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非以役人,乃役于人

達銘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不一樣的動機         教會(及其附屬的團契),是上帝在地上設立的組織,為的是要完成祂的使命。社團則是人們在社會中,為要達成某些意願所成立的團体。         教會的目的是造就信徒,在地上為主發光,傳揚福音。社會的目的則不一:有一些為團結鄉親,有一些為服務老人,也有一些是為達到某些政治目標而成。簡而言之,教會是從神為本,社團則是以人為本。         從道理上說,參與教會(團契)服事,是基督徒對神的愛的自然回應。而在社團中做事,有些人是本著貢獻社會、造益人群的目的;有些人是為拿取經驗,以求在找工作或昇職上得好處;有些人是為名利或權勢來參加社團。總之,因為是以人為本,參加者動機就不一了。         但實際上,參與教會(團契)服事的基督徒,也不一定都持有純一的動機。傅士德(Richard Foster)在其經典作品《屬靈操練禮贊》(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一書中,提出要分辨自義式的服事,與真正的服事,兩種不同的態度。自義式服事是靠人的力量,要吸引人注意自己。而真正服事則倚靠神 的能力,要歸榮耀給神。         前者為要從他人得回報,在眾人面前得稱讚;後者則以神的旨意為重,願意默默在大小事上忠心,並不求人的欣賞,這才是真正的服事。 我的親身經歷         在過去卄多年的服事中,筆者經歷了生命的成長和更新。概括而言,可以從三方面與大家分享: 一、服事讓我打破自我中心,學習愛與体恤他人         人與生俱來就是以自我為中心,喜歡接受別人的服事。但神要我們以愛心,樂意做奴僕去服事別人。神讓我從小在教會團契中,學習從雜務開始服侍,本來在家中不用入廚房的我,學著為團友預備茶點。後來更漸漸學習關顧弟兄姊妹的需要。因而使我成長。 二、服事令我從知道神到認識,並經歷神(from knowing about God to knowing and experiencing God)         筆者到了北美之後,經歷了神豐盛的引導。在念研究院時,雖然積極參與籌備加拿大東部基督徒青年夏令會,花費了許多時間、精力,卻在學校裡出乎意外拿到甚佳的成績,且是同屆同學中第一位找到固定工作的人!在服事中,我就是這樣經歷了信實的神。 三、服事使我在不知所措中找到人生方向 […]

No Picture
成長篇

真的“日月如梭”

寧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時間不經意地就在眼前、指尖滑過。記得小時候寫作文常常使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成語,來描寫時間的飛逝,當時雖然有點八股,但卻是我現在心情的寫照。         聖誕節好像才過,卻又要準備過復活節了。好像還沒有脫去剛從神學院畢業的青澀,怎麼一晃眼我已被稱為“資深”宣教士了?驀然回首才知道,神將我帶回亞洲,匆匆已過了將近十年。         這些年來,神帶領我走過了中國的半壁江山,參與過許多不同領域的事奉,見過各式各樣不同階層和民族的人。如果以世俗的評量方法來看,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已交給神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但是神微聲對我說:“那不是你的成績單,而是我的成績單。你只不過是我手中的工作,是我所使用的器皿。”我才驚覺:神看重的,不是我為祂做了多少事,而是在事奉的過程中,我是不是願意信靠順服祂的帶領,願意讓祂來塑造我的生命。         然而生命接受琢磨雕塑的過程並不好受。自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將近半年的時間,因我覺得深受我的團隊和同工的傷害,而落入極度的消沉和沮喪中,甚至想要退出事奉。但是在此期間,神不但常常用祂的話語,讓我看到祂的憐憫、恩典和信實,而且在禱告中,神也一一回答了我的疑問。         我的個性有完美主義的傾向,做什麼事都要按照時間表,要詳細計畫,要考慮得非常周到。若事情不照我原先計畫的那樣發展,就會讓我感到十分焦慮和沮喪。因此,我不只嚴以律己,也苛以待人,若別人沒有達到我的期望,就會讓我十分不悅。         但是神為了磨我的個性,就把我放在一個需要常常更改計畫,常常需要變動的事奉中,而且把我放在一群和我的個性迥然不同的同工中。過去幾年來,我常常為了事奉 的計畫和時間表,不能按照原先所安排的那樣進行,而與自己和同工過不去。但是神在過去幾個月中,逐步地讓我看到:萬事萬物都在祂的掌管之下,“因為耶和華 至高者是可畏的;祂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詩篇》47:2),我何必取代祂的位置來做審判官,替神操心那麼多呢?而且主耶穌也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 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如果我把一切的掌控權都交給神,不論是我的生活或服事不就輕鬆許多了嗎?         當我明白了這些以後,我的心就得到釋放,覺得過去對同工的不滿和抱怨都是小題大作。         最近到中國去服事時,因為我的主管更改了行程表,以致于當地教會原先安排的同工不能前來接受培訓。如果是在過去,我一定會覺得惱火,要在背後嘀咕一陣。但 是,我想起保羅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8)我的心情就平靜下來。之後來接受培訓的 另一批弟兄姊妹表示,他們很得益處,我才明白這是出于神的安排。         更奇妙的事是,當時我帶了兩位年輕的神學生分擔教導的工作,其中一位學生的家庭破裂,他常為他父母的關係感覺苦惱。我與他分享了我得釋放的經歷。我告訴他,每一個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要背自己的“旅行背包”,即使是他的父母, 他也無法替他們背重擔,但他可以引導他們個人去面對神,讓神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後來他也覺悟到神對每一個人的帶領都是很獨特的,他自己、他的父親、他的母親,都需要個別地去面對神。所以他不該繼續陷在苦惱中,該做什麼就要趕快去做。          同時,我們事奉中的一個教會,有一對夫婦是教會長老級的同工,來與我們分享教會的問題。他們最憂心的,是該教會傳道人夫婦生命的不成熟。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慈善晚餐

