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大齡單身,不賤賣

大貓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由於我36歲才結婚,我有幸成為傳說中的“大齡女單”。我的“名聲”,不僅親朋好友遍聞,還在親朋好友的親朋好友中被廣泛提及。他們會在茶餘飯後,好奇又簡略地過問一下:“你那個姓梁的朋友,還沒有男朋友嗎?” 據我觀察,女人30歲以後的約會指數,伴隨著年齡的增長,呈嚴重的反比關係。紅娘隊伍也驟減。我特別記得35歲那年,我的家人和朋友已為我描述“孤獨終老”的凄慘“藍圖”了。 說真的,作為普通人,面對這些,我的心不是不傷痛的,甚至經歷了波瀾壯闊的掙扎。最終,我將我內心的苦澀、無望和焦慮,交給了上帝。上帝讓我在堅定和平安的信心中,抬起頭來。 苦澀、酸楚  我們很多人都讀過《清心守候的女人》,然而守候是伴隨著掙扎的。大多數人沒機會“晉級”到我這種級別的“大齡女單”,不能體會我的壓力和羞恥感——那種感覺,不亞於古代中東女子婚後多年無子所承受的羞恥感,以及家族和社會給予的壓力。我內心的苦澀和酸楚,也不亞於聖經中的拉結和哈拿,在上帝面前傾倒的苦澀和酸楚。 受著親人微妙或直接的嘲諷,看著所謂“成功”人士對我流露的、夾雜著同情和可憐的複雜眼神,有一段時間,我的心情遭透了。我不參加任何婚禮或朋友聚會。我將自己大大貶值,不見任何人,完全封閉。 “閉關”之際,我盡情地與上帝“摔跤”。我將自己徹底地擺在祂面前。上帝啊,我就是這樣,沒有魅力為自己尋找一個如意郎君!我只能用虛偽的自尊把自己包裹起來,不讓人看到我的“失敗”。 狗尾巴草 有一天,我望著草地發呆的時候,上帝讓我看到,過往行人踐踏著狗尾巴草。這些草,被人踩壓之後,又堅強地直立起來。一次次地被踐踏,一次次地挺立起來。沉默已久的上帝,終於開口對我講話:“你看啊,即便是一株狗尾巴草,也有生命的價值!” 是啊,人可以踐踏不起眼的狗尾巴草,但它內在的生命可以讓它重新挺立起來。我一下子醒悟了!讓我的生命有價值的,不是那些在我成功時送上鮮花和掌聲的人,也不是在我落魄時嗤之以鼻的人。我的生命的價值在於上帝!上帝愛我。我完全可以抬起頭來。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勵。那天以後,我“趾高氣揚”地穿梭於親朋好友之間。我不再看他們的眼神,不再聽那些不懂事的人對我的粗魯嘲諷。我深知道,有值得驕傲的東西讓我活著。 過年時,我也誠懇地對父母說:“人生總有不盡人意的事,但也有值得慶幸的事。應當多看看那些值得慶幸的——至少我們有健康,有工作,有吃,有穿,還有我們這一大家人。更神奇的是,我的信仰使我珍視自己。我為自己看到生命的價值而感到滿足、激動!” 他們雖然沒有完全聽懂我的肺腑之言,但我那不同尋常的堅定和平安,多多少少觸動了母親。她附和:“是啊,怎麼都是活著,別太跟自己過不去就行了。你的婚姻,隨你吧。若一輩子不結婚,就跟媽過吧。” 趕快賤賣? 有人說,我是因為太挑剔,才一直未嫁的。這話其實也對。我以前的挑剔,多帶著世俗的標準。但後來的挑剔,是我正視我自身價值後的挑剔。我沒有像家人和朋友所催促的那樣:“過期食品,趕快賤賣吧!”而是堅定心志,向上帝求一個愛上帝的人。 不過,考驗也馬上來了。 在我們家相當有影響力的嫂子,給我介紹了一位年齡相當、有自己企業的成功人士。在她的安排下,我們見面了。這位大哥竟然還對我一見鍾情。然而我發現,他不是基督徒。這樣不行啊!一個沒有基督信仰的生意人,我沒有信心跟他過一輩子。儘管這個人看起來溫文爾雅,但我看過太多失敗的婚姻,決定不鋌而走險。 我真誠地拒絕了這位男士,也向嫂子表示了歉意和謝意。我的這一舉動,激怒了家人。他們以往以為,我不結婚是沒有機會,現在眼看著這一“大好機會”竟讓我白白放棄了!我的母親因此不跟我說話好幾個月,直到我遇到了Ted。 小我7歲 我和Ted認識了2年左右,但我從未想到他能成為我的男朋友。我比他大7歲。他也是一個相當害羞的人。