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腹肌與靈命,有啥關係?(張怡昕)2015.10.26

我趕緊把這個動作推薦給爸媽。媽說,雖然是個簡單的動作,但是她沒做幾個就會覺得累,讓她意識到自己的腹肌力量不夠。以前,她只覺得上大號是腸蠕動的問題,現在她覺得可能和腹部肌肉的強度也有關係。
讀到這裡,我想大家可能已經忍不住要問了,講了半天上大號、練腹肌什麼的,這和信仰有什麼關係呢?

[…]

事奉篇

復活與更新

今天我們記念主的復活,追求靈命與教會更新,千萬要抓住重點,體會主的心意,避免和當年望天發呆、念念不忘“地上熱鬧”的門徒一樣。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靈命與德行(康來昌)

康來昌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人,不論個人或群體,生活的品行、品質要好,必須有聖靈賜的生命(靈命)。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達到以下幾點:1,重生信神。2,有恆切的靈修(培靈)。3,悔改。 重生信神         不信神的生活是:“存虛妄的心行事……心地昏昧,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汙穢……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參《弗》4:17-22)         這不是說,非基督徒一無是處。常識、經驗及聖經都告訴我們,有些非基督徒的道德、學問都很好,好過基督徒;有些基督徒,人品、知識都差,不如不信者。聖經告 訴我們,神對非基督徒有普遍恩典(《太》5:45;《詩》145:9),使他們在不信及悖逆中,仍有許多優點。然而,這些優點不足以叫他們稱義,而且,如 果人一直領受普遍恩典而不信,就會像無源之水一樣,逐漸汙穢、乾涸。神賜的優點,將成為最後審判時,定罪不信者的證據:他們充分享受了神恩,卻故意不認識 祂(《羅》1:28-32)。         《以弗所書》4:17-22並不是說,世界、肉體、(情)慾望,本身是罪。實際上,這些不但不是罪,反倒是 上帝造的,是“甚好”,而非“甚惡”(《提前》4:4)。但這些東西容易引發人犯罪,所以保羅用負面字眼形容它們。羅賓遜一個人在荒島,無繁華世界、色情 網路等的引誘,他仍然是罪人。可見罪不是從肉體和世界而出,而是出自意志,出自敗壞、墮落、被綑綁的心。肉體和世界只是常常激發罪,並提供罪惡滋生的土 壤。如果不是神恩,不論如何對付肉體、如何離開繁華世界,人還是罪人。        殺人放火、貪汙舞弊等,這些當然是罪,但不是罪的根本,而是罪的結果。罪的根本,是自大、自義、驕傲、不信、故意不認神、抵擋神、遠離神、拒絕神、主動與神隔絕,“……凡不出於信心的都是罪。”(《羅》14:23)        法利賽人道德很好,妓女、稅吏道德很壞,但他們都是罪人。因為法利賽人認為自己道德高尚,因此自大、自義、驕傲、不信;妓女、稅吏自慚形穢,常能意識到自己的敗壞,反而更有悔改、進天國的機會(《太》21:31)。          聖經不是“講信心,不講行為”,聖經肯定法利賽人(或任何人)的好行為(《耶》17:10;《羅》2:6-10;《啟》22:12),也批評妓女、稅吏(或任何人)的壞行為,但聖經強調,唯有因信稱義後,人才能結出神喜悅的果子(《羅》11:16-24)。 律法主義的危險         所謂靈命成長,就是因信而有的生命,要學習成長、成德、成聖。華人教會在此常犯兩個錯誤,一是律法主義,一是無為主義。        律法顯出神的旨意(《羅》2:18),“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羅》7:12)。律法主義則是錯誤的。律法主義是人靠著自己 (《羅》9:30-32),而不是全然靠神來守律法過日子(《林後》3:5-6),結果就是:“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加》5:4)         律法主義在教會中陰魂不散,從伯拉糾主義到新保羅觀,都是它的呈現。華人教會對神和神的恩典認識不足,律法主義的危險因而尤其大。         信徒或許覺得,努力學習並遵行神的律法,是又好又應當的,怎麼會“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         努力學習並遵行神的律法,當然又好又應當,但必須出於信心、本於恩典、發自內心,“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來》8:10)律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擴展靈命的視野

王春 “靈命”的四種定義          靈命的基本定義是什麼呢?靈命這個詞,Spirituality,經常被引用,但對靈命這個詞的定義有很大的差異。目前,靈命這個詞基本上有以下四種定義。          第一:Naturalistic Spirituality,通常是跟自然有關係,跟東方宗教最有關,它把靈命看成很類似中國的“氣”。這個“氣”,人們可以修煉,可以掌控,可以煉出特異功能。這背後有泛神論的觀念。          第二: Humanistic Spirituality,它是從哲學,尤其是人文主義衍生出來的。相對於物質的定律和動物的獸性,人內在的態度,比如信任,委身,憐憫,盼望,這些是對人性的高度推崇。把人的高貴性格當作靈命。          第三:Spiritualistic Spirituality,它提到,所謂靈命就是讓靈界,或是世界之外超自然的靈闖進我們,或是臨在我們這個世界,有希臘哲學的背景,尤其是新柏拉圖主 義,甚至藐視物質界自然界的一切。我們人有靈,人靈的層面是被局限,被捆綁在肉体裡面。所以希臘就有“禁慾主義”和“放縱主義”。“禁慾主義”是讓身体越 來越束縛,讓靈越來越提升,“放縱主義”是乾脆就讓身体敗壞,靈還是可以提升。無論如何就是要釋放這個靈。          第四:Mystical Transformative Spirituality,是神秘主義對靈命的看法。神秘主義結合兩種看法,一方面說,所謂屬靈就是和那位超越的神或是超越的靈結合,聯合在一起。另一方面,因為這樣的結合,自己也變得超越。          基督徒常常在這四種定義中游走,這是因為每個人“靈命”的追求,多數會牽涉到多過一個向度的組合。 一、“靈命”的兩個向度           我們面對的是一位無限的神,但我們人卻是有限的。所以,我們人對神的認識常常是各走一端。我們在認識神的事上,我們說“屬靈”其實可以劃分為兩個向度。           靈命是人跟神的關係,這個關係帶來給人新的經驗,當我們把這種經驗表達出來的時候就是靈修神學。所以,“屬靈”有神學的向度,在神學的向度裡,根據教會歷史 和傳統,我們有神所賜很清楚的啟示,比如 “三位一体”,“道成肉身”等等。但是,在教會歷史中,也有些人注意到,我們所有這些形容神的字句並不等於神的全部,人的語言無法把神完全表達清楚。所 以,他們把可以表達清楚的這部分叫“正向神學”(Kataphatic)。神還有超越,隱藏,奧秘的部分,我們雖無法形容和描述,但教會歷史上卻有人經驗 到了,他們就寫下來,這個叫“負向神學”(Apophatic)。教會歷史上一直都有這兩個方向的体驗,在神學這個向度裡發展。          “屬靈”的另一個向度是追求這關係的“人”, 有的人偏向理性,有的人著重感性的經驗。靈命不單單是人與神關係裡面的經驗,靈命也是一個人尋求這個經驗的管道和傾向。舉個例子,我太太跟我在追求認識神 上就不同,我們倆的個性相差很多。我是很理性的,我喜歡解經,喜歡詳細分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