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讀經基本功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蘇文峰               1960年代,當我從中學進入大學時,正值台灣國語教會的“起飛”。那時從大陸轉移到台灣的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已活出了如戴德生般的信心和簡樸敬虔的榜樣。而源自英美校園團契的學生工作,帶動了校園福音和歸納法查經。西方差會的傳教士則建立了浸信會、信義會、宣道會、衛理公會等宗派性教會和神學院,與100年來早已扎根台灣的長老會先後輝映。          另一股屬靈正能量來自1920年代起中國本土的自立教會。倪柝聲的聚會所、宋尚節的恩典堂、王明道的基督徒會堂、趙世光的靈糧堂、計志文的聖道堂……加上多位傳道人及佈道家,如吳勇、滕近輝、唐佑之、薛玉光、沈保羅、唐崇榮、寇世遠、劉東琨、吳勇、王連俊、何廣明、林三綱、張明哲、邵遵瀾、王永信等等。他們為台灣教會帶來了豐富的屬靈經驗和查經風氣。這股正能量隨著留學生的出國潮,影響了上世紀70到80年代北美查經班和華人教會的發展;接著影響了1990年之後以中國學人為主體的教會。        上帝讓我有福生在第三代的基督徒家族,可以體驗觀察到這些中西教會歷史的傳承,如何在台灣那段特殊的時空中凝聚會通。當我有機會與同時期的弟兄姐妹回顧當年所領受的教導時,我們都發現有一個很重要的操練,是當時這些中西屬靈前輩不斷耳提面命的,就是讀經基本功。          什麼是基本功?           基本功在各行各業的培養中,都是必須的。一個正規軍人入伍後,首先操練走路、跑步、列隊、爬滾;一個運動員每天先要鍛練堅硬的體能;一個歌唱家要先學運氣發聲;一個畫家要先練素描……缺乏基本功的鍛練,也許可以暫時令人驚艷,但絕對無法持久。         同樣的,“作主門徒”和“傳給萬民”是基督精兵的大使命,不能花拳繡腿:“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更是傳道、授業、解惑的重任,必須“竭力”(《提後》2:15)。         當我們觀察過去50年這些富有“話語職事”的傳道人時,發現他們有些人未受過科班制的神學訓練、也可能不熟練廣博便捷的網路搜尋科技,他們顯然會有時代格局的限制,卻具備了當今逐漸失傳的基本功,即保羅所說的“操練敬虔”。這種敬虔不一定顯山露水,而是一種屬靈的氣質,落實在:信心的生活、嚴謹的言行、受苦的心志、簡樸的衣食、全人的擺上、真誠的禱告、認真的解經……這些氣質的培養,不是師法一些課程技巧、速學速成,而是長時間“讀書、讀人、讀事”(王明道語)的潛移默化。       讀經基本功的三個原則       上述的基本功,大多需要良師益友和屬靈氛圍的薰陶,但讀經的基本功卻是可以自修自練的。最重要的是掌握三個原則: 從責任到享受         美國當代基督教教育學家韓侯活(Howard Hendricks),談過一般人讀經會有三個階段:        1.被吃階段:被父母兄姐強迫餵食,定時吃喝是一種本分,卻不知為什麼要吃。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天國的軍隊 ——對照兩種性質的社會改革運動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蘇文峰         19世紀中葉,清廷統治下的中國和工業革命後的英美,都同樣面臨歷史的轉折期;人心思變,社會改革勢在必行。 天平天國的社會改革        當時的中國正處于內外夾攻的困境中,外有西方列強撕開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缺口,內有1851年太平軍在廣西起義的大患。        太平天國一方面傳承了歷代揭竿而起的農民革命,一方面提出“奉天討胡”的民族立場。但基督徒更關注的,是其“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願景及其“人間天國”的“天命”能否實現。        1853年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後,強力推行新的社會改革制度。由于洪秀全和族弟洪仁玕都曾到廣州隨美國來華傳教士羅孝全學習聖經,也閱讀過梁發的《勸世良言》;因此他們建國之初所訂的《資政新篇》、《天朝田畝制度》及禁煙酒賭娼妾、放天足、設女子科舉考試、辦平民教育等政策,都明顯帶有基督教社會主義色彩。