我們倆的性格都不夠自信和豪爽,所以,我們的關係經歷了相當長的朦朧期。 我覺察到他想跟我約會,遂禱告:主啊,我一點都沒想過他,也不瞭解他。在戀愛上,我不想走太多彎路。如果你看我們倆合適,你就讓我的心喜歡他。 首先我要確定,他沒有誤會我的年齡。我在一個合適的機會,向他透露了我的年齡。他沒說什麼,繼續給我發短信。於是我再次趁著合適的機會,強調了我比他大7歲的事。然而我們的關係還在朦朧發展著。 沒有了年齡顧慮之後,我開始全方位地觀察他這個人了。在一個聖誕節前夕,我們一群朋友要準備一些點心。他邀請我去他們的男生公寓做點心。我們做了很多,他熱得滿頭大汗。我們走之前,他給每個幫忙的朋友裝了幾塊餅乾,並開車把我們安全送到家。 他還喜歡講他學來的一點中文。他那有趣的聲調和憨憨的笑容,終於打動了我的心。我真的喜歡他了。 接下來,上帝帶領Ted,他也明白了我的心意。在新的一年裡,我們開始了正式的約會。同年的夏末秋初,我們結婚了。美好的夕陽映照著婚禮的草坪,我們3個人的手,緊緊地牽在了一起——上帝,Ted,和我。 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美好,只有在經歷了很多不好後,人才能真正懂得。單身的弟兄姊妹,打開你的心,靠著上帝來行走這一美好的單身之旅吧,因為精彩不容錯過! 作者定居加州聖荷西。

No Picture
成長篇

失戀報告——尋回我自己

依琢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我們分手了。 塵埃裡的灰姑娘 戀愛之路走得很辛苦。 有一天,你說,為什麼我們彼此吸引,在一起卻不快樂呢? 哎,相貌超過你的要求了,人品也超過了,你就急切地希望我的能力、才幹也達到你的標準。可是,我卻覺得受傷,覺得被挑剔、嫌棄,覺得在你的眼中,我不夠有能力、不夠有品位、不夠獨當一面……總之,達不到你的標準。 同樣,我也在挑你這樣不是、那樣不足,也在傷你。兩個人這樣彼此挑剔、彼此傷害,怎麼可能快樂呢?  當敞開心扉得到的不是接納,而是挑剔時,兩顆心,都受傷了;當彼此都要極力去達到對方的標準,而不能在欣賞和包容中放鬆作自己時,兩個人,都累了。 終於,走不下去了,我們分手了。 我是不是很糟糕?過了麻木期,才忽然發現,原來,心好痛,連帶自我形象也碎了一地。那個樂觀、自信的女孩,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我迷失了自己,不認識自己了。我成了低到塵埃裡的灰姑娘。甚至,不是灰姑娘,而是塵埃。 我確實看到自己一大堆的問題、一籮筐的毛病。我自責、頹喪。但是,將我擊倒的,不是問題本身,是我用受了傷的眼光挑剔自己,我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能、很不行。我走到了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的低谷。我哭著問上帝:天父,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真的很爛啊?  自卑到這個地步 曾經的我是多麼的自信、自視甚高啊!我被大家寵愛著,被誇讚聲包圍著。卻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自卑到這個地步。 ·一無是處 我覺得自己一塌糊塗——丟三落四、缺條理、拖拉、大條……我很無力,我對自己失望。 看到自己興趣不廣,我自卑;看到別人有我所沒有的才華,我沮喪。看教會裡的姐妹對音樂的熱忱,對調色的自信……比較她們的熱情、才華、美,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我問上帝:我呢?什麼才是我的獨特,什麼才成其為我? 我用興趣、愛好衡量自己的價值,用能力、才幹判定自己的地位。沒有找到有意思的嗜好,我就不夠獨特;沒有顯露能力、才華,我就沒有價值。 