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母親留給我的歌(唐薇)2017.01.26

第二天清晨,母親被主接走。我趕到醫院,見到母親,情不自禁地再次唱起《我知誰掌管明天》:“有許多未來的事情,我現在不能識透,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也知誰牽我的手……”那一刻,對這首熟悉的歌,我有了嶄新的認識。仿佛間,母親在說:面對死亡,我真知道誰掌管明天。你呢? […]

编者心

沉重的父親節(鄭期英)2016.06.20

這一週審到一篇文章,是一個30歲女孩的故事。文章第一段她就寫到:“常年隻身奮鬥,社會閱歷和心理年齡算頗成熟,然而情感經驗值卻遠低於大多同齡人:已是而立之年,除了倒置的母女關係與去年信主後與阿爸父建立的關係,其餘親密關係為零——包括人間父愛。”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患乾燥症之後

憨金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今年46 歲,來自河南鞏義。 2009年5月份開始,我嘴乾、沒有眼淚、沒有鼻涕、沒有唾液、不出汗,後來發展到嘴疼、舌頭疼。一點刺激性的東西(酸的、甜的、鹹的……)都不能吃。 我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這是乾燥症。醫生說,這個病不好治,20萬人中才有一例。 我立刻就蒙了,兩眼發直,問醫生:這個病發展下去,會是啥情況?他說,這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嚴重時,舌頭和上牙膛粘連,無法吃東西。想吃東西,得用手把舌頭撕下來。這個病是很痛苦的,目前,國內、國外都沒有好的治療辦法。他還舉例說,一個阿姨花了60多萬,也沒看好。 我聽後,內心絕望極了。想到2個沒有成年的孩子,還有年邁的父母,真是心如刀絞。 我想到了死——死了就不受罪了,也不連累家人了。 當我的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有一個姊妹帶我去一個基督教會,說,讓我聽“純正的福音”。開始時,我還不接受。因為我已經信耶穌,都信了7、8年了,我還不是一樣得了不好治的病?你的耶穌,和我信的,不都是一位嗎?我不去! 那個姊妹說,你在家那麼痛苦,醫院也沒有啥好辦法。咱們一起去那個教會看看,就當是出去散心。我就抱著這種心態,到了那個教會。 到了教會,我才發現,雖然信的都是上帝,但我信得不明白。我不明白上帝的旨意,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啥是對的、啥是錯的,何謂罪,犯罪有何危害……我由此認識到,我雖然信耶穌,但還是活在罪中。也正是我的罪,給我帶來了疾病、患難。 打罵丈夫 我這個人特別驕傲。我一直看不起丈夫,在家霸道,不服人、愛責備人。丈夫本來是電廠的工人。結婚後,我認為上班不如做生意,就讓丈夫辭了工作,去做生意、掙大錢。我們開過飯店、賣過服裝,但都賠了——其實丈夫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老和他吵架,說他無能。 我幻想過人上人的生活。丈夫不幹,我自己幹!我到一個公司做業務銷售。我在外面跑業務,丈夫在家帶孩子、洗衣服、做飯。由於工作中接觸的有錢人多了,我就拿丈夫和有錢人比,心裡更看不起丈夫。 我在家時,不讓丈夫在一個桌上吃飯。都是我和孩子吃過了,他才能吃。我還和丈夫分屋居住。他想去我屋裡看電視,我不讓他進,說哪遠滾哪。我覺得是自己掙錢,改變了家裡的一切,是我養著他。丈夫為此也很自卑。 我嫌他丟人,從來不和他一起出去。有一次,他說要和我一起上街散步。那天我心情不錯,就一起出去了。在商店門口,我遇到一個客戶,帶著老婆、孩子,開著名車來玩。打過招呼,我轉過頭來,罵我丈夫:你是個男人,人家也是。和人家比一比,你還算男人嗎?說完,我就回家去了。 丈夫回家後,問我:我哪做錯了?你當著那麼多人罵我,不給我一點面子!我不想搭理他,讓他出去。他不走,我順手就拿起擀麵杖打他…… 其實丈夫是個老實人,沒有大的本事,不愛說話,可也不喝酒、打牌。然而因為我追求虛浮的榮耀,整天希望丈夫更有本事一點。看丈夫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我就生氣、藐視他。我看不見他的長處,老覺得他無能,天天盼著他死。我覺得他死了,我就好過了。 幾乎殺人 有一天,丈夫沒和我商量,就買了一條狗。養了幾個月,又把狗扔了。我想,用我掙的錢買狗,不想要了就扔,眼裡還有我嗎?我就命令他:去,把狗給我找回來!丈夫不去,我們倆就打了一架。打完他回屋睡去了。 我越想越生氣,心想:要是把他殺了,我的日子就好過了!於是我到廚房拿了一把刀,朝他頭上砍去。他是頭朝裡睡的,如果砍下去,他可能就沒命了。幸好上帝憐憫我——雖然我那時信耶穌信得糊塗,但上帝也看顧我——就在刀快砍到他時,他突然醒了,把刀搶了過去,說,你這個瘋女人,想殺你丈夫嗎? 我一聽也害怕了,殺了丈夫,我自己還能活嗎?孩子怎麼辦?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想都沒想,也不知道為啥,管不住自己。其實,這是魔鬼的工作吧? 病症消失 到教會後,經過學習,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罪給自己帶來了疾病、坎坷、磨難。我照著教牧人員的引導,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過犯,願意悔改。 上帝用恩典扶持我,不到一個月,我的病症居然消失了!我的病好了! 教牧人員把上帝的話語送給我,叫我改變對丈夫的態度。 我把丈夫的被子拆洗了,給他做飯,給他端洗腳水。他感到很突然,說: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了?你唱的是哪一曲?你是不是變著法整我啊? 我說:我錯了,我想改! 從此,我不罵他了,也不打他了。他也看到了我的改變,支持我信耶穌,也讓孩子信耶穌。 看不見了 我的病好了,家也和睦了。可這時候,我的心又轉向了世界,要錢不要耶穌,只想著如何做生意,如何發財。 我又開始追求虛浮,過罪中的生活,不去教會了。我在家看電視、上網,又和丈夫吵架。 沒過多久,我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這時候我又想到了主,又一次回到上帝家中。教牧人員說,第一次上帝能救你,這一次上帝照樣能。只要你心轉回,上帝會拯救你到底! 上帝的警戒是出於愛,是要救我們。祂的呼喚,是為了讓兒女回到祂的羽翼下。當疾病再一次降臨,我的心才從世界轉回,在上帝面前認罪。 […]