難怪一些西方傳教士樂觀的報導說“中國即將基督教化了”。        可惜隨著太平天國諸王掌權後的神怪、荒淫、腐化及內訌,加上諸多外來因素的涉入,這些社會改革的措施隨著太平天國1864年的敗亡而結束。這場被期待為“中國基督教本色化”的運動,卻混雜了傳統宗教、封建迷信、民俗的社會改革,竟以生靈塗炭的代價告終,留給中國社會、教會一場慘痛的教訓。 19世紀英美的社會改革        正當太平天國建國後北伐西征的同時,英美社會也經歷了另一種性質的社會改革。面對貧富不均、道德敗壞、買賣奴隸、剝削工農的亂象,許多基督徒挺身而出,承受召命。他們也有軍隊,但不用武力;他們人多勢眾,但不靠強權;他們痛時弊,但不自以為義。        這時期的英美社會改革運動源自屬靈復興。著名的復興史學家歐伊文(James Edwin Orr)描述:1857年9月23日在紐約市一次市民中午禱告會中聖靈開始動工,禱告會從6人增至每天約4,000人。火熱的禱告會從一城到另一城遍及全國,教堂及公共場所聚滿了禱告的人,大量美國民眾明顯的轉向上帝。當時有一位年輕的牧師在服事時去世,他末了一句話“興起盡忠為耶穌”成了這次復興的標語(著名的詩歌《Stand up, Stand up for Jesus》就是1858年在費城牧會的George Duffield所寫的)。據估計,美國一年內得救的人數達50萬人。         1859年初,復興之火燃燒到愛爾蘭、威爾斯、蘇格蘭,全英國約十分之一的人歸向主。這時期上帝興起了一批著名的傳道人和宣教士成為屬靈領導者,如戴德生、司布真、慕迪等;上帝也另外興起了許多平民信徒和學生,加入社會慈善事工。         1865年,與中國內地會創辦的同一年,救世軍的“大將”卜威廉(William Booth)號召許多人加入“以愛心代替槍砲”的軍隊。他們自願接受軍隊般的紀律,獻身街頭佈道,救濟貧民,設食物站,於是“熱湯(Soup)、肥皂(Soap)和救恩(Salvation)”這3S成為這支軍隊被人稱譽的口碑。救世軍的影響遍及全球各地,今日參與的總人數達200萬人。        這一段時期前後,被稱為孤兒院之父的穆勒(George Müller),1836年已在家中收容了30個孤兒,1849年建立了第一所可容300人的孤兒院Ashley Down。他一生設立了117所學校供12萬個兒童受教育,其中大多數是孤兒。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當下與走向 ──放眼看[海外校園機構]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2010年,[海外校園機構](OCM)在邁向新的里程碑以後,董事會及同工經過多次多方的研討,確定了這一個機構各項事工的異象、使命、核心價值、策略和方向。在這20週年紀念之際,願所有參與的牧長、同工、作者、讀者與我們有共識,能一起同心、前行。 異象Vision         我們期望:基督的福音廣傳,神國的故事成為神州的故事! 使命/目標Mission/Purpose        我們委身:遵行大使命 — 引領當代中國人歸主,塑造屬靈品格,培育神國人才。        1.以海內外中國學生、學者、專業人士及教會同工為主要對象,兼顧老中青共同的需要。        2.讓基督的聖潔豐盛,成形在我們生命中,活出屬靈的品格。        3.胸懷神國,立足本地,放眼普世。 核心價值Core Value        我們注重:信息、僕人、品質、前瞻。        1.中心信息:跟隨基督、以上帝為中心的世界觀,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2.僕人心志:以僕人的態度領導、搭配、服事,存謙卑的心竭誠為主。        3.優質產品:有靈、有理、有情;凡是[海外校園機構]推出的產品,都應是精品。        4.前瞻導向:洞察時機,實地參與,歸納研究,成為眾教會相關事工的先鋒,提供資源和解決方案(Resource and Resolution)。          我們認同:福音派(Evangelicals)、信心差會(Faith Mission)、跨宗派(Inter-denominational)的屬靈傳統。中國內地會(China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今昔的承諾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美國宣教學家溫特(Ralph Dana Winter,1924–2009),曾說明神國在地上,是由地方性堂會(Modality)和福音宣教機構(Sodality)彼此相輔相成,而持續進 展的。