像孫猴子被五指山壓住那般,我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壓住了,站不起來。 ·我癱瘓了 以前興奮、喜歡的事情,我都興味索然了。那個享受燒飯做菜的我,不見了。那個時不時玩性大發,做點菜餚犒勞自己,成品出爐時會興奮得拍著手跳,也會自得其樂地拿著手機,不停地拍照的我,不見了。 看著冷落在一旁的鍋碗瓢盆,我黯然神傷地想,我的生活果然缺少趣味。 本能夠出色完成的工作,我也徬徨退縮了。那個迎著挑戰向前衝的我,不見了。之前,我膽子大得不得了,什麼工作都敢接,知道靠著上帝一定可以做。現在,接手新的工作,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成一團,彷彿在搬一塊搬不動的石頭。 猙獰的聲音在黑暗中嘲笑我:瞧,這更加證明你不能、你不行! ·打碎自傲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有更加依靠上帝,求祂憐憫我。我靠著恩典,鼓勵著那個卑微的自己:上帝沒有放棄你,你也不可以放棄你自己!上帝,祂沒有對你灰心失望,你也不可以對自己灰心失望! 一天,看到教會地板上有紙屑,我就認真撿起來,心裡想著:“天父,我沒有能力,沒有才華,我什麼都不會做!撿起紙屑我還可以做,我就忠心做吧!我知道,這是你喜悅的。” 導師說,這樣的打擊對你是好的,打掉了你的驕傲——先拆毀你,再重建你,然後,你就可以看自己合乎中道了! Doing和being 我跟導師說,原本還以為我的自我形象很好呢,卻發現,原來這麼差。導師說,你的自我形象確實很好,只是,根基錯了,所以不穩。 是啊,我用眾人誇讚的目光為自我形象的基石,確實太不穩了。當我很在乎的人用不贊同的眼光看我時,或當我看到我的不行時,那原本優秀的自我形象,便垮了一地。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異端新解

編輯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一個人走過海邊,看見另一個人正打算跳海自殺。 他馬上走前去勸說:“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問道:“為甚麼?” 他說:“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無神論者,還是有宗教信仰?” 那人答:“我有宗教信仰。” “佛教、道教、回教還是基督教?” “基督教。” “羅馬天主教還是新教?” “新教。” “我也是新教呢!聖公會還是浸信會?” “浸信會。” “太好啦!我也是浸信會,你是Baptist Church of God還是Baptist Church of the Lord? ” “Baptist Church of God”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 Church of God,還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的。” “1879年的改革派,還是1915年的?” “1915年的改革派。” 他立即一腳把那人踢進海裡: “異端!去死吧!”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怎麼還沒把自己嫁出去?(嫣然)

