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在那遙遠的地方(嚴行)

柬埔寨,離多倫多是那麼遙遠!把地球儀轉180度, 才會在與加拿大完全相反的地方,找到那塊補丁般的國土、古老的高棉民族所在地。今晚,若不是這2位去柬埔寨宣教的基督徒來分享他們的經歷,我想,我可能永 遠不會再去關注那樣一個偏僻、陌生,且在國際社會中長期默默無聞的國家吧? […]

No Picture
成長篇

為什麼是我們呢?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榮子         不管是在舊約時代,還是新約時代,上帝都是為祂自己的名,引導祂的子民走義路(參《詩》23:2-3)。同樣,人對上帝的悖逆也是一樣的──自以為聰明,喜歡自己做主,甚至違背上帝的旨意。 我42歲來到巴黎時,才知道耶穌。信主後,我回國探親,發現我從前辦公室裡,每天抬頭就見的同事,有好幾位是基督徒。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不向我傳福音呢?難道你們不愛我?”他們的回答是:“不敢愛!”因為我給他們的印象是:個性太強,太驕傲,太容易與人爭吵,不是省油的燈!          上帝愛我,把我帶到法國,利用我與先生感情上的衝突,打碎我的驕傲,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了祂。祂用大愛降服了我,讓我願意俯伏在祂的腳前,稱祂為主。 吃不香,睡不寧         信主之後,特別是在我先生也信主之後,上帝多次帶領我們參加在美國的“國際橋梁”組織的培訓會,讓我們開闊了眼界,看到上帝的國度之大,禾場的需要之多。          耶穌對祂的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參《太》9:37-38)這句話一直在我們心裡揮之不去。          然而我們的私心太重,信心太小。即使多次聽到主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們也只能羞愧地低下頭,不敢像以賽亞那樣大膽地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參《賽》6:8)         我們的理由是:信主時間太短,年齡太大,不合適也不夠格。最關鍵的,也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是:兩個孩子還在讀書。如果我們辭掉工作,他們不能完成學業怎麼辦?“人那麼多,為什麼一定是我們呢?”我們常常用這句話,讓自己的心得到片刻的平靜。         上帝耐心等待我們。那段時間,我們夫婦倆吃不香,睡不寧,整天心事重重。記得有一天,我們一起讀《出埃及記》第3、4章,耶和華呼召摩西,在何烈山上向他頒布佈使命。我們覺得自己就像當時的摩西,不自信,沒有安全感,找藉口不順服上帝,讓耶和華發怒了。我們很怕我們的上帝向我們發怒,我們的心開始軟化了。         當我們再一次讀到:“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約》4:35-36),我們看到了上帝對我們的應許。         有了上帝的應許,我們還怕什麼呢?        上帝就這樣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跟隨祂。 頭頂上的水罐子         幾年之後,我們的學生事工開展得比較順利,也有了一些成果。於是巴黎的一間教會邀請我們,協助他們拓展學生事工,為期2年。         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禱告,聖靈感動我們樂意,所屬的教會同意,我們就來到那間教會。         上帝親自做工,學生團契人數持續、穩定地增加,健康地成長。2年到了,這教會的兄弟姐妹和牧師、同工都希望我們留下。我們也考慮,若將學生團契再鞏固一段時間會更好,於是同意繼續留下一段時間。         在繼續學生事工的同時,我先生也開始兼做教會的半時間傳道人,教會因此多給我們一點經濟支持。         一年多下來,我們兩個人都筋疲力盡。我得了坐骨神經疼,非常痛苦。聖靈不斷地提醒我們:這已經偏離了當初的異象,應該辭掉教會傳道人的服事,專心做學生事工。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三過幽谷》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羽軒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三過幽谷》是施芬德(Valletta Steel Crumley)女士的見證(編註:施芬德、耳德華,Thrice Through the Valley,蔡麗娟翻譯,增訂本1997年由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她一生坎坷,苦難重重。然而在黑暗的日子中,她始終堅信上帝的信實,以讚美面對悲傷,一次一次地越過幽谷,並把福音帶給世界各地的人。            芬德的長子丹尼,在2歲時,診斷出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生命只剩下短短幾個月了。面對這個讓人難以接受的現實,她安慰幼小受苦的孩子和自己:“耶穌好愛你﹗祂會時時在你身邊﹗”            丹尼的病情急劇惡化。這常人看來痛苦不堪的時光,芬德後來卻回憶說:“最後幾個月看似怪異,卻綴滿了歡樂、笑聲和喜悅。”在陪伴孩子的漫漫長夜裡,她思想、禱告,在主的話語中獲得堅強。            幾個月後,丹尼走了。那是1955年。她走過了第一重幽谷……            芬尼和先生漢力在高中是同學,一起參加教會的事奉。後來,漢力放棄大學學業,成為密歇根州克拉瑪市的全職牧師。他講道有震撼力,吸引了年輕的學生,教會日漸興旺。他們也迎來了次子里昂和長女羅娜。            正當一切步入正軌、前景看似光明的時候,漢力查出有淋巴癌。在病床上,他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病,而是上帝的事工。他說:“我們只有繼續做上帝交詑給我們的、也是我們每個人唯一能做的事。”            當生命又一次進入倒數的時候,漢力和芬德抓緊時間,開始宣教。他們的足跡踏過北美、南美,又到地球另一端的亞洲,直到1963年漢力回天家。            丈夫走了,芬德失去了世上的依靠。這第二重幽谷帶來了深不見底的悲傷。然而上帝的話語,又一次支持著她,給她安慰。             但打擊並沒有就此結束。1972年,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17歲的里昂和15歲的羅娜,一同在車禍中喪生。面對這樣的意外,芬德說:“我知道上帝永遠的大能臂膀與我同在﹗”失去了先生和3個孩子,這是常人難以想像的打擊,而芬德卻有欣慰:“他們在世時已經預備好見耶穌了。現在他們和祂在一起。”            這些經歷,成了她在教會、家庭聚會和退修會上的見證。人們問她:“你怎麼還能繼續面帶微笑讚美主、述說祂的美善?”她回答:“聖經從來就沒有說,因為我們是上帝的兒女,就得以免去人生要面對的種種嚴酷。痛苦帶來另一種祝福,就是屬上帝的人從生命中漸漸體驗聖靈奇妙的安慰。”            芬德在國際宣教會事奉,10年裡,參加了美國各個州數百個聚會,把福音帶給了無數的人。80年代初,芬德赴台灣參加短期宣教,帶領青年信主。90年代,她參與培訓數百名基督徒,派往世界各地傳播福音。             年過半百,上帝再一次給了她一位伴侶﹗。             在經歷了半生坎坷後,芬德對上帝的愛更加堅定。回首過去,她說:“現在我可以看出,上帝用生命中的幽谷和峻嶺,教導我倚靠祂。祂把成為萬國福分的影響力賞賜給我們。”她鼓勵基督徒:“你,也是耶穌揀選的。只要活出忠信和悲憫,上帝就使用你祝福萬國。” […]