龍舟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          在我的印象中,慈善總是與貧窮和無助的人連在一起。慈善讓我想到非洲。我彷彿看見在乾枯的土地上,骨瘦如柴、身軀岣僂的人們期待著恩賜的眼光,或是碩大的腦袋架在一個弱小的軀架上的孩子們,正在蹲蹬在地下抓食物吃的情景……。那些情景讓人憐憫,甚至令人心靈震撼。          而今天,我們要去做慈善的地方,卻是在美國,而且是世界汽車的中心。          底特律河把美國和加拿大隔開。如果站在加拿大一邊,眺望對岸,底特律是一座非常秀美的城市。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在蔚藍的天宇襯托下,勾畫出一個現代化的城 市輪廓。岸邊一些風格別致的建築伴隨著半島向河中伸去。碧綠的河水緩緩地向大湖流淌著,這更給這幅風景畫面帶來立体的動感。          從河邊往北走兩三英里,岸邊那迤邐的風光就蕩然無存了,而眼前彷彿是一片片廢墟,矮小的房屋十分陳舊,零星的幾座高樓已經是殘垣斷壁,墻壁上爬滿了植物。          馬路邊坐著一些黑人。公共汽車從街中緩緩駛過,尾管排出淡淡的煙霧,與捲起的淺淺的灰塵交融在一起。這就是底特律十幾個貧民區中的一個。眼前的一棟小樓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底特律救援中心。這是一個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也是一間戒毒所。          我們的汽車停進了一個鐵絲網圍起來的停車場,然後還得派兩個人照看汽車。去年,中國人到這裡來參與慈善工作的時候,居然有一輛汽車被人砸了。 (二)          食物是從中餐館買的,有飯、菜,還有春捲,味道不錯。          晚餐的時間到了。流浪者(基本上是黑人)從街道的各個角落走來,多半是年輕人和中年人,看上去身体健康,一些人還紅光滿面。         有的人空著雙手,有的人拎著大包小包;有的人拉著一個小旅行車,上面放著幾個包包,身上還背著幾個,真像是要遠行的樣子。黑壓壓的一群人站在樓前的小廳裡等待著安全檢查。救援中心的人員站在門口,對進來吃飯的人進行認真的安全檢查,包括搜身,就像在機場一樣。         穿過燈光暗淡的走道,流浪者們在大廳坐下。來做慈善的中國人把飯端上桌子。流浪者們津津有味地吃著,但有些人將不想吃的東西扔在桌上。吃完了,他們從另一個門走出去,然後對站在門口的中國人說:“謝謝!中餐好吃。”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問看門的老頭:“他們去哪兒?”          老頭指著不遠處坐在路邊檻子上的幾個人說:“你看見他們沒有?他們的家就在街上。”          原來春天來臨之後,他們就露宿在街道的某個角落。          我又問:“冬天呢?”北方的冬天冰雪蓋地,十分寒冷。老頭指著前面一棟破舊的大樓說:“教堂會在那裡支搭起帳篷。”          這是無家可歸者,他們真的沒有家。但是他們又都有棲身之處,這所救援中心就是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在這片貧民區,有好多這樣的庇護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