嫣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晚上在家裡柔和的燈光下,心情放鬆地看著書。突然,來美休假的女友N打電話來告別。她假期結束,明天就要飛回中國了。於是我們在電話裡互相祝福,並互囑以後仍彼此代禱。 我特別請她為我的婚姻禱告。她很不解地問我:“你到底怎麼了?還沒把自己嫁出去?”她比我小好多歲,卻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多年前我來美國留學,為了解決身份問題,匆忙地找了個美國人結婚。雖然順利地拿到了綠卡,但老公人品低下,言行惡劣。我跟他一起生活,非常痛苦。從結婚第一天開始,就以淚洗面。沒幾年,老公就有了外遇,最終離婚。 經過這場磨難,我不敢再把婚姻當兒戲。我決定不再犯錯,一定要找對人再談婚論嫁。這樣一來,就耽擱了好多年。 隨著年紀漸長,家人、朋友都開始為我著急。我也期望早點結婚。在美國隻身一人,的確感覺很辛苦。 週日在教會做完禮拜,真不想回家。教會裡那麼熱鬧,弟兄姊妹噓寒問暖,說不完的話。一回到家,黑燈瞎火,冷冷清清的,情緒一下子就從山頂跌倒谷底。 我生病的時候,會自怨自憐。又擔心以後年紀大了,沒人照顧怎麼辦? 平時工作忙的時候還好,一到放長假,就最難熬了。朋友都拖家帶口地出去度假了,一邊遊玩,一邊迫不及待地往微信上放照片、曬幸福。尤其是有小孩的,幾乎天天狂貼寶寶的照片,把微信都快貼爆了。此時我就特別渴望結婚,每看到一個男生,我就先瞄一眼他手上是不是戴了婚戒。 以前有過一個弟兄追求我。朋友都覺得我們兩個人挺般配的,可是我就是對他沒感覺。我強迫自己喜歡他,跟他交往了一段時間。然後他提出,互相拜見對方的父母。我開始緊張了。想到要跟自己不喜歡的人走向婚姻,心頭像壓著千斤的擔子,每晚都做惡夢。後來怕到不敢跟他見面,只好分手。 在他之後,也遇到過其他弟兄,但往往一交往,就發現差異太大,就都沒有繼續下去。   是我太挑剔了? 我最怕的,就是被問:“你到底怎麼了?”就像N這樣。雖然好心,卻似無意間用胳膊肘頂了一下我的肋骨。我深呼一口氣,慢慢跟她解釋:這些年,我實在沒有碰到合適的。 沒想到,N開始給我做思想工作。她說,上帝造女人是為了做男人的幫手。我各方面那麼優秀,不結婚,不就白白浪費了?再說我年紀越來越大,眼看生育都快成問題了,為什麼擇偶的標準還這麼高? 她說,上帝從不誤事,說不定祂早就為我預備了。是我自己太挑剔,不順服上帝,或者太堅持自己的主見,太鑽牛角尖了。好比那個在洪水中,等待上帝救援的死心眼老太太,上帝派了小船、大船、直升飛機去救她,她都不肯,非要等天使來,結果淹死在洪水中了。以前那些弟兄中,肯定有上帝預備給我的,卻被我錯過了。 她又說,她讀過一個見證:教會裡有個條件非常優秀的弟兄,一直單身。他跟上帝求配偶,並承諾,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只要是上帝賜的,他就接受。結果在禱告中,上帝讓他娶一個瞎眼的姊妹。他想來想去,想不通。但既然已經允諾了上帝,就憑信心結了婚。沒想到,婚後那位瞎眼的姊妹復明了,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她的結論是我沒有信心。她說,只要上帝放到我身邊的,就是祂賜的;只要是祂賜的,就是最好的。我卻對此不相信。 她說,以前的女人沒有選擇的權利,到了年齡,父母讓嫁誰就得嫁誰。夫妻兩人有再大的不同,也這麼過了。現在的女人非要自己做主,挑來挑去,結果把自己給挑剩下了。 亞伯拉罕連兒子都敢獻給上帝,我卻不敢把婚姻的決定權交給上帝,以致至今沒進入婚姻。否則,哪有這麼難的?教會弟兄再少,總有幾個單身的吧?什麼喜歡不喜歡,又不是少男少女談戀愛!這年齡早就過了浪漫的季節了。再過幾年,等化妝都遮不住皺紋,就更找不到對象了。 她要我找一個工作穩定、四肢健全的弟兄,憑信心嫁了。就算對方有天大的缺陷,求上帝改變他就行。只要對上帝有信心,上帝一定祝福我的婚姻,以後一定幸福、美滿。 聽完她的話,我感覺不是被頂了一下肋骨,而是被棒球棍打了腦袋,完全暈了。 掛了電話,我如同枯坐在爐灰中的約伯,緩不過勁來。我因為看到那麼多不幸的婚姻,自己又經歷過離婚,深感婚姻是多麼神聖卻艱難。我總是指望,上帝會記念我對祂的信靠,看到我不搶在祂的前面,雖然寂寞,卻堅心等待,有一天會讓我遇到合適的人。 怎麼在別人的眼裡全反了?而且貼上了心高氣傲、太挑剔、不現實、不順服的標籤?上帝啊,我好累啊!我等不動了! 再次哭著嫁人? 