生活與信仰

愛,脫離不了生活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愛與不愛 “愛”與”不愛”的定義,因人而異。 鄰居Mike常常抱怨他那不長進的兒子。兒子從小不愛學習,中學即退學;現年近40,沒房、沒車、沒工作,不僅酗酒、濫用違禁藥物,而且長期不務正業,靠父母接濟。 近期,他的生活更加放蕩。 Mike夫婦於是決定停止對他的接濟。對此,兒子很是不解和憤怒。“你們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這是他憤然離去之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也是刺痛Mike夫妻最深的一句話。 不難發現,Mike夫妻先前對兒子的“愛”,是溺愛,不能建造人。而之後,兒子眼中的“不愛”,卻是Mike先生夫妻無奈的真愛。 對於天父,我們基督徒是不是也會因為自己的私欲沒有得到滿足,而憤怒地喊出:“你怎麼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 我們的罪,使我們無法分辨愛的真偽。而且,我們也不願意去接受那拆毀和重建的愛,寧願選包裹著華麗糖衣的毀滅。當我們選擇毀滅,上帝會哭泣,而我們的親人的心會流血。 幻想和武俠 曾在《舉目》上讀過一個小笑話,至今記憶猶新: 一位男子到圖書館借書,他問圖書館的女職員: “請問《婚姻的幸福生活》放在哪裡?” “是幻想小說,到右邊第三排櫃子去找。”女職員答道。 “那麼《夫妻的相處之道》又放在哪?”那位男子繼續問道。 “是武俠小說,到左邊第一排櫃子找吧!”女職員又答道。 雖然只是一則笑話,卻反映出了人對於婚姻的普遍觀點——幸福的婚姻只存在於幻想中,而真實的婚姻生活則如武俠片,血雨腥風。 幸福婚姻的確來之不易。不過呢,也並非“幻想小說”。每個婚姻都有問題,可是有的夫妻懂得用正確的方法去解決,有的夫妻卻不懂。這或許就是世俗婚姻中的幸與不幸的區別吧。 以基督耶穌的愛為根據的婚姻,比世俗之愛的婚姻能夠更長久,更經得起歲月的衝擊。很多家庭如果沒有主耶穌的愛、沒有在主裡的夫妻之愛,世俗之愛早就消耗,婚姻解體了。這就是在基督裡的幸福婚姻,和世俗幸福婚姻的本質區別吧。 小小紙條 在我的婚姻中,妻子與我有一種特殊的交流方式——紙條傳情。 妻子在讀博士期間,通常都是白天在家,晚間上課。我則因為工作早出晚歸。所以,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有限,交流也很少。於是,一種特有的傳遞愛的方式,在我們之間誕生了…… 妻子在晚間上課之前,幾乎每天都會在書桌上留下一個紙條:“飯菜在鍋裡,請熱熱吃吧。”“我會晚些回來,請照顧好自己。”…… 對我而言,這些寫在小小紙條上的句子,代表了夫妻之間的親密無間。我視這些小小的紙片為至寶,悉心珍藏。這紙條傳情,甚至在我們所服事的學生團契中,傳為佳話。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之間的溝通方式特殊,而是因為在主裡我們有無限的愛,通過小小的紙條來傳遞,讓我終身受益。 細心留意,你也會找到一種屬於你的傳遞愛的方式。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