這兩種機制如同人體的左膀右臂,在宣教事工上共同完成開荒與建造的功效。        1992年開創的“海外校園”事工,面向中國學生學者,正是溫特教授所說的福音宣教機構。在過去20年中,我們不斷觀察時事,前瞻探索,努力將學人事工的成果與資源,提供給海內外中西教會,攜手共同拓展上帝的國度。 第一個時機:學人佈道(1992-1997)        90年代是海內外中國學人的“基督教熱”時期,當時海外中西教會最關切的,是如何向湧入教會的中國學人傳福音。《海外校園》雜誌在1992年創刊,在時機上正是上帝所預備的天時、地利、人和。這刊物集合了福音資源,激發教會對中國學人這一個新群體的負擔和認識。 第二個時機:培訓造就(1998-2003)        隨著信主人數劇增,海內外中國學人“佈道易、造就難”的問題浮現。1998年起,〔海外校園機構〕出版7個系列的《中國學人培訓材料》;合辦“中國學人培訓 營”;2001年出版針對參與事奉者的《舉目》雜誌;並在亞洲進行定時、定點、定人的校園同工培訓。我們也投入相當心力,個別牧養海內外文字工作者及年輕 傳道人。 第三個時機:海歸時代(2004-2009)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 歸時代來臨。2004年起,〔海外校園機構〕開始在歐洲定點作校園培訓。計有四對特約同工輪替到柏林、慕尼黑、蘇格蘭、劍橋等城市,配搭當地華人教會的留 學生培訓及牧養,每人每年2至3次,每次2至3個月,每個城市2至3年。歐洲事工的目標是培育絕大多數將會回國的準海歸,使他們成為可以親近上帝、事奉上 帝的小組長。        在亞洲,隨著大城市中自發性的海歸小組和團契興起,〔海外校園機構〕的特約同工也應邀扶助其成長。2008年起合辦海歸事工研討會,2009年正式出版《海歸手冊》和VCD《踏上回國之路》,都提供了海歸事工所需的研發和材料。 現今的時機:“80、90後”及網路宣教/培訓        在海歸事工興起的同時,另一個新的群體已在海外留學生和國內城市中日漸突顯,就是中國大陸在1980至1989年間出生的、高達2億的“80後”。今天“90後”也已進入國內及海外的大學。如何面向這一個新的群體,已成為海內外眾教會和〔海外校園機構〕共同關心的新課題。        “80後”及“90後”常流連的互聯網,也是急待耕耘的宣教園地。《海外校園》雜誌面對日益年輕的新讀者,從文字刊物進展為網上佈道媒體,進而與網上聖經、神學課程、教會領袖材料與培訓事工相輔相成。這是燃眉之急的挑戰,我們已從2010年起投入大量資源,全力以赴。 期許與承諾        “心懷神國,舉目遠眺,洞察時機,開拓分享”是〔海外校園機構〕的自我期許,也是我們對中西教會今昔不變的承諾。 註:本文刊於2009年11月海外校園通訊。2012年6月修訂。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二:與其坐而嘆,不如起而行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最近和一些牧長談及美國今年總統大選時,不少人覺得要讓信徒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情況下作選擇,很是無奈。         其實,選舉總統不同於選聘牧師。我們不應單從“神學正確”(Theological Correct)的角度來看待總統候選人。說穿了,美國總統的選舉是一種政治“妥協的藝術”,是各種族、各群體、各宗教、各階層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決定了 選舉的結果;想要期待一位完全符合福音派信仰立場的總統出現,不太實際。         絕大多數候選人競選期間的政見,執政後會在現實中修正或“被和諧”;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民主體制下,美國總統雖然位高權重,也有重要人事的提名權,但最後決定國家政策和公共議題的(如墮胎、同性戀等),是聯邦及各州的議員和大法官。         與其把希望預存在一位總統身上,不如加勁使力在民意更可以改變的人事上。         