腦子木了半天,漸漸又可以思考了。我突然想起以前聽到的一則童話故事:一個老人住在林間小屋裡,專門等待長途跋涉的旅人,熱情招待他們吃喝,並請求他們留下過夜。老人跟路人允諾,他有一張神奇的床,再高、再矮、再胖、再瘦的人,只要睡到那張床上,大小都會正好,舒服得不得了。為了睡一睡這張神奇的床,疲憊的路人就會留下過夜。 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根本不是一張會變長、變短、變大、變小的床,而是老人把高個子鋸短,矮個子拉長,胖子擠瘦了,瘦子充胖了,來適應那張床。只要一個晚上,旅人就被整得不成人形,再也不能繼續向前走了。 N讓我“憑信心”進入的婚姻,跟這張床不是很像嗎? 多少年來,人們認為,女人只有通過婚姻才能實現價值。不管怎樣的女人,都得把她改造過來適應婚姻。否則她就不是真正的女人。男人喜歡漂亮的太太,所以一、兩百年前,法國女人為了穿緊身裙而鋸肋骨,今天的韓國女人則在臉上動美容手術。咱們中國女人也不落後,以前有琴棋書畫,現在有烹飪理財,學十八班武藝就為了3個字:嫁出去!  然而這是對的嗎?至少,婚姻不是我的救星,基督已經救了我。以前女人結婚沒選擇,但以前的女人還裹小腳呢,男人死了還讓女人陪葬呢,女人還不算人,算財物呢!以前不一定都比現在好吧? 非得結了婚才算正常人嗎?耶穌、保羅不是都沒結婚嗎? 離婚後這麼多年,好像長途跋涉的路人,很想有張床躺下,不再走單身的漫漫長路。但為了嫁出去,不管合不合適,硬把自己塞進那魔術床一般的婚姻裡,這哪是學信靠、學順服? 單身有單身的艱難,婚姻有婚姻的艱難。無論走在哪條路上,都應當踏踏實實地往前走。若要學信靠、順服,我可以學習那些單身,卻以上帝為樂的弟兄姊妹,在沒有家庭牽絆的時候,一邊熱心服事主,一邊好好享受單身的自由。若要學信靠、順服,我就不應把婚姻當作偶像。有沒有婚姻,都當滿足和感恩。 我不需要靠婚姻來實現我的價值。上帝在我身上的旨意,無論有無婚姻,祂必成就。我不需要男人來欣賞我的容顏,即使我白髮蒼蒼,在上帝的眼裡,我仍舊是祂的寶貝。我不需要生孩子來釋放我的母愛,我現在就可以愛上帝放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我不需要為將來的丈夫學法式烹飪,學小提琴,我現在就可以為弟兄姊妹燒大鍋飯,在詩班五音不全但全心全意地讚美主! 婚姻是上帝給的禮物。但即使沒有婚姻,我一樣靠主的恩典站立。 […]

No Picture
事奉篇

單身也可有個家——回應《教會不是我的家》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現代人傾向晚婚。29歲的容婷,所遇問題的尖銳性,超過她單身未婚的緊迫性(《教會不是我的家》,http://behold.oc.org/?p=25035,見《舉目》70期)。教會應該思考,如何提供一個愛的環境,讓各年齡層的單身都感到安全與受接納。 另一方面,單身者的人生方向,不是僅找個對象成家,而是與已婚者同樣,要清楚上帝給我們個人的使命和託付。 容婷遇到挫折,不是要自絕於教會(參周學信,《為什麼要上教會?》,《舉目》69期,http://behold.oc.org/?p=24111),而是要懂得先為自己打造一個溫暖舒適的窩。根據一些過來人的建議,優質的單身生活還可以加上: 1. 保持心理健康。對單身的身份不卑不亢,不為“非結婚不可”所綁架。 2. 爭取經濟獨立,可以自足。以正確的理財觀,儲蓄養老金。 3. 保持身體健康。 4. 建立好的社會支持系統。在緊急時,有可信賴求助的朋友。 5. 經營一個私人空間,可以邀請朋友相聚。 6. 培養個人興趣。 7. 維繫與家人的關係。 8. 在性試探上,要懂得保護自己。 9. 避免大齡單身團契中的勾心鬥角。 作者為《舉目》雜誌編輯。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不是我的家