No Picture
成長篇

香山宋尚節墓前親聞記(天恩)

宋博士墳在史無前例的文革中,早已遭到破壞,花崗石的墓碑被挪移,拋棄在外面。後人用水泥把碎角修復平整(見圖1)。墓碑現在基本完好,上面刷了白灰,刻有“耶穌基督的僕人,宋尚節安息之所”,以及“是了,我必快來,阿們”等字樣。 […]

No Picture
事奉篇

理雅各與孔夫子(魏外揚)

  這些宣教士都是儒家的欣賞者,而理雅各是其中的佼佼者。這不但因為理雅各將四書五經全部譯成英文,加上詳盡的考證、注釋,對儒家學說的發揚之功超越眾人,而且他自己的生命歷程,也與孔夫子最為相似。孔子自道:“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 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一段話,正好也適用於理雅各。 […]

No Picture
事奉篇

明恩溥——促成留美風氣的宣教士(魏外揚)

作為一個美國傳教士,他熟悉中國的國情,瞭解中國民眾的生存狀況,因而他知道如何以恰當的方式影響中國的未來。1906年,當他向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建 議,將清王朝支付給美國的“庚子賠款”,用在中國興學、資助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時,他大概已經意識到了實施這一計劃所能具備的歷史意義。清華留美預備學校 (後改名為清華大學)的成立,為中國留學生赴美打開了大門,一批又一批年輕學子,從封閉的國度走向世界。他們中間湧現出眾多優秀人才,歸國後成為不同領域的精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