如果,有專業見識的基督徒,在各類媒體平台中,大量表達合乎聖經價值觀的優質輿論;如果基督徒的選票人多勢眾,足以影響議員及法官對公共議題的決策;如果基督徒具有18世紀英國克拉朋聯盟(Clapham Sect)的公義能力,世道是可能撥亂反正的。         我盼望,一些福音機構成立智庫(Think Tank),幫助眾教會牧長和信徒,對公共議題作客觀合宜的辨識。各教會的信仰立場中,應附加對公共議題的共識。所有的基督徒父母都“從娃娃抓起”,從小 教導子女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婚姻觀,讓他們在世俗化的狂流中,膽敢與眾不同。我相信這是主耶穌要我們今日積極去作的事,是每個基督徒在公民社會中力挽 狂瀾的可行之道。         編註: 編註: 閱讀此文可同時參考: 談妮,《面對美國大選,咋辦?》http://behold.oc.org/?p=2419。 蘇文峰,《回應一:如果耶穌也投票?》http://behold.oc.org/?p=2415。 讀者亦可延伸閱讀,參考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於2011年12月出版的英文電子文選《如何選擇一位總統》(暫譯,原書名:How to Pick a President),及《信仰與美國總統》(暫譯,原書名:Faith and the American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導師與靈命成長

蘇文峰 口述 談妮 訪錄、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按:生命導師(Mentor),自80年代開始,即在西方神學 教育中引起廣泛的關注,成為“領導學”(Leadership)中的一個學術議題。其實,這種一對一傳承的形態,在中西歷史中一直存在。本刊48期《基督 徒的品格塑造》一文中(作者祝健,p. 10),就提到中國教會在這方面的個人見證與需要。        本《舉目》50期特別就“生命導師”這個主題,請海外校園總幹事蘇文峰牧師現身說法,講述他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所受到的生命榜樣的影響。 導師在中國古已有之         中國在文化傳統中,歷來存在著“導師”的概念。比如教導學童識字、做人的啟蒙老師。成年人也會在專業、學術或政治前途方面擇師追隨,並按照導師的思想、哲 理、價值觀、治學方法等,形成門派。如:孔子有72弟子,而孟子據說很可能是孔子的再傳弟子,所以能將孔子的學說融會貫通,發展成儒家。至宋明理學,更是 將儒家心性之道發揚光大。         相比於孔子,老子因為沒有嫡傳弟子,因此道家在中國的發展就缺乏統一的傳承。 其他宗教也有導師傳承的觀念,如禪宗。 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         過去,以農業為本的封建社會,加上儒家思想的倫理觀念,中國就出現了“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的現象。如:地方官員“縣太爺”,被稱為“父母官”。皇帝,被認為是“萬民之父,上天之子”。這些都是“權力倫理化”的結果。        權力一旦被倫理化後,人就無法挑戰其權威,必須畢恭畢敬、絕對服從。例子之一,就是中國古代的父母有無限的權威,如果違背父母的意願行事,不論是在婚姻上還是工作上,都是不孝,為大逆。         同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導師一旦等同於父親的地位,學生也只有服從的份兒了。         基督徒若不自覺地帶著這種概念進入教會,亦會認為,若是挑戰、質疑、不敬或違逆牧長等有“屬靈權柄”的人,就是“不尊重神的僕人”。不尊重神的僕人,就等同 於“不尊重神”。卻忽略了在聖經的詩歌、智慧書中,即使是神,也容許人對祂發怨言,在激動時渲洩自己的情感,待走過低谷後重建信心與盼望,在掙扎後以讚美 來順服。這與 “權力倫理化”所帶來的後果——壓抑性的絕對順服,或是激烈的反抗,是大相迥異的。        信徒若帶著“屬靈權柄倫理化”的眼鏡,來看、來找生命導師,就會期望導師像神那般完美。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期望,如何可能找到導師?就算找到了,最終也必然失望。 我的成長與生命榜樣         […]

No Picture
事奉篇