愛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聰明幹練的容婷,今年29歲,未婚。3年前,她參與了建立服事團契的事工。初期一切順利。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員的更迭,特別是慕道友人數的增加,單身姊妹在服事時遇到的困擾,她也遇到了。 因為家人都在國內,所以在國外“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容婷,把團契當作自己的家,奉獻了全身心。可是在團契中,有些男性認為 “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要順服”等等,並不尊重姊妹在事工上的付出,及其職分。 有些已婚者,不僅打趣單身的弟兄姊妹,甚至取笑他們。一次吃飯時,容婷幫一位單身的女慕道友遞菜,竟然有人當眾問容婷和那位女士,是不是同性戀?不然怎麼兩人年齡都不小了,還不找男人結婚! 因為願意奉獻,容婷有時候比弟兄做得更多。但也因好脾氣和能幹,分配到更多的任務。最令人生氣和傷心的,她的尊嚴和權益,常在教會中受傷害。使得容婷在團契活動結束後,身心俱疲地回家,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屋子,不僅覺得形單影隻,更對人性失望。 容婷在電話裡跟我傾訴這些事情後的一個星期,我見到了她。她拉著我的手說:“我現在算明白了,教會不是我的家。”我一愣,她解釋道:“上帝才是愛我的。至於教會裡的人……” 我勸她,要用百般的忍耐與愛心,去傳道與服事。她回答,基督徒也要像蛇一樣靈巧。受到逼迫,要學會避開、逃走。 我們都無法說服對方。容婷說,她要“漸漸但適當地退出服事”。這恐怕是無可避免的了。 註:對此文之回應,見談妮,《單身也可有個家》,http://behold.oc.org/?p=25036,《舉目》70期。 作者來自大陸。 現居德國。經濟系學生。

事奉篇

哪怕給我一塊磚頭,我也能賣!——基督徒可以從事直銷嗎?

陳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些年來,有不少基督徒從事直銷行業。我也在直銷公司工作過數年。現願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給正在從事和準備從事直銷行業的弟兄姊妹一些提醒。 1996年10月,我進入全球最大的直銷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任業務主任(是公司職員,非直銷人員)。其後,換至對外事務部主任。期間經歷了中國1998年的傳銷禁令。後,又調任某地之業務營運高級主任,負責公司在該地開設店鋪及分公司的整體運作。後,又調回,任對外事務部高級主任,直至2001年4月離職。 我雖未直接從事直銷(發展人員、銷售產品),但作為中層管理職員,我比市場上絕大多數人,更接近直銷行業的核心,也瞭解更多直銷的信息。 直銷(1998年前稱為傳銷),又稱為無店鋪銷售,是指產品不通過店鋪,而是通過人員來銷售。表面上看,這只是一種新穎的銷售方式而已,與傳統的銷售方式、買賣產品相比,並沒有明顯差異。而且,還具有一些顯著的“優點”。 然而,這樣一個看似“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銷售模式,究竟有沒有問題呢?這些“優點”的背後,究竟存在著怎樣的秘密呢?在美麗的外衣下,究竟隱藏著怎樣的謊言呢?下面我將從商業關係、倫理道德、屬靈信仰三個層面,進行闡述。 從商業關係看 ·放棄了“用腳投票” 在市場上,企業經營者提供產品或服務,消費者則購買產品或服務;透過交換過程,經營者獲取利潤,消費者的需求得到滿足。由於企業經營者傾向於獲取最高額的利潤,而消費者希望以最低的價格,獲取最好的產品及服務;為保證和促進市場交易的公平,政府部門必須保證市場的充分競爭,使消費者有足夠的選擇權,通過市場行為來限制經營者的利潤(也就是俗稱的“用腳投票”的權利)。 