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生活

靈魂之溯(星語星願)2021.06.04

令人咂舌的是,現實世界將影片的場景盡數重現:我們見著人類品格整體的缺乏及至赤貧,人類內心整體的無助及至絕望,人類尊貴身分被拉扯,於是人類墮落,再墮落。

我仰天號啕控訴:上帝,你為何使我跌撞於罪孽,壓傷我的心呢? […]

成長篇

以撒打井,我找工作(陆加)

本文刊於舉目官網2021.06.03 陆加   我们的日子到了 10月初的一个清早,我刚走进我们的工作区,就迎面遇到匆匆走来的同事们,我的老板也在当中,对我讲了一句:“Luke, 赶快去开全体会议,我们的日子到了!” 我完全明白他是什么的意思:他早就私下催了我好几次,Luke,赶快去找工作,因为我们丢工作的可能性很大。今天他的口气里夹杂着一种淡淡的快感,因为马上就会证明他全猜对了。而且我知道他已经找好了新工作,就等着拿了这边的解雇金,然后高高兴兴的赴新职去了。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见到我们的副总裁,铁青着脸,从来没这么难看过。他显然事先就知道了结果。 接下去来处理倒也简单迅速,1小时之后,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了同一份材料,印证这同一个结果:上至资深副总裁,下至秘书,60天后我们整个临床试验科室,将被全部解雇! 一天之中本来是最忙的时候,忽然什么都不需要做了,昨天还在精雕细刻的文件,也不再属于我了。看着即将告别的工作格子,和窗外洛矶山脉的秋景,想着不得不又要找工作了,我心里对主说:“主啊,你又要赶我走了?这次是让我经历贫穷呢?还是接着做‘以撒’呢?”   以撒丢“井”,我丢工作 10多年前,我在教会祷告会分享到《创世记》第26章中关于以撒的一段记载。以撒为耕种而打井,但是他周围的居民不是把他的井填塞,就是干脆抢走。以撒就只好搬到新的地方继续打新井,继续被抢。但是这个任人摆布的以撒,却越来越昌大,地方越来越宽阔。最后连恨他、抢他的人,都要主动与他和好,因为明明看到耶和华与他同在。 很显然,如果这些人不来抢以撒的井,他也许就不会主动地去打新井、打好井了。我很理解以撒,有口不错的井,干嘛还要找更好的呢?是上帝用以撒周围的恶劣环境把他“逼”到了宽阔与丰富之地。 我看到自己就是以撒这个被动的个性,随遇而安,只要过得去就行了。从来不愿自己主动改换环境,都是环境推着我动。 所不同的是,信主之后我发现,这个在我不情不愿中“逼”我前行“环境”的背后,是爱我的主在掌管。 不久后,我就丢了工作。 *第一口井 那是10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在进展极好的情况下,公司忽然说没钱了,就像猝死一样立即关门。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公司董事们的授意下,总裁把项目卖了,把人解雇掉,自己也大赚一笔之后,扬长而去。这算是现代文明社会里合法的抢夺。 当然,公司关门之前总有些风吹草动的迹象,警觉的人早就行动起来。不过对我这个“被动者”,我宁愿相信事情不至于那么糟,也许会有好的转机,我就不必经历找工作的痛苦了吧。 我也有道理,我们不仅项目的进展好,而且在一个总共50人,其中只有6个中国人的小公司里,我们竟组织了一个有5个人固定参加的中文查经班。每周三的午餐时间,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兴致勃勃地研讨圣经。我心里盘算,上帝一定喜悦我们查经吧,耶和华若与我们同在,也许我们的公司就会百事顺利(参《创》39:2),也许我们就可以一直的把圣经查完,也许我们可以安安稳稳地工作15年…… 2004年10月,我美好的一厢情愿破灭了。 *第二口井 一个月之后,以前的同事来找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另一家公司,只不过这家公司更小,10几个人。有工作就好嘛,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太太有点儿担心,你都不去多找找,比较一下,找个稍微稳定一点的地方。 她的担心有道理。这家公司的运转和管理都不正规。不久,我就几乎无事可做了。 有一天碰到我们的总裁,他正在生气,因为刚和两个雇员大吵了一架,那雇员倒也干脆,把钥匙一扔,不干了。我大致知道这两个雇员是在负责公司的一个临床试验,因为我自己的医学背景,我就问总裁,需不需要我临时帮一下忙?他说,去吧,你可以边学边做。 谁曾想,这几分钟的谈话,就改变了我的专业方向。我进入了一个我非常喜爱,也比从前的专业更宽阔的领域里。 两年之后,我完成了这个专业的基本训练,积累了一点经验。不过工作环境继续恶化,我无法呆下去完成正在进行的实验。只好放弃了这口井,往前走了。 *第三口井 这第三口井,就是我一开始提到的工作。6年前我们举家搬到风景极其优美的盐湖城,进来的时候老板就说这里公司稳定、工作的性质也稳定。我想或许这次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宽阔、昌大之地,不会再有“动乱”了吧。我也信心满满,让妻子放弃了她的专业,辞去工作,专职在家做太太。 我们的公司不仅稳定,而且发展的势头出类拔萃。我在职的6年内,公司靠合并与收购扩张60多倍,股票上涨10几倍,被华尔街喜欢的不得了。只不过这个奇迹般的成长要打个引号:因为这是出于现代商业操作的巧妙,并不多创造价值,仅仅是提高市值。这光鲜的背后,就是躲避税收和裁员。 在我们收购其他公司的过程中,那些被收购的公司开始大量裁员。这个很正常,因为我们是买主,裁员的事轮不到我们吧。然而在我们2014年的一次大笔收购之后,不好的迹象出现了,上层人士里面的我们“自己人”开始跑掉了,显然有人感到异常了。 但我还是有自己的理由不着急找工作。我在承担着我们原来公司里投资量最大的一个项目,上千万的钱都烧进去了,不会轻易被砍掉。盐湖城也没有其他可找的工作,这个时候也正是我最不适合搬家的时候。况且,我们的副总裁还特意在我的格子间里,跟我分析公司的调整,认为公司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解雇。不过我承认,我还是那个被动性格,我不想动,所以就滤掉不好听的资讯。 我们被解雇的时候,公司的股票还在继续增值。现实版的“抢井”事件又一次重演。 我在工作格子里,边感恩,边叹气:确信上帝若要在我这种被动性格的人身上作主,上帝若要让我不断地经历祂的丰富,祂就不能由着我给我太安舒的环境。 […]