愛學在網路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2003年起,位於波士頓,由專業人士組成的機構“中心學坊”(CentriHall)已開始製作一系列精選自優質的中西神學院、機構、華人學者的網路課程,提供聖經及神學的教學平台。         2010年起,中心學坊與海外校園(OCM)在事工上合併,共同推動福音性、問答性、學習性的網路事工,並已聘請全時間及帶職同工投入。        目前,除了美國的哥頓(Gordon-Conwell)、哥倫比亞(Columbia)、慕迪等神學院外,華人的華神、新神、馬浸神等,均已提供或使用這些 網路課程,並承認其中的碩士課程學分。學員中已有多人全時間到海外正式公認的ATA/ATS(Asia Theological Association/The Association of Theological Schools)神學院進修。 * 使命         我們的使命是成為海內外華人神學院的先修班,成為一個有效的輸送管道,每年導引數百位有堅實聖經根基的畢業生到海內外的華人神學院入學。我們盼望組建一個海內外熱愛學習聖經真理者的網絡校園,因此取名“愛學網”。 * 原理(Philosophy of ministry)         福音派信仰(Evangelical Faith)、跨宗派(Inter-denomination)、學院聯結(Seminary allied)、全方位、中英文並備(凡用英語講授的課程,均譯成中文),網路(on-line)與會面(on-site)兼顧。 * 特色(Characteristics)         由淺入深、中西合璧、師生互動、輔導引領。 * 課程內容(Courses)        OC100系列:屬於基礎課程,如:聖經導讀、舊約概論、舊約歷史書、新約概論、保羅書信導論、神學導論、帶領小組查經等。隨到隨修、免費自主選讀。每門課有輔導諮詢。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迎接海歸時代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蘇文峰        進入21世紀後,大國崛起,“海歸”時代隨之來臨。        舉目望田,上帝在海外,已呼召了無數的中國學生、學者接受福音,並立志跟隨基督;當他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更新而變化後,對主委身、心繫神州,就成為眾多基督徒海歸回國的動因之一。        過去十年來,海外教會開始重視海歸事工,國內的海歸團契和小組,也隨著基督徒海歸的增加,逐漸興起。為了更有效的事奉這一個新的群体,不少中西教會或福音機 構,經常舉辦研討會,做宏觀性的研究和具体性的交流。本期四篇海歸的專文,就是海外校園在最近兩屆研討會中發表的報告。        第一篇的作者是美 國國際學生事工(ACMI)的資深同工。她從歷史的角度,探索150年來海歸對中國社會的貢獻,進而思考如何幫助今日的海歸,在當今的國內處境中,作光作鹽(http://behold.oc.org/?p=4041)。第二篇是美國東岸若歌教會參與海歸事工的經驗談,有許多具体的作法可供海外華人教會參考。此文與本刊40期31-34頁的採訪稿互相呼應(http://behold.oc.org/?p=4032)。第三篇的視 角由海外回歸國內,剖析了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三種典型模式,提出家庭教會對海歸的期待,提醒海歸應避免的錯誤(http://behold.oc.org/?p=4028)。第四篇是一位回歸者的自我審視。作者對自己 的文化身分、宗派身分、事工身分、機構身分作了坦誠深刻的剖析,並思想如何整合這些多元身分(http://behold.oc.org/?p=4021)。        這四篇文章是《舉目》過去一系列《海歸群像》的整合與歸納,也是本社過去幾年投注在海歸事工的努力,一個階段性的小結。未來的路還很長,歡迎參與海歸事工的教會或機構,或者是有親身經驗的眾海歸 們,繼續交流分享。讓我們謙卑地仰望上帝的帶領,在他所興起的這個浪潮中,與他同工。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教來華二百年大事回顧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1807年9月7日,一艘高桅的商船緩緩駛入澳門。