然而,直銷的方式,卻使得基層行銷人員成為消費者。直銷通過誘導的方式,讓消費者在有意無意之間,站到了經營者的立場,“主動”放棄了“用腳投票”的權利,從而使生產廠家輕而易舉地達到了壟斷市場的目的。消費者在這個沒有競爭的市場上,只能淪為被宰的羔羊。 請問,哪家直銷公司的產品便宜?在具有壟斷優勢的市場上,有哪個廠商願意主動放棄自己的利益呢?他們承諾的“使消費者享受到更低的價格和更優質的服務”,兌現過嗎? ·被人賣了,幫人數錢 再對比一下基層行銷人員與傳統行業的銷售人員。表面上看,直銷人員沒有經過面試、考核,就能成為某公司的銷售人員,似乎是一個極好的就業機會。其實差矣!買了別人的產品,沒有底薪,還要幫人站場子,賣吆喝,充人氣,究竟是誰占了便宜? 更為玄妙的,是直銷的獎金制度設計。 所有直銷公司的獎金制度設計,都是團隊計酬。這是直銷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如果直銷真的按其所宣傳的,只是個人銷售產品,直銷行業早就沒有了。所謂團隊計酬,就是你所帶領加入直銷組織之人的銷售業績,能夠算在你的銷售業績裡。 這個貌似保護直銷人員的計酬方式,其實暗藏玄機。因為這可以使直銷頭目明目張膽地把產品銷售給基層銷售人員。這是直銷最荒唐,也是讓人鬱悶的地方。再說直接一點,就是:直銷裡面最有效的銷售方式,竟然是把產品銷售給自己人(即銷售給基層行銷人員)。 按常理說,銷售人員只要做好銷售工作就可以了,老闆就得為此付給薪資。但直銷裡的上級行銷人員,卻以直銷人員是經營者為由,要求下級囤購大量的商品。 我以前所在的A公司,雖然明令禁止囤貨,但在利益的誘惑下,直銷人員往往無視這些規定。甚至有人為了自己的業績,要求下級變賣財產來囤貨,用“要具有投資意識” 蠱惑對方。 現實生活中,不會有人為了得到1千元的獎金,而花1萬元去購買產品。但這種“最笨”的買賣,在直銷行業裡面居然天天上演。這些基層行銷人員為了得到少得可憐的獎金,購買了大量的產品。自己花錢買了別人的產品,還在台下為那些賣產品給自己的人鼓掌,這實在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沒任何人佔到便宜 表面上看,直銷人員沒有經過任何考評,就可以代理(或銷售)某個品牌的產品,成為經銷商,這是一個絕佳的創業機會。其實,他們的經銷商權益已經被嚴重地損害了。 經銷商權益包括一定區域的獨家代理權,廠家的廣告支援,較大的利潤空間等。這些應有的權益,直銷人員並沒有得到多少。既沒有排他性的區域保護,也沒有足夠的利潤空間。他們是拿著打工的錢,幹著老闆的活兒,最後淪為買了一堆產品的消費者。 直銷既然這樣“坑”直銷人員,那廠家是否一定處於最有利的地位呢?其實也未必。我所在的A公司,直銷人員與公司就發生過較大規模的衝突,甚至有直銷人員在北京分公司靜坐絕食。鬧到最後,政府高層部門介入,才得以平息。 一家世界最大的直銷公司尚且如此,其他的小公司被直銷人員欺負的,就不用說了。 我就知道有一家賣環保馬桶的公司,有多項國際專利。本來市場前景看好,但因老闆急功近利,要快速打開市場,於是找了一批做直銷的人來啟動市場,把市場給搞亂了。 等到他想要換掉這些直銷人員,另建銷售管道的時候,市場上的各種關係已是盤根錯節,剪不斷,理還亂了。最後諸多因素疊加,公司破產,老闆至今還關在牢裡呢! 有人說,那直銷行業最佔便宜的,不就是那些直銷頭目嗎?非也。不端那碗飯,不知道那裡面的難處。這些直銷頭目,不僅要東奔西跑,不斷拓展他的組織,而且租場地、辦會議、坐飛機、住賓館……哪樣不花錢呢?那點獎金,其實是入不敷出的。 據我們幾個同事的觀察,在直銷行業裡,真正“真金白銀”掙到錢的人,少之又少。因為收入、支出在那擺著呢!昧著良心、說假話、辦壞事,倒是家常便飯。同事間常開玩笑,說只有良心完全死透的人,才能做直銷。雖是玩笑話,但也反應了一些實際情況。 ·“1040工程” 近幾年流行起來的所謂“1040工程”,有不少弟兄姊妹被騙,深陷其中。