No Picture
成長篇

翻滾列車

撒母耳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遊樂場上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們闔家到美國旅遊。在Six Flags(六旗魔術山)的遊樂場中,我們乘坐了翻滾列(Roller/Coaster)。當列車翻滾讓人突然失重時,遊人本能地發出驚叫,但卻沒有恐 懼。因為人們知道,乘坐翻滾列車是安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人們可不願意經歷這種“翻滾”或其它的驚險,因為那種經驗是沒有安全保障的。          在生活中我們也常經歷一些驚險,因不知是否能安全通過,我們就有許多恐懼和抱怨。但我們若深知作為神的兒女,我們是生活在神的愛中,生活在神的日夜看護之中的,我們的心裡就有平安。雖然在突發事件來臨時,我們仍會本能地驚慌。但想到神不變的慈愛,我們便能安然度過。 林中靜思          因為北美經濟的衰退,大批高技術人才下崗。我也在2001年10月,從電訊公司中下崗。我雖然知道神對我有新的帶領,但心理和生理上都對突然的失業有較大的反應。 恰好在我失業後的第一個週末,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社在渥太華舉辦“靈命塑造營”,在這個營會中,我有許多時間安靜默想。          我獨自坐在樹林中思考自己的捆綁,並禱告求神將其一一拿去。但是我的禱告,就像是平時的謝飯禱告那樣膚淺,也沒有覺得我的捆綁消失。          當我來到河邊靜靜地思考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時,一位教會弟兄來到我的身邊說:         “你有很多重擔。”並且用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他走後我問自己:我有重擔嗎?仔細一想,我的確有許多重擔。家裡有八口人,其中一個還是未出生的嬰兒。我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四個多月後將失去收入,靠著失業金是不夠生活的。          我雖然靠著主,常在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面前表現得很堅強,並且在自己失業時還能安慰其他失業的同事。而現在我在神面前有什麼可隱瞞的呢?面對微波粼粼的水面,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神面前我承認自己的軟弱時,包在我心上的硬殼碎掉了,神的真光照進了我的心。         思考著自己的捆綁,它們已經在暗暗地破壞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雖然人們看到我是個不錯的基督徒,也有好的見證,但我內心裡的東西只有神才能看到。在神的真光照耀下,我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面,深深感到自己對神的虧欠。          我在主的面前失聲痛哭,祈求主的赦免。此時我親身体會到了《路加福音》7:36-50節中,那個女人如何用眼淚給耶穌洗腳。耶穌對那個女人說:“你的罪赦免 了。”這話也是對我說的,我感到這些捆綁已經不再纏繞我了。我用先知以賽亞的話對神說:“神啊!求你用紅炭沾我的心思意念,潔淨我,差遣我!” 結局起伏         我本想這樣的禱告是討神喜悅的,因此,我就期望神會很快賜下新的工作,讓我不要失業。但紅炭是燙的,沾在心思意念上是痛的。不經歷實在的痛苦,是學習不到功課的,我也不能被神所用。          我開始了找工作的過程。我首先參加了一些轉換職業的訓練課程。學習如何分析自己的長處,如何寫履歷、如何面試、及如何商討薪水,等等。          因我有多年做醫學軟件的經驗,我便瞄準渥太華的醫學公司。神的確有預備,一個月後我便得到了一個公司的聘書,但薪水比我原有的薪水減少了許多,我反復禱告,問神是否可以與雇主重新商討薪水,並且希望神可以幫助我。禱告後感到很平安,我便試著使用課堂裡學到的樣板,和雇主商討薪水。但萬萬沒有想到,雇主因此而聲明聘書作廢。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覓職記