一位英國傳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踏上了中國的土地。他所邁出的這一小步,竟開啟了基督教(新教)二百年在華事工的一大步。         早在唐太宗貞觀9年(635年),基督教已開始由波斯進入中國。經過元朝也里可溫教,和元朝天主教,並明末清初天主教這三波的宣教浪潮,基督教來華的宣教事 工雖已開花結果,但並未生根建造。直到馬禮遜之後二百年來,中國教會面對了各時期的挑戰與回應,經歷了上帝的拆毀與重建的大工;許多披荊斬棘的傳教士及中 國信徒薪火相傳,華人教會終於普及神州大地及海外各地。         為了紀念馬禮遜來華二百週年,本文特別描述中國教會中20件重大事件及其影響。 一、1807年 馬禮遜來華         十六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及十七、十八世紀歐美的屬靈復興,引發了海外宣教的熱潮,馬禮遜是新教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他編寫《中文法程》(1812-15)、 《華英字典》(1814-23)及福音小冊,翻譯聖經(1814年新約,1819年舊約,1823年全本聖經),出版中國第一份期刊《察世俗每月統記傳》 (1815)。1818年與米憐在馬六甲創辦中國第一所培養本地人才的洋學堂英華書院。         馬禮遜的預備工作,為二百年來新教來華宣教事工奠立了根基。 二、1823年 《神天聖書》出版         馬禮遜與米憐合譯的新舊約全書《神天聖書》共21卷,1823年由大英聖書公會出版,展開了近代中文聖經翻譯的事工。         此後有不同的聖經譯本出版,對中國教會在真理上的建造,有很大的貢獻。例如:麥都思、郭實臘譯本(1837),代表譯本(1853),北京委員會譯本(1866),和合譯本(1919)。 三、1842年 五口通商並允許傳教         中英鴉片戰爭後,1842年(道光22年)所訂的南京條約中,言明開放上海、寧波、福州、廈門、廣州五個通商口岸,且可建教堂及傳教。         此傳教保護條款開放了清廷禁教約達百年的限制,歐美各差會紛紛來華設立宣教中心及教堂,成為後來內地宣教的基地。 四、1860年 北京條約並內地自由傳教         1858年(咸豐8年)四國天津條約中,清廷被迫開放內地傳教權。1860年的北京條約又規定傳教士有權購地、置產、建教堂。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息息相關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生活 事奉 靈命        2002年12月的《海外校園通訊》首篇,筆者曾以〈我們有一信息〉為題目,說明校園福音團契歷年來最注重的信息,及遵行的屬靈原則,就是:靈命→生活→事奉的次序。         我們有感于近十年來中國學人事工蓬勃發展,中西教會都看到這事工的重要,也知道必須有一群中國學人參與,才會有針對性。因此,許多學人信主不久,就已成為同工、團契主席、查經帶領者,甚至成為講員、執事、傳道人。         在這種“緊急動員”之下,確實產生了許多華人教會前所未有的人才,神也藉此將許多學人的恩賜如火挑旺起來。但是,有一現象也隨著出現,就是有許多未熟先摘的果子和揠苗助長的稻子提早上市,成為豐收中的缺陷。         同類的問題在筆者自己身上及華人教會中也屢見不鮮。為了避免重蹈覆轍,我們盼望今後對中國學人(包括各種群体)的帶領,一定要以屬靈生命的成長,信仰生活的落實,做為投入事奉的基礎。         但是,對許多早已投入事工的人來說,難道當初沒有這樣的基礎和次序,今後就一定不能好好事奉嗎?並不盡然。初入門時,能有良師指點,固然可以循序漸進;但是 對於當初沒有這種條件的人,神仍有足夠的恩典。若我們認清靈命、生活、事奉三者息息相關的重要性,不要僅忙于事奉而忽略日常生活的見証,不以外面亮麗的恩 賜取代內在生命的操練,而是在事奉中造就靈命(如:忍耐、捨己、謙卑等),靈命表彰于生活中(如簡樸、紀律、聖潔等),以生活成就事奉(如夫妻同心同工 等)。這樣的善性循環,才是“萬事互相效力”的真義。         除了主耶穌之外,舊約中的但以理,可說是詮釋這一屬靈原則最好的“樣板”。他有“美好的靈性”,有固定的禱告生活,又能在險惡的政界中“毫無錯誤過失”。這種靈命、生活、事奉息息相關的互動,正是今日海內外學人所應學習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