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同性結合,與子偕老?

夢孔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自明的真理?          自從去年底,美國麻州最高法院裁決同性戀婚姻合法。今年初,三藩市新市長承認同性戀婚姻並為之頒發結婚証書,遂引起了各方熱烈的討論。二月下旬,布什總統宣佈支持憲法修正案,保護傳統式的一男一女婚姻,於是爭議更形熱鬧。           去年12月19日,CNN脫口秀主持人賴瑞‧金(Larry King),採訪美國廣播公司《直話直說》(Politically Incorrect)的前節目主持人毛爾(Bill Maher),問他對同性戀婚姻的意見。毛爾理直氣壯地說:“基督徒所以反對同性戀者結婚,就是因為耶穌反對。其實,這事與宗教毫無干係,完全是個人的私 事,是同性間‘相愛’的家庭關係。”           毛爾的觀點其實非常具有代表性。在許多後現代人的眼裡,尊重多元化的價值觀,及個人的選擇權,是人類最神聖的道德原則。凡是違反這個原則的人,就是開放社會應該撻伐的異類。           可是,如果我們往深一層看,這種觀念乃是一種預設立場,是無神的自由主義的信仰。換句話說,在本質上它與宗教信仰沒有什麼區別,是後現代文明下的新宗教。因深受其影響,許多後現代人,不能容忍他人任何“不容忍”的立場。           同性戀婚姻是否應當合法化,並不是一個“自明的真理”(毛爾語)。它是信仰上的爭議,是無神的自由主義信仰的世界觀,與猶太、基督信仰的世界觀的對抗。所以,請不要說,這個問題與宗教無關!           所以,追根究底,這是一個神學問題。對有神論的人來說,我們應當信任上帝設立婚姻的用意和所隱含的真理,即不是約束人,或是強加意志于人,乃是為了保護人類的生存和快樂。就像地心引力一樣,凡是違反這個真理的,就必得承受後果。 到底有何影響?           那麼,同性戀的婚姻,究竟可能為社會帶來什麼負面的影響呢?           上帝設立婚姻以繁衍人類,並要在健康的家庭關係中,彰顯神與人的信實關係,和基督與教會間的愛約。在這個聯合之下,天然的“父母親子”間的關係和角色,有其 不可或缺的功能。父親和母親的形象建立,和夫妻的關係,對孩子的教育有不可磨滅的影響。然而這個目的,在同性戀的家庭中先天不足。           四十年前,許多人認為,離婚率遞增,不會有害于家庭結構和成員。時間證明並非如此。同樣地,有理由相信,同性戀婚姻對(領養的)孩童的發展,也很可能帶來嚴重的後果。同時,嬰兒的取得或交易,也很有可能會對家庭的結構和觀念產生質變(註一)。          有些研究(註二)發現,在同性戀家庭長大的孩子,對自己的性別不滿意的,較一般家庭多,家中發生的性侵犯比較多,同性戀的經驗比較多,青少年對自己的性傾向,也有更多的困擾和焦慮。          一些同性戀的同情者也承認,同性戀的結合比較容易產生多重的性關係,比較沒有從一而終的觀念,“只要彼此敞開、諒解”就行了。最近荷蘭一個研究發現,就是在穩定的關係中,同性戀的男人,平均有八個不同的性伴侶(註二)。           顯然地,同性戀婚姻的生活方式,會刺激、改變社會對婚姻的看法,更加減低人們對婚姻的忠實度。一個堅實、有道德感的社會,必是建立在健康家庭的基礎上。如果家庭解体,社會也必解体。我們當然不能把一切都歸咎于同性戀婚姻,但它確是人類社會道德環套上一個脆弱的環節。 模糊的折衷點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談女權與後期墮胎

夢孔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後期墮胎”通常是指懷孕六個月以上的墮胎,又稱為“半生產墮胎” 。贊成墮胎者美其名為“完整擴張及抽取”,用以描寫除去“標本”(胎兒)的手術(註一)。           今年(2003)三月中,美國參議院以六十四對三十三票,通過“禁止後期墮胎”。到了六月初,美國眾議院又以二百八十二對一百三十九票通過類似的法案。經過參眾兩院的協調以後,布什總統簽字即成為法律。這是尊重生命者奮戰八年的最大勝利(此提案曾被克林頓總統數次否決)。           贊同及反對此提案的雙方都認為,這是件歷史性的大事。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和許多女權組織認為,這個立法違反了女性神聖的自由權。是可忍孰不可忍?開始醞釀到華府示威,並要告到最高法院。           這是個重大的政治鬥爭,但更是個世界觀之爭。這也是為甚麼自由主義者處心積慮地反對布什總統對最高法院的提名。           在1973年Roe vs. Wade案中,最高法院面對的最大爭議是:胚胎是人嗎?一般十八天左右,胚胎就有心跳,到十二週時,人体所有的器官都已成形了。但,他可以算人嗎?          到了1992年Planned Parenthood vs. Casey案時,最高法院裁定,母親對自己的身子有絕對的主權,母親的自由權高于一切。因此,只要還沒生下來,胎兒就不是人,如何墮胎都合法。           殺人與墮胎,其間的距離只有三寸!因此,胎兒是人與否,不再是科學上的爭論,乃是預設了立場的堅持,是屬于世界觀的範圍。          許多後期墮掉的胎兒,是可以存活的。1977年,加州一個懷孕七個半月的婦人去墮胎。墮胎診所的護士在她腹中注射鹽水,準備把胎兒燒死。結果,墮胎醫生還未到,一個兩磅多的女嬰已生了下來,護士只好把嬰兒送到醫院。          廿六年後的今天,美麗的Gianna Jessen,走起路來還是有點瘸,這是當年墮胎時缺氧造成的。她哭著說:“我真慶幸還活著,我每天都為生命感謝上帝。”她真的很幸運,若是她晚出生幾年,後期墮胎合法化了,她就真的沒命了(註二)。           今年初蓋洛普調查的結果,全美國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反對在懷孕三個月以後墮胎。然而奇怪的是,當政治掛帥時,是非的尺度就不一樣了。           人類最嚴重的爭執,都是世界觀範疇內的爭執,就是有神與無神的爭執。當人的自由權變得至高無上的時候,他的判斷就成為了至高的權威。所以,人人都是權威,也就沒有了真正的權威。           當弗蘭克林講到自由時,他的意思是“做正確之事的權利”。但今天的人對自由的了解是,“做任何自己喜歡做的事的權利”。美國最高法院1992年判定允許墮胎 的立論是:“自由觀念的中心,就是個人有權利定義自己的存在、意義、宇宙和生命的奧秘。”生命的奧秘已經是個人的決定了!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華人移民的“玻璃天花板”(夢孔)

雖然沒有詳細的統計數字,但據我的觀察,華人在公司一般的比率是挺高的。但就資深等級而言,特別是高級主管,華人的比率卻是出奇的低。這就是所謂“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的現象(當然自己開業的除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