conn.: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

No Picture
成長篇

挑擔的學問

蔡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以前常聽人說:人的一生要挑許多擔子,而且還越挑越多、越挑越重。後來我一路跌撞磕碰地走來, 發現還真是這麼回事。所以,當我後來信了主,最喜歡、也最愛聽的經文,就是主耶穌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能卸下人 生的重擔,又享受輕鬆安息,當然美得無比!          不過,我也漸漸感悟出,這挑擔和卸下的過程,還蠻有學問的。          我先給各位講兩個小故事。 故事之一           話說有一個孩子,那天,他那做小生意的爸爸挑回家一貨擔,那擔子可是又大又沉。孩子好奇,就想去挑,怎麼使勁也挑不起來。           爸爸在旁看見了,就問:孩子,你是不是用了所有的力氣?孩子說:當然囉,沒看見我多累啊!           爸爸又問:孩子,你是不是想了所有的方法呢?孩子回答:我該想的都想了,也沒用啊。           爸爸在一旁笑了:有一個最好、最簡單的方法你沒想,那就是找爸爸幫忙啊!於是爸爸用肩輕輕一挑,那擔子就起來了。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呢?是挑擔子的方法。這個孩子只想著靠自己的力氣,把所有的可能,都限定在自己這小範圍內。所以他無論怎麼使力,換什麼角度,這擔子也是挑不起來的。           因為他的方法是錯的,他的擔子就是重的。他錯在不懂得交托,他的父親就站在一旁,很願意幫助他,可他就是沒想到這所有方法中最好的方法:尋求父親的幫助。           這是不是像我們許多人的情況?我們背負了太多人生的重擔,家庭的、工作的、學業的、人際關係的等等,有時沉重得讓我們再也背不動。我們卻很少想到,這沉和重,是因為我們只靠自己,因為我們從小就被訓練出固定的思維模式,什麼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           於是,我們把能挑的和不能挑的擔子,一古腦兒接下來了。我們靠自己,也確實解決了不少問題。但往往到了人生一個關口,有一個坎,我們邁不過去了——擔子太沉、太重了!           這時的我們,有沒有聽到天父在問:孩子,你是不是想了所有的方法?           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是一個愛的呼喚。主耶穌知道我們是勞苦且背重擔的,也知道我們靠自己總有那麼一天是 承受不了的。祂要我們把重擔卸下交給祂,讓祂來替我們擔當。別忘了,耶穌在十字架上,連死的重擔都替我們擔當了,還有什麼樣的重擔,祂不能擔呢?            所以,我們要像小孩子,我們要學會把重擔交托出去,要學習呼求幫助,好在主耶穌裡享受平穩安息。 故事之二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雨中情

陳雨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淅淅瀝瀝的雨中,有一個聲音在不斷呼喚著我:“快出來,這裡有自由!”是的,好久沒有這樣悠閒地獨處了。兩個小時之前,被營會的講員王志學老師強令“回歸安息”,忍耐到現在,竟然初步領略到那種久違的“荷塘月色”中的景緻。于是不禁輕輕合上聖經,慢 慢地從草地上起身,生怕驚動身邊的這片幽靜。          雨滴不大,點在臉上涼涼的,使我的心越發平靜。腳底的小路上鋪滿了早落的樹葉,晶瑩剔透的水 珠在葉面上不時閃耀著,彷彿可愛的小精靈。偶而一兩個小野果從路兩旁的樹枝上掉下來,落在腳邊的微響使我突然醒悟,愈行愈遠的我已面對一片廣闊的莊稼地。 雨霧中一望無際的翠綠色加倍擴張著田園的氣息,遠處的風忽然吹來,撩起一連串的聲音,好像一個無名的野獸正在逼近,到了田地的盡頭卻嘎然而止。好一曲天籟 之聲!我好像回到了故鄉的田野,重享鄉村中的童年……          又是那個小小的聲音在莊稼地的深處呼喚我:“進來吧,這裡有另一片天地!” 好吧,索性進去看看。這時路面上的積水已越來越多,鞋踩在落葉上發出嘎嘎吱吱的響聲。走了幾十步,到向右轉彎的時候,我的眼前豁然開朗,一條筆直的小路直 通遠處的原始森林,兩旁的矮樹叢像護兵整齊排列。周圍空無一人,只有雨聲。          正要抬腳之間,忽然想起昨天有位弟兄說,他親眼在路邊看到一條蛇。或者這片美麗而寧靜的綠色下隱藏著某種危險?我心裡有點打怵。一句經文脫口而出:“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我索性閉上眼睛,任由意念支配著身体,身体帶著腿,腿帶著雙腳,一步步前進。          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雨突然下大,如注的水流直沖著腦袋澆下來,眼睛已經無法睜開。我想要退回去,但記得經過的路上並沒有避雨的地方。或許只有往前衝,到最近的那棵大樹下躲避。          轉念之間,我突然有一種慾望:待在原地不動,盡情享受一下天降甘露吧。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穩住身形。這時雨越下越大,耳朵裡已什麼都聽不見,只有呼嘯的雨聲。自己好像是一片孤舟,顛簸在狂風巨浪中,生命已不在掌握之中。          不記得那種安息是何時和如何降臨的,只記得當時一種無限的平安擁抱了我好久,在其中我得以完全釋放,任由眼淚與雨水傾盆而下。我找到了覆蓋自己很久的假面具,在吟唱聖詩中將其徹底砸碎。我不由自主地高舉雙手,頌讚神的偉大及全能……          時間一分分過去,天色漸漸暗了,雨也漸漸停了,我心中的感動和平安卻久久停留。夏令營結束後,我返回了日常繁忙而吵嘈雜的工作,獨處不再常有,但那日的相會與面對,永生難忘。 作者來自山西省,現為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