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四大要素,四大應許(周小安)2017.06.08

新約的四大要素(應許),在我們身上實現時是有次序的:首先是赦免罪孽,第二層是個人親密認識上帝,第三層是律法寫在心版上,而作為整體的應許則是更新的婚約。所以,我們若要進入新約應許的豐盛中,就不能只停留在罪得赦免的層次,更要進一步個人親密認識上帝,並且成就律法的義,就是預備“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預備自己成為聰明的童女,迎接基督再來帶我們進入羔羊的婚宴(參《啟》19:7-8)。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們的教導出了什麼問題?(衛約翰)2016.07.21

他們說,以他們的觀察,從北美回去的弟兄姐妹,在屬靈上相當軟弱。遇到事情,習慣於逃避,不願意承擔信仰的代價。不公開洗禮,相對於鼓勵他們在屬靈上繼續逃避,而非真正成長。北美的教會,通常盡量滿足弟兄姐妹的需要。可是,這種無微不至的照顧,是否反而妨礙了他們的成長? […]

成長篇

舊約的“傲慢與偏見” ——論《約珥書》蝗災的生死教訓(吳世芳)2016.04.27

9世紀英國小說家珍.奧斯汀的代表作《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講述了鄉紳之女伊莉莎白.班奈特的愛情故事,反應了19世紀英國鄉紳階層的禮節、成長、教育、道德、婚姻的情態。劇情精彩,引人入勝,三百年來不斷改編為電視連續劇、電影、舞臺劇、音樂劇……
公元前9世紀,上帝的選民,大衛王的後裔,在盛產柑橘、葡萄、橄欖、牛羊、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也上演了一齣“傲慢與偏見”的舊約版。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從死海古卷看聖經

袁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古卷內容       “死海古卷”被稱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從聖經的研究角度說,死海古卷使我們對聖經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瞭解,也引發了許多的猜想和爭執。         廣義上的死海古卷,包括在死海沿岸陸續發現的古洞中所發掘出的文卷。狹義上的死海古卷,則就是我們通常所指的,在死海西北沿岸,昆蘭地區的一條乾涸的河岸旁十一個古洞中所發現的古卷。         從1947年開始,有近四萬個書卷或書卷的碎片被找到。這些書卷大都儲存在瓦罐中,大部份是以希伯來文寫在羊皮上的,少數用亞蘭文(阿拉米語)寫成。據估 計,古卷的成書時間,從公元前三世紀到公元一世紀不等。古卷經過了兩千年後,大部分都已變成碎片,只有少數的書卷比較完整地保留下來。又經過專家們大約五 十多年的努力,近五百卷書卷部分或全部的復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賽亞書》。         古卷的內容也豐富多彩,主要分三大類。首先,古卷中近一百卷的書卷,是舊約聖經經卷。除了《以斯帖記》外,舊約聖經的每一卷書都出現了,而且許多卷多次出現(見註1,附表);其次,古卷包括了許多聖經注釋,聖經評論,解經書,次經和偽經;最後,還包括了非聖經文獻。         在非聖經文獻中,有很大一部份是關於世界末日的預言書,以及神毀滅邪惡勢力,彌賽亞再來時的公義國度的著述。         古卷還包括許多主題和体裁,有聖樂、書評、智慧書、律法書、偽經,甚至建築草圖與藏寶書。從古卷的內容中,大部份學者認為其原收藏者,是當時附近昆蘭社區 (Khirbet Qumran)的隱士派的猶太人。公元70年,如日中天的羅馬帝國佔領了耶路撒冷,放火燒毀了猶太的聖殿。在這種背景下,當時住在附近昆蘭社區的隱士派的 猶太人,可能由於攜帶不便,或為了避免珍貴書卷的毀壞或遺失,將他們一大部分珍貴的藏書,收藏入洞穴,以便保留。 共同時代         古卷寫成的時代被稱為“共同時代”(Common Era)。“共同”指的是在這個時代中,現代的拉比式的猶太教與基督教同時形成,並傳播、影響了整個的西方,也對世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當時的猶太社會主要分成三種教派,撒都該人(Sadducees),法利賽人(Pharisees),隱士派人(Essenes)又稱愛色尼人。         撒都該人大部份是當時的統治階層和特權等級的人,在信仰上,只相信舊約聖經中的前五部書(摩西五經),為神話語的絕對權威,並把聖殿作為買賣交易的場所。         法利賽人是人數最多的,在新約聖經中他們是反面人物,但當時是最受歡迎的教派。在信仰上,不但接受包括摩西五經的舊約經典,還強調由許多歷代的拉比對律法的解釋(Oral Law)。         隱士派人在當時為數不多,主要強調生活上的聖潔,住在一起,凡物共有。由於對撒都該人不滿而選擇住在離開城市的郊外,因此被稱為隱士。         在死海古卷之前,我們所擁有的最早的聖經手抄本,是用希伯來文在公元十世紀左右寫成的馬所拉譯本(Masoretic)。馬所拉譯本是從公元六世紀開始,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