這個“1040工程”,號稱是國家秘密扶持的資本運作。簡單說,就是你入夥時先交69,800元,購買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額。入夥次月,“組織”會退19,000元,即,你實際出資額為50,800元。 然後,你的任務就是發展3個下線,3個下線再分別發展3個下線。當發展到29人的時候,你可晉升為老總,開始每月拿“工資”。直到拿滿1040萬元,就從“組織”裡出局,完成“資本運作”。 嚴格意義上講,這不是直銷,而是“龐氏騙局”(Ponzi scheme,一種臭名昭著的非法集資方式,編註),屬於金融詐騙。這種金融詐騙的危害特別巨大,一次性實際騙取5萬元,而且沒有任何的產品。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友誼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在我每個朋友身上都有某些東西,是只有其他朋友可以將它激發出來的。我沒有辦法光憑自己就徹底發揮,我需要自己以外的其他光芒,來引發出自己所有的層面。 現在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死了,我將再也見不到托爾金(J. R. R. Tolkien)對他所說的笑話的反應了,更別提托爾金不再能被他激發更多的光芒(編註)。對我來說,當威廉斯走了以後,我得到的只是更少的托爾金…… 由此觀之,友誼展現出一種“相似又相近”於天堂的榮耀——在天堂有廣大蒙福的群眾,其多不可勝數,彼此增加這對上帝的擁有,因為每個靈魂都由各自的角度見到上帝,並且毫無疑慮地向其他人分享他所看見的。正如一位年老的作家所說的,這就是以賽亞的異象中,天使撒拉弗要彼此呼喊:“聖哉,聖哉,聖哉”的原因(《賽》6:3)。 當我們彼此越分享天上的靈糧,我們所擁有的就越增多。 ——C. S. Lewis, The Four Loves(Harcout, 1960), p.61-62. 編註: 從1933 年到50 年代末,魯益師、托爾金(J.R.R.Tolkien)、查理斯.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和雨果 · 戴森(Hugo Dyson)等,每週在17 世紀開始營業、附屬於牛津大學的小酒館The Eagle and Child 集會,閱讀並討論各種材料,包括彼此未完成的作品。參考閱讀:臨風,《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護教大師魯益師》,《舉目》66期。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我能進天堂嗎?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昨天看到一個朋友轉來一個帖子,匆匆改寫如下。 在兒童主日學(註)課上,我想測驗一下我的學生們,看他們是否懂得如何去天堂這個概念。 我問他們:“如果我賣了我的房子和車子,並來一個車庫大甩賣(Garage sale),把到手的錢都捐獻給教會,我能夠去天堂嗎?” “不能!”孩子們異口同聲地說。 “如果我每天來教會打掃衛生,割草坪,把教堂裏的東西都收拾得整整齊齊。這樣,我就能夠去天堂嗎?” 又一次,孩子們說:“不能。” 我高興地笑了,有意思。然後我又問:“如果我保護動物,又把糖分給每一個小朋友,並且愛我的丈夫,這樣,我就能夠去天堂嗎?” 又一次,他們全都說:“不能。” 我為小孩子們感到自豪了,就繼續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天堂呢?” 一個五歲的小男孩大聲地說:“得你死了以後啊。” 註:在美國,可以向18歲以下的孩童傳教。星期天,教會專門有為小孩子辦的主日學課,一般由大人或者高中生帶領。