王宇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我在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了四 年多了。還記得當初快畢業時找工作,因為找了兩個月都還沒找到就急了。然而,上帝卻早有祂的計劃和安排。就在我畢業前幾天為我安排了這家會計師事務所的工 作,結果我一畢業就上班了。上班地點離我的公寓還不到一英里。我因而還寫了一篇《堪城覓職記》,登在《海外校園》第32期上。        其實那時的 我真可謂愣頭小子一個。說的好聽一點叫“初生之犢不怕虎”,說的不好聽叫“繡花枕頭”,照聖經的話則叫“眼目高傲”。記得上班的第一天,我的老板之一公司 的一個合夥人W提了兩大箱的檔案給我,要我看一看,準備下星期去客戶那裡查帳。我說:“這兩個大箱子都要我提嗎?”W聽了一愣,大概沒想到我會這樣問,就 說他提一個好了。         這件事以後,我有三個月的時間沒有任何工作可做,而其他的同事則忙得不亦樂乎。聖經上說:“神阻擋驕傲的人”(《雅各 書》4:6)。神藉著老闆的手來修剪我。W對大老闆H說我不好,三個月後,大老板H找我面談,指出我的工作態度有問題。那一次我在神面前認罪,在H面前認 錯,請他再給我一次機會,H同意了。彷彿聖經所說:“神賜恩給謙卑的人”,公司接收了一些新的客戶,同時公司裡一些資深的員工也離開了公司,我的機會自然而然多了起來。         工作了一年半以後,公司另一位合夥人P交給我一項工作,要我用一套會計軟体來做。我因為對那套軟体不熟,所以一時做不出 來。P對我很不滿意,言語之間就威脅要炒我魷魚。我當時心中非常害怕,回到家中哭著禱告。聖靈用《詩篇》23篇來安慰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的心剛強起來,能面對每一天的工作和P給我的壓力。後來在大老闆H直接干預下,P換了一個方式對我,要求我在三個星期內,用下班後的時間學會這套軟体。         那時候我每天工作近13個小時,但是蒙著聖經的安慰,帶我走過了這段“死蔭的幽 谷”。三個星期後我把這套軟体學會了,P也就不再找我麻煩。而且,神將這件事變成我的祝福,這套軟体成為後來我工作上必不可少的工具。這件事使我和神的關 係更近了一層。以往知道耶和華是我牧者,也在“青草地”、“溪水旁”安歇過,卻從未經歷過行經“死蔭的幽谷”,總覺得自己聰明,有知識。經過這件事,才發現自己的無力和有限。 待遇不公         在這幾次事件中,大老闆H都幫了我。H是猶太人,自稱是利未支派的(就是當祭司的那一 派)。我有時覺得我和H之間有點像雅各和拉班。就像雅各在患難中投靠拉班一樣,在我最需要工作時,H給了我一份工作。雅各善於“抓”,拉班比他更狡猾,我和H之間也很像。拉班十次改雅各的工價,H也在幾次調薪水時對我耍手腕。雅各去投靠拉班,拉班磨練雅各,雅各從原名雅各,即“善抓”轉變為“以色列”即 “神的王子”,實在要歸功於在拉班手下的那段經歷。而我,神也藉著公司來管教我、修剪我,要我不要驕傲,要學會與人相處。我後來為人處事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妹也說我對人和藹多了。“專心倚靠耶和華,不倚靠自己的聰明”(《箴言》3:5)是我真實經歷到的。        當H在加薪水的過程中三番五次的耍手腕時,我非常想換工作,不願在那裡又受氣又受剝削。但一時又沒有找到其它的工作。結果我心中充滿了苦毒,充滿了委屈與怨恨,失去了平安,看公司裡的人個個都不順眼,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我甚至抱怨神為甚麼不給我一條出路,為什麼別的弟兄姐妹換工作像換衣服那麼容易,我卻搞得這麼 難?在禱告中聖靈安慰我,使我明白時候還沒有到,我還有一些屬靈的功課沒有學到。         我中午在公司吃午飯時總會禱告,聖靈就要我為H,為P, 為W等人禱告求福。我當時想,我不奉神的名咒詛他們已經不錯了,還要為他們求福?但聖靈把主耶穌的教訓反覆地放在我腦海中,“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 迫你們的人禱告……你們要完全,像你們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4, 48)後來,我順從聖靈的引導,為他們禱告,求神祝福他們,結果這樣一禱告後,我得到極大的釋放,不再恨他們了,看人也順眼,自己也吃得下睡得著,心態正常了,臉上的喜樂也多了。以後我每次吃午飯時,都為全公司的人禱告,代求,